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26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写的比想象中的快 不用等到晚上啦#


上文戳这


26.

 

  两人随着菲克穿过一道又一道戒备森严的大门,一路即使心事重重,却仍没有放松警惕的王源不禁感叹,整个研究基地外表看来虽无一人防守,没想到各区的关卡倒是严实的很。也许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导致,王源一直以为菲克只是莱恩星的一个小科研人员罢了。哪知真的进入莱特星基地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家伙拥有的出入权限,根本是最高级的那种!莱恩人既然能放心将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一人看守。也就是说,菲克于莱恩人的影响力,甚至是话语权,都不会太低。他只知道莱恩星上权利最高的,便是四大长老……那么菲克……?

 

  静谧白色通道仍是空寂无比。

 

  此时一黑一白的两只神级精神兽左右开道保护着主人,亲王则面无表情的走在最后,不知在想什么。

 

  锐利的桃花眼死死盯着王源肩头某只各种撒娇揩油的灵猴,像是要用眼神杀死它。亲王忍了许久,终于,轻不可闻的“啧”了一声。声音很轻,却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不其然下一秒,这只菲克为表诚意而第一次放出的精神体,便被亲王忍无可忍的随手一拎———丢到一边去了。拍拍掌心并不存在的灰尘,亲王的表情淡然而理所应当,丝毫没有欺负小动物的愧疚感,一直积郁不爽的心情,也总算畅快了点。

 

  肩头突然少了样东西,王源有点诧异,一转头恰好对上亲王深沉的双眼,瞄了眼地上泪眼汪汪的小灵猴,权衡局势后……叹了口气,斜眼望着亲王,带着点“真拿你没办法”的无可奈何。

 

  事实上,虽说亲王霸道又任性,但他的许多举动和习惯,又何尝不是王源日积月累的默默纵容?反正王俊凯对此感到非常满意。满足地扬起笑容上前几步揉了揉自家小向导的后脑勺,缓解心头窸窸窣窣涌上的酥麻感。摸够后,幼稚的亲王大人还不忘侧头垂眸望向灵猴,挑衅地一撇嘴角。

 

  看到了吧?

 

  莫名炮灰小猴子:“……”

 

  然而灵猴岂是那种随意屈服的物种?不甘寂寞的小猴子默默瞅了会儿他们的背影,没多久,又兴高采烈地转移目标抓黑豹的长尾巴玩了。屁股后面跟了个捣蛋鬼,阿布脾性温和,倒是没太在意,甩了甩尾巴,像是逗孩子玩。可站在一旁阿瑞斯却不乐意了。凶巴巴地眦出虎牙,维护领地的模样跟王俊凯如出一辙,甩着虎尾就猛扑了过去,顿时吓得灵猴吱吱乱窜!

 

  身后不断发出那么大的声响,饶是菲克多想假装听不见的解密码,也装不成了:“干嘛呢你们一个个的,拆房子啊?!”

 

  阿瑞斯被怒吼声震得抖了抖耳尖,湛蓝色的眸子淡淡瞥了他一眼,扫兴的喷了口气,只好慢条斯理地收起摁在猴子身上的虎爪,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走回王俊凯身边。死里逃生的灵猴趁机赶紧窜回主人身边,扒在菲克肩膀上哭哭唧唧。

 

  丝毫没有愧疚心的王俊凯翻了个白眼:“谁让它那么没眼力见靠近人家媳妇儿。”

 

  一样冷酷无情的阿瑞斯表示赞同:“嗷嗷。”

 

  至今也没找到哨兵的老单身狗菲克:“……”心累的抹了把脸,无奈的确是自家猴子顽皮在先,于是只好幽幽叹道,

 

  “果然还是一个人好啊。看看你们这群哨兵,一个个都暴躁的要命。老子可是要把这辈子奉献在科学上的人,谁有力气浪费精神力伺候你们。”

 

  亲王不怀好意地冷嗤:“我会假装听不出这是你万年找不到哨兵的借口。”

 

  “哼!”受不了对方狂傲臭屁的模样,菲克气呼呼地转头打开了大门,“记得,我这次帮你们,只是因为看在故人的情分上。别太得意了小鬼。”

 

  王俊凯却是无所谓的耸肩,轻轻对王源使了个眼色:“也就是说下一次……必须要给你相应的筹码了?”

