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08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埋梗的时候,顺便英雄救美一下#


上文戳这


08.

 

  哨兵控行,向导控心。

 

  相生相克,却又相依相伴。

 

  世界上的一切强大力量,都需要平衡。比如,哨兵和向导。他们既是命中注定的终身伴侣,亦是互相制衡的先天存在。哨兵拥有比常人更加强壮优越的身体条件,同样的,他们也比常人多了一份狂躁症的苦恼。论肢体战斗,无论是向导还是常人,都无法轻易赢过他们。不过如果是精神力……

 

  倘若向导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又经过专业训练,那么进入哨兵的意识云进行操控催眠,并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向导可以利用精神力对哨兵或常人进行精神暗示,所以在艾冷德,除了驰骋沙场,向导人群在心理医疗和精神医疗上,也贡献出了极大成就。

 

  说实话,在遇到王俊凯之前,王源使用精神力的机会并不多。一来,灵城并没有太多的哨兵需要疏导,二是……作为一个低级向导,他也的确不好意思随便在别人面前乱摆弄自己的废柴向导能力。所以一直荒废着没用的下场便是———

 

  若不是王俊凯的从天而降,估计他自己都快忘了———原来他也是个向导来着。

 

  多亏为了抑制王俊凯狂躁的种种经验,王源在闪避他们捕捉动作的时候,才不至于太过生疏,无法一心两用的伸出思维触手去敌方的意识云里作乱。

 

  那几个人很奇怪,领头站在原地没动,其余四人却像机器人一般执行命令。木讷的,一步一指令。眼睛无神的模样,一看就是被催眠控制了。不过王源从他们的行动中,没有感觉到杀意,对方好像只是想活捉他的样子。虽然他并不明白自己有什么被活捉的价值。

 

  闪躲的时候无可避免的挨了几下,疼痛被高度紧张的精神所忽略,被抓到的手臂青了一片,王源也无力顾及了。孤儿院一路打过来的拳脚功夫,对付常人还绰绰有余,但哨兵的话……就差得远了。

 

  不过既然能催眠,自然也就肯定有反催眠的方法。王源曾在家中王谦珍藏的某本医书上看过这种做法,但那时年少不上进,觉得就算学了,凭他这低级的向导能力,也不一定会成功,便从未试过。

 

  然而现在不管有没有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精神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王源觉得,他可能这辈子都没有那么严肃认真过,浑身的所有机能都像是被激发了一般,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他就成功侵入了其中一个离他最近的哨兵脑中。使得对方精神错乱并不是件明智之选,毕竟,要是引发了狂躁症出现,反而对眼前的局面不利。

 

  所以王源在躲避后面一人袭来动作的同时,不停地催动思维触手,拨开对方意识云中的团团迷雾,并且迅速对他发出休眠的暗示指令。此时,又有一人再次从侧身袭来!王源眼神一凛,赶紧弯腰躲开,闪到一边!精神力也变得更加集中!思维触手的动作没有停下。

 

  他并不求能全部歼灭,因为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军用向导,在破坏敌人脑神经方面,不是行家。所以他只要敌人倒下就好,不管到底能睡多久,都足够他逃出生天。

 

  “噗通。”第一个哨兵终于倒下了。说明办法可用。

 

  王源心里悄悄舒了口气,没敢露出丝毫懈怠,神经依旧绷的紧紧。

 

  领头的那人看见手下倒了一个,面上寒冰笼罩,淡定无比。依旧没有出手的意思。王源很是不解,但他也没有精力想更多了,匆匆扫了一眼,一个处理完,就立马继续催眠下一个。

 

  动身又动脑的行动十分消耗体力,没一会儿,王源就已经体力不支的单膝跪地,手掌颤抖着支撑在粗糙冰冷的地面上,气喘吁吁。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留下,衣衫尽湿,血色尽褪。

 

  同时,最后一人也终于倒了下去。

 

  “哈啊……呼……呼……”

 

  王源粗重的喘息回荡在寂静无声的路上。一口气解决四个人,这对他这个低级向导而言,绝对已经是极限了。大脑开始混沌,连带着身体,都像是背了千斤大石一般,沉重无比。他没有哨兵极强的五感,但是那么明显的脚步声,他又怎么可能忽略。

 

