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20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蛋蛋终于破壳啦#


上文戳这



20.

 

  “你这样子,会让我很想干掉人类的。”

 

  听到熟悉的母语,原本还在得意洋洋的王源倏地正了神色:“你会说我们的语言?”

 

  如果莱恩人能有表情的话,那么此刻白衣男子的脸上,应该是洋溢着一种显摆的嘚瑟笑容:“事实上,只要我们莱恩人想学,就没有学不会的东西。”

 

  王源翻了个白眼,无趣地重新摆回挺尸状望向天花板:“哦。”

 

  “你就这点反应?”没看到想象中的敬佩表情,棺材脸有点不高兴。“不对!你凭什么对我使用这种家暴式的冷暴力?!”

 

  “哟棺材脸,没想到你对人类的文化倒是了解挺深嘛。”

 

  “你们人类不是老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吗?学习各类物种的优胜之处,再摒除他们劣处,是我们莱恩人……”然后他突然停住,猛地大吼道:“等等,你叫谁棺材脸?!!!别以为我不知道棺材是什么啊!我叫菲克!!!菲克!!!”

 

  王源被他吼得鼓膜都疼,没想到这莱恩人表情没的,用音量制作表情包倒是用的如鱼得水。手被绑住了也捂不到耳朵,他只好识时务为俊杰,点头道:“好好好……菲克,菲克。”

 

  菲克气的嘟嘟囔囔的直数落他,顺带着从头到脚的把全人类都黑了一遍后终于心里畅快了。他看了看旁边仪器上显示的曲线,解开了束缚着王源带子。

 

  固定住身体的东西没了,王源宛若被释放了一般,立马兴高采烈地坐起身,转动着僵硬不已的脖子活动筋骨。这人到底是想干嘛?吵了一架后,终于良心大发要放过自己了吗?

 

  “走吧。”

 

  “要放我走了?”王源很是惊讶。这一场绑架下来,他个肉票也不像肉票,这绑架犯也不像绑架犯的,到底是闹怎样啊?

 

  菲克嗤道:“怎么可能,不过是脑神经检测完成,带你去见boss而已。”

 

  “哦……”

 

  走出那个像实验室一样的屋子后,没想到外面竟是一片仿古的中式长廊,两旁的水池里种着莲花,碧色的圆叶,洁白的花朵,水面上幽幽浮着一层白雾,倒是有种仙境的感觉。王源觉得这背景有点眼熟,却始终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了。只是格外留了个心眼,跟在菲克身后穿越长廊的时候,他不动声色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将来往路线一一的记在脑中,面上却依旧是一副观光旅客的欣赏模样。

 

  “喂,我可以摘朵花玩玩吗?”

 

  菲克无语的转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没想到那肉票同志已经擅自摘了一朵了:“我还没说同意呢,你怎么就摘了?!”

 

  王源捏着花朵嗅了嗅,毫不在意地嘲道:“你们也不是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顺来了嘛。”

 

  “……”菲克被他噎地顿时扶额失语,良久,叹了口气道:“你这样……还真是让我想起一位故人了。”

 

  “也是这样古灵精怪,爱到处惹是生非。”语气倒是有点怀念。

 

  王源顺势坐在扶杆上,翘起二郎腿,拔了花瓣往水池里扔:“那位故人也是人类吗?”

 

  “是。”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和AI合作,消灭人类呢?”

 

  菲克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弥漫起一股奸商的味道:“因为我们莱恩人,只谈利益,不谈旧情。”

 

  王源一笑:“也就说,如果有一天人类能拿出比AI更丰厚的条件,你们就会毫不犹豫撇下AI,奔向人类的怀抱?”

 

  菲克耿直点头:“可以那么说。”

 

  真是一个没有节操的种族啊,王源垂眸想了想,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好,我记得了。”

 

  

  

  一路上王源各种旁敲侧听的套话,莱恩人智商虽然极高,可性子却是天真的紧,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自负,居然对自己毫无防备之心。三下两下王源就差不多把自己需要的信息套了出来。

  

  原本王源以为自己已经被带出瓦尔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里,居然也在瓦尔特的内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这巨大精致的住宅,也不是一两天就能造成的,他一边心惊于AI的谋划已久,一边又着急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菲克说的boss,不出意料就是初代AI,莱恩人是不会被瓦尔特元素所影响,但身为机器人的AI如果可以进入瓦尔特,那么这里只能是沙漠区域。当初准备攻打瓦尔特的时候,艾冷德军部为了驻扎区安全肯定是做过探测的,然而那时都没有被发现这座基地,那么现在处于一头热的他们就更不可能轻易发现了。

 

  他与王俊凯的感应也已经消失,说明对方现在并不在可以感知的范围内。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王俊凯的狂躁症……