 

  菲克继续轻哼:“知道就好!”

 

  王源收到信息,迅速进入状态,明白的一唱一和起来:“说到这个……我说菲克,难道你们从来不觉得,一直提供生物技术和材料给赫拉制造军团,她却只贡献AI技术,是一件很蚀本的事情吗?”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见他上钩,王源慢慢勾起嘴角,笑容带着点奸商的味道:“既然你们想要的只是AI技术,那如果我可以夺取这种技术,帮你们创造出有自主意识AI,甚至还能让人类和你们重新签订和平协议……你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菲克听后稍稍有些心动,却仍是犹疑:“让人类和我们重签和平协议我姑且可以相信。但,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制造出和赫拉一样的优秀AI?”不过是个看起来有点聪明的毛头小子,凭啥那么言辞凿凿?毕竟,即使是他父母,也是耗了毕生的精力才完成的。

 

  “凭什么?”王源嘴角的笑意仍是不减,语气淡淡,眼神里带着点骨子中由内而生的自信嚣张:“就凭我是帝都第一机械师王承泽的儿子,就凭我完美继承了我父母完美大脑,就凭———”

 

  “你们也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的确是重点。

 

  菲克眯起眼睛,自然知道这笔交易的代价不会太小。但思虑再三,与其让过河拆桥的赫拉如此继续潇洒下去,还不如……

 

  “说吧,你们要什么?”

 

  目地达成,见菲克已经动摇,王俊凯王源噙笑满意地相视一眼,眼神交接的刹那,此时无声胜有声。

 

 

 

  菲克最后带他两进入的那间房间中,只有两个类似战场模拟室的茧型容器。

 

  王源随意摸了摸光滑的外壳:“这是什么?”

 

  “记忆投影。”菲克解释道,“原理是利用刺激意识云的效果,从而达到将过去记忆引导出来,投射到虚拟空间,让使用者回顾从前。严格说来———这机器的研发,也有你母亲的一半功劳。毕竟她当初可是你们艾冷德首屈一指的高级向导。最擅长的领域,便是意识催眠。”

 

  听到“母亲”的过去,王源的表情显得有些懵怔。王俊凯站在左边,默不作声攥住了他的小拇指。像是传递着某种力量。王源一愣,随即反手慢慢握住他的手掌,心脏都柔软的发疼。回想那日在灵城痛哭为何被父母抛弃的那晚,彼时无依无靠宛若浮萍的他,似乎也是王俊凯安静的陪在身边。

 

  这样就够了。无论最后真相到底如何,王俊凯都会陪着他的。

 

  菲克自顾自的继续介绍,“其实这个机器也算是催眠的一种吧。怎么,确定要试吗?找回被自己丢弃的记忆可是很痛苦的。”他好心劝道。

 

  不等王源回答,王俊凯立刻主动问道:“我能一起吗?”

 

  “当然。”菲克斜了他一眼,又指了指仪器,“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有两台仪器?”

 

  “这是专门为了双向精神结合的哨向准备的,你们之后看到的场景,不是王源的第一视角,而是架空的第三视角。因为人在儿时的记忆,是很难保存下来的,所以系统会自动根据使用者记忆中所有看到过,听到过,触到过的东西,重新贴贴补补,打造出一个新的过去世界。你们无法触碰到任何一个人或物,也绝对无法阻止过去事件的发生,他们只会根据记忆世界继续走下去。其实挺残忍的吧……哎,总而言之,刺激意识云导出记忆是十分危险的事,一旦情绪崩溃就全完了。因此你的工作,就是稳定住他的精神,知道了吗?”

