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12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灵城篇终于结束啦#


上文戳这


12.

 

  永远不要小看一个老处吅男开荤后的战斗力。

 

  这是王源醒来后的第一反应。

 

  他仅是坐起身稍稍挪动了下大腿,内侧肌肉因为动作而牵扯到,立马酸疼的不要不要的。龇牙咧嘴的伸手给自己揉了一会儿,他半眯着眼睛困意懵懂的打开了床头灯。

 

  遮光窗帘拉的非常严实,屋内昏暗一片。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到底睡到多晚了。

 

  王俊凯呢?

 

  在缓慢的开机中,脑袋忽然闪过了某些片段,心中一凉,他骤然完全清醒!掀开被子就作势蹦下床,然而身体却在视线扫到地毯上那只抱着蛋的白虎后……渐渐停下了。

 

  阿瑞斯还在……

 

  精神体无法离开主人太远的。

 

  他默不作声地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安然掉下。一条腿悬在床沿,他盯着阿瑞斯和它怀中的蛋发起了呆。

 

  等等。

 

  蛋?!

 

  他的蛋居然可以变成实体从意识云出来了?!

 

  阿瑞斯合着眼,小心翼翼地将蛋放在自己毛绒绒的肚皮上,又用爪子将它裹起,一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碎了的谨慎模样。

 

  王源裹着被子,像条巨大的蚕宝宝,慢慢挪到阿瑞斯旁边蹲下。浑身的肌肉稍稍动弹都疼,但对自己精神体的好奇,瞬间盖过了所有的疼痛。他眨巴着杏眼盯着那颗画着繁复花纹的蛋,心中莫名泛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啊。原来他也是一个有精神体的向导啊。

 

  阿瑞斯闻声静静睁开双眼,湛蓝色的眸子闪烁着温和的光,它望着王源,挪开了一只爪子,像是给别人得瑟自己孩子的虎奶爸,慈祥而充满了父爱的光辉。

 

  王源伸出手,指尖轻轻抚过蛋壳,一点一点,顺着它的花纹来回摩挲……磨砂般的触感并不新奇,却还是让他忍不住热了眼眶。

 

  因为没有精神体,所以王源从小就特别自卑。说实话,他不是不羡慕别人的。即使只是一个低等的小仓鼠,小毛毛虫,那也好过什么都没有。但他骨子里就傲气,越自卑,便越努力。如果在向导能力上,他永远也不能有所突破,那么,他便要在其他领域发光发热。

 

  王源将掌心贴在蛋壳表面,用体温温暖它。歪头笑道:“孵出来会是什么呢?”

 

  阿瑞斯眨眨眼睛,低头看看蛋蛋,想不出答案:“嗷……”

 

  王源揉揉它的脑袋:“是什么你都不可以嫌弃它哦。”

 

  阿瑞斯坚定的点头,咧出虎牙低低“嗷”了一声。

 

  王源弯起嘴角轻笑,放心的把蛋交给阿瑞斯后,起身拉开衣柜,找了干净的衣物拿出来换上。只是在看到满身痕迹时,微微红了耳尖。他故作镇定轻咳一声,边扣着纽扣,边赤脚踩着木地板往落地窗走去,习惯性地掀开窗帘,准备开窗通风。顺便欣赏欣赏不远处的蔚蓝大海。然而一拉开———

 

  他顿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卧槽?!!!”

 

  王源惊叫的后退了半步,阿瑞斯闻声,立马安置好蛋蛋跑到他身边查看情况。

 

  楼下从正门到街道,整整齐齐的站满了身着统一的士兵!个个目不斜视地守卫在那里,将宽敞的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王源以他极好的视力一看,他们胸口的军装上,通通绣着盾型的军团徽章,交叉的利剑,代表和平的橄榄枝,还有……象征着战神的白虎。

 

  阿瑞斯瞥了眼下面的士兵,甩了甩尾巴,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意兴阑珊地重新走回去孵蛋了。

 

  可王源却没有它那么淡定,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连拖鞋都顾不得穿上,赤脚飞快的往楼下跑。

 

  他可没犯过什么需要动用到艾冷德第一军团来抓的重罪啊!那么只能是———

 

  “王俊凯!”