  

  “喂菲克,你们boss到底来不来啊?我都等了快一天了!” 他把玩着自己的精神体蛋蛋,颇有点不耐。说是带他去见boss,结果不过是把他从一个地方带到了另一个地方。仿古的中式建筑典雅古韵,顺着雕花的木窗向外望去,除了通往这里的唯一长廊以外,接天莲叶无穷碧,莲叶簇拥着莲花,整栋建筑像是被嵌在了水中央。居然能在沙漠造出这种景致……还真是小看了莱恩人啊。

 

   菲克被他吵得也看不进书了,只好合上书本,舒了口气,认真教育道:“你还能不能有一点被绑架的自觉了?!”

 

  “哎哟我去———”突然,原本把玩在王源手里的蛋蛋“咕咚”一下,掉到地上去了,咕噜咕噜的往前滚着,急的王源也顾不得和他吵架了,赶紧去捡!

 

  他把蛋蛋捧在怀里仔细检查,却还是心疼的发现蛋壳表面裂了道口子:“哎呀都是你跟我说话!!!”王源气冲冲地跑到菲克那里踹了他一脚,“蛋蛋摔坏了!!!”

 

  菲克看着自己白大褂上的新脚印:“???”怪我咯?!

 

  王源死死的皱着眉头,用手抚摸着蛋壳的表面,感受着那细细的裂纹。如果不是错觉的话……刚才那是……蛋蛋自己动了?他凝住心神,思路也跟着清晰了起来,连忙将蛋蛋收回意识云。

 

  “莱恩人也是有精神体的吧。”冷静过后,他突然对菲克问道:“你为什么不把它放出来?”

 

  菲克一怔,反问:“我为什么要把它放出来?”

 

  王源懒得跟他继续打太极,直接道:“刚才的检查也不是精神值检测那么简单吧……你们在克隆我的意识云?”如果不是刚才意识云受到刺激,蛋蛋不可能突然有了动静。那么之前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可能也并不是单纯的迷药了。脑袋中的谜团越来越多,他忍不住直接步步紧逼:

 

  “为什么要克隆我一个低级向导的意识云?”

 

  “为什么明明把精神体放出来会更自在,却故意在我面前收了起来?”

 

  “难道……是怕我……”

 

  正在这时,楼阁外忽然传来一阵悠悠的脚步声。这不禁让原本就处于警戒状态的王源立刻转过头去!

 

  ———“唷小鬼~很聪明嘛。”打断他问话的黑发女人懒懒的倚在门栏边,一身古典旗袍,黑色的长发挽起,双手插在胸前,火红的胭脂将嘴唇勾勒的鲜艳分明,上挑的桃花眼明亮而勾人,王源怔怔地望着对方,一时竟失语了起来……

 

  不是惊于对方的美貌,而是……

 

  这张脸分明就是之前挂在王俊凯书房的那幅全家福中,他母亲的容貌!对,他就说刚才走过来的那条长廊怎么那么眼熟!先皇不就曾经在这条古色古香的长廊上照过相吗?照片还登在网上过。

 

  不过虽然是一样的外貌,王俊凯母亲的气质却完全没有眼前这个女人这般女王锐利……所以……她到底是谁?

 

  “不认识我吗?”她笑了笑,缓步朝王源走来:“我以为你应该见过我照片的……”

 

  见王源仍处于震惊中,女人也不卖关子了,“赫拉。———这是我名字。想起来了吗?”

 

  “继皇后……”王源终于想了起来。

 

  然后,他的下巴就被对方捏住了:“嗯,长的可真像……”赫拉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奇异笑容。

 

  王源拍开她的手,皱眉后退了两步,有点莫名:“像什么?”明明是你跟皇后长的更像好嘛?!他都快无语了,这先帝找的难道是替身吗?双胞胎都没那么像的吧!难怪王俊凯那么讨厌她,谁会喜欢自己后妈长得像亲妈啊!

 

  “你与我的一位故人长的很像。”赫拉揉揉被王源拍开的手,也不恼,只是淡淡笑着。

 

  又是故人?

 

  王源撇了撇嘴角。

 

  “都已经给了那么明显的提示了,你们居然还想不到是我。”赫拉微微的上翘的嘴角染上嘲意:“真笨。”

 

  “你指的就是把我引来瓦尔特吗?”

 

  赫拉摇了摇手指:“不。是那个希腊神话。”

 

  王源凝神细想,这才恍然大悟。———因为在故事中,金苹果的第一次登场,并不是在海神的婚礼上,而是赫拉与宙斯的婚礼。她原来是在告诉我们自己的名字。

 

  赫拉想起金苹果,顿时沉浸在了过去的回忆中,神色幸福,道:“想当初我和陛下的婚礼上,陛下就曾送给过我一个从这采来的金苹果呢。”

 

  王源不解:“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跟人类作对?”