 

  “就跟他往常疏导我的意识云一样?”

 

  “你是他的哨兵。从结合的那一刻起,无论你身上曾背负着多少职责,都不会比保护你的向导更重要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这个我自然清楚。”王俊凯严肃的点了点头,转身捧住王源的脸蛋,让他抬头,给他做心理安抚,“怕吗?”

 

  王源讷讷地眨巴着眼睛,目光却是坚定,“不怕。”

 

  “那就好。”王俊凯低头轻吻他的眼睛,动作温柔而虔诚,“反正等会儿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已经是过去了。知道了吗?”

 

  王源咬咬嘴唇,点头答应。随后便听见王俊凯声音随着意念轻抚意识云,带着令人安心的味道:

 

  “你从前失去过的,不曾拥有的,我都会一一帮你找回来。”

 

  “我永远陪着你呢。”

 

>>>

 

  进入茧型容器后没多久,待意识再清晰起来时,两人的身体已经处于王源记忆中的虚拟世界了。的确是很真实的画面,甚至连窗口缝隙稍稍吹进的微风,都能清晰感受到。

 

  秋日暖暖的阳光穿透落地窗的玻璃,洋洋洒洒的落在房间的木地板。顿时,整个婴儿房都被光晕所笼罩,泛着旧时光的朦胧色调,明亮而温暖。

 

  “源源,源源~”女人温柔的呼喊从婴儿床边传来,黑发随意的捋在一边,颊边垂下的微卷碎发显得整个人慵懒而柔和,此刻正调皮的用玩具逗弄着床上的宝宝,满面慈祥的笑意。

 

  和之前的梦境不同,这次王源总算看清了女人的面容,并且仅是一眼,他便立刻明白起了赫拉和菲克当初的那个“像”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妈妈……”胸口止不住翻滚起强烈情意,王源目光沉沉的望着眼前的女人,湿着眼眶向前迈了几步。却在即将触到对方肩头的瞬间,被门外忽然进来的男人所打断。

 

  “莫如。”

 

  进来的男人眉眼清俊,模样高大而帅气,随意将深色风衣搭在手臂上,像是刚刚外出回归。

 

  “走吧,陛下正在宫里等我们。”他笑着轻拍妻子的后背,顺手将婴儿床的上宝宝抱了起来。宝宝看见爸爸显然是非常高兴,睁着黑溜溜的葡萄眼,咬着手“咯咯”笑了起来。

 

  王俊凯还是没能抵抗身体的无意识反应,抿紧嘴唇,眼睛不断的往那边瞅,看着肉嘟嘟的小王源在别的男人怀里撒娇,有点不高兴。王源余光发现亲王的脸色,原本还有点忧伤的心情,顿时被一扫而光。悄悄偷笑了起来。

 

  这个醋王。

 

  莫如将碎发捋到耳后,疑惑问道:“皇后的生日晚宴不是要晚上才开始?”

 

  “你忘啦,今天除了是赫拉的生日,也是我们源源的啊。”王承泽笑了笑,身体轻轻晃动着哄宝宝:“陛下说有礼物要送他。”

 

  “赫拉居然和我同一天生日?”王源转头惊讶的问向王俊凯。

 

  王俊凯皱眉回想了片刻,慢慢点头。

 

  可我的生日,是我出生的那天……那赫拉的生日……是她被创造出来的那天吗?

 

  王源不禁垂眸沉思。想要再转头跟王俊凯商讨时,眼前的画面扭曲转换,脚下原本踩着的木质地板,居然瞬间变成了皇宫走廊上猩红的长地毯。

 

  王承泽单臂托着怀中肉嘟嘟的小王源,站在走廊尽头等待着。

 

  另一侧,为首身姿挺拔的男人正牵着个孩子,在仆人们的众星捧月下,高兴喊道:“承泽,干嘛在这等?怎么不进去坐着!”