  努力的屏住一口气掀起眼帘,抬头一看———

 

  那个一直没出手的领头,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低头俯视。他对王源干掉他所有属下的举动并不恼,风轻云淡的表情,仿佛是在看一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话剧,演员谢幕了,就是他的出场之时。

 

  还是压轴的那种。

 

  对方松了松筋骨,发出“喀拉喀拉”的可怕响声。然后,缓缓朝浑身颤抖的王源伸手……

 

  “滚……”王源屏气凝神,抖着嘴唇试着再次伸出思维触手,可是精神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才探进对方的意识云中,就立马中断。

 

  “我说了……滚……”

 

  见那人依旧不依不挠的向他逼近,王源咬牙切齿的瞪圆了双眼,颤抖着嗓音发出最后一声竭力的嘶吼:

 

  “停———”尾音在空无一人的路上不断回荡。

 

  没想到的是,那人居然真的瞬间止住了动作!就那么维持着靠近的姿势,不动了。

 

  难道是被我攻出天际的怒吼吓到了?

 

  所以即使是危在旦夕,也没能控制住王源异想天开的脑洞。

 

  不过没等他再继续思考下去,突然!余光中白光一闪,一道杀气腾腾的剑气猛地从天而降!王源的视网膜还反应过来,眼前便已经是一片血红!刚才那只还妄想抓住他的手臂,此刻正顺着完美的抛物线,从血液喷射的切口弹飞出去!速度之快,以至于等王源彻底回过神来,王俊凯已经和刚才想要抓他的男人战作一团了。

 

  王源愣愣的抬手抹了把脸上溅到的温热液体。一时不知道是该欢呼终于有人来救他;还是该惊恐生平第一次看见如此血腥场面;或是该庆幸,幸亏王俊凯剑术高超,居然可以从他背后砍来,却完全不误伤到他……

 

  真是百感交集。

 

  看到王俊凯的出现,王源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浑身的肌肉因为少了精神的强撑,手臂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王俊凯的战力明显要比那男人强得多。战斗在敌方头颅落地的结局中,顺利落幕。那颗脑袋“咕噜噜”转了几圈,终于在离王源很近的那块空地前,停下了。他用手臂稍稍支起身体细细打量了一圈,那脑袋被王俊凯砍得血肉模糊,但王源并不觉得可怖。因为在脑袋旁边一起掉落的银色小芯片,更要引他注意。

 

  果然是AI嘛……

 

  “王俊凯……”他眼睛怔怔的盯着那银色芯片,轻轻呼唤道。

 

  王源想让王俊凯赶紧过来商讨,如果把这块东西带回去,说不定就可以找出对付AI军团的办法了!可惜对方却仿佛置若罔闻。甩了甩沾满鲜血的长剑,继续迈着步伐朝倒在地上的那四人慢慢走去……

 

  王源大惊。

 

  卧槽!

 

  这是要鞭尸的节奏???

 

  但是他们倒都倒了,你还去浪费力气砍干嘛呀?

 

  这时,一股浓烈而狂躁的信息素不断从王俊凯那边溢出,强烈的冲击,撞得王源脑神经生疼!也猛然醍醐灌顶。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自己的惨样,这才恍然大悟,王俊凯肯定是以为自己被欺负,动怒了!况且现在周围的血腥气那么重,估计连理智都丧失了吧!

 

  王源忿忿的瞪了一眼旁边的领头尸体,突然也有了想鞭尸的心情。

 

  妈的。

 

  老子废了多少精神力才控制住的狂躁症,全部被你们搞糊啦!

 

  真是日了狗。

 

  他气的咬牙切齿。

 

  可是……可是之前被控制的那四人,并不是AI啊!哪有AI需要用催眠控制AI的,直接下达指令不就好了。所以说,他们只是被控制住的普通哨兵而已!杀了就麻烦了!

