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是我的(下)

#上一篇切记一定要重看,因为我又加了一章#


#为啥呢?因为这篇莫名就是不给放那一章QAQ#


是我的(上)戳这


08.

 

  原本尹弈棋拿来这个角色,其实班上许多同学都是有所不满的。他平时老爱给老师打小报告,看似沉默寡言乖乖牌,实则心眼比谁都多,又懂得在老师面前卖惨装弱势,笼络人心,总能把自己的错搬到别人身上去,曾经得罪过好多同学。更不要提他那撑不起王子一角的颜值。

 

  尹弈棋知道大家的想法,心里也是很不服气,他本来就心高气傲看不惯那些仗着好看获得人气的人,表面清高装不在乎,其实内心嫉妒的很。更是自认没有比王俊凯王源差到哪里,一狠心,硬是去配了隐形眼镜剪了头发,虽然外貌仍是平平无奇,但毕竟人靠衣装马靠鞍,打扮打扮后与之前的模样相比,还是差别挺大的。

 

  同学们看他这次决心那么大,又念着老邓说好的不能再改,便也只能不再计较了。

 

  不过他得罪了王俊凯,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后面的每一次排练时间,王俊凯总是变了法的借着各种机会一路S尹弈棋,活生生把剧本中娇滴滴的公主给演成了女王。

 

  “我说凯爷啊,剧本那句原台词应该是:“‘哦我亲爱的王子殿下,真希望您说的都不是假话。’此刻与王子初见的公主,被夸奖后,表情应该是羞涩而期待的,而你表现出来的表情完全是:‘呵愚蠢的王子,老娘才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语。’……”总编剧熊宝宝同学无力扶额,努力的给他讲戏纠正。“这完全不对啊!”

 

  王俊凯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优雅的扇扇子,镶满羽毛的贵妇扇微微挡住下半脸,只露出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满不在乎道:“谁让这人那么没眼力见,一来城堡就敢使唤我的贴身小女仆了?”桃花眼轻轻瞥向尹弈棋,嫌弃地啧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讽刺角色还是什么,

 

  “还没娶成公主就把自己当城堡男主人,是不是公主嫁过去后,整个娘家都要被他搬空了?”

 

  王源站在王俊凯旁边,听到这句话后,差点就要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窃喜半天,望着尹弈棋那张打理过后,总算稍稍好看点的外表。他又忽然惊恐的陷入沉思。

 

  等等!

 

  ———我天!王俊凯这该不会是犯蠢的吸引吧?!

 

  真是一刻也不能松懈!

 

  王源低头看看自己一尘不染的白色板鞋心想,妈的,不就是犯蠢的吸引?

 

  小爷也豁出去了!

 

  所以等会儿到底是左脚绊右脚好呢?还是右脚绊左脚好呢?

 

09.

 

  落地窗前的矮几上,两杯暖暖的热可可正氤氲着浅浅的白色雾气。

 

  阳光明媚,天气晴朗。连日的阴雨绵绵之后,终于又迎来了舒适宜人的好天气。

 

  两人盘膝坐在铺着厚厚坐垫的榻榻米上,晒着初冬暖暖的午后阳光,你一句我一句的对着台词。

 

  “哈哈,你又背错了。”王源兴奋地提起毛笔,沾了沾墨汁,高兴地在王俊凯英俊的正脸上,各画了几道猫咪胡子。他砸吧砸吧嘴感受着突然变软萌的王俊凯,嘴角的偷笑止也止不住。

 

  太萌了!太萌了!简直想抱起来亲啊啊啊啊啊啊

 

  王俊凯眯着桃花眼看他,一言不发的想,王源下一次背错,他该画点什么好呢。

 

 

  自从要演舞台剧后,以往王源每天都爱拿作业去问王俊凯的借口就变成了两人排练剧本。加上公主和小女仆的台词本来就多,两人便玩起了惩罚游戏,谁背错一句,就要被对方在脸上随便画点东西。以此激励自己不要出错。毕竟最后是现场演出,万一忘词什么的,可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你可不要这样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王源得了便宜还卖乖,“宝宝说了,作为主角,我们必须肩负起所有人的努力。可不能连最基础的台词都背错哦。”

 

  王俊凯抬起手机看了看脸,闻言立刻抬头皱眉:“宝宝?”

 

  “你喊谁宝宝呢?”

 

  王源瞪大眼睛,显然是对王俊凯的记忆越来越不放心了:“熊宝宝啊你忘啦?我们班上那个编剧的小姑娘啊!天天说你演的太女王的那个!”

 

  “我当然知道是她。”王俊凯啧了一声,有些别扭道:“我就是问你,干嘛喊她宝宝?”

 

  “她姓熊,名宝宝。我喊宝宝……难道不对吗?”

 

  “熊宝宝就是熊宝宝,不许省略姓氏。”这家伙名字本来就怪,这样一喊,反而显得好像你们特别亲密似地。

 

  “哦。”王源瘪了瘪嘴。

 

  他不会是对熊宝宝也有意思吧?!!!

 

  不准!!!你源哥绝对不准!!!

