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星尘 07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我终于码好了QAQ#


上文戳这


07.

 

  漆黑一片的房间,寂静无比。只有后方幽幽投射到银幕前的光线,在前方构成活灵活现的画面。

 

  随着阴森悬疑的背景音乐缓缓倾泻而出,那曲折缭绕的调子,宛若勾的每根汗毛都像是被人撩拨起一样,紧张而惊险。

 

  “啊啊啊啊啊———”

 

  突然,屏幕中跃出一个浑身是血,面目全非的女鬼,狰狞着面孔,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尖声呼叫!电影中的女主角眼睛瞪大,后背抵在墙上,惊恐万分的停在原地,被吓到动弹不得。

 

  “呱吱,呱吱。”

 

  王源面无表情的伸手抓了把薯片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丝毫没有被电影牵动到情绪:“嗯,这特效不错。”声线的起伏弧度,却完全不像是在表扬。

 

  王俊凯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被尖叫声所刺激到的耳朵,再次感叹起哨兵五感太强的坏处,平常的分贝愣是被抬高了好几个阶梯,他感觉都要被这女鬼震聋了!抬手用遥控器把声音调低后,他郁闷的转头看向王源,发现他此时根本没有惊吓的表情后,顿时更加不好了起来。雷欧那丫……说好的看鬼片能促进感情交流呢?!

 

  按照剧本……不应该是王源儿害怕的躲进他怀中,然后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亲亲抱抱摸摸啃啃了嘛?!

 

  王俊凯闷闷不乐地支着下巴,扫了眼像张虎皮一样趴在王源腿上的阿瑞斯。心里的愤恨更浓了!因为怕压的他太重,所以阿瑞斯只有两只前爪伏在他的腿上,剩余的身体则全部横在了沙发中央承受重力,那偌大的虎躯,活生生把他俩像牛郎织女般隔开在了沙发的两头。

 

  死老虎。

 

  平时让你给大臣们看个正脸都不乐意,现在卖萌打滚的装大猫,出息呢?!

 

  王俊凯不爽的拍了拍老虎屁股发泄怒气,掌力不大,但还是发出了闷闷的拍打声。

 

  阿瑞斯咕噜了一声,似乎在不满它的举动。粗而有力的虎尾从他腿边扫过抽打了一下,转过来瞄了他一眼,湛蓝的眸子里,有点警告威胁的意思。

 

  嘿!还敢有小脾气了?

 

  真被王源儿惯坏了吧你!

 

  王俊凯凶神恶煞的瞪着他的老虎,正在心里想着该如何教训教训这个不听话的虎,王源就开口了:“你怎么老欺负阿瑞斯?”他安抚的摸了摸有点暴躁的白虎,又揉了揉它背脊顺滑的皮毛给它顺气。

 

  然后王俊凯就那么看着自家没出息的虎,立刻变脸,嗷呜一嗓子拱王源怀里去了!那对王源撒娇的小模样,和瞬间回头对他展示的得瑟小眼神,对比强烈的他真恨不得扔一百个白眼还给它。

 

  

 

 

  王源假装看不到王俊凯一直往这边扫来的灼热视线。他努力平息着内心的卷起的惊涛骇浪,不动声色的摸着阿瑞斯的脑袋。表情看似淡定,但脑袋里念着想着的,全都是这老虎的主人。

 

  明明早上做出那般出格事情的是这人,最后勾引他一起沉溺在情吅欲漩涡的也是这人。可现在,却反而是他这个“受害者”在这边“咚咚咚”的紧张不已。而当事人本人,宛若整个失忆了一般,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丝毫羞赧红脸的意思。

 

  王源揪紧白虎背上的厚毛,心里懊恼极了。总觉得被人遏制住了命脉,怎么做都逃脱不出这尴尬的境遇。

 

  音响中四面立体回荡着的恐怖音效已经完全入不了耳。随着跌宕起伏的音轨,耳边又渐渐浮现起了早晨时那急促的喘吅息,压抑的闷吅哼,一遍遍哑着嗓音的喊他名字。男人独特的音调,带着些许亲昵的儿话音,调子里包裹着似有若无的愉悦之情,又好像是在忍受着某种痛楚。暧吅昧而勾人心弦。丝丝缭绕,痒痒的,似是羽毛轻抚心头。

 

  其实也没有做什么更过火的,不过就是一起撸了而已。男人嘛,这样互帮互助是很正常的事情,放到战场上,根本算不了什么。况且他根本不会发结合热,所以即使再破格,也只能到这了。

 

  虽是那么安慰着自己,但白玉般耳根上,却耿直的染上一片绯色。

 

  他抿紧嘴唇暗自庆幸,幸好光线昏暗,不然他肯定没法再故作淡定的坐在这里了。

 

  简直想把罪魁祸首先这样那样,再这样那样!

