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朝各自的人生 追寻了

星尘 01

#前期甜蜜蜜同居恋爱,后期强强并肩开挂作战#


#哨兵亲王凯X向导药剂师源#


#打着未来星际幌子的小甜文#


不懂哨兵向导设定的戳这



00.

 

  星纪元3026年,为保护不堪重负的母星地球,人类大面积迁移。一部分留在银河系修复生态环境,令一部分则迁移到与母星类似的m715星系艾冷德星球建立起新的国度。

 

  但离开母星后的地球人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艾冷德星球虽和地球生态环境类似,却没有银河系的独天得厚的位置隐蔽,为了争夺宇宙资源,人类再也无法避免与外星种族的战争。

 

  如同曾经在地球上为了生存的步步进化,硝烟弥漫的背景下,终于诞生了一批新的特殊人类。

 

  他们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拥有极其可怕的作战能力。为人类赢得战争付出巨大的贡献。

 

  这些人被称之为:哨兵。

 

  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

 

  而另外一种与其同时诞生的向导,他们强大的精神力,即是安抚暴躁哨兵的救命良药。

 

 

01.

 

  “完了完了完了……”

 

  伴随着懊恼的嘟囔声,王源龇牙咧嘴地扛着新改良的粒子炮,急忙往刚才飞舰坠落的空地跑。

 

  迎面而来的凉风掀起额前细碎的刘海,露出整张如同羊脂白玉般细腻雕琢的俊秀脸蛋。

 

  不远处被打到机翼的飞舰终于成功紧急降落,大概因为内部驾驶者的技术高超,飞舰没有坠毁。除了大片大片浓重的黑烟冲上天际,幸好没发生什么重大事故。王源看见一个人踹开了舱门,灵活的跃下飞舰。

 

  那人的身影晃了两下,靠在飞舰上,慢慢弓起了身体。

 

  非法改装武器罪,过失伤人罪,破坏他人财产罪……

 

  等等,能在这种小城开的起飞舰的,不是军官就是来旅游的贵族吧?!无论哪个都不是他这等小平民可以惹得起的。维修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

 

  脑海中迅速计算了一下大致费用和获罪刑期。

 

  想到未来人生的惨淡光景,王源顿时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他连忙加快步伐朝对方跑去,只希望他可以看在他认错态度良好的情面上,能大发慈悲放他一马。

 

  然而在距离不断缩小后,王源才终于意识到对方刚才为什么会弓起身体了。巨大的精神体白虎因为主人的情绪失控,被放出了意识云。前爪焦躁的抓挠着草坪,前躯压低伏在地面,凶神恶煞的发出阵阵充满怒意的威胁低吼。精神体最能体现主人的精神状态……

 

  所以这是个哨兵!还是个进入狂躁阶段的哨兵!

 

  可是哨兵一旦发狂躁症,如果没有向导及时疏导的话,简直就是人形的杀人武器,敌我不分啊!分分钟手撕鬼子,呸,人类啊!

 

  王源不禁紧张的停下脚步,犹豫着不敢向前。手心也止不住的冒出细汗。他觉得他当然没有做好被人手撕的准备。

 

  虽然他也是向导,不过……

 

  这一看就是个高级哨兵啊!光看精神体就知道!白虎啊白虎!那可是上古神兽!他活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那么牛逼的精神体呢!虽然这个偏远小城本来就没什么哨兵向导……几乎都是最普通的人类。就连他学生时期念的公立向导学院,都在遥远的邻城。

 

  凭他一个低级向导,怎么可能疏导的了高级哨兵的意识云?!况且这家伙信息素那么强,说不定还是S+级以上的哨兵呢!

 

  王源的鞋底擦着绿色的青草,后退了半步。蓬勃生长的小草如同他此刻的心境,被人蹂**躏的萎靡不振。

 

  这是个退却的下意识举动。

 

  动作虽小,但处于敏感期的白虎,却被他的小动作搞得更加狂躁,甚至眦出了尖锐的虎牙,蠢蠢欲动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要将他撕成碎片。可是王源并不怕白虎。因为精神体只能攻击精神体,而他的精神体……只是一个蛋而已。上古神兽再牛逼,你还能攻击一个蛋吗?

 

  这一想,王源突然就豁然开朗了。

 

  对啊!

 

  你攻击个蛋呐?