 

  他气喘吁吁地撑着楼梯的扶杆缓解刚才因为大动作而泛起的肌肉酸疼,眼前端着早饭往桌上摆的俊美男人愣了一下,然后视线落在了他赤吅裸的玉足上,皱了下眉头。

 

  “怎么不穿鞋就下来了?”他放下早餐,朝王源走了过去,像抓调皮的小孩一般,一把扛起!然后拿了备用拖鞋,将他放在椅子上后,不紧不慢地蹲下给他穿好。

 

  王源怔怔地望着面前单膝跪地男人,嘴唇开开合合:“你……”

 

  “不是早就猜出我的身份了吗?何必那么紧张。”一看就知道王源是看到门外的士兵了,所以王俊凯并不惊讶于他的反应。

 

  王源忽然沉默了下来,咬着下唇,抠着椅子边沿的手指微微泛白。

 

  “昨天你主动献身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王俊凯抬头,带着探究意味的桃花眸里,墨色浓的化都化不开。“怎么猜出来的?”

 

  “行事傲慢,战力强大,惯于指挥人。从你日常时不时流露出的习惯上,我就应该猜到的。能让帝都来的长官和乔治子爵都轻易变脸服软,再联想那个差点被喊出的“亲”字。虽然你不爱在公众平台露脸,但是你的信息素,已经证明了我的猜测。”王源解释完,幽幽叹了口气,泄气般地喊道:“karry亲王……”

 

  一招惹就招惹到那么大的,岂是王源这样的小老百姓原本敢随意肖想的?

 

  根本不是什么高级哨兵,而是神级。其实只要他能再仔细想想,就知道了。哪有高级哨兵的信息素那么可怕的?而在这个星球,拥有如此强大意识云的人,除了赫赫有名的karry亲王,还能有谁……

 

  王俊凯有点不高兴王源这样称呼:“别叫我karry亲王。既然我告诉你我的本名,就等于给了你随意呼喊的权利。”

 

  “那好。”王源也不矫情,直接静静地问道:“王俊凯。你……要离开了吗?”

 

  “我已经任性的度假太久了。”

 

  那就是要走的意思了。

 

  杏眸里光线渐暗,他垂下了眼睫。眼底的失落遮也遮不掉。

 

  早该知道的。即使已经付出自己的一切去挽留了,该走的还是会走。虽然利用双向标记这点来捆绑他挺卑鄙的,但是,他也别无他法了……

 

  王俊凯看着自家的小向导一副悲从中来的样子,顿时气笑了:“你以为我会丢下你一个人回帝都?”

 

  王源踢了踢椅子腿,闷闷不乐反问道:“不然呢?”要是平常的富家子弟或是军官就算了。偏偏是皇室中人!这身份地位的悬殊……根本无法逾越。

 

  王俊凯不擅长解释,想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狠狠地揉了把他的头毛,别扭道:“傻子。”也不知道是在说王源还是说自己。

 

  搞了半天,他担心王源不肯跟他走。而王源呢……却怕他一个走了。

 

  恋爱会令人变傻,真是一点也没错。

 

  然后,他在王源懵懵的眼神中,站起了身,将桌上的碗筷一丝不苟的摆好。

 

  “赶紧去洗漱。吃完早饭后将你需要随身携带的东西先整理出来,其余的我派人帮你托运回去。”

 

  “你……”王源一听瞬间明白了,却仍有些怀疑:“要带我一起回帝都?!”

 

  王俊凯一笑,将刚才王源反问他的话还给他:“不然呢?”

 

  “皇室和内阁会允许我一个平民和尊贵的亲王大人在一起吗?”

