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17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我感觉我再不更就要变成一条废鱼了#


上文戳这


17.

 

  “哈啊……呼……呼……”青年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些许战斗中沾到的烟灰与不小心划到的血痕。王源收回探出树干外的身体,将肩头的加农炮放在地上,靠在树干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神情疲倦。虽然只是虚拟世界,但疼痛与体力消耗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系统给予的武器全是按照军部型号一比一的模拟出来,重量要比王源之前改良过的重很多,A级战场更是与BC级随即分配出的敌人完全不同,是真正的高智商生物,因此想要靠智商虐杀这招,是彻底不管用了。

 

  由于设置的是单人模式,所以系统放出来的敌人只有一个小分队,五人而已。巧的是,这次随即跳出来的,正好就是那被AI占领了母星的莱恩人。王源全神贯注观察着耳边灌木丛中的每一声风吹草动。不敢有丝毫懈怠。

 

  莱恩人的单体战斗力不强,除了那对精灵般的尖耳,其外貌与人类极其相似,不苟言笑,智商很高,各种生物实验名誉全宇宙。虽然不是机器人,却胜于机器人。并且,他们与人类最像的,便是那各式各样的精神体。但他们依靠生物技术改良基因,向导数量要比人类多得多。幸好他们的生育率极低,人口少。人类因此最后在人数兵力上占了优势,不然根本无法打败他们。所以王源一直隐隐觉得,这样聪明的种族,可能并不是所谓的被AI所侵略占领,而是签订了某种合作协议———一个提供生物制造出的身体,一个提供高智商人工智能大脑……

 

  王源靠着树干垂眸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总算恢复了过来。系统简直太没有人性了,难道没发现他是一个没有精神体,没有哨兵的向导吗???一打五怎么打?!

 

  况且……

 

  今天已经是约定的最后一天了。

 

  沉思到一半,一道白影忽然闪现在眼前。

 

  “靠———”王源的精神本来就绷的死紧,下意识猛然跳起,迅速拾起武器瞄准对方。

 

  待视线重新聚焦后,他这才看清了眼前的生物。立于面前的小雪貂龇牙咧嘴的朝他示威,毫不畏惧的与他四目相对。个子虽小,但气势倒是凶得很。哦,莱恩人的精神体。王源稍稍松了松绷紧的神经,却没有放下武器,只是不动声色的观察它的一举一动,正当它放松警惕,兴奋刨了刨地,准备跑开通知主人的瞬间,立马被他用思维触手编制出的大网逮了个正着。———这可是他这一个月的练习成果。

 

  “嘘,安静……”王源不停的对它下达暗示命令,渐渐向它靠近。小雪貂扭着身体挣扎了几下,终于乖了。收起爪牙,听话的伏在他的腿边,俯首贴地。王源摸摸它的脑袋,笑了。手却无意识的握紧武器,准备随时出击。

 

  精神体虽然可以被派出去探查敌情,却不能离主人太远,所以———

 

  正屏气凝神的警戒着,脖子就被背后的某种外力向后一勒,王源反应过来后,感觉整个人都已经被拖出了一米之远,武器也随之落在到上。他双手死死抓着对方禁锢住他的手臂,眩晕缺氧的视线中,那只雪貂因为他的精神力受扰,已经脱离他的控制,兴奋的支起身体叫了起来。十足的幸灾乐祸。

 

  看来是主人来了。

 

  王源垂下眼睫,大脑迅速编辑出紧急应对方法,肘部施力,猛然朝后方击去,在对方吃痛的瞬间,他又握紧拳头往对方头部来了一下,弓起身躯,以自己的背部为重心点,将背后偷袭的那人狠狠摔在地面,趁对方因为大脑震荡没反应过来时,立刻抬腿抽出隐藏在军靴中的军刀,一刀朝对方的胸口狠狠刺下!

 

  敌人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血色弥漫的视线中,雪貂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王源面无表情擦了擦脸上溅到的温热血液,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意识就感应到了有人从背后迅速靠近,杏眼蓦地瞪大,他赶紧抽出敌人胸口的那把军刀,眼神凌厉———

 

  震天般的虎啸声回荡在森林,带来一阵猛烈的风。王源转过头时,那个原本想要在背后偷袭自己的莱恩人,早已人头落地。利落的切口,惯用的手段,一看王源便知道是谁。被白虎咬死的精神体羚羊,也因为主人的死亡,逐渐化成白光,消逝在眼前。

 

  熟悉的身影立于面前,明明是守卫的状态,却非要摆着那副不可一世的傲娇模样。

 

  王源惊喜地瞪大眼睛,手里握得死紧的军刀也随之放下,他压根儿没想到来人会是他:“王俊凯……”

 

  亲王大人不耐烦的甩了甩沾在剑上的鲜血,环视四周,顺便活动筋骨:“还剩几个?”

