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24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好了 敲敲肩膀回来除草了#


上文戳这


24.

 

  王源趴在窗口怔怔眺望窗外漫无边际的陌生宇宙。

 

  随着慢慢驶离的飞舰,距离越拉越远,他们早就出了m715星系,此刻外面浩瀚无际的漆黑背景中,每一个星系都在散发着专属于自己的耀眼光芒。在数万星尘的环绕下,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渺小。而那颗陪伴他成长至今的星球,也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哇……总算逃出来了。”带着劫后余生的语气,他收回眼神转头对王俊凯吐槽道:“你真不知道白塔的日子有多无聊!每天就是立规矩上课,立规矩上课,不听话就用思维网控制关禁闭。哦,虽然他们关不住我……但说好的向导的人权高于一切呢?帝都的向导可真不容易!”而且白塔收纳的都是刚刚觉醒的向导,年龄普遍都在青春发育期,他这把年纪夹在一群小朋友中间,压力也很大的……

 

  飞舰中有重力装置,王俊凯正稳稳坐在驾驶座上目视前方复杂的操作仪表:“其实一般觉醒后的向导,应该是按照年龄分配到各个向导学院去的。白塔,不过是帝都权贵们的私心,借着保护向导一名将他们聚集,然后提前从里面找到适合的向导配对调吅教罢了。匹配度不高的,完成初级训练后,就会离开去往向导学院继续学业了。”

 

  王源无意识蹙眉:“怎么那么恶心?”

 

  王俊凯:“所以说,这个星球需要改变的地方多的可不止一点点。人们需要公平,而贵族们这种一味享受特权,设立特权的样子,早晚会被推翻。”自从他成为摄政亲王后,便一直在为此努力。可这种陈旧观念也不是一两天就能轻易改变的,他只能一点点来。

 

  王源嘴角一扬,挑眉:“从你这个贵族中身份最尊贵的人口中说出这种话……我很惊讶哦。”

 

  王俊凯笑了下:“有这种想法的,可不止我一个。”

 

  王源想了想:“不过雷欧贾维斯他们也去过白塔吗?”贾维斯还好,但像雷欧那种骄傲的性子,他真的完全无法想象他乖乖听话,学习插花、茶艺的样子……

 

  王俊凯将飞舰调成自动飞行模式,解开安全带离开驾驶座:“没有。雷欧和贾维斯都没有进过白塔。”

 

  王源:“嗯?为什么?”

 

  王俊凯:“因为那时候,他们和我在一起。”

 

  王源这才想起来那件陈年旧事。

 

  向导觉醒的年纪,再早也要进入发育期吧……而那个时候,王启弑兄夺位,帝都一片混乱。他们……都在逃亡。

 

  怕提起王俊凯的伤心往事,王源赶忙闭嘴想找些其他轻松点的话题聊聊,结果眼神一转,远远就看到了那颗蔚蓝色的小点。杏眼蓦地一亮,他手指在窗口玻璃上兴奋的狂戳:“那那那……就是地球了吧!”

 

  王俊凯看着自家小向导开心的跟小孩似地模样,嘴角也忍不住染上了笑意。走到他身后环住了他的腰,然后把下巴轻轻搁到他肩膀上,桃花眼静静眺望远处的那颗蔚蓝星球,道:“还远着呢。”

 

 

 

  经历了数百万年的沉淀与保护,地球又重新回归了最初的生态环境。但这次有了前车之鉴的人类,为了保护地球,只有小部分人迁移了回去。所以现在这颗蔚蓝星球上留有的人口很少。环境宜人,空气清新,文化底蕴也丰富,是个适合旅游的好去处。

 

  王源最初就是被遗弃在这颗星球上的。

 

  所以这次来到地球,除了度假以外,两人也是想回去看看,一个神级向导,当初到底是为什么会流落到地球去。

 

  穿着休闲装的亲王没了在帝都时贵气逼人的锐利感,整个人气场慵懒散漫,像个出来度假的少爷,牵着王源的手慢悠悠的向前走着。王源偏头打量着王俊凯好看的侧脸,这样不管不顾的从漩涡中心逃出,心里的确是舒爽的,但他是因为没什么好失去的了才那么无所畏惧的,可王俊凯呢……?

 

  这一走,无疑是要把亲王这个身份就此丢掉了。

 

  他真的舍得吗?