 

  这下王源和王俊凯通通愣住了。

 

  “王俊凯……这孩子不是……”

 

  王承泽依旧温和的笑着:“没事儿,里面待着太无聊,我带源源出来转转。”

 

  王俊凯低头打量面无表情装大人的小屁孩,嘴唇开开合合,忽然有些莫名的羞赧:“这的确……是我小时候。”该死,他小时候居然真的见过王源?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王承泽对着小王俊凯微笑,摇着怀中小王源胖乎乎的藕臂跟他打招呼:“您好呀,小殿下。”

 

  小王俊凯也礼貌行礼:“您好,承泽叔叔。”尚未成型的桃花眼微光闪烁,显然是对他怀中的小宝宝很感兴趣,索性抬起两只小胖手,“我可以抱抱他吗?”

 

  哇。

 

  没想到小时候的自己,倒是耿直的很嘛。居然一下子就把他纠结到现在的想法说出来了。

 

  王俊凯自愧不如地挠挠脸颊。

 

  “当然可以。”王承泽稍稍蹲下身体,将怀中的婴儿交到他那边,手却一直护在身下。“只不过别看他小小的一只,可是重的很哦。”

 

  小王俊凯乖乖点头,小心翼翼的接过宝宝,黑漆漆的眼珠顿时全部黏在怀里的胖宝宝身上,入怀的感觉绵绵软软,柔若无骨的感觉很特别,忍不住放轻动作喃喃:“我会小心的……”

 

  从一个怀里跑到另外一个怀里,小王源也没有害怕的苦恼,反而“咿呀”一声咧开了嘴角,挥动着手臂轻捏他下巴,一点也不排斥眼前的这个陌生哥哥。

 

  王政噙着笑意站在一边慈祥看着,在老友和孩子们面前,倒是没了往常严肃的皇帝样:“源源好像很喜欢小凯。”抬眼望向王承泽,

 

  “其实我之前就想跟你提议来着……”王政笑,“赫拉生不了孩子你是知道的。小凯一个人在皇宫很寂寞,不然把源源接进皇宫一起作个伴,你觉得如何?”

 

  王承泽稍稍思考了一下,也没太抗拒的样子:“等宝宝再大点,看他的意愿吧。”

 

  “那就说定了。”

 

  接着两位老朋友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谈天说地,王俊凯王源一心把注意力集中在幼时的他们身上,没太注意听。倒是王源想着想着,忽然找到了重点:“等等,你父亲知道赫拉生不了孩子?而且什么叫,‘你是知道的’?”也就是说,王政根本一开始就知道,赫拉是从王承泽这边过来的?

 

  王俊凯本来还沉浸在“尼玛原来他小时候还抱过王源,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的懊悔中,听到这个,也是一愣,“你的意思是……”

 

  “即使AI很像人类,但总归会露出破绽。而如果就连枕边人都始终没有怀疑过的话……”王源蓦地抬头,“那只能说明———她根本就是你父亲要求制造出来的!这样之前你说的,你父亲某次出游忽然带回长的和你母亲一样的赫拉还硬要举行婚礼,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王源话音刚落!场景又开始重新切换,莫名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件婴儿房。只不过这次正处于深夜时间,整个房间昏暗一片,只有淡淡的月色悄悄透过缝隙流泻进来。

 

  王俊凯敏锐发现:“这记忆投影是有筛选性的嘛?怎么好像跳跃到的地点和时间,都有线索。”

 

  “不,系统才不可能那么智能。这些画面……都是之前我梦里的场景,说明对我的冲击力都很大,所以深刻。只不过梦中看不清脸,现在却都看清了。”王源说着说着,突然比了个噤声的姿势:“嘘———床边有人!”他边说,边朝床那边走近,这才发现,此时坐在床边的女人并不是他妈妈,而是———

 

  “唔!呜呜……”床上原本熟睡的小王源忽然挣扎起来!