 

  

 

  王源真的很疑惑,王俊凯到底是把他当什么了?

 

  是真心喜欢他这个人,才克制不住发了情;还是他们这帮游戏人间的少爷们,对于这种事,本来就是毫不在意的。对象也是,地方也是,jing虫上脑,想干就干。

 

  既然是100%的匹配对象,那必须是绝对忠诚的,不然上帝创造这种属性有什么作用?可现在王源光是想到王俊凯也可能对别人做过这种事,心里的某种莫名情绪就忍不住扎根,发芽,蔓延,冲破被锁链禁锢的心房,直冲云霄。

 

  这真不是件好事。

 

  犹豫许久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主动先开了口:“那个……”

 

  王俊凯抬眼定定的望着他,狭长深沉的桃花眼在黑暗中,因为投影的缘故,泛着微微的光亮。王源却莫名觉得,对方似乎就是在等这个契机。等他先开口。

 

  本来按照这个气氛,接下来说什么都应该顺理成章。然而,门铃却在这时,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王源正想问出口的话。他无力的瞄了眼大门,懊恼的低头用手狂挠头毛,他发现,似乎突然能理解王俊凯之前为什么要黑脸了。

 

  王俊凯瞥了眼压着不肯挪位的阿瑞斯,淡淡道:“……我先去开门。”

 

  

 

  大门打开后,站在门口的果然还是那个小米。看着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王俊凯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每次都掐准点来的。不然哪能每次都那么凑巧破坏人家好事的?他不悦的抬了抬下巴,高傲的抱臂示意他想说什么赶紧说,最好说完马上滚回家。如果再像上次那样直接把王源拐走,他可不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小孩子虽然不懂什么气氛不气氛的,但打开门就看见个黑脸门神,还是不意外的被吓到了。这大概也是人类本能,见到强大的那方,无论自己嗅不嗅得到那强烈的信息素,总会下意识的心生惧意。更不要说,王俊凯压根也就没想给他好脸色看。小米性子软,原本笑眯眯的表情都被吓得满脸僵硬,抬手尴尬的打了个招呼,糯糯的问道:“哥哥您好……请问……源源哥哥在吗?”

 

  “不在。”王俊凯满脸不耐烦的作势关门。却被王源着急的喊声叫住了:

 

  “诶诶诶诶———我在,我在的!”他被阿瑞斯压得爬不起来,但耳朵却灵敏的听到了小米的声音。

 

  王俊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只好放小米进去。

 

  一脱离王俊凯的气场压制,小米整个都轻松了起来,活蹦乱跳的跑到王源跟前,他还没到觉醒的年纪,不知道是普通人还是哨向,所以看不到扑在王源身上的阿瑞斯,只是觉得他的姿势有点奇怪:“源源哥哥……你这是……?被鬼压了???”他蓦地瞪大了眼睛,吓得又要哭了!

 

  “不不不……”王源知道这个小哭包的战斗力,连忙安抚:“是那个哥哥的精神兽啦,跟我闹着玩呢。”

 

  小米终于安心了,觉得十分新奇:“哇哦……那它是什么呢?”

 

  王源伸长手臂比了比大小:“白虎。超———大一只哦,很酷的!”

 

  小米露出羡慕的表情:“真好。”他歪头笑了笑,有点遗憾的意思,“如果我也是哨兵向导就好了,这样我就能和哥哥一样上战场了。”

 

  王源让阿瑞斯从身上爬下去,起身走到小米面前,揉他的脑袋:“每个人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不能说你不是哨兵或向导,你就没有价值了啊。好好念书,你的未来还很长呢。”

 

  小米认真的抬头盯着王源忘了一会儿,片刻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地,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

 

  “啊!”

 

  “怎么了?”

 

  “对了源源哥哥!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

 

  “嗯?”

 

  小米的眼睛里放射出兴奋的亮光:“程虎的爸爸被革职查办了,不知道被谁从哪搜集出的各种贪污证据,整个家都被抄了!连带着程虎以前做过的坏事也一一被扒出。不过他是未成年犯罪,暂时只会被留在少管所教育,要等成年后才会真正处罚。我们学校被他欺负过的同学们,都欢呼一天了呢!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大快人心啊!”