 

  王源停下了脚步,王俊凯一愣,不解地转头看他。

 

  “你……会不会后悔啊?”嘴唇开开合合,王源犹豫了片刻,站在原地攥紧了衣角,表情也染上了严肃的味道。

 

  王俊凯笑了,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故事。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语气轻松:“后悔什么?跟你私奔?”

 

  王源抿唇僵硬地点了点头。

 

  不料,王俊凯却耐心地反问他:“为什么要后悔呢?因为觉得我抛弃亲王这个身份很可惜?”

 

  王源又点点头,小模样可怜巴巴的。手不自主地握紧了他的手,像是怕他反悔。

 

  王俊凯感受到了那股力道,心脏微微抽动了一下,“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语气宠溺:“傻子。”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向王源问着同样问题的自己,原来患得患失的,不止自己一个啊。

 

  “亲王不过是个头衔而已,有没有都无所谓。毕竟真正掌握在我手中的力量,才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消失。”他向王源走近了一步,捧起他的脸,手掌微微施力,将王源好看的脸蛋捏的肉嘟嘟的,忍不住俯身亲了一口,像是给予某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小脑瓜装那么多知识已经很累了。所以,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就不原来要瞎操心了,知道吗?”

 

  王源呆呆地望着他,感受对方强大温柔的哨兵信息素正稳稳的将自己慢慢包围,晃了会儿神,心境安定下来后,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他傻。不高兴地撇撇嘴角,然后立马侧头报复性地张嘴一口,直咬在王俊凯的虎口上!

 

  “你哄哄我说句不后悔能死吗?!”

 

  那一口咬的并不重,就跟平常阿瑞斯阿布撒娇时咬来咬去的力道一样,带着一股子亲昵的味道。王俊凯觉得炸毛的王源也很可爱,忍笑将他原本柔顺的头毛揉的一团糟,然后等王源忍不了要伸爪反抗了,又立马装作什么也没干的样子逃走。

 

  可身后的小炸毛哪能放过他,一个助跑跃起!搂住脖子,双腿夹紧他的腰,猛扑到他背上啃他脖子泄愤。

 

  短短的头发扎在脖颈处痒痒的,王俊凯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又怕他摔,连忙托住他的小屁股往上颠了颠!

 

  

  地球恰逢盛夏,万物生机勃勃,枝繁叶茂之际。

 

  闹完了,两人也不嫌彼此身上的薄汗热气,索性保持着这个姿势慢慢行走在林荫小道。

 

  不用自己走路的感觉很好,王源抱着王俊凯的脖子任他背着自己自由散步,想起过去的种种,疯完之后,心里突然特别平静。其实也只不过一年不到而已,居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了啊。阳光透过枝桠在身上地上投射出一道道明亮的光影,他不禁感叹道:“天哪。我们都没结婚,居然就来度蜜月了。”

 

  王俊凯有点理所当然:“我们没结婚,孩子都有了。现在度个蜜月算什么。”

 

  王源歪了歪脑袋,“噗嗤”笑了出来:“也是哦。”他抬头望向头顶从树枝中隐隐露出的蔚蓝天际,清脆的鸟鸣,透露着微微暑气的夏风,他慢慢将下巴搁在王俊凯的肩膀上,嗅着对方好闻的气息,脸上露出释然表情。

 

  “好久没有那么轻松了啊。”

 

>>>

 

  历史变迁,因为从前温室效应等一系列因素,地球现在可以栖息的陆地,要比过去小很多。变成了一颗实打实的“水球”。所以比起从前单一的船类,科技发达后,现在海面上的交通工具可是热闹多了。

 

  列车缓缓从前方驶来,车轮碾过之处,漾起层层波纹。湛蓝清澈的海水下,隐隐若现的节节铁轨一路向前,远远延伸到海的另一端。

 

  地球的生活节奏,是很慢的。保持着原来的味道,无论是屋顶上晒着太阳打盹的猫咪,还是坐在院落大树下打毛衣的老奶奶,这种悠闲自得的氛围,总是能让人把心都安定下来。

 

  这个时间段的车厢人流很少,窗外海天一线,风平浪静的海面时而飞过洁白的海鸟,波光粼粼。

 

  事实上,自从神级属性被开发后,王源的精神,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放松过了……此刻静静地望着窗外慢慢倒退的风景,连日来一直堆积在脑海深处的噩梦,也变得轻松起来。

 

 

 

   ———“源源,源源,你知道你为什么叫‘源’吗?因为万物皆有它初始的地方,而你,就是那源头……”

 

