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木头人

#伪禁欲真弟控凯x伪温润真腹黑诱受源#

 

#律师教吅师 双向痴吅汉梗#

 

#就是一个假正经和伪乖巧的故事#

 

01.


  初夏时分,因为今年提早升温的炎热天气,室外的梧桐树上蝉声,竟要比以往来的都要早一些。


  一向严守自律,不将衬衫纽扣扣到脖子那里就不舒服的王大律师,也实在忍受不了这炎热的天气。将车停放在车库后,他便拎着公文包和蛋糕盒下车,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利落的收在裤腰,修长的双吅腿包裹在合身的西装裤下,配上不苟言笑的表情,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精英的味道。


  他左手提着公文包,右手拎着蛋糕盒,快步走在道路中央,地下车库的温度还算阴凉,但那股子燥意仍是萦绕在周围,令人不禁烦躁不已。


  王俊凯不耐烦的腾出手来松了松领结,解开禁锢住脖子的纽扣,领口微微露出性吅感的喉结,隐藏在金丝框眼镜下的那双桃花眼,带着一种看破人心的锐利,不怒自威。室内时墨黑色的眼瞳到了光线下面,竟泛起了浅咖色的细碎光芒。一样的让人难以捉摸,深不可测。


  电梯显示屏的红色数字越变越大,待熟悉的那声“叮”再次响起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的迈出电梯门,大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今天处理案子回来晚了,而他那宝贝弟弟一向最不喜欢他这种一工作就废寝忘食的状态,哪怕是从小就好脾气,都必须要冷着小吅脸给他点教训。可弟控王俊凯哪受得了王源的一天不理,光是王源出门不告诉他去了哪,他都会焦躁不已,思绪混乱。带着赔罪的心理,离开事务所后,他特地去了王源平常最喜欢吃的那家甜品店,买了他喜欢的慕斯蛋糕回来。王源最喜欢吃甜食了,小时候考试考差了被父母责怪,他只要偷偷给他带来一块水果蛋糕,王源都会立马破涕而笑,舔吅着那两瓣粉吅嫩的水润嘴唇儿,浑身奶香的凑过来往脸上一亲,糯糯道:哥哥最好了。


  光是一想,心里就软了不止一点点。他讷讷摸着脸蛋上那块湿漉漉的,仍带着湿热余温的唇印,然后一向秉公执法,连班里最受欢迎的小班花作弊都会毫不犹豫指出来的王俊凯,就那么毫无原则的变成了那个全家最包庇他的人,甚至每次挨打挨骂,都会第一个站在弟弟前面,为他遮风挡雨。


  他叹息着想,或许,王源可能就是他二十多年墨守成规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他是他最宝贝的弟弟,只要王源能够天真无忧的健康长大,别的纷扰他都会替他统统揽下。他想的很好,甚至连未来三十年的计划都已为王源铺垫完毕,只是到了结婚生子那块时,他却莫名烦躁的不愿再想下去了。当童年对于弟弟的控制欲变成了占有欲,当原本的亲情逐渐偏离了轨道,王俊凯惊恐的将这份感情藏于心底,可惜,这种感情一旦根深蒂固的刻在心头,便是很难……再轻易抹去了。


  带着有的没有的思绪,王俊凯开了家门在玄关换了鞋。现在的这套复式房,是他自己的房产,作为本市数一数二的不败金牌律师,说是日进斗金也不夸张。他的确是父母最骄傲的大儿子,自小就没从第一的位置上掉下过,一路顺风顺水的拿到今天的成绩,让所有人都钦佩不已。只不过肯定没人知道,那么拼命执着于夺下第一的王俊凯,只是不愿让他弟弟追逐的目光,放到别人身上而已。原先搬离家中,为的是逃避对王源日积月累,越来越深的禁忌感情。可王源那小家伙倒好,说什么也要跟他一起搬出,不愿与他分开。


  说不窃喜是假的,然而又有什么用呢?他拼尽全力护了一辈子的弟弟,终究会是别人的。


02.


  “源源,我回来了。”王俊凯扯了领带,顺势将包往沙发上一扔,一件雪白的衬衫搭在沙发背上。这不是王源早上出去穿的那一件吗?他奇怪的拿起来一看,衬衣干净整洁,唯有那扣子……居然一个都没了!


  抱着脑海中莫名浮现的不安,王俊凯将衬衫放在鼻子下嗅了嗅,确定没有嗅到其他女人的味道时,心里的暴躁感总算压制了下去。


  然后他扔下衬衫,缓步朝开放式厨房走去,把蛋糕放进冰箱冷藏后,没得到王源回应的他,在一楼找了一圈,终于跨上楼梯,继续往二楼寻去。


  书房和王源的卧室都被他翻了一遍,依旧没找到王源的身影。王俊凯抬手看了看表,心里忽然有点着急。王源最晚五点半也该下班了,他带的高三班已经结束了高考,就剩下高一那帮小鬼还有期末考没过。况且王源的日常生活很简单,一直都是两点一线的规律行程,就算出去玩也会提前告诉他的。


  王俊凯从裤袋中掏出手机,电话拨出去的瞬间,忽然有铃吅声从他的卧室传来。镜片下的桃花眼蓦地一怔,王俊凯握紧手机直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震动着在床中央发光的手机,孤孤单单的摆在那里,而主卧附带的独立浴吅室里,薄薄的水雾透过浴吅室没关紧的门缝,幽幽飘出,带着一股子香甜的气息,熏得王俊凯眼睛直直的朝缝隙望去。


  暖橙色的灯光下,浴吅室里雾气弥漫。王源背对着他站在蓬蓬头下冲水,手掌游走在细嫩的肌肤,透明的水流顺着优美肩胛骨一路蜿蜒而下,滑过他凸起的蝴蝶骨,性吅感的腰窝,然后……


  “哥?”