 

  “当然不会。”王俊凯牵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略带冷意的笑容:“然而标记都标记了,他们又敢拿我怎么样呢?”

 

  可是他们会拿我开刀啊。

 

  王源撇嘴:“如果他们想对我做出什么呢?”

 

  “那你还要跟我走吗?”王俊凯亲了亲他快要撅到天上去的小嘴,温柔的喊道:“王先生。”

 

  标记都标记了,不跟你走,我还能去哪?

 

  也不知道在制造出催化剂这件事上……到底是帮了自己,还是便宜了王俊凯。

 

  总觉得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哼。”王源冷哼一声,蹬掉拖鞋站到椅子上,猛地往他身上一蹦!王俊凯连忙张开手臂接住他,双手托着他的小屁股,满脸诧异。而王源却死死的挂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夹着他的腰,宛若打滚耍赖的树袋熊:

 

  “你敢丢下我试试?!”像是故意用放大的音量来掩饰内心的慌乱,王源将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嘴唇嘟起,语气憋屈的不得了。

 

  王俊凯听后一怔,不禁拥紧怀里的小向导,亲昵地将鼻尖埋在他的颈边,原本那股香甜可口的向导信息素中,掺入了属于自己的独特哨兵气息,如同筑成一道厚实的保护墙,一丝不落的将它包裹在里面。任谁闻了都知道,这是个有主的小向导了。

 

  连日以来的担忧终于在王源的回应下烟消云散,他缓缓露出释然的笑容。

 

>>>

 

  王源从来没有吃过那么食不下咽的一顿早餐。

 

  客厅的落地窗外,跨过爬满铁栅栏的野蔷薇,外面即是一大片的守卫士兵。

 

  他撕了面包的边角,忧心忡忡地瞄了一眼,对王俊凯说道:“他们不饿吗?那么早就要工作哦……”

 

  王俊凯目不转睛,淡定地用手指揩掉王源嘴角的面包屑:“要是每个士兵都像你一样睡那么晚,那么人类早在无数次宇宙战争中灭绝了。”

 

  要不是昨晚……

 

  怪我咯?!

 

  王源可不乐意了,嘴巴嘟嘟囔囔的蠕动了几下,嘁了一声,嘟着嘴把盘子里的溏心荷包蛋戳的乱七八糟。

 

  王俊凯被他逗得心痒痒,手指忍不住就伸了过去,捏着他肉嘟嘟的粉嫩小嘴儿,笑道:“宝贝儿最近是越来越会卖萌了……跟兔宝宝一样。”灵敏地闪过王源作势要咬人的小兔牙,他夹了点拌在蔬菜沙拉里的胡萝卜丝放在王源盘子里。

 

  “说不定那蛋里就是个兔子呢。谁叫你那么像兔子。”王俊凯咧着虎牙,笑的得意洋洋。

 

  王源嫌弃地用筷子拨开胡萝卜丝:“我不要吃这个。”

 

  “哦。”王俊凯坏笑,暧吅昧地伸长腿蹭了蹭他的小腿,暗示道:“那你要不要别的胡萝卜?”

 

  别的胡萝卜?

 

  王源歪头想了想,无数信息闪过的同时,懵懂的杏眼猝然瞪大!

 

  他狠狠地踩了王俊凯一脚!在对方嗷嗷大叫的声音下,怒叱道:“凑牛氓!”

 

  

 

  王源在灵城并没有亲人。因为性格孤僻,沉迷于实验,也没有什么朋友。

 

  告别了孤儿院的孩子们后,他和王俊凯沿着夕阳下被落日染成紫红色的海岸,并肩一起回家。不远处小山坡顶上的白色风车转啊转,五颜六色的童话小屋们,从窗口一一发出了光芒,像是在等待晚归的家人。咸涩的海风伴随着不知名的花香,无论时间如何流逝,灵城的花团锦簇永远都不会随之消失。

 

  脚印踏过湿漉漉的白沙滩,又卷上了一浪,将它冲刷干净。

 

