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19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建议一定要重温一下前文#


上文戳这



19.

 

  警告声余音未落,王源的视野就瞬间被各方从天而降的瓦特螳螂所占满了!出其不备的突击,甚至都没来得及给他反应的机会,身形巨大的螳螂就已经挥舞着巨刃,毫不留情地向头顶处劈来!双手无意识的护住头部,王源闭紧了双眼身体下蹲,这是人类在遇险时最标准的自保动作。不过即使只不过片刻的功夫,等死的感觉,还是挺可怕的……

 

  然而,最后想象中的痛感却没有落下。身体被一股坚定而温暖的力量围起,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刚才那只瓦特螳螂的尸体已经在不远处抽搐着了,身体流淌出大股的黏稠液体。王源诧异抬首,王俊凯正死死的护着他,单膝跪地以剑抵地承受身体的重量,大口喘息着。周围以顾阳为首的哨兵已经与大量突然出现的瓦特螳螂战作一团,场面十足混乱。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声中,王源怔怔望着地面上滴滴答答落下的鲜血,这才猛然意识到不对———

 

  “王俊凯!?”脑袋顿时跟当机了一般,王源挣开他的怀抱,害怕的嘴唇都在发抖!心悸的状况甚至比刚才差点遇险时都厉害!尤其是当他真的看到自家哨兵肩背后被划出的一大道血肉模糊的口子后,愤怒值瞬间暴涨到了最顶端!“我他妈———”他抖着嘴唇,一向平静安宁的意识云开始剧烈震荡起来,好像有股力量被堵在那里出不来似地,大脑胀的生疼!瞬间,整个世界顿时只剩下一阵刺耳的耳鸣声,感知力却忽的增强,范围甚至扩大了不止一倍。他猛地抬眼,眦睚欲裂的状态下与前侧方欲要偷袭的瓦特螳螂怪对上视线。

 

  感觉到怀中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王俊凯连忙伸手将他拉回怀里,抚摸他的背脊助他缓气:“够了王源!放松……你先放松……”

 

  王源却仿佛置若罔闻,表情凶狠万分,眼神专注的盯着那只已经停下动作的螳螂,身体抖得厉害。

 

  结合后的哨向,相互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从未见过自家向导释放过那么巨大而狂躁的精神力的王俊凯心里有点怵。可以说,王源现在几乎是在拿思维触手抽打敌人的脑神经,想要直接让对方脑死亡。可是以王源这种低级向导的精神力而言,无疑是在以命相搏。稍微不慎,反而会害的自己精神崩溃!

 

  向导是一种脾性很温和的物种,精神力强大而温柔,所以才是疏导哨兵的最佳良药。可是……如果是向导的精神力受到刺激,进入了不稳定期呢?

 

  “王源儿,你听我说……”王俊凯掰过他的脸颊,强行终止了他与螳螂的对视,余光中,其余想要突袭的怪虫被旁边的队友尽数扫除,他定了心,垂首啄吻王源的嘴唇,用手捂住他的眼睛,温声道:“慢慢的别着急……不要用精神力强攻,催眠会吗?就跟你之前在灵城做过的一样……你不是做的很好嘛?”

 

  感受到自家哨兵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信息素,翻腾着的意识云总算慢慢回归平静,王源眨了眨眼睛,睫毛扫过王俊凯的手心。呼吸也平缓了起来。

 

  王俊凯眼睛亮了亮:“对对对,就是这样……”

 

  “宝宝你真的做的很好……”仿佛在哄幼儿一般,他亲了亲王源的嘴唇,以示奖励。

  

  “咚”的一声巨响后,面前的那只大螳螂已经轰然倒下,前肢僵硬的朝天,显然是没了意识。周围厮杀的铿锵声也逐渐平息下来。恢复了意识的王源仿佛梦醒般猛然抬头,着急地检查了下王俊凯的伤势,起身一脚踹开挡在前面的“死”螳螂,拿来摔在路边的急救箱替他处理伤口。

 

 

  这次突如其来的袭击虽然让突击小分队小受惊吓,但好在队员都是白虎军中战斗力最精锐的哨向,早就习惯这种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生活节奏,所以这一场打下来,除了各种不同程度的受伤,并没有太大伤亡。

 

  就地扎营后,作为小分队中的半个军医,王源拿着工具小心翼翼的帮趴在卧榻上的王俊凯清理伤口,好在这种螳螂的刀刃并没有毒,口子从肩膀拉到背部,就算是知道哨兵的自愈能力强,王源还是心疼的要命。

 

  王俊凯把头换了个方向,问:“雷欧他们那边有事吗?”

 

  王源一愣,手上的动作也顿了一顿,纱布绕好后扎了个好看的结,有点惭愧道:“……我等会儿去看看。”

 

  王俊凯:“?”

