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14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祝所有迷妈节日快乐啦#


上文戳这


14.


  两人在侍从的引领下,顺着曲曲折折宫廷走廊去往皇帝的寝宫。王源余光扫过墙壁上装饰的一幅幅历代皇帝的肖像油画,忽然转头对王俊凯说道:“其实我当初混论坛的时候,有扒过你的照片。”


  “哦?”王俊凯微微挑眉。


  “只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王源叹气,“不是些背影就是超远景,根本没有近照。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下令把所有的照片全部消除。”只要人在这个星球存在过,就一定会有所痕迹。况且要不是从未没见过karry亲王的正面照片,王俊凯根本不可能能瞒他那么久。


  王俊凯耸肩:“算是吧。”


  “听闻民间妈妈们管吅教小孩的时候,都喜欢说:‘你要是不听话,karry亲王就要来把你抓吅走了……’我觉得这种威慑力挺好的,起码可以培养艾冷德孩童从小对我养成天然的敬畏意识。嘛,所以就让他们把我想象的恐怖一点好了。毕竟我想要的,是听从我命令的强壮士兵,而不是把我当做梦中情人的小屁孩。”


  王源:“……”


  原来亲王大人的地位,跟古地球时的虎姑婆是一个待遇。


  这感觉……真微妙……


  领头的侍女最终在某一扇门前停下,转身恭恭敬敬地向他们行了个礼,先行退下了。


  咦?


  这是要我们自己开门的意思吗?


  王源狐疑地望向王俊凯,犹豫着要不要动,可对方却见怪不怪地推开了门,手肘抵着镶嵌着宝石的厚重门板,抬了抬下巴直接示意王源进来。这种毫无戒备的举动并不像往常谨慎多疑的亲王风格,王源有点莫名其妙,但既然王俊凯完全没有担心的意思,他自然相信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当他一只脚刚刚踏入时,立马被卧室中隐隐传来的某种暧吅昧声音给劈中了!


  “嗯……嗯……啊……”


  WTF???


  黏吅稠的水声,激吅烈的叫喊,这一听,就知道里面的人此刻正在干什么。


  王源下意识紧张地抓吅住了王俊凯的衣袖!王俊凯却仍是那般说不出来的淡定,安抚的摸了摸王源的脑袋,将他的手顺着拉下握在手心,顺便纠正了一下他的站姿,道:“走了宝宝,做亲王的男人要淡定知道吗?挺胸抬头,带你见识见识现场版皇宫 play ,开开眼界。”


  “……”简直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可以说他并不想看嘛……


  然而霸道如亲王大人,依旧还是拉着他直接往里进了。


  哨兵的嗅觉要比向导强很多倍,几乎是一开门,王俊凯就自动打开了感官屏障,阻隔空气中令他恶心的浓郁yin mi气息。


  宫廷式华丽的天鹅绒床帐下,一对人正在床吅上努力的噼噼啪啪。王源说到底还是脸皮薄,平时跟王俊凯做是一回事,但这种全景无特效的真人床吅戏,就是另一回事了。他觉得他还没有开放到可以所以观看别人真人啪啪啪的程度。两具赤吅裸的身躯在那边起起伏伏,视线内一片交吅缠的rou吅色。他只是扫了一眼,便不自然的撇开了眼神。果然是传说中yin luan不堪的贵族啊……居然连皇帝都那么fang dang。


  眼神飘来荡去,实在不知到底该往哪里看。那皇帝也真奇怪,分明听到了他俩进房的声音,不仅没尴尬的停下动作,反而像是刺吅激了某种兴吅奋点一样,越战越勇,把身下的那个少年搞得不要不要的。宛若是故意做给他俩看一样。


  嗯嗯吅啊啊的声音一直回荡在耳边,任王源再怎么无视,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耳朵。


  为了转移注意力,侧头一看,见过无数大世面的亲王大人,此刻正面无表情地插手,一副等对方完吅事儿的淡定样。


  不行。


  我也要淡定。


  小小啪戏而已,还想吓你见过大风大浪的源哥?