  梦中女人的略带空灵的声音久久回荡在耳边,以至于在白塔的那些日子里,他几乎是日日夜不能寐。

 

  随着时间的推移,梦中的场景也在不断切换。有时,是风和日丽下的青青草坪;有时,又是温馨婴儿房内的温柔细语。可无论怎样,只要王源一放松精神,想去摸清那对男女的真实面容时,画面就会立刻变幻到风雨交加的恐怖场景。

 

  源。

 

  钥匙……

 

  从那些依稀的话语中,王源听到了这些关键词。梦中的感觉是很朦胧的,如同只身行走在大雾笼罩的十字街头,寻不到未来,回不到过去。但他却是真实的感受到了某种强烈的爱意。这感觉怎么说?不像是情人之间的呵护恩爱,而是那种……打从心里油然而生的血脉相连。

 

  那么那对男女……会是自己的父母吗?既然这样,他们又何……要丢下我呢?

 

  

 

  “别跑!”

 

  “哈哈哈……抓不到!抓不到~你来———唔啊!”

 

  小孩的最后一声惊呼猛然拉回了王源神游的意识,待他转头时,刚才那个和小伙伴在车厢里嬉笑打闹导致被绊倒的小孩,已经被王俊凯抓住了领子,顺利救下了。

 

  王俊凯显然是对熊孩子非常不耐,嫌弃的拎着他放到一边站好,便插手重新望向窗外,懒得再理了。小孩也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只是这个救下他的哥哥速度太快,看起来又凶得很,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他咬着嘴唇站在原地眼泪打转,一时不知道是该道谢还是道歉。

 

  Karry亲王在艾冷德“虎姑婆”的形象果然是名副其实。王源瞅着王俊凯那副凶巴巴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偷笑。可是,都快当爸的人了,还对孩子那么没耐心,那以后王燮元和王凯源出生了呢?

 

  最后还是王源出马,耐心教导小朋友以后不可以在车厢打闹,更不可以随便离开父母的身边。他的声音清凉温和,语气柔柔,带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于是乎,刚才还顽皮的熊孩子们不禁全都乖乖听话了。这时孩子的爸爸们也总算反应过来小朋友跑远了,急匆匆从另外一截车厢赶来,一边道歉一边把小孩们带回去。

 

  两个男人粗心大意带不好孩子王源也能谅解,一边摆手说没事,一边目送他们离开的身影,忽然想起:“因为现在高匹配度的哨向同性很多,所以人类发明出现在这种高科技繁衍技术,来帮助同性的哨向繁衍后代。”

 

  “那既然人类都可以发明出来这种技术,一向以生物技术闻名宇宙的莱恩人……为什么到现在人口还是那么少呢?”

 

  王俊凯口气淡淡:“不。他们不是不行。只是因为先天的基因缺陷,导致胚胎存活率太低。这些年来他们研究出了修改基因,让向导数量更多,虽然降低了哨兵狂躁症的发病率,却还是没能改变繁育力差的颓势。所以他们需要AI来筑造起军事力量,填补人口稀少的局面。”

 

  王源并不理解莱恩人的这种想法:“他们还真不怕……有了自主意识的AI,直接代替他们吗?”反正现在被人类创造出来的赫拉,现在是很想干掉人类就是了。

 

  王俊凯耸肩:“谁知道呢。我只知道莱恩人的亲属观念很低,因为生育能力差,所以很多后代都是由政吅府直接出面系统繁殖的……可能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吧。就跟机器人一样。”

 

  王源想想也是,毕竟每个物种都有自己不同的考量,他管那么多干嘛呢。

 

 

  

  事实上,虽说是私奔,但两人从离开艾冷德到地球,态度却一直是笃笃定定的。王源知道,按照王俊凯行事谨慎的性子,必定早就料理好了帝都一切,所以压根儿就没有担心内阁有本事追来。纯把这次的出逃,当做蜜月旅行,爱怎么玩怎么玩。顺带寻找过去的真相。

 

  来到儿时曾经待过的孤儿院时,这边的格局随着岁月变迁,也跟从前不太一样了,好在曾经院里的工作人员依旧还在,一会儿就认出了王源,这才没有白走一趟。王源对这里的印象虽说不上太好,但儿时曾经给予过他温暖的几个嬷嬷,他还是心怀感恩的。跟她们打了招呼后,随即去给小朋友们发零食去了。

 