 

  王源脸红红的,脑袋也越来越低,支支吾吾道:“哪还顾得上别人啊,一看你受伤整个都乱了……”

 

  王俊凯心里跟吃了一口蜜一样,得意的不得了,一把将王源拉到怀里,“哟,就那么喜欢我啊?”这调吅戏的画面倒是有点似曾相识。

 

  王源知道他在调侃什么,更不好意思了,憋红了个小脸,起身就要走。

 

  “诶诶诶———”王俊凯能把小羊放走吗?连忙装作很疼的嗷嗷大叫。

 

  王源立马转头,凑过来查看:“怎么了怎么了???”

 

  王俊凯:“疼。”

 

  王源见他一本正经,不像开玩笑的意思,急的赶紧上下检查,手又不敢乱碰,眉头皱成一团:“哪疼啊?!”

 

  王俊凯抓住他的手摸到关键处,脸不红心不跳的耍流氓道:“这里。”

 

  王源顿时脸都要热爆了,赶紧撤开手:“有毒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

 

  王俊凯不动声色的捏着王源的手腕测试脉搏,一边装作虚弱转移他的注意力:“我真的疼。你看,那么大道口子……”

 

  王源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又想起刚才血吅腥的场景,仍心有余悸,糯糯问道:“真的很疼吗?”

 

  王俊凯点头。

 

  王源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那我给你吹吹吧。”

 

  王俊凯又摇头:“不好,我要亲亲。”

 

  王源从没见过王俊凯那么孩子气的时候,觉得他大概真是疼坏了,便不想忤逆他的意思,听话的往他唇上亲了一亲。

 

  王俊凯满意的舔了舔嘴唇,觉得现在让干嘛就干嘛的王源真是可爱坏了,又得寸进尺道:“是要伸舌头的那种亲亲。”

 

  没想到的是,王源居然真的乖乖亲上来了。

 

  他的宝宝真的是很好的宝宝,因为怕他不高兴伤口疼,做什么都肯了。原本王俊凯只是故意转移王源注意力,不让他去回想刚才精神力差点崩溃的事而已,这下兔子主动送到嘴边,如果不吃的话,王俊凯倒是觉得自己可能真有点问题了。

 

  手指虚虚搭在他的颈后侧,与他缠绵相吻。王俊凯睁开眼睛瞥了眼军帐的出口处,心想反正也没人敢擅自闯入,便抱着怀里人换了姿势。王源避开他的伤处抓着,这姿势一换顿时明白了过来,用手掌抵住他:“不是只亲亲嘛……”

 

  王俊凯亲了亲他凑过来的手心,将他压在卧榻上,笑道:“嗯,我反悔了。现在还想啪啪。”

 

  王源翻了个白眼,不乐意道:“你说话不算话。”

 

  “嗯嗯。”王俊凯一边敷衍着,一边去解他的衣服,“我是伤患我最大。”

 

  王源怕挣扎会引来王俊凯的镇压,反而牵扯到伤处,让他疼。半推半就的也就不抵抗了。但是为了方便携带,这款军帐的空间并没有沙漠驻扎区的那种大,隔音效果也要差得多。逼仄的空间,只要稍稍露出一点喘吅息声就明显的要死,隔壁又是雷欧他们的军帐,王源心里紧张,生怕露出声音被人听到,整个人羞愤的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咬着手背哼哼唧唧。

 

  王俊凯瞅见,连忙拉开了他的手,可惜那白皙手背上,已经印上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乖宝贝儿,别咬自己,来,咬这。”他主动换上了自己的手。

 

  王源愤愤的咬了口意思意思:“都是你!唔嗯……这里又不是家里,等会儿怎么清理呀……”

 

  “放心,不弄在里面。”王俊凯亲亲他的颈侧,动作温柔,“刚刚过来的时候我就观察过了,旁边就有一条小溪……”

 

  “居心不良!”

 

  “嗯嗯,乖,腿再分吅开一点……”

 

  大概因为环境的原因,两人皆有点兴奋,精神绷了一整天,一场爱做下来,算是彻底带走了王源的最后一点精力,也让他完全没有力气去回想早上遇到的事了。清理完后,累的沾枕就睡。

 

  王俊凯撑着脑袋躺在他身侧抚摸他的脸颊,眼里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又伸手测了测他的心跳频率,确定他身体无碍,这才安了心。王源一累,睡觉的时候便喜欢张着嘴,小嘴嘟嘟的,粉粉的,令王俊凯又想起了刚才捂住王源嘴猛吅顶,他快要承受不住,却仍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的可爱模样。嘴唇也是那般湿湿的,软软的,蹭着自己的掌心。

 

  王俊凯捏捏他的小嘴儿,又伸了根手指戳吅着玩。王源砸吧砸吧的,不知道梦里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居然乖乖含吅住了。王俊凯又笑了起来。

 

  替王源整理好被子后,王俊凯摸了摸背后绑着的绷带,大概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伤口有点裂开,指尖感觉到了温热的湿意。叹了口气,他披上衣服下床。

 

  出了帐篷后,外面已经黑了一片,瓦尔特和艾冷德不太一样的是,天上有两个月亮,月色凉凉的落在地面,显得夜晚的森林更加阴森可怕了。早上走的那条路,是之前就计划好的,可以避开森林所有怪虫怪兽的路线,明明是安全无误的路线,却突然爆出一堆从前不会出现的瓦特螳螂,确实事有蹊跷。

 

  王俊凯去周围的驻扎帐篷一一查看了情况,除了自己身上这道大口子,基本上大家都无大碍。他换好药,踩着落叶皱眉思考。

 

  所以这种根本损害不到他们元气的阴谋,对暗地的敌人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就算是为了袭击作为艾冷德军部总帅的自己,可倘若不是为了保护王源,那瓦特螳螂也不可能有本事砍伤他一点点……等等!