  王源背手低头向前走着,雪白的泡沫溅在他干净的白球鞋上,打湿一片。

 

  王俊凯却难得的没有管教,任他去了。

 

  遥远的海岸线与天相连,大团大团的火烧云堆积在那里,耀眼而绚丽,像只唱不尽的离歌,令人心醉心碎。

 

  王源抬头望了望家的方向,那薄荷色的屋顶依旧清新透亮,熟到不能再熟的画面,这时的心境却不同了。

 

  有点忧愁的神情。

 

  王俊凯迈了几步跟上去:“不舍得吗?没关系,我会经常陪你回来的……”

 

  王源很不开心,小脸皱成包子,攥着王俊凯的衣角可怜兮兮地问道:

 

  “可以把我的向日葵带走吗?想想我的瓜子还没吃完呢!QAQ”

 

  “……”

 

  搞了半天是在忧愁这个?!

 

  “可是航空运输费很贵吧……哎,我实验室还有好多危险品要运输呢!运那个更贵!……咦,未得到有关部门批准,可以运输吗?”

 

  无视他的叽叽喳喳,王俊凯无语地捏着他的脸,将他扯成面团子:“放心!你男人什么没有,钱和权最多了!”

 

  “哦!”王源拍开他的大手,拯救下自己可怜的小脸蛋儿。

 

  有权有势了不起啊!

 

  嘁!

 

  小老百姓的仇富心理立刻就不平衡了。

 

  王源撇撇嘴,懒得理他,伸了个懒腰,转向大海。纤细优美的腰线在衬衣下若隐若现。莹白一片,特别扎眼。

 

  离乡的忧愁被王俊凯打扰,他一时兴起,仰头闭眼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一瞬间,他都感觉自己是个伟大的诗人。

 

  还是带着文艺范的那种。

 

  王俊凯默不作声扯着他的衣角盖住腰线,欣赏了会儿自家小向导完美无比的侧颜,面无表情道:

 

  “看,那边有狗在拉粑粑。”

 

  王源蓦地睁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破坏了气氛的亲王大人毫无愧疚之意,像是看清了王源内心所想,一把拉他入怀。

 

  “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帮你带走。”

 

  “你想要什么,我也会全部送到你的面前。”

 

  “虽然我很自私,即使知道帝都危险,却仍要执意将你带在身边。但既然我早就有这样的打算,便有绝对的自信,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王源攥紧他背后的衣料,没有说话。可两人贴近的胸膛,却十足感受到了对方此刻的心跳。一声又一声,那么的沉稳坚定。

 

  “我不是不喜欢你关心那群孩子,而是不喜欢你关心除了我以外的每一个人。你在乎的人,我都会帮你保护好的,所以从今以后……只看我一个人,好吗?”

 

  片刻后,王源静静的点了点头。眼眶有泪光浮动。

 

  得到答案后的王俊凯总算舒了口气,他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对上王源的双眼,定定道:“王源儿,虽然我来灵城最初目的是为了寻找神级向导。但是现在,就算神级向导出现了———”

 

  “我生命中的另一半也只能是你。”

 

  王源终于笑了,微微勾起的唇角,在落日下耀眼无比。海风拂过身侧,将细碎的刘海微微吹起。他说:

 

  “我的荣幸,亲王大人。”

 

  

 

 

 

 

 

  小天蝎不负责的小剧场:

 

  进了我的门。

 

  上了我的床。

 

  标了我的人。

 

  还想跑?

 

  呵呵!

 

  管你是亲王大人还是天王老子,都必须给小爷乖乖留在身边。

 

  -tbc-

 

 下文戳这


真的不要太在意蛋破壳,因为要在很后面很后面……反正不是兔子就对了_(:з」∠)_太软了,不适合战斗。

我真是一个浪了一圈,回来居然还能继续努力的拼命三郎啊【望天】

评论(247)
热度(1818)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