  于是乎,王源也挺吅起了胸膛,学着王俊凯双手吅交叉在胸前,端起高贵冷艳范。


  王俊凯虽说眼睛是盯着皇帝的,但其实注意力却一直放在王源身上,余光瞄到他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忍不住“噗”的被逗笑了。宠溺的揉了揉对方柔吅软蓬松的头毛,在他撅嘴不乐意挥开手的动作中,露吅出一副被萌到不行的温柔表情。


  这边皇帝那么努力的耕耘,那边的小两口却直接把他无视了秀恩爱,半天听不到动静,这让他非常不爽。大概见气不到他俩,觉得没意思,又啪了一会儿后,抽吅出了自己的那玩意儿,拎起旁边的浴袍套吅上,也不管身下的美吅人怎么迷离渴吅望了,直接无情利索的跨下了床,赤足走到他俩面前。


  原本怒气冲冲想要找麻烦的王凯尔,眼神只是堪堪扫过王俊凯的脸,便立马被王源吸引住了视线,眼睛都诡异的亮了好几度。他一向偏爱长相乖吅巧漂亮的少年,而王源这无辜的眼神配上温驯可人的漂亮脸蛋,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色吅心就起,没经过大脑细细思考,手几乎是下意识就往他脸上伸了过去。结果却在即将触到的瞬间,猝不及防地被人狠狠掀飞在地。


  那边扯着被子遮住身吅体的美吅人尖吅叫了一声,刚从qing yu中回过神就看见如此暴吅力画面,吓得他下意识想大喊侍卫来护驾。然而眼睛一瞄来人,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他是宫中常客,对血吅腥亲王的脸自然不陌生,尤其是对方此刻正黑着脸仿佛下一秒就要杀吅人似地状态……立马识相的闭上了嘴,回归了安静如鸡的本质。


  “布拉格小甜甜?”王源惊讶。


  我天,这不是现在最火的那个偶像歌手吗?!


  布拉格闻声朝他望来,默不作声地将他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嗤了一声,嘴角露吅出淡淡的嘲讽之意。随后翻了王源一个白眼,自顾自拿了衣服穿上,不甘不愿地吅下床走了。


  王源从他酸了吧唧的态度中,恍然明白过来,原来对方是把自己当做后宫争宠对象了。


  看在他态度那么不友好,智商还低的份上,晚上黑了他的粉丝俱吅乐吅部吧……


  小天蝎45°仰望天花板,在心里默默地盘算道。


  “你他吅妈又打我?!”皇帝被那一拳揍得半天爬不起来,咋咋呼呼躺在地上嗷了半天,终于吼了出来。


  这个“又”还真是令人心酸啊……  


  王俊凯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袖口,漠然道:“教你长长记性。”


  随后,淡定无比的将他拎起来又又又揍了一顿。亲王大人非常专吅业,每次下手都特别有度,衣服盖不住的地方,绝对不会留下一丝伤疤,以至于,站在一边捂脸观战的王源都开始怀疑起来……他带他来皇宫的主要目的,不会只是特地来打皇帝的吧……



>>>


  夜晚的宫廷,有场晚宴。


  披着欢迎亲王回帝都之名,实际单纯只是贵吅族那种装装吅逼,烧烧钱,顺便派出自家夫人出去交际套消息的,并没有什么鸟用的宴会。


  主角:皇帝&亲王。


  最大看头:足不出户,却足以让整个星球为之八卦不停的———王源小朋友。


  事实上王源只是不出门,并非什么都不知道。宇宙八卦论坛上,冷嘲热讽骂他麻雀攀高枝的多了去了。虽说亲王大人择偶与否,是轮不到别人插手的。但是,如果这位亲王大人,前提是要冠上全人类唯一神级哨兵之名的话,就没那么轻吅松了。任何的一步差池,都是对纯种基因的污染浪费。所以,即使是尊贵无比的亲王,在全人类的利益面前,也必须有所顾忌。然而,王俊凯却从来不是那种喜欢被人束缚的男人,先斩后奏这一套做的炉火纯青,说标记就标记,待将王源带回来的时候,无论大家意见如何,都绝对没有阻拦的余地了。


  大张旗鼓的派人看吅守阻隔人员靠近王源,终究只是权宜之计,不能长久。再目中无人都好,但舆吅论一波又一波的袭来,王源不可能被藏上一辈子,他也不允许王源只能被藏上一辈子。所以这次的出席,实则也是试水。亲王想让全贵吅族闭嘴,而大家,也抱着自己有的没有的各种想法,趁此机会,试探亲王的底线。


  王俊凯细心的将王源礼服外套的最后一粒纽扣扣上,叮嘱道:“记得,待会儿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任何人找你说话,也都不要理。少说少错。高冷一点。得罪了也没事儿,有我在呢。知道了吗?”