 

  哈哈哈……

 

  可惜小市民天生的阿Q精神也没能拯救王源。

 

  周围哨兵的信息素越来越浓烈,狂暴而霸道。像是一座直接从天灵盖压下的大山,沉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头盖骨都生生的发疼。才得意了两秒钟的王源,瞬间又缩了回去。没办法,人对强者和肉食动物的恐惧感是本能的。

 

  那男人似乎闻到了陌生的信息素味,狭长上扬的桃花眼蓦地一掀,他撑着飞舰的外壁站了起来。

 

  被信息素染红的桃花眼妖艳而危险,俊美的脸蛋被肃杀的表情渲染的阴沉万分。

 

  果然越是漂亮的东西就越可怕。

 

  王源轻轻叹了口气。再三思量下,他还是决定小心翼翼地试着靠近对方。潜意识告诉他,即使再怎么不愿意接触这个危险物,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不然只要转身,他可能就会立刻被人撕碎杀掉。连抗争的机会都没了。他只是出来测试粒子炮的,身上并没有带平衡剂。哨兵狂躁症发作时杀人……也是不犯法的。最多被机关部门带去治疗而已。

 

  由于去年艾冷德星在拓展殖民地星球,急需哨兵上战场,所以就连灵城这种小城镇的哨兵向导都被丰厚的征兵奖金勾引走了。向导的地位平时在社会里还算可以,但一旦去战场打起仗来,除非是被人标记过的伴侣向导,其余的,在无法及时疏导哨兵时,可能会直接被舔被亲!向导生来就是安抚哨兵暴躁情绪的存在,直接的身体接触,是最好的抑制良药。

 

  可是王源作为一个没有伴侣的低级向导,是十分嫌弃这种原始方式的……他的确想要丰厚的奖金,但前提,也不能出卖灵魂和贞**操*啊……

 

  所以他隐藏了向导能力没去。

 

  现在他不经常疏导哨兵,说实话,因为实战经验太少,他其实没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控制住这个哨兵的狂躁症。如果控制不住甚至还会导致自己精神崩溃。

 

  但此刻除了破罐子破摔,他已经黔驴技穷了。

 

  于是乎,他深呼吸了几下。缓缓伸出思维触手去触摸对方的意识云,他意外的发现,居然没有想象中的剧烈排斥,也没有被高级哨兵可怕的精神系斩断触手。几乎是一路无阻的就进入了对方的意识最深处。

 

  他看到男人的表情明显懵怔了一下。定定的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虎也随之收起了锋利的爪牙。

 

  男人的意识云很乱,大团大团的纠结在一起。王源疏导的十分辛苦,但幸好,成果还是不错的。空气中暴躁的信息素明显平静了许多。他抬手擦了擦从额角滑落的汗珠,继续一鼓作气的操纵思维触手。步伐更是试探着朝白虎迈进了几步。

 

  这次白虎没有再嘶吼威胁了,偌大的眼瞳直直的盯着他。缓缓站直了身体。尾巴在身后晃了几下,没有攻击的意思。反而看起来……温和的像只大猫。

 

  王源观察了一会儿它的状态,终于鼓起勇气向它伸出右手。

 

  安全触到它头顶的那刻,王源忽然松了口气。

 

  “对,就是这样……乖孩子……”他摸了摸白虎毛绒绒的脑袋,笑了起来。白虎眨眨眼睛,慢慢温柔的合上了,头顶乖巧地蹭了蹭他的手心。

 

  这明显的示好举动顿时让王源整颗悬着的心都掉了下来,外加天生猫控属性,心里倏地酥成一片,“别怕,没事了。”他用温柔和煦的语气说。

 

  精神体平静下来,说明本体也应该好多了。王源舒了口气,但刚才疏导已经耗去他太多的精神力,此刻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浸湿了他的衣服,连腿都开始有些发抖。他强迫自己支持住身体,转头朝男人望去,想要更直接的眼对眼,用暗示法让他恢复正常。

 

  男人的桃花眼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红了,他努力匀着气息,双手垂在身侧,一动不动的盯着慢慢向他靠近的王源。凶狠的戾气平缓了许多。但眼神仍是凌厉。也不开口说话,像是在默默审视王源,究竟要做些什么。墨黑色的眸子宛若宇宙黑洞般深不可测。

 

  走进后王源才发现,这男人的体格要比他大上一圈,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自己这吃不胖的体质瘦胳膊瘦腿的,又不是哨兵,真打起来肯定吃亏!幸好他运动细胞非常不错,如果他真的要攻击他,就撒丫子跑吧!

 

  王源酝酿着说辞又往前走了一步:

 

  “你唔……”

 

  惊呼瞬间被突如其来的嘴唇吞没殆尽。

 

  男人的举动如同捕猎的肉食动物,一动不动地等候猎物上门。待猎物失去防备心靠近后,便立刻迅速抓起来———

 

  用嘴……

 

  吻住。

 

  他一手搂着王源的腰,一手捏着王源的后颈迫使他抬头,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颈后细嫩光滑的软肉。王源的身板本来就单薄,被他这样一搂,整个人都被困在了怀中。男人的舌尖仅是堪堪在唇边扫过,就长驱直*入的探进口腔,粗暴的舔**舐吸**吮。王源被迫承受着热烈的亲吻,大脑被直冲天灵盖的气息弄得晕头转向。可是他觉得自己仍是清醒的。不然……不然他怎么会如此震惊。

 

  他这才发现……

 

  这个哨兵和他的匹配度,居然是100%?!