 

  赫拉淡淡道:“因为人类很笨啊。我最讨厌笨蛋。”

 

  王源:“???”搞得你很聪明咯?!

 

  然后赫拉张扬的面容突然有点落寞:“生命已经那么短暂。居然还不及时享乐,把一辈子的时间都用来怀念一个人。太愚蠢了。”

 

  王源心中了然点头,道:哦,原来是失恋了。

 

  一言不合就来毁灭人类,这么大把年纪了还中二……啧啧啧。

 

  沉浸在过去的赫拉突然挑眉,敏锐道:“你在心里说我什么坏话?”

 

  王源赶紧摇头撇清:“没有!”

 

  这人工智能有点太智能了啊喂!到底是什么人才做出来的啊啊啊啊啊……

 

  “你到底把我抓来干嘛?威胁王俊凯吗?”

 

  “一半一半。毕竟只有你在我手上,我才能安心一点。”

 

  “你要克隆我?”

 

  “看心情吧。”

 

  “……”王源忍住暴打她的举动,咬牙切齿的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杀我?”

 

  赫拉双手环胸绕到他身边转了一圈,突然露出了一个充满善意的笑容:“大概因为我是颜狗吧。”

 

  “……”

 

  果然不是谁都跟菲克一样好套话啊……王源在心里叹息道。

 

  “别白费力气套我话了,我抓你,自然有我的道理。”赫拉继续道:“你不知道吧,在你被抓来的这段时间,你心爱的哨兵都快急疯了。在森林里疯狂的大开杀戒。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他依旧找不到你。”

 

  “王俊凯果然和他的父亲很像,强大而专情……真是,太令人讨厌了。”

 

  在王源仇视的目光中,赫拉越笑越恶劣,仿佛是看清了王源心中最担心的东西,她蠕动着红唇,每一句都像是抽在王源身上一般,她凑在王源耳边恶趣味道:“只是不知道……与向导失联后的哨兵,在现在这种狂躁的状态下,精神到底能支持多久?我很期待呢……”

 

  王源死死盯着她离开的背影,握紧拳头。压制住怒气,脑中迅速计算着如果现在偷袭她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少。

 

  “喂……你还好吧?”菲克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源:“!”

 

  菲克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只被狼盯上的小绵羊:“你干嘛这样看我?!”

 

  王源看着他,慢慢勾起了嘴角。

 

>>>

 

  如果想要逃出去,那就必须经过之前的那个实验室,实验室的另外一扇大门,才是这里的真正出口。王源隐在景观假山的后方,努力回想着参与检查的莱恩人除了菲克以外,到底还有几个。

 

  在脑海中演算出最后战略后,他深呼一口气,缓缓推开了大门。

 

  “?!”

 

  原本整洁有序的实验室,此刻乱成一片,王源快步走过去捡起摔落在地上的头盔,侧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是谁发现这里了吗……?他随手抓了地上的一块尖锐物品,挪着步子小心翼翼的朝那边移动。

 

  突然!一道灰色的身影扑了上来!

 

  “嗷呜———”

 

  王源大喜:“亚瑟?!”

 

  极地狼吐着舌头,欢快的往他身上扑腾,兴奋的要命!

 

  王源赶紧扔掉尖锐物,高兴的挠它的下巴。既然亚瑟在这……那么顾阳……

 

  “哥!”顾阳也冲了进来,眼睛都亮了,欢喜道:“你真的在这!”

 

  “你们怎么找到这的?”

 

  “真的……我们找遍了整个瓦尔特,差点我们都要以为你已经不在瓦尔特上了!结果,亚瑟突然嗅到了你的味道!”顾阳高兴的凑过来,边护他往外走,边说:“狼的鼻子就是灵敏啊!而且……”

 

  王源接道:“而且感觉我的向导信息素的味道变浓了?”

 

  顾阳点头。

 

  果然是因为蛋蛋裂开的原因吗?王源越想越慌:“王俊凯……王俊凯现在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顾阳握拳,脸色突然变得十分不好看,道:“非常不好。所以雷欧才让我赶紧找出你来。森林里的原住民忽然暴增,亲王已经杀红眼了,精神值非常不稳定,但他是神级,我们无法……”

 

  “他在哪?!”

 

  “金苹果树……”

 

  王源抿了抿嘴唇:“通知所有人,一起穿过左侧的那条激流。那边是通往金苹果树的捷径。”

 

  顾阳震惊:“哥你怎么知道的?!”

 

  王源:“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嘛?!”