  王源认真的点点头。


  先不说与AI一触即发的战争,就算是在艾冷德,他现在也不见得能安全到哪。但这场仗总是要打的,从决定跟王俊凯走的那一刻,他就没想过要走回头路。


  “适时的时候,骄纵一点也是不错的选择。反正今天的剧本就是,我演昏吅君,你演祸妃,就学你之前看的那本《重生之向导祸妃》一样,ok?”王俊凯清了清嗓子:“我们的目标是———”


  “秀恩爱不偿命!”王源举爪兴吅奋的接道。


  “乖。”他满意的摸吅摸吅他的脑袋。


  

  

  大概是早有所料,刚回帝都的时候,王源便在亲王堡中,跟着万能管家贾维斯学了不少东西。各种西餐礼仪、品酒课、形体课……贾维斯一心一意的把他当成未来的王妃培养,可谓是最高等级的贵吅族礼仪速成班。王源的学习能力很强,所以即使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合,他也并没有太过紧张。


  伴随着悠扬的弦乐,夜幕下的宴会,显得格外优雅动人。


  各种带着精神体的贵吅族们,游走在宴厅中吅央,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最高处的席位上,皇帝正道貌岸然的端着酒杯,静静欣赏着眼下的一片繁华。若不是这坐吅姿有些别扭的话,真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


  自从跟着亲王吅进入大厅后,落在身上的视线便再也没有停止过。王源微微一笑,无视那一道道灼吅热的目光,淡然将眼神扫向不远处悄悄瞪了他们一眼的皇帝,道:“果然是人靠衣装,这皇帝的行头一上身,再怂都看起来帅气逼人了。啧啧啧,难怪自古为了这皇位,总是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王俊凯不屑的望了皇帝一眼,冷嗤道:“帅气逼人?”


  隐隐嗅到了一丝酸酸的味道。


  王源赶紧凑过去讨好的捏吅捏对方的手,笑眯眯道:“只限衣服。”他认真的将王俊凯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果然还是亲王大人最帅啦~”可不是嘛,这亲王的行头也是高贵无比,纯白镶金边的制吅服,领口的纽扣被他系的一丝不苟,窄腰长吅腿,身姿挺拔。十足的气场,再配上那张英俊无双的面孔,像极了童话中的白马王子,要多禁欲有多禁欲。在王源心中的位置,甚至直逼那套纯黑色的军装制吅服。越是神圣庄严的东西,就越是让人忍不住想撕吅开他的伪装,泄吅露吅出性吅感香吅艳,陷入欲吅望的另一面。王源是个很诚实的人,虽说最初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同样也忠于自己的身吅体感觉。往日在房吅事上,无论是精神还是身吅体,与王俊凯的契合度都很高。这种灵吅肉结合的感觉太棒,以至于每每回想那时王俊凯性吅感深沉的表情,都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摁在大厅,来一次激吅情四射的制吅服play。


  男人嘛,果然对制吅服这种东西最没抵吅抗力了。


  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


  见王源亮晶晶的杏眼里满满都是自己的身影,即使再有什么不快,也立马烟消云散了。亲王大人的表情瞬间多云转晴,一副“我当然知道我很帅”的傲娇表情,悄悄握住对方的手与其十指相扣。当然,幸好他并不知道王源此刻脑中正在如何的yy他。不然的话……这宴会估计也无法顺利进行下去了。


  情意正浓时,一抹艳红忽然出现在了王源的肩头。


  “奇怪,毛毛它从来不主动亲近其他人的……”雷欧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王源微微侧头,肩头伏了一只毛色鲜艳的小火狐,如同炽吅热的火焰般,耀眼夺目。就跟他的美吅人主人一样。早上雷欧来的时候,大概顾虑到王源没有精神体的缘故,并没有放出它来。


  “毛毛?”这名字还真是通俗易懂。王源揉了揉小火狐柔顺亮滑的皮毛,对方立即亲吅昵的凑到他脸颊边蹭了蹭。


  王俊凯道:“这句话早在我第一次遇见他时就说过了。”他其实也想把阿瑞斯从意识云中放出溜溜,但那家伙宁愿躲在王源的苍绿森林里抱着蛋睡觉,都懒得出来看看这些傻啦吧唧的贵吅族。一回到帝都,它又回到从前的那副宅虎样。


  “可能我是特别招精神吅兽喜欢的体质吧。”王源笑笑,将肩头的小火狐揣进怀里。自从来了帝都,这种高级的精神吅兽真是多不胜数呢……撇去王俊凯那神级的白吅虎不说,就怀里这只小火狐,也是珍惜物种。精神级别果然直接与精神体挂钩啊。那自己呢?他的蛋里,到底会孵出什么呢……


  “385个。”


  “什么?”雷欧的话瞬间将走神的王源拉了回来。


  雷欧难得正经了起来:“385个。这是自亲王觉吅醒以来,给他疏导失败的向导人数。从3s级到最低级,无一成功。”从毛毛对王源奇怪的亲吅昵态度,更让他心里的怀疑种子埋深了。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王源,你真的确定自己……是低级向导吗?”