 

  干掉敌人的阿瑞斯屁颠屁颠的跑到王源面前,双爪合拢,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将王源整个搂在怀里。不知是不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几日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王源回抱了下阿瑞斯,将脑袋埋在它毛绒绒的胸口,精神放松下来的同时,心情也好到不行:“你怎么来的?明明一旦开始除非通关或游戏者死亡,根本无法中途打断或进入的啊。”

 

  王俊凯蹲下身体,淡然替他拭去脸颊上的血迹,看着他迷彩服上划破的伤处,一副“你怎么那么笨啊”的表情,傲慢低声道:“因为我有万能管家贾维斯。”

 

  语气虽不善,但脸颊上的触感却是痒痒的,又带着点害怕触碰到伤口的小心翼翼。王源甜甜的笑了起来,抓住他的手轻晃,问:“不斗气了?”大概从王俊凯出现那刻,他的气就瞬间烟消云散了。可他还是坏心眼的想逗逗这别扭的亲王,甚至故意无辜的盯着他的眼睛眨来眨去。

 

 “少得寸进尺。”王俊凯避开他的视线,冷哼一声,却没抽出手来:“干掉剩下的人再说。”

 

  “哦~”

 

  看他这幅样子王源就知道,对方肯定是心软了。最多还剩点小小傲娇而已。既然亲王都已经屈尊主动来服软了,自己当然也就顺着台阶往下走咯。王源暗暗勾了勾嘴角,心里顿时软成一片,轻轻柔柔的往对方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像是充满电一般,迅速从地上蹦起,捡起加农炮,全神贯注的感应埋伏在周围的最后两个敌人。重修旧好归重修旧好,眼前还是干掉敌人为先。

 

  一直冷着脸的亲王大人怔怔摸了摸留有余温的嘴唇,心情也立马好了起来。嘴角悄悄向上勾起。

 

  王源表情严肃,迅速进入戒备状态,凝神用精神力搜寻:“二点钟方向与九点钟方向各有一个。精神体……身形不大,精神力不高,阿瑞斯应该可以一起解决。”

 

  王俊凯观察着王源此刻的作战状态,满意地点了点头,握紧剑柄:“控制阿瑞斯的情绪,不要让它太暴躁。”

 

  王源缓缓靠向王俊凯的后背,深呼一口气调整精神状态:“收到。”

 

  伴随着林中独有的瑟瑟风声,威猛的虎啸随之再次响起。

 

  ……

 

>>>

 

  两人的第一次联合应战最终赢的非常漂亮。完全不需要任何磨合期,配合的都足够天衣无缝。贾维斯事后调出系统观测的精神值,意外的发现,按照战事最后的曲线图而言,凭借两人那时的精神状态,就算接着往下杀到S级战场,都绰绰有余。

 

  撇去常年征战,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亲王大人不说,就算是源少爷的精神控制力,都熟练了许多。

 

  他接着调出王源第一次进入模拟室时的精神值与现在的对比,那非一般的上升速度,不禁让他打开了某种猜测……

 

  不过比起深夜仍兢兢业业的管家贾维斯,亲王堡的两位主人,却要不负责的多。

 

  通完关后的王源一身轻松,近一个月的疲倦仿佛一扫而光,他洗了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大床上,抱着自己的精神体蛋蛋笑的像只偷腥的猫。这些日子的锻炼不止开拓了他的精神力战斗力,甚至好像连跟蛋蛋的感应都越来越亲了。他觉得这绝对是个好兆头。

 

  王俊凯十分贤妻良母的在一旁替他整理东西,都是王源之前从灵城带来的各种工具,医用的日常用的都有,军用的空间袋容量虽大,但有着强迫症的亲王仍是一板一眼的将东西理得整整齐齐,不留一点空余的位置浪费空间。

 

  王源兴趣盎然地撑着脑袋看他整理,当王俊凯将那个眼熟的粒子炮放进去的时候,立马翻身坐了起来:“咦……?这不是……”这不是当初把他打下来的那个粒子炮吗?他记得自己明明已经发货给了那个要求改装的客人了啊。

 

  王俊凯动作顿了片刻,慢慢点头:“嗯,我又买回来了。”

 

  闻后,王源嘴角忽然越咧越开,凑近王俊凯的脸,眯着眼睛调侃道:“哎哟喂~我们亲王大人不会是———”觉得这是他们爱情的丘比特之箭,才特地买回来的吧?