 

  

 

  神级的狂躁症爆发,到底有多么恐怖,光看着这漫山遍野堆着的原住民尸体,就足以窥见……

 

  阿瑞斯暴躁的一下又一下的撕挠地面,雄厚而震撼的虎啸都快要把地面震裂!空气中那属于神级哨兵的暴戾气息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王俊凯提着沾满带着原住民血液的剑,冷着脸朝前方包括雷欧在内,所有想疏导他的向导慢慢走去。旁边源源不断袭来的原住民被他随便挥舞几下就砍的一干二净。桃花眼的眼尾烧的绯红,脚步丝毫没有被打乱,仍是慢慢朝雷欧他们走去。

 

  这……这状态不太对啊!

 

  王源一边急红了眼疯狂朝他们跑去,一边试着用自己的向导素引导他:我回来了啊,你看看我啊。

 

  停止杀戮!对,先得让他停止杀戮!

 

  他转头快速的对顾阳说:“顾阳!快去砍金苹果树!”

 

  顾阳大惊:“为什么?!”

 

  王源没时间给他解释,吼道:“快去!”

 

  顾阳虽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做,但他知道王源说的总归是有道理的,便立马换了方向,带人冲向那棵巨大无比的大树。

 

  就当王俊凯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即将挥剑的瞬间,王源终于在最后一刻抱到了他的腰,使劲将他一把扯了回去!可惜的是,他拦住了这个,却拦不住那个!巨大的白虎怒吼着高高跃起,王源瞪大了眼睛,眼看它就快扑向那只脆弱的孔雀精神体,急的嘶声大喊道:

 

  “阿瑞斯———”

 

  白光乍现,王源心里“咯噔”一下,视野中的所有事物顿时全部变成慢镜头,黑影从眼前猛地掠过,当大家回过神时,从天而降的黑豹已经迅速将阿瑞斯扑到了另一边,矫捷的身躯死死压制着扑腾嘶吼着的白虎。阿瑞斯挣扎着,挣扎着,怒吼的声音也逐渐弱了下来……黑豹见它不再充满怒意,力道便放轻了些,墨绿色的眸子温柔地望着它,伸舌舔舔它的耳朵,低叫了一声。

 

  不远处原本还想进攻的原住民突然通通像失去水分一般,身体皱的像个氧化了的苹果,哀叫着一一倒下。

 

  王源瞥见那边高兴着朝他挥手的顾阳,终于舒了口气。

 

  “王源儿……”

 

  “认得我了?”

 

  “嗯……”亲王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疲倦感,他转过身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向导,将脑袋埋在王源的颈侧,失而复得的喜悦感撑住了他最后一根绷着的神经:“我还没做坏事吧?”

 

  “没有。”他温柔的抚着他的后背,望着那边一黑一白相依的两道身影:“都结束了。”

 

  王俊凯闻后舒了口气:“我好累啊,王源儿。”

 

  王源:“靠着我休息一会儿吧。”

 

  “等休息好了……我们就回家了。”

 

  

 

  

 

 

 

 

 

  无良主人取名的小剧场:

 

  兵荒马乱的瓦尔特之战总算结束,回程的军舰上,两人面对这终于破壳而出的精神体,面面相觑。

 

  王俊凯打开电子词典:“取什么名字好呢?……”他滑动着光屏,审阅着上面的词语,“嗯,它是突然从天而降的……那就叫……翔?”

 

  王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难道你不知道在古时,人类也称屎为翔嘛?”

 

  被打了脸的亲王非常不服:“那你要叫它什么?”

 

  王源摸摸黑豹柔顺的黑色皮毛,一本正经道:“就叫布莱克吧。小名阿布,多顺口。”

 

  王俊凯蹙眉捏着下巴思考:“布莱克……?有什么特殊寓意吗?”

 

  王源抬头,一副“你怎么辣么笨”的表情鄙视道:“因为它是———”

 

  “black的啊!”


  -tbc-


下文戳这



阿瑞斯原形↑



布莱克原形↑


  其实我觉得挺好猜的啊,可惜那么多猜测中,居然只有一个妹子猜对了。但最后为什么选黑豹呢?因为一黑一白,眼睛一蓝一绿,非常般配。然后最重要的是……对不起我是个十足的猫控……连带着猫科动物也很喜欢_(:з」∠)_

  最初想了n个名字,甚至连嘟总的名字都考虑进去了,但后来果然还是觉得布莱克这个名字最通俗易懂啊哈哈哈哈……

  这章信息量好像有点多……不过不要怕,即使再严肃再危险的场合,我也会适当加点冷幽默的……

  然后觉得黑豹比白虎攻的你们一定是小炸毛!!!

评论(232)
热度(2081)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