  王源的一声呼唤猛然将他从幻想中拉回,王俊凯舔吅了舔干渴的嘴唇,喉头都痒的要命。金丝眼镜下的桃花眼眨了又眨,他正直一生,任凭多少花蝴蝶从身边飞过,都丝毫不能勾起他的一丝邪性,然而,怎么却总是在他的宝贝弟弟面前栽跟头。王俊凯握紧拳头,慌忙离开卧室,恍然发现刚才看自己弟弟洗澡都能看直了眼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变吅态。他没想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在王源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对王源的渴望,可当这最后一层遮吅羞吅布撕下时,他又该拿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全心全意信任他,崇拜他的王源呢?


  王俊凯重新回到楼下,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纯净水就是仰头猛灌,脑海中宛若有千万只夏蝉在争相鸣叫,又吵又闹,令人不禁心乱如麻。他一手握着水瓶,一手撑着冰箱,额前细碎的刘海将镜片下的眸子隐在阴影处,神色晦暗不明。正当他努力平息内心欲吅火之际,一条白生生的手臂调皮袭来,瞬间夺走了他手上的水瓶。王俊凯诧异望去,沐浴后仍浑身氤氲着湿气的王源,正可口无比的站在他面前,晃了晃水瓶:“发什么呆?你不喝我喝啦。”


  对方没吹干的墨色发丝贴在脸颊边,好像渴了很久一般,咕噜咕噜的将他刚才喝了一半的纯净水全部饮尽,睫毛是湿的,嘴唇是湿的,眼睛……那双滴溜溜的杏眼竟也是湿的,薄薄的蒙了一层水雾,在昏暗的灯光下眼神朦胧不清。宽大的T恤根本遮不住肩颈处漂亮的风景,大片奶白色的肌肤映入眼前,透露出沐浴后独有的淡淡红晕,存在于律师的特殊直觉告诉他,王源突然出现在他卧室沐浴的情况有点奇怪,但鼻尖萦绕着的淡淡香气早就令他丧失了思考能力。以往睿智沉着的大脑,都开始不受控制的浮想联翩。哪还记得要问些什么。


  当王俊凯开始回想他平时教书时谦谦如玉时的模样时,王源竟停下动作,轻轻吅咬着瓶口,笑弯了眼睛对他说:


  “哥,难道因为我抢了你的水不高兴了吗?”


  美色当前,王俊凯哪还想得起自己刚才到底无意识干了什么,他从小吅便是如此,越紧张,表情就憋得越严肃。他抬手扶了扶眼睛掩饰心底的尴尬,眼神扫过那刚才他才用嘴唇触碰过的瓶口,心里竟然有些莫名的快意。


  真想让弟弟这张湿吅润粉吅嫩的小吅嘴儿咬上其他的……


  其他的什么东西呢?


  “没。”王俊凯假装镇定的移开目光,恰好看到刚才那件被遗弃在沙发上,没了纽扣的白衬衫,他转开话题:“沙发上那衬衫怎么了?”


  “哦,学生闹着玩的。”王源扫了一眼,无所谓的笑笑,眼底净是对学生们数不尽的宠溺疼爱:“高三的毕业典礼提前了,然后那帮小姑娘们回来领毕业证,不知道看了什么偶像剧,非吵着问我要第二粒纽扣。这不,结果全给我抢光啦。”


  抢的……?还不止一个人?


  想到那些个仗着年轻跑到王源面前撒娇卖萌的女孩,王俊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怎么那么没规矩,尊师重道都学哪去了?”然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握住王源的肩膀,将他看了又看,“所以你就那么穿着一件没纽扣的衣服大大咧咧回来了?!”


  王源无辜的点头:“是啊。”


  面对弟弟理所应当的回答,王大律师在法院时能言善辩的口才顿时无处可用,只能黑着一张俊脸,甩手走人了。


  然而王源望着王俊凯不悦离去的背影,温柔的笑了笑,却很难得的没有去哄。


03.