 

  “哈哈~那不是很好嘛~”王源也跟着笑了。但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些奇怪。虽说是罪有应得,但这报应……怎么好像来的有点太快了?快的让人心慌。按照灵城官官相护的历代法则,不该啊。

 

  他转头,王俊凯正双手插着裤袋,斜斜的靠在柱子上盯他看。一副懒洋洋的姿态。

 

  回想王俊凯奇怪的来历,王源心中突然有了莫名的猜想。

 

  他将目光重新移回小米这边,认真问道:“小若的事被人知道了吗?”

 

  小米:“没有!我们嘴可牢了呢!”

 

  王源舒了口气:“那就好……”他又板着脸教育道,“记得小米,不管程虎一家现在是不是彻底完蛋,这城里的恶势力都不会完全消散的。以后做人做事还是要低调点,知道吗?”

 

  小米点头:“我知道的哥哥。而且我哥马上就要离开灵城去服兵役了……我会叮嘱大家做事小心的。”

 

  王源很惊讶:“顾阳要走了?”

 

  “是啊。”小米小心翼翼的望了望站在那边王俊凯,“本来他就有想去的意思,但碍于我们,他一直不放心离开。不过自从那天那个哥哥教育完,程虎一家又倒台后……他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王源低头思考了片刻,面上有点忧愁。

 

  顾阳终究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虽说最初只是王谦为了改变他冷漠性格,故意强行带着他经常去孤儿院做爱心活动才相识的。可是到了最后,和这些孩子玩久了,自然而然生出了感情,又带着点同病相怜的怜惜之意,他们跟他的亲弟弟妹妹没啥两样。说实话,他并不放心让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顾阳的暴脾气他最清楚,到了军中免不了被人一顿教训,打两下就算了,他皮糙肉厚的不打紧。就怕脾气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脑筋又直,认定的东西谁也没法帮他扭过弯来。性子吃亏的很。

 

  一直默不开口的王俊凯突然出了声:“顾阳的精神体是什么?”

 

  王源被他突如其来的莫名问题拉回了思绪,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问,却还是乖乖的回答道:“狼啊。”

 

  “哦,是嘛……”王俊凯放慢了语调,“可是那天在公园的时候———我并没有在他身边看到什么精神兽呢。”

 

  王源愣了一下,回想那天的场景后,顿时恍然大悟!

 

  “只有高级哨兵向导才可以随意把精神体收回意识云,一方面是有助于修养,一方面也可以防止在弱势时,敌人直接攻击精神体导致重大创伤……”他欣喜的一拍手,“所以那天顾阳为了修养精神,无意识把精神体收回意识云了!”王源一脸“卧槽真没想到,养了那么多年的狼崽子居然是个宝啊”的即视感。

 

  小米听后也是一脸惊讶。

 

  王俊凯十分淡定的继续道:“报名时去武装部体检过了吧?估计过两天报告寄回来,就可以验出他是个高级哨兵了。你知道艾冷德对等级制度有多敏感。加上最近几年战事纷扰多,大概不出几年,运气好立点战功,军级立马就上去了。”况且高级哨兵人数稀少,天生的战斗体质又比普通哨兵强的多,只需军队中稍稍训练,没战死沙场的话,未来的前途保证一片光亮明。可能都不需要他特地给这小子开后门,照样顺风顺水呢。

 

  联想到往日王源宠阿瑞斯的种种举动,王俊凯又说:“男孩子嘛,哪能不吃点苦呢?顾阳那小子虽强,但性格太过狂傲自大,需要丢到军队里磨练磨练。你就是太惯着孩子了。对阿瑞斯也是,对那群孩子也是。是不是以后真有了孩子,你还要把他宠上天了?”

 

  王源被戳中了心事,顿时炸毛:“我我我……我的孩子,我爱咋宠咋宠!”

 

  “我不同意。”

 

  我的孩子,要你同意干嘛?!“哼,我就不信你真有了孩子,你不宠!”

 

  王俊凯的桃花眼直勾勾盯着他:“不宠。我只宠媳妇儿。”

 

  “你……”王源哽了一下,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对,“你宠媳妇儿就宠媳妇儿,看我干嘛?!”

 

  “我乐意。你咬我啊?”