 

  王源闭眼凝神,努力的挣出最后一丝力气去拦王俊凯,但精神力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状况仍然跟刚才差不多。王俊凯的精神力,要比之前那些哨兵的更强。所以他的思维触手仅是堪堪够到他的后脑勺,就毫不留情的被弹开了。

 

  “咚”的一声,王源好不容易支起的身体,又重新摔回地上。手肘直接蹭破了皮。他吃痛的喊了一声,声音虚弱无比:“王俊凯……”

 

  剑尖在地上划出带血的印记,他还在继续往前走。

 

  想到那几人马上就要被分尸的可能性,王源吓坏了!狂躁期的哨兵杀人虽然不犯法,但却也是要被关到哨兵管教所去的啊!那里面的日子,跟坐牢没啥两样。而且就算是正当防卫,那也得走法律程序。你要是把人五马分尸了,后面官司怎么打?!“王俊凯———”他颤抖着声音,又喊了一遍。

 

  似乎是听到了王源的呼喊,王俊凯脚步顿了一下,停住了。像是在辨别谁在喊他。

 

  王源一见有希望,连忙又开口道:“王俊凯,你听得见吗?”

 

  “你别去管他们了,先管管我吧!小爷包养你那么久,好歹也算半个金主吧我!听话,快回来……”

 

  “求你了……回来啊……”

 

  “别杀他们!杀了你就要被强行抓到哨兵管教所去了……!求你了……我不想看你被关啊……”

 

  说着说着,语调居然也哽咽了起来。

 

  王源很怕,他是真的很怕。

 

  即使刚才差点被人绑架都没有让他那么害怕过。

 

  可是一想到王俊凯会因为他而陷入牢狱之灾,他就难过到不行。

 

  从出生起就孑然一身。世上真心待他好,护他,爱他的,除了已故的养父,就只剩孤儿院的几个孩子了。

 

  一个人的生活很孤单,也很枯燥。所以他习惯了呆在实验室,用大大小小的工作麻痹精神。

 

  虽然冷心冷肺,但说到底,他也是个人啊。肉体凡胎,心都是肉做的,血也是沸腾的。谁不希望可以有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即使吵他凶他都好,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子再平凡也有了盼头。起码,不会让他可怜到只能制造出机器人来陪自己玩。

 

  如果说最开始将王俊凯带回来,好吃好喝的供着,只是因为好奇他与自己的完全匹配度,和欠了对方的高额赔偿,心有愧疚。那么之后的相处,却是因为单方面的不希望他离开了。

 

  王源是不会承认的。

 

  习惯了有人陪伴的日子后,他居然是那么害怕回到独自一人的日子。

 

  明明那么多年都是这样活过来的呀。

 

  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对王俊凯近乎纵容的举动:他要吃什么好吃的,自己就屁颠屁颠的去买。他不喜欢自己老是操心孤儿院的那帮孩子,自己就改成悄悄的在背后帮他们。他性格别扭不懂得表达感情,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霸道模样,他也都顺着他来。对阿瑞斯好,除了猫控属性以外,更多的,还是因为阿瑞斯是他的精神体。之前总担心王俊凯是耍着他玩的,到后来他隐隐发现,王俊凯这个笨蛋居然会和自己的精神体吃醋后,才幡然醒悟———如果本体没那么喜欢一个人,那么他的精神体,是不可能对那人如此亲昵无防的。

 

  所以他总觉得,要是自己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可能到了之后,他就不会那么舍得离开了。

 

  他俩仿佛是在双向温水煮青蛙。煮着对方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心,一同溺毙了。

 

  王俊凯到底是谁,他不在乎。连带着他的背景过去,他也同样不在乎。

 

  只要他能安然无恙的待在自己身边。

 

  那就足够了。

 

  

 

  身上擦伤的,打伤的,抓伤的伤处隐隐发疼。但那些疼痛都比不过王源此刻大脑快要爆炸的疼痛感。耗尽精神力对向导而言,是非常严重的重创,最可怕的后果,可能会直接脑死亡。

 

  人在疼痛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渐渐的,王源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嘴唇惨白。眼前一片白光笼罩,他感觉他好像快死了。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带着委屈的呜咽:“王俊凯……我好痛……你抱抱我……抱抱我吧……”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开始放弃似地喃喃自语。

 

  完了完了……

 

  都完了……

 

  他绝望的想。

 

  突然,“哐当”一下,前方忽然传来金属与地面的碰撞声。

 

  王源闻声,惊喜的瞪大杏眸,希冀的光亮重新点燃。那双漆黑明亮的眸子里,倒映着王俊凯转头的身影。

 

  王俊凯大概是恢复了理智,扔掉手中的利剑后,飞快跑到王源身边,抖着双臂将他搂进怀里。满面仓皇。一瞧周围狼藉的血腥场面,他赶紧抬手捂住王源的眼睛。将脑袋埋在他的颈边,声音微颤:“你别看……”语气里充满了懊悔与心疼。

 

  王源却伸出手臂,将他推开了一点。

 

  王俊凯紧张坏了,他怕是王源看到了刚才的画面,害怕他,不想理他了!