  王源无论是动物缘还是孩子缘似乎都特别好,此刻被大大小小的孩子围了一圈,嘻嘻哈哈的样子,居然也跟个大孩子似地天真烂漫。自从到了帝都,他很久没有那么开怀笑过了。

 

  王俊凯站在一边抿笑摇了摇头,随后便被孤儿院的嬷嬷招手喊过去。如今地球人随着进化,寿命普遍都很高,外貌更是不易变老。面相和气的老妇人含笑打量眼前高大英俊的青年,满面慈祥的笑意。明明看起来并不像喜欢孩子的样子,却偏偏朝着他们的方向笑的一脸温柔,嬷嬷到了这把年纪若还看不透,那也算是白活了。便好心地领他在院内一路参观,回顾王源幼时留下的痕迹。

 

  王俊凯一听,自然是乐得其所,难得收起了浑身的傲气,乖巧的跟着嬷嬷身后。

 

  嬷嬷边走边指着院内的这处那处,语气里带着点乐呵的无可奈何,告诉他,别看王源小时候奶声奶气的,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个无知院霸被王源狠狠修理过唷。

 

  王俊凯回想他之前那些报复人的小手段,咧出虎牙笑了笑,不可置否。眼神却尖锐的发现了照片墙上,抱着奖杯的小小糯米团子。微微泛黄的老照片上,王源留着软绵绵的蘑菇头,面无表情的盐着小脸的样子很酷,始终维持着爱答不理的臭屁感,连大大的瞳仁中都透着漠然,和现在活泼开朗的样子判若两人。

 

  “源源从小就很聪明,无论你给他什么破铜乱铁,他都能给你拾缀成好东西。我们甚至曾经一直觉得,这孩子长大后,会变成发明家什么的呢。”嬷嬷背着手站在一边,默默说道。

 

  拇指轻轻抚着照片上小王源肉嘟嘟的脸颊,王俊凯心疼的开口:“他现在……的确什么都会。”语气里透露着隐隐的骄傲感。

 

  嬷嬷看着王俊凯的动作,静静笑了:“不过现在他应该很幸福吧。”回想刚才王源满面笑容的模样,她欣慰道,

 

  “他小时候就跟个小刺猬一样,浑身的戾气。虽然我不知道他进院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故,但他十分抗拒所有人的靠近,却是真的。起码就连王谦先生带走他的那天,我都没见他笑过。”

 

  王俊凯听到了重点,转头:“当时你们都没有人去调查过王源的身世嘛?一个小孩莫名被丢弃在路边,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

 

  “这个……还真的没有。甚至,辨识了他的指纹后,都无法找到他的身份,更别提是他的父母。除了他叫王源,是11月8日出生这两个从他嘴里不断吐出的信息,我们一无所知。当地警吅察怀疑可能是有人故意抹去了他的一切身份信息,但最后因为搜查范围实在太大,只好放弃追查了。”

 

  王俊凯闻后低头沉思起来。

 

  王源被丢弃在地球的时间,恰好是帝都王启弑兄,艾冷德政局暴乱的时刻。那时很多档案现在都因此找不到了,有心人要是利用这点,消除王源的身份信息自然不是难事。

 

  只不过……当时还那么小的王源,究竟有什么地方,需要让人忌惮到这种地步呢?

 

  他实在想不明白。

 

  

 

 

 

 

  论到底是什么关系的小剧场:

 

  收到糖果的孩子们很开心,喜笑颜开之余,看着般配的二人,小朋友们也忍不住八卦起来。

 

  “源源哥哥,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王源舔着冰棒含糊道:“炮友。”

 

  孩子们震惊到整个呆掉:“???”

 

  王源见他们久久未回话,一转头看见他们的表情,这才发现他们全想歪了!连忙摆手解释:

 

  ———“就是被粒子炮打到后,变成的男朋友啊!”

 

  一旁默默听着的王俊凯:“……”

 

  他是在暗示我什么???


  -tbc-


下文戳这



  有时候真的好想抽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是水瓶座……到底为什么脑洞越开越大……以防bug我昨天又重头把前文看了一遍……然后把没说清的东西一点点解释清楚……真是作死……

  想写短篇,又惦记着长篇,结果一篇也写不完:)

  还有,你们484有谁去颓颓那里私信让她来催我更了_(:з」∠)_这样真的不好你们造嘛,让一个坑王去催另外一个坑王,最后只会导致,她尽职的催着催着,就跟我疯狂唠起了嗑,更加写不完了哈哈哈哈……

评论(119)
热度(1347)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