 

  王俊凯见他情绪低迷,还以为是不高兴了。低头翻翻剧本,便又立马假装不在意的补充道:

 

  “宝宝这种亲密的称号,只能给自己喜欢的人,知道吗?”

 

  王源抬头冥想了片刻,恍然大悟般的点头道:“我知道了。”

 

  宝宝!宝宝!宝宝!

 

  诶嘿嘿嘿……

 

  王俊凯自然是听不到王源心里在喊什么,只是看着他笑的如此灿烂,耳根就又稍稍热了起来。轻咳一声,他假装镇定地继续对戏。

 

  王源心里意吅淫的痛快,一不小心就忘了词。

 

  心道,果然是乐极生悲。

 

  索性闭上眼睛赴死般地将脸蛋往前一凑!

 

  王俊凯面对着眼前小傻瓜跟献吻似地无防举动,吓得差点没一口亲上去!努力维持住镇定后,他直起身体朝他靠近,望着王源那颤啊颤,颤啊颤的纤长睫毛,心里痒的仿佛一千只蝴蝶漫天飞舞。

 

  最终在将近十厘米的地方堪堪停住。

 

  他深吸一口气,提起毛笔,轻轻在王源脸颊上写上东西。金色的阳光下,漂浮在空气中细小的颗粒都清晰可见,王俊凯侧着头,桃花眼微微低垂的模样十分深情,一笔一画,动作小心而专注,说是惩罚,却更像是在书写一篇动人的情书。

 

  最后一笔完成的瞬间,宛若感觉到了什么,王源心有灵犀倏地一下睁开眼睛。眼睫轻眨,恰好对上王俊凯诧异的双眼。

 

  又猛然如同受惊的小动物般,倏地移开视线。

 

  “唔……你写好了吗?我看看哈~”说完,作势就去拿桌上的手机!

 

  王俊凯急忙拦下:“诶等等等———没好,还没好!你先闭上眼睛!”

 

  手腕被人拦截在半空,王源奇怪地看着他,嘟嘴抱怨道:“那么久还没好哦……”

 

  “很快很快了!就差一点!昂。”

 

  王俊凯的要求,王源总是很难拒绝。虽嘟嘟囔囔,但最后果然还是乖乖闭上眼睛,继续任王俊凯为所欲为了。

 

  王俊凯借此赶紧快速地拿过自己手机,悄悄拍了一张留作纪念。望着照片上闭眼毫无设防的小傻瓜,指尖轻轻摩挲屏幕。尖尖的虎牙抵在唇边,笑的狡黠又宠溺。

 

  随即又立马心虚地把那五个字涂成了三个小王八。

 

  “好了吗?我可以看了吧。”

 

  “嗯,你看吧。”

 

  “什么东西啊……要画那么久的……”王源狐疑地拿起自己手机一照,看见自己脸上那黑乎乎的三个墨团,

 

  “啊啊啊啊啊啊啊———王!俊!凯!你才是小王八!”

 

10.

 

  高二的课业并不轻松,每天的作业量都是极大的。可舞台剧的排练又不能少。临近年末到来时,王俊凯感觉整个人都快走火入魔。

 

  早上班里女同学借来的服装已经全部到位,试妆的时候,王俊凯望着那华丽丽的裙装和假发,完全不好了。脚步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熊宝宝却是早就看透他的想法,见他如此不配合,便只好悄悄凑到他耳边:“你家小王源可已经在隔壁空教室化妆了哟~双马尾女仆装哟!萌的不要不要的哟!你要是去化妆,立马就能看到了哟!”

 

  你再哟一下试试?

 

  王俊凯猛然一怔:“……”妈的,竟稍稍有点心动。

 

  “老娘为了你俩要死要活的改剧本,我容易嘛我!”她拿来剧本朝着王俊凯猛戳,“你看看!你看看!原本剧里有那么多公主和女仆的对手戏嘛?嗯?!整部剧都快为了你们变成GL剧了,你再不给我面子,我要跳河啦!真的跳啦!”

 

  脑袋里满满都是穿着女仆装的源兔子蹦蹦跳跳。就王源那杏仁眼大的……估计都不用带美瞳吧……

 

  “咳。”光是想想都有点心猿意马。

 

  王俊凯沉默地抬首,给了熊宝宝一个赞赏的眼神。

 

  那么爱卿,看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朕就姑且赏脸去看一眼吧。

 

  王俊凯转身缓缓朝隔壁走去。

 

  没有。

 

  他是去上刑的。

 

  脚步才没有很轻快很期待。

 

  绝对没有。

 

  深呼吸打开门的瞬间,屋内坐在课桌搭出来临时化妆桌前的王源,却仿佛像是感应到一般,宛若慢镜头重播似地缓缓回头。

 

  见到是他,整个人都微微一抖,眼神立马躲开,脸上也不知是腮红还是本来就害羞,粉粉的两朵红晕浮在颊边,原本就长的睫毛上妆后更明显了,忽闪忽闪,整个人都跟橱柜里的娃娃似地精致可爱。脑袋上还扎了个大大的蝴蝶结,这要放在别人身上准是恶俗,可到了王源身上……简直就是兔耳朵啊啊啊啊!王俊凯甚至感觉此刻好似有各种粉红特效和盛开的花朵在他身边围绕。一瞬间,所有人都为之失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宝宝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妆的女同学们看着王俊凯一动不动的僵直反应,不禁勾起嘴角,悄悄给队友们比了个大拇指。