  委托人李小姐的离婚案已经顺利进行到了诉前准备,只差最后的开庭审理,这件案子便能结束了。眼前风姿凌厉的女人满意的看了看茶几上摆着的文件,对眼前公事公办,处事利索的王律师赞叹道:


  “果然王律师一出马,毫无后顾之忧啊。”


  “李小姐谬赞。”王俊凯礼貌一笑,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优雅的将双手交叉,搁在膝头。文质彬彬的金丝眼镜下,一双睿智的眼睛古井无波,却有着一副势在必得的悠然架势。


  李小姐其人,是典型的精英型女强人。她这一辈子在商场斗了又斗,本以为自己最喜欢的,便是那种幽默风趣的男人,可前两次失败的婚姻却终于告诉她,人啊,果然还是找跟自己相像的对象更好。这不,优秀如面前的王律师,如今才堪堪三十不到的年纪,外貌出众,事业有成,为人正直。那沉默寡言的样子要多禁欲有多禁欲,一看就是不会花小姑娘的性子。


  就是这样的人才有意思呢。


  多想摘下他的眼镜,撕开他的西装,看看那副一本正经的外壳下,到底装着一副怎样的灵魂?


  然而这样正气凛然的人……陷入情吅欲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令人着迷的性吅感表情呢?


  李小姐微微倾身,V领下的风光一览无余,朱吅唇轻轻一勾,涂满蔻丹的纤纤玉吅指攀上对方的膝盖,暗示道:“不知王律师———”


  二楼楼梯处忽然传来的一阵巨响,猝然打断了她的话。


  王俊凯猛地站起身,一向风平浪静的脸上,居然让李小姐感受到了暴雨来临时的那股低气压。她也被这巨响吓了一跳,视线追着寻过去时,刚才那个从楼梯上摔下的青年,已经被王俊凯轻手轻脚的扶起检查伤势。王俊凯有个弟弟李小姐是知道的,只不过当真的亲眼见到时,才终于知道,传说中王律师对弟弟的宠爱,到底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明明检查下来只是脚脖子扭到,手肘和膝盖有了轻微的小擦伤而已,王律师却是急得要命,小心翼翼的将那位气质温润的青年打横抱起,只是囫囵对身为委托人的自己打了个招呼,便不管不顾的出门准备去医院了。实在是不像王律师往常谨慎得体的一贯作风。


  更奇怪的是,哥哥吓得六神无主,这做弟弟居然也不安抚,既没喊疼,也没说自己没事,只是默默的抱着王律师的脖子不说话,倒不像是受到惊吓后害怕的样子,反而是有点像……闹别扭了?柔顺清爽的黑发,清澈明亮的眸子,小吅脸长的跟高中生似地水灵,李小姐一直忍不住往他身上打量,不禁怀疑起来,这样一个温温顺顺的年轻人,真的能带好一群精力无限的高中生吗?


  但主人都要离开了,她自然不好意思再继续待着,秉着好心想陪他们一起去医院,却被那一直沉默不语的青年一口婉拒。可虽说是婉言谢拒……那口气,怎么就觉得怪怪的呢?


04.


  自从上午从楼上摔下后,王源就宛若受到了惊吓一般,自己去哪儿都不肯放手,抿着小吅嘴可怜巴巴的坐在那儿,好像一放手,自己就要抛下他了。不过事实上,自己的确是冷了他好几天,只因为那天的纽扣事件实在让自己太过不爽。撇去第二粒纽扣这种有意义的东西随便给了别人先不说,那被扯下纽扣的时候,必然是被摸吅到了的!


  自己的宝贝弟弟,明明自己还都没有摸过!凭什么给别人摸?


  光是想想,就让王俊凯焦躁不已。电梯里稀薄的空气,让闷热的环境越来越逼仄。


  “哥。”王源忽然开口喊道。


  “嗯?”


  “你生气吗?”


  王俊凯被他问的莫名:“我为什么要生气?”


  王源抱紧他的脖子,往他汗湿的脖颈处撒娇似的蹭了蹭,那么热的天气背了自己一路,居然也不喊累:“因为我摔下来,打扰你和那个李小姐约会了。”声音嘟嘟囔囔,带着点软糯的委屈音调,听得王俊凯心里一片酥吅麻。


  “我没有要和她约会。”


  衬衫下藕白色的手臂垂在他胸前,刚才在医院,一直都是自己在到处跑,王源这一路下来,一点汗也没出,热热的吐息喷在他的耳后侧,带着一股子撩人的香气。熏得他头昏脑涨的,下意识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他原本明明是想借着李小姐气气王源的。谁让他把第二粒纽扣给了学生。可那语气很急,反倒是显得他心里有愧似地。


  “那你以后也别跟她约会好嘛?”得到满意的回答,王源松了口气,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静静道:“我一定会很乖,很听你话的。哥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波澜不兴的杏眸忽然漾起了粼粼的细纹。


  王源淡淡望着自己摔伤的右脚,居然一点也不后悔刚才做出的决定。


  酷炫法拉利戳这(翻车了就使劲刷新)


  低调保时捷戳这(切勿分享)


车其实是一样的,只是以防万一翻车备着的……要是全打不开,恭喜你,中奖了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CR:金娇骄KYO   侵删歉





不想看的别看,我又不是写给你的。看不到的也算了,说明无缘。别来私信和评论跟我耍类似“哼,你的都看不了,我生气了”的小公主脾气,不哄。

评论(264)
热度(3770)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