 

  回想之前做过的那些噩梦,王源吓得直冒冷汗,连忙冲过去拉住那个凶手!只不过当手直接穿过对方身体时,才恍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根本什么也做不了。王俊凯见此赶紧将王源拉进怀里,捂住他的耳朵安抚。眼神凶狠地射向那凶手的背影,却听见她开始疯魔的念叨: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父母创造出我,却不信我,仍要设定这种对我有碍的防御系统,甚至!还将它放在你的身体里……”

 

  “凭什么!凭什么我最初的名字也是由你而来!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受你这种小屁孩的限制———”手下的力道越收越紧,

 

  “知道我为什么进皇宫前要改名为赫拉吗?因为这是宙斯妻子的名字,而我……也将是这个星球唯一的皇后!我……啊!”

 

  正当小王源快不行的时候,赫拉却不知道是受到了哪种重创,整个人如同被防护网弹开一般,顿时被狠狠地掀飞在地!床上被掐的奄奄一息的小孩总算脱离了磨爪,一边咳一边开始大口的喘息,贪婪的呼吸新鲜空气,委屈的泪眼朦胧。赫拉讷讷摊开自己双手,眼中的恨意愈加强烈。

 

  “她怎么了?”王源被吓了一跳。

 

  王俊凯拍拍他的后背安抚,摇头道,“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她弹开了?”

 

  “我……”不等王源说完,画面又迅速切换起来。

 

  大雨磅礴的夜幕划过一道凌厉的闪电。随即,响起“轰隆隆”的雷响声。在漆黑一片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瘆人。两人茫然的站在雨中,身上却干爽一片,丝毫没有受到雨水的击打。

 

  不远处忽然飞快的跑来一个人影,像是已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似地,步伐越来越慢。两人定睛一望!竟然是抱着小王源的莫如!

 

  小孩不知道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无助的躲在母亲怀中哭泣,声音在雨中断断续续的传来,委屈又隐忍。莫如抱着孩子,咬咬牙,最终还是狠心将他放下。

 

  “源源……源源来看着妈妈的眼睛。”她哽咽了一下,抚摸儿子稚嫩的脸颊,替他捋开额前的湿发,满面愧疚,“不要怕宝贝……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的错……”她努力地深呼吸,调整了下情绪,继续给小孩叮嘱,

 

  “从现在开始,妈妈数到三,你就往那边的草丛跑。躲起来,无论谁喊你也不许答应!明白了吗?”泪水混着雨水从漂亮的脸蛋一路蜿蜒至下,“你只要记得,你叫王源,你的生日是11月8日,其他的……你全部不需要记得……”

 

  小孩并不明白妈妈此刻的表情到底为何如此悲伤,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和茫然。伸手想要抓住她的手,却被她无情推开:

 

  “我们源源不是最听话了吗?”

 

  “乖宝宝,现在开始了啊……1……2……”莫如努力扯着嘴角给孩子留下最后一丝笑容,凄美的就像是某种悲伤的道别,“3……”

 

  小孩果然听话的立刻转身跑了。

 

  就在他转头的瞬间,雨幕中,又出现了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大哨兵……

 

  莫如抬手抹了抹脸颊,静静回头,面色不悲不喜。

 

  “不要……不要———”王源边摇头,边崩溃嘶吼着朝母亲跑去,整个虚拟空间因为使用者的精神动荡而出现了雪花纹路。王俊凯猛地将他一把抓了回来!揽住他的腰,死死扣在怀中!

 

  “王源!王源你冷静……”

 

  “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你放开我———”

 

  向导身上鲜有的暴躁因子顿时因为眼前的画面全部汹涌而出!王源漂亮的杏眼染上肃杀的血红,“王俊凯!他们杀了我妈妈!他们杀了我妈妈……”眼泪夺眶而出。从别人口中听闻母亲已不在世,和亲眼看见她被别人杀掉,那绝对是两种不一样的冲击!胸口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剧烈的上下起伏,王源死死咬着嘴唇,面色一片惨白。王俊凯也被眼前的画面所惊到,心疼地将他摁在胸口,任他把眼泪鼻涕蹭在自己身上,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安慰王源,于是只能一味的抚着他的后背,给予力量。