 

  我们真是深藏功与名。

 

 

  

  晚上王源一如既往地挤到王俊凯房间借着求辅导的借口一起做作业。

 

  王俊凯是发现了,这家伙其实脑袋聪明的很,每次给他讲题,看似在听,实则却完全在走神。然而再问一遍,又通通都可以完美解答出来。

 

  靠近了耳朵会红,捏他脸蛋也软绵绵的不反抗,故意借教题蹭他手背揩油的时候明明可以闪开,却反而一动不动。膝盖贴着膝盖,手背靠着手臂,两人伏在满是书本卷子的书桌上,两颗脑袋凑在一起,变成了爱心。

 

  他俩还剩一年就要成年了,成年后,家里就会立刻举行婚礼公告天下。

 

  等到那时,全世界都会知道,王源是他的。

 

  并且他最近总是隐隐觉得,这个小少爷,似乎也是喜欢自己的。

 

  这可不是他太过自信。

 

  旁边那颗稍稍矮自己一点的小脑袋瓜一点一点,终于撑不住了,咕咚一下就往下倒!王俊凯见势急忙伸手托住他迅速下坠的小脑袋,往自己身上靠。

 

  “唔……”小少爷轻轻低吟,随后便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不动了。

 

  大概是这几日太过疲倦,光是写写作业,王源都困得不行。

 

  王俊凯笑笑,将他手掌中的仍握着的水笔轻轻抽吅出,放到桌上。随后一手拦腰,一手伸到他腿弯,慢慢一把抱起。

 

  “唔嗯……”感觉到震动,王源不安的动了动,“公主……”

 

  居然连做梦都不忘这个称号吗?果然是走火入魔了吧小傻子。可他却还是温柔的应了:

 

  “在呢。”

 

  “您……您一定要和王子在一起吗?”

 

  王俊凯轻轻将他放到床上,亲亲他睡的热乎乎的白嫩脸颊。替他拉好被子。

 

  “如果我亲爱的小女仆挽留我的话,我就跟他在一起。”

 

11.

 

  开演的当天,整个礼堂座无虚席。毕竟两大校草双双反串,这消息怎么听起来都太过诱人。

 

  留着中分穿着大红衣裙的公主殿下气场强大又凶悍,却唯独对她身边那个莽莽撞撞的小女仆格外温柔。

 

  小女仆想给公主绣香帕,可惜即使十根手指都被扎的满是创伤,却也只绣出一个傻了吧唧的小兔子。

 

  小女仆想要给公主煮全天下最好喝的奶油蘑菇汤,可是即使她跟厨房的嬷嬷学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却还是只能失望的让嬷嬷偷偷倒掉。

 

  可她不知道的是,那块傻了吧唧的兔子手帕,公主从不离身又不舍的用。

 

  那锅难喝的不能再难喝的奶油蘑菇汤,公主也总是会让嬷嬷偷偷给她留下一碗。

 

  但即使如此,故事的最后,公主终究还是要嫁人了。

 

  嫁给邻国的王子殿下。

 

  毕竟童话故事中,公主总是要和王子在一起。而不是小女仆。

 

  小女仆当然知道如此,便只好趴在城墙边,远远地目送公主渐渐离开的背影默默抹泪。

 

  她是想说些什么的,可是她什么也不能说。

 

  她再也看不到公主殿下对她笑的虎牙尖尖的可爱模样了。

 

  直到送亲大队即将离开国境时,小女仆抽泣着准备离开的瞬间,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温柔声音回响在耳边:

 

  “就知道我一走,你肯定又要偷偷抹眼泪了。”

 

  “总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小笨蛋啊。”

 

  公主还是那个张扬耀眼的公主,小女仆也还是那个可爱迷糊的小女仆。只是满眼含泪的样子太过碍眼。

 

  她义无返顾的提着裙摆飞奔到她身边,摸摸她哭的跟兔子似地红眼睛,心疼的要命。

 

  公主此刻不禁心想。

 

  果然还是一辈子都不要放开这个小笨蛋了。

 

  她会哭的。

 

 

 

  直到不远后的某一天,王源才终于知道了那天王俊凯到底在他脸上写了什么字。

 

  他看着屏幕上自己那张傻乎乎的脸蛋。

 

  修长的指尖轻轻抚过左脸……

 

  【宝宝】

 

  再是右脸。

 

  【是我的】

 

  “噗嗤”一声,不禁甜蜜的笑了。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终于……发出来了……辛苦大家分开看了……

  脑洞一半来自我自己的梦,一半来自你们看完剧照后吵着要看玛丽苏女装梗,却只撩不写丢给我的闪闪王。

  我真的努力过了,好久没写那么傻白甜的玛丽苏了,感觉身体被掏空。_(:з」∠)_欧,老夫的死去的少女心,竟为了凯源又活了起来……

评论(128)
热度(3411)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