 

  ……

 

  默默站在旁边,半天没插上嘴的小米:“……”

 

  这虐一脸狗的小学生吵架是闹怎样???别欺负老实人啊喂!

 

>>>

 

  待面前身着整洁的仆人将盒子中改装好的东西收走,得到应有的报酬后,王源悄悄呼了口气,在管家的领导下,穿过两边站立笔直的侍卫们,越过曲曲折折的花园小路,来到府邸的后门。看起来还算是温和的管家临走前依旧没忘叮嘱了一句:切记不可张扬。

 

  王源诺诺的点头应允。然后转身拦车,去往悬浮车站打道回府。

 

  车窗外天色渐暗,落日残霞将不远处的天边染得绚丽无比。他将头靠在靠背上,锤了锤因为过度紧张而僵硬的肩膀。

 

  跟贵族打交道……就是累啊。

 

  灵城附近都是些小城市,不要说是世袭的贵族,就连最普通的那种,都不多见。光是一个子爵的爵位,就能随意让他跨过几座城来亲自送货上门。他真是想也不敢想,在那遥远的帝都,又该是如何的权势滔天。

 

  要不是因为最近家里养了小白脸 大老爷需要钱,他才懒得干那么吃力不讨好的活。那子爵大人也真不够意思,来回路费不给报销就算了,还一副老子让你干活就是看得起你的臭屁模样,王源面上“是是是”的讨好微笑,心里早就不知道把白眼翻到几座山外了。

 

  

 

  悬浮车的速度虽快,但依旧快不过太阳落山的速度。

 

  列车回到灵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王源出了站头,在路边等车,荒郊野岭的又是傍晚时分,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为了省钱投入实验,家里并没有购置车辆,更别提是昂贵的飞行器。所以让王俊凯过来接他,估计是不行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慢悠悠的晃荡在路上,看看能不能运气好,碰到什么空车能让他搭上一搭。

 

  只是没想到,他今天的运气,不止是差了一点点。

 

  还没走多远,就被人堵了。

 

  五个穿着统一服装的哨兵一溜的整齐站在面前,高大威猛,面色不善。没给王源转身逃跑的机会,立马训练有素的将他围成一圈,堵死了他的每一条出路。

 

  王源没路可逃,眼珠一转,只好迅速冷静分析了眼前的状况。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是那个贵族子爵来杀人灭口了?着装那么正式统一,也不像是抢劫的。可是他不过是帮人改装了个情吅趣用品,又不是什么犯罪犯法的事,需要那么较真吗?

 

  他抿紧了嘴唇,蹙眉思考。

 

  面前的五人依旧气势汹汹。如果使用蛮力,并不是可以随意打倒的程度。毕竟是五个哨兵对一个向导。

 

  王源紧张的捏了下衣角。身上没有武器,没有药剂,除了口袋里刚收来的报酬,什么都没有。只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了:“你们想要什么?钱?武器?还是……要我帮你们制造什么东西?”

 

  那几人依旧面无表情,既不回答,也不说话。笔直笔直的,像柱子一般立在那里,一声不吭。王源奇怪的皱眉,仔细盯住其中一人的眼睛看,又迅速扫了其他几人的,这才毛骨悚然的发现……除了领头的那人,其余人的眼睛……都是无神的。他当然不会傻到觉得他们是瞎子。那么既然不是瞎子———

 

  鞋底擦着地面,他默不作声的后退了一步。

 

  那就是……

 

  冰冷的声音从领头那人的嘴里缓缓吐出:

 

  “目标人物王源,找到。”

 

  

 

 

 

 

  亲王大人不负责的小剧场:

 

  论王源这个护犊子的性格,就连阿瑞斯都能被他宠上天。要是真的亲生儿子,还不知道得惯成什么样呢!

 

  这孩子八字还没一撇,王源儿就已经那么护着包庇了。要真生出来……

 

  怎么感觉本王就更没地位了???

 

  不行不行,本王得好好给他洗洗脑,坚持王俊凯二项基本源则。

 

  老公第一,孩子第二!


  -tbc-


下文戳这


没事儿,真没事儿!信我ok?你里鱼头文,永远只有凯源虐别人的份……

 

不能怨我更得慢QAQ我现在的日子就是:上有等着收论文的老师,下有嗷嗷待哺的读者老爷……QAQ 搞得偶除了更文都不敢上lof了……

评论(127)
热度(1736)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