 

  从小到大,从未有过一个哨兵能和他的匹配度达到35%以上的。照常理说,这就是最奇怪的一点。最高最高,只有35%。可是就算是最普通非100%匹配的哨兵向导,都很难出现匹配度那么低的情况。所以王源甚至一度认为,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向导能力太差,连精神体都没的缘故。

 

  “有趣……居然真的是100%呢……”

 

  男人终于吻够了,舌尖安抚的轻舔刚才被他肆虐啃咬的领地,又眷眷的往水红色的嘴唇上啄了一口。他心情很好的勾着唇角,捏住王源的脸蛋细细打量。觉得手下的触感的确不错,跟糯米团子似地,咬起来的口感也是。他颇有意味的低笑了下。

 

  “你你你你……”被对方输送了信息素后,王源的腿终于不软了。精神力也回来了一点。但他还是气的发抖:“你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对我进行精神标记?!”

 

  男人非常淡定:“怎么?不是要帮我疏导吗?与其平白浪费精神力,这样不是更快。”

 

  王源:“……”

 

  “真笨。”

 

  “?!”

 

  WTF?!

 

 

 

 

>>>

 

 

  如果上天还能再给他一次机会,王源发誓,他绝不会再随随便便找块空地测试了。一定严谨再严谨,方圆五百里都确认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后,再进行测试。可怜这一炮误打下来的,不是电视剧里主人公遇到的贵人就算了。简直就是活生生请来一个祖宗啊!

 

  飞舰是肯定不能再用了。那个自称为王俊凯的男人,悄然无息的搭上王源的肩膀,笑的十分可怕瘆人。

 

  王源默默扫了一眼飞舰,赶紧伸出三根手指向天发誓:“不出几天!保证亲手给您老修好!”修飞舰而已!这点小事还难不倒他!

 

  王俊凯皮笑肉不笑地看向那被王源遗留在地上的粒子炮,呵了一声:“非法改装武器罪?”

 

  王源扯扯衣角,脑袋心虚的往下低了一点点。

 

  又幽幽望向仍冒着黑烟的飞舰:“破坏他人财产罪?”

 

  王源抠抠裤缝,无可辩驳,脑袋又低了一点点。

 

  他轻哼一声,抬手指向自己:“哦……虽然我命大没受伤……但如果把你告上星球法庭,要点精神损失费也是不过分的吧?”

 

  王源捏捏手指,脑袋委屈的都要埋到胸口了。

 

  见他那么可怜兮兮的,王俊凯垂了垂眼睫,撇嘴。他叹气换了话题:

 

  “走吧。”

 

  王源猛地抬头,惊讶:“啊?走去哪?!”眼底尽是一片惊恐之意。

 

  不是要带我去警**察局吧?!

 

  王俊凯理所当然的说:“你家啊。”

 

  王源:“为什么去我家?!”

 

  王俊凯鄙夷的说:“笨蛋。我的飞舰都被你打下来了,我不回去住哪?”

 

  王源恍然大悟:“哦哦哦哦……那没关系的,我可以给你买车票,悬浮车也是很快的!就算是这种偏远小镇,到达帝都,也只要一天而已。”

 

  王俊凯默了片刻,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私自改装武器,还炸坏了我的飞舰,我大发慈悲没报警抓你。而你,居然想用一张车票就私了了?”

 

  果然还是混不过去啊……

 

  自己打的炮,哭着也要负责完。

 

  “T^T……”王源欲哭无泪,赶紧狗腿的转身开路:“大,大爷您这边请……”

 

  王俊凯发了个鼻音,毫不客气的越过他往前走了。

 

  望着王俊凯气定神闲的背影,丝毫没有心疼贵重飞舰被人弄坏的样子。

 

  王源觉得他有必要怀疑一下。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碰瓷让他打到的啊喂?!

 

 

 

 

 

 

 

  

  

 

 

 

 

 

  亲王大人不负责的小剧场:

 

  糯米团子居然想让本王坐悬浮车回帝都?还不是头等舱?!

 

  果然还是留下来把他吃掉好了……



  -tbc-


下文戳这



趁热打铁先来一章试试水

看完超少年密码预告后脑洞大开_(:з」∠)_ 居然还有AI什么的……简直是逼我写未来星际啊!!!

所以这次,我要把整个宇宙都送给我俩儿砸谈恋爱!

萌萌日常有,萌宠有,强强并肩战斗有,se气与甜甜并存。肉……该有的时候当然也会有。虽然是未来星际设定,但我不会把背景写的太复杂,因为查资料很累   同人文嘛,还是以甜甜的感情线为主啦。反正再高大上的设定都会被我越写越萌_(:з」∠)_。

依旧不会很长,写到哪算哪。

评论(187)
热度(2623)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