 

  王源揪着他胸口的衣料,宛若抓住浮木的溺水者。抽泣着,抽泣着,堆积的情感到了爆发点,冲开阀门,终于“哇”的一声,崩溃大哭了起来。

 

 

  

  眼睛再次睁开时,视线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白色实验室。恢复知觉的王源抬手抹了抹脸颊,果然触到一片湿意。他抬手用手背遮住自己的眼睛,维持着此刻的姿势,进入了久久的沉默……

 

  菲克在那边调试机器,侧头用眼神询问正在摘头盔的王俊凯。换来了对方一个噤声的手势,瞬间明白了。

 

  有时候老天就是那么喜欢开玩笑。

 

  从前以为他们抛弃自己,所以恨了那么多年。直到自己都快对他们开始放下的时候……

 

  还有一手将他抚养长大,却为了保护他,到死都没有说出真实身份的舅舅。

 

  王源轻轻叹了口气。

 

  难怪他当初知道自己想考到帝都去的时候各种坑蒙拐骗的说那里怎么怎么不好,这样看来……当初更改自己身份信息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他吧。说到底,他们这一家子,似乎最擅长的,就是乱黑政吅府系统了……

 

  ———“毕竟她当初可是你们艾冷德首屈一指的高级向导。最擅长的领域,便是意识催眠。”

 

  菲克的话忽然重新回荡在耳边。

 

  雨中最后的那一幕王源看的很清楚,妈妈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大概……就是在催眠吧……难怪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却还死死重复着自己的姓名和生日。

 

  不对!既然妈妈的用意是希望自己忘记一切。那为什么……却仍要让自己记得名字和生日呢?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更安全,更加不会被赫拉找到?

 

  王源不禁蹙眉思考。

 

  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重要的原因……

 

  

  

  真相解开了一大半。虽然赫拉的制造者已经不在了,但他们留下来可以牵制她的东西,肯定还在。而且经集体网络视讯商讨,大家都一致认为重点就在王源身上的“源代码”上。

 

  离开莱特星之前两人与莱恩的四大长老秘密见了一面,老头子们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人类只有干掉赫拉,他们才能真的相信,并且结为盟友。这样即使最后人类败了,他们也不至于太过得罪赫拉。反正就是一如既往的墙头草。与菲克的交易,暂且要等干掉赫拉后才能生效正式签订协议。

 

  王俊凯王源倒也没有特别惊讶,毕竟这个宇宙,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这个道理他们自然清楚。

 

  一路赶回艾冷德后,又开了一整天的军事会议,到了晚上,两人都显得有些疲倦。

  

  明天便要正式上战场,身为主帅的亲王和他的小向导,此刻却悠哉悠哉地躺在屋顶上看星星。巨大的夜幕下,星辰闪耀,人类渺小的就像是一粒尘埃。

 

  王源坐起身子,抱着膝盖喃喃:“到了明天,炮火纷争,又有多少人会就此丧生在宇宙……变成真正的星球尘埃呢?”

 

  “这世界本来就没有永远的和平,只有永远为了和平而努力的人。”王俊凯默默说着,将手中编了许久的东西戴在王源头上,“好了。”

 

  “唔……?”他诧异的抬手摸了摸,树叶凉凉的触感,点缀着娇嫩的小花。居然是花环。王源望了望屋顶旁茂盛生长的不知名大树,为它默哀三秒钟,腼腆地笑了:“我又不是女孩子。”

 

  王源头戴花环的样子很好看,王俊凯替他理了理额发,一本正经道:

 

  “这是给你的王冠呢。”语气笃定,像是某种承诺,

 

  “以后一定会给你做个更好的,用整片星辰镶嵌在上面,为你加冕。”

 

  -tbc-




图CR:BeginningOftheStory_始终站   侵删歉



三次元事多,每章多爆爆字数,就能在开学前完结啦哈哈哈……

评论(63)
热度(1422)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