 

  王俊凯一巴掌过来揉乱了他的头毛,连忙打断他的奇思妙想:“你想多了。”

 

  “你慌啥?解释就是掩饰哦。”王源捕捉到了他镇定外表下的一丝小裂痕,越想越高兴,越想越高兴,顾不得自己被弄乱的发型,反而更加得意洋洋,便故意用身体撞了他一下,调笑道:“哎哟,就那么喜欢我啊~”

 

  王俊凯被他撞得微微恍神,收好东西后,捏住他笑嘻嘻的脸皮往旁边一扯:“说了是你想多了。我只是怕你这个小废柴上战场扛不动武器。”

 

  王源也不拍开他的手,心里被王俊凯此刻这幅死要面子的样子逗到乐不可支,任由他捏着自己的脸蛋,继续软绵绵地哼道:“反正你就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到要死了的那种。”

 

  怎么会不喜欢呢?

 

  一个平常惯你就差没惯上天的人,一个骄傲到整个星系都不敢跟他唱反调的人,一个从不对你生气,可这唯一的一次发怒,却还是为了你的人。

 

  或许他现在还没有彻底学会对待爱人的正确方式,只是一味的认为,将自己保护起来不受外界伤害,便是最好的办法。生存环境使然,他没有机会随便说爱,更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但王源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所以说从这段感情的一开始,他俩便如同两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孩子,跌跌撞撞的摸索前进。

 

  王俊凯这次不否定了,只是讷了好久,慢慢低声开口道:“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可他就是忽然很想叫叫他,仿佛是为了确认冷战终于结束一般的小心翼翼。雷欧说的没错,有些东西……的确是注定不适合藏起来的。比如他家这只古灵精怪的糯米团子,看起来软软好欺负,实则独立又要强。他说是为了保护他才将他藏起来,但确切的说起来,又何尝不是因为自己的患得患失呢?前半生的孤独好不容易熬过去了,既然王源已经出现,那他,便是绝对不可能再忍受第二次这样的寂寞无边。经过刚才模拟室的那役王俊凯才终于明白,王源是他的向导,是注定要和他一起战斗的。而比起一味的保护而言,他更应该相信王源的能力。

 

  “不对哦。”王源缓缓笑开。

 

  “?”

 

  他乖巧的朝站在床边的王俊凯爬去,跪在床沿抱住对方劲瘦有力的细腰,不出意料的感应到对方那细微的一颤。回想这一个月以来的疯狂厮杀,与最后一役中,王俊凯忽然从天而降的身影,心情蓦地变得特别平静温暖:

 

  “———说好的宝宝,少一个字都不行。”

 

  果然还是想陪着他啊。

 

  荣光荆棘都一起。

 

  

 

  

 

  

 

 

  亲王大人不负责的小剧场:

 

  自从王源的精神体可以化为实体后,他便养成了每天抱着蛋蛋到处走的习惯。

 

  美名曰:培养感情。

 

  甚至有时候晚上睡觉了都不肯将蛋蛋收回意识云。

 

  这让感觉媳妇儿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勾走的亲王大人非常不爽。

 

  虽然抱着蛋蛋的糯米团子很萌……

 

  亲王大人朝躺在床上的某人摊手:“把蛋蛋给我。”

 

  糯米团子依依不舍的抱紧蛋蛋:“它是我的宝宝!我抱一会儿怎么了?!”

 

  亲王大人面无表情:“我也是你的宝宝,但你却没抱抱我。”

 

  王源一脸的“WTF”:这个黑着一张包公脸卖萌的男人是谁???

 

  “那不一样!”他猛然从床上站起,妄想以身高优势蔑视亲王:“这是我的精神体,我不孵谁孵?!”

 

  亲王趁此机会夺过蛋蛋,随手往旁边一丢。一直蹲坐在一旁的阿瑞斯见势吓得连忙跳起来,待蛋蛋安然无恙的落在肚皮上后,才终于劫后余生的“嗷”了一声。亲王大人无视白虎凶狠的视线,淡定顺势一把将自家目瞪口呆的糯米团子摁到床上。公事公办,毫无人情可讲:

 

  “———谁的媳妇儿谁孵。”


  -tbc-


下文戳这



我以为这章能写到战场的……但是果然还是让源源先练练手比较好……

 

大家高考考得还可以吗~?嗯,我相信你们一定都考得很好!

 

之后的中考也一定考得棒棒哒啦~祝大家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评论(123)
热度(1577)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