  “我……”


  “一个连精神体都没有的向导,还不算是低级向导的话。那什么才算是呢?我亲爱的雷欧公爵。”


  怀中的小火狐看见跟着来人身旁的黄鼠狼,立刻炸起了尾巴上的毛,从王源怀中一跃而下。前驱伏地,眦出狐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虽没有攻击的意思,但不欢迎之意十分明显。


  对话蓦地被人打断,三人面上均露吅出一丝不快。一转头,就对上了内阁首相斯特林那张令人不爽的棺吅材脸。他不紧不慢的朝王俊凯行了个礼:“亲王大人。”


  王俊凯掀了掀眼皮,转头挑选起了精致甜点,对他爱答不理。跟在斯特林身后的两个向导皆露吅出了尴尬之意,他却仍然淡定自若。


  比起从不露脸的亲王大人,这新吅闻吅联吅播上经常出现的政吅客,王源就一点也不陌生了。摩丝固定后一板一眼的大背头,西装革履,人吅面吅兽吅心,道貌岸然……即使这老头再怎么一副精英样,都去不掉骨子里的那股人吅渣味儿。


  怨不得王源那么拼命的腹诽。要有人老往你和你男人的爱巢送小三过来,还随时随地准备拆散你和你老公,你乐意吗?以前王源不在就算了,现在王源都已经来了,他居然还敢那么臭不吅要吅脸的往亲王堡里送人,真当他是死的吗?


  一向睚眦必报的小天蝎,整个都不爽了起来。右手默默插吅进了口袋。


  “斯特林大人几日未见,居然连基本礼仪都没有了吗?”雷欧美眸一掀,疏离的笑容里,挂着点嘲讽的意味。“随意打断别人谈话甚至窃吅听,内阁真是令人吅大开眼界。”


  “公爵言重。”斯特林毫不介意的微微一笑。左手微微摆吅动了下。


  话音未落,王源就感觉自己的意识云受到了压吅制。不过也仅是一秒而已。电光石火间,白光一现,巨大的白吅虎便凭空而落,猛地窜到王源身前,气势滔天的朝刚才动用精神力的两个向导怒吼。吓得他俩速速后退,精神体都蜷缩在地面,俯首贴地的不敢再抬头。饶是斯特林这种精神等级极高的哨兵,也止不住憋深了法吅令纹,冷汗直冒的退了半步。


  因为完全标记,所以王俊凯和王源现在的意识算是共同体。阿瑞斯本就不是个好脾气,打扰到它好好与媳妇儿休息的大好时光,不恼火才怪。


  虎啸声磅礴有力,顿时震得在场所有的哨向皆软吅了腿朝这惊恐望来。只有一些普通人类,还傻乎乎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那弱爆了的便宜皇帝。


  亲王大人风轻云淡地瞥了他们一眼,端了叠精致的樱花水信玄饼回来。帝都的天气不比四季如春的灵城,说热就热了起来。王源这几天因为怕热,食欲都不太好。王俊凯是挖空心思逼着大厨给他换口味。这种甜点比较爽口,透吅明的果冻体中漂浮着绽放的粉樱,外观也漂亮。果然,王源见了食欲大起,随手捏起一根小银签,叉了往嘴里送,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剑拔弩张而打扰到心情。他笑嘻嘻凑到王俊凯耳边问道:“那老头有互相标记的向导吗?”


  王俊凯一愣,“他可是帝都出了名的妻管严。”


  “哦……”王源意味深长的舔吅了舔嘴唇,一股清甜的花香在唇齿中蔓延:“那就不能怪我了。”


  嘴角诡异的渐渐上扬。








  亲王不负责的小剧场:


  皇帝得意洋洋的:嘿嘿嘿,权力大了不起啊?你媳妇儿还是觉得我的制吅服更加酷!


  亲王大人面无表情:妈吅的智障。改明儿就把你踢下来。


  群众凑在一块儿捂嘴叽叽喳喳:亲王大人居然帮那个小吅平民拿东西!还帮他擦嘴???啧啧啧,简直太辱皇家尊严了!


  亲王大人一脚踹开:呵,单身狗懂个屁。


  王源,揉吅揉眼睛:王俊凯我好困,宴会什么时候结束啊……


  亲王大人二话不说一把抱走:走,我们回家。



  -tbc-


下文戳这


看不到儿砸同框的日子……仿佛失恋……广告并不能满足一个想念儿砸的老母亲……

评论(123)
热度(1779)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