 

  ———王源?!

 

  如果说从一开始的金苹果线索开始,他们要的……就是王源呢?!

 

  脑袋迅速被无数小细节所占满。

 

  只有王源才解得出来的密码,不出艾冷德就无法近身的严密保护,灵城时莫名其妙的AI攻击……那么明显,可他们却都没想到AI的目标会是王源!

 

  王俊凯拳头越握越紧,心中顿时悔恨不已,心脏焦急的猛跳,他慌忙跑向自己的那顶军帐。

 

>>>

 

  作为一个正正经经的良好公民,又因为穷的原因,王源大概是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被绑架的滋味。———事实上,直到现在,他也没发现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被绑架的特质。

 

  原本在帐篷里睡的舒服,门帘被掀开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王俊凯回来了。哪知道嘴角还没来得及咧开,就被扎了一针,直接昏睡过去了。

 

  再醒来时……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忙忙碌碌走来走去的白衣人。

 

  视线仍有点模糊不清,也不知道是不是绑架他的那人不够专业,用的剂量太大,以至于他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身体似乎被什么禁锢在了原地,所以那些人并不在乎他已经醒来。叽叽喳喳的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在说着什么。他稍稍动了动身体,总算是接受了自己现在的境遇,只能冷静下来想其他对策。

 

  虽然王源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但光是凭着这种语系,他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星籍。

 

  莱恩人。

 

  因为面部神经的原因导致没有表情,一天到晚板着一张棺材脸,不说话都能猜到是他们。

 

  白色的,宛若实验室一般的房间里,没有时钟,也没有任何可以知道时间的东西。只是例行的,隔一段时间,他们便会过来检查一次。倒是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就是一板一眼做自己的事,再调一调仪器设备。没人像电影里那样审问自己,王源都快无聊爆了,感觉自己醒来时做出的觉悟全部打了水漂,不爽的要命。好歹让我展示一下气节,说些绝对不会背叛组织巴拉巴拉的酷炫台词呢?!妈的,不按套路来什么的,最讨厌了。

 

  头上也不知道被罩了什么头盔,固定的害的他脖子都不能动一动,维持了几个小时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他紧紧盯着那个白大褂莱恩人,计算好了他什么时候会路过自己身边,趁机提起小腿故意往那人身上踢了踢,军靴是在森林里跑过的,难免会沾到泥土,这一脚上去,完美的在雪白的大褂上印上脏乎乎的印子,这下恶作剧成功的王源总算高兴了。丝毫没有肉票的觉悟,咧着一口白牙:

 

  “哎哟,不好意思啊~”

 

  一直替他做检查的那个白衣男子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脏了的白大褂。好生气哦,可是莱恩人的面部神经里并没有保持微笑这一说法。他默了一默,慢慢对王源竖起中指。

 

  一个从古地球传扬至今的经典手势。

 

  “……”

 

  真是教坏外星人啊。

 

  王源如是想着。

 

  

 

 

 

  

 

 

 

  亲王大人不负责的小剧场:

 

  借伤把自家小向导哄的不要不要的后,任性的亲王还是倒霉的裂了伤口,唤来小分队的军医过来重新包扎。

 

  军医先生哆哆嗦嗦,动作小心的如同自己在包扎一块豆腐的举动让亲王大人非常不耐。态度也跟王源包扎的时候判若两人。

 

  “干嘛呢你?磨磨唧唧的,不会就换人!”

 

  军医先生更慌了,连忙解释道:“您,您您您……您不是怕疼吗?”

 

  亲王有些懵逼:“本王什么时候说我怕疼了?”

 

  军医先生擦擦汗:“刚才我拿着药箱来您帐篷外时,听见您喊疼来着……”

 

  亲王大人:“啧。”

 

  军医先生:“?!”

 

  亲王大人用可怜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小伙儿一定没媳妇儿吧?”

 

  军医先生:“确实还未……”

 

  亲王大人:“我就说吧!一看就是单身狗。骗媳妇儿的话你也信啊?”

 

  军医先生:“???”


  -tbc-


下文戳这



好啦好啦,你里鱼头来慢慢还债啦~原本是因为《超少》开的脑洞,只是不知道……在《超少》开播之前……能完结嘛……_(:з」∠)_

评论(131)
热度(1774)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