 

  桃花眼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熄灭。

 

  这时,一双温热的嘴唇,竟那么不管不顾的撞了上来。急切的,渴望的,劫后余生的。

 

  王源搂住了他的脖子,就着被他蒙住双眼的状态,直接吻了过来。他被他捂住了眼睛看不见,所以第一次亲过来的时候,甚至都只是堪堪亲到了嘴角。但是经过嘴唇的摩挲探寻,他终于对准了王俊凯的双唇。

 

  这是一个不带任何情吅欲与信息素的亲吻。

 

  却是那么的深刻浓烈。

 

  王俊凯怔了片刻,立马搂紧了他心爱的小向导,轻而易举的夺回主动权。吻得很深,但始终克制着心性不敢用力,像是深怕力道一重,怀里的脆弱的宝贝就要碎了。所以就连探进去的舌尖,都是小心翼翼的。

 

  他真的无法想象,要是自己再晚来一刻,王源究竟会被带到什么可怕的地方去。

 

  所以几乎是看到他跪倒在地上的一瞬间,他就完全克制不住内心的滔天怒火了!

 

  想杀了他们。

 

  杀光他们。

 

  伤害过王源的人,无论是本意还是无意,他一个都不想放过。

 

  但是他听到了王源颤抖惊恐的呼唤。

 

  他听见他在喊疼。

 

  失去的理智如同醍醐灌顶般,将他从狂躁浑噩的边缘,瞬间拉回现实世界。

 

  

 

 

  分开的时候,王俊凯都没有放开遮住王源眼帘的大手。只是用拇指帮他拭去了唇角的涎液,便又默默埋到他的颈边。像个失而复得的孩子,沉默而委屈,惊喜而珍重。王源扯着嘴角笑了笑,将他的手从眼前移开,又紧紧握在手心,用脑袋蹭了蹭他的:“别担心……我没有因为你刚才的样子而害怕。我看鬼片都不怕的。你忘了吗?”虚弱的声音带着柔柔的安抚,抹去了王俊凯内心的最后一抹狂躁之意。

 

  可是制造出来的效果,终究是和亲眼所见不同的。

 

  良久,王源才听见王俊凯闷闷的说:

 

  “可是我怕。”

 

  我多怕就那么失去你了。

 

  我多怕你会因为看到我的本性,而害怕的永远离开。

 

  他最心爱的向导,却因为他没有看护好受了伤,这让他非常难受。

 

  也是在这一瞬间,王俊凯这才彻底意识到,王源对他的意义,到底有多么重要。

 

  

 

 

 

 

  亲王大人不负责的小剧场:

 

  王俊凯悄悄避开王源,躲到阳台与帝都联系。

 

  王源不让他宰了那几个伤了他的王八哨兵。

 

  他答应了。

 

  但不代表……他不可以背地里偷偷欺负他们啊。

 

  王俊凯:“让你们带回去的那几个人,问出点什么了吗?”

 

  下属:“报告亲王大人,没有。无论怎么怎么拷打,他们都是一问三不知,一口咬定是被AI催眠了,与他们无关。”

 

  王俊凯沉思片刻:“继续拷问。”

 

  下属:“是。”

 

  王俊凯又想了想:“你们老是严刑拷打多没意思啊。”

 

  下属疑惑了一下,恭敬低头:“谨遵亲王大人指示。”

 

  王俊凯咧出虎牙,森森的笑了笑:“挠脚底你们会吗?”

 

  下属:“……”

 

  亏他一瞬间还以为有什么好主意呢……

 

  大人你真的好幼稚!


  -tbc-


下文戳这


其实写亲王小剧场的初衷,是特地为了闷骚凯凯打造的,有些他不会在源源面前直接表现出来的,都表现在这了。算是换个视角吧。以后也有可能会有源源的小剧场【所以我要正名,这真的不是纯卖萌的小剧场哦!】

评论(125)
热度(1822)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