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俯首称臣【ABO】21

#高干 同居 纯脑洞#


#看了上篇的评论后,发现你们脑洞比我都大_(:з」∠)_#


上文戳这


21.

 

  “哦莫哦莫!”女人学着韩剧女主人公般兴奋地惊叫。王俊凯听后,紧闭的双眼倏地一掀,赶紧把刚才从王源肩头扯下的西装外套穿回去。确定王源没有露出的地方后,他讷讷地回头,一副吃了屎的模样:

 

  “妈……”shit!失策失策。

 

  坏事进行到一半被捉了奸,王源本来就整人都不好了。更不要提,对方还是他男朋友他妈!因为那双侵略性的桃花眼实在长的太过相像,几乎是对视的第一眼,王源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此刻埋在王俊凯的胸前龇牙咧嘴,恨不得自己能像他一般立刻变小,再变小,直接化为空气消失算了!

 

  王俊凯也尴尬极了。将王源护在怀里,像是深怕他一个不小心就落入了他妈的磨爪之下。

 

  凯妈倒是对眼前这幅暧昧的景象毫不在意,精致的手包往胳膊下一夹,优雅地踩着高跟鞋走过来,盯着那只从儿子怀里露出几撮呆毛的男孩,兴趣盎然的很:“哎哟哎哟~这是谁家的小宝贝啊?来来来,别怕,抬头给妈妈看看。”

 

  呜呜呜居然被点名了……T^T

 

  王源懊恼地在王俊凯怀里做了个鬼脸。无奈之下,他只好慢悠悠地从王俊凯的怀里探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悄悄观察了一下眼前身着时尚的妇人,见她不像是动气的模样,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阿……阿姨您好啊。”葡萄眼无意识的吧嗒吧嗒。

 

  不然怎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论审美这方面,母子可能真的连心。凯妈这近处一瞧,立马心花怒放了!

 

  “还叫什么阿姨~叫妈!”哎哟这小脸蛋哦……白嫩白嫩的咧!嘿乖!~她笑着捏捏王源的脸颊,“我家傻儿子选媳妇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哈哈哈……”

 

  王源乖乖地任对方蹂*躏他的脸蛋,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王俊凯,显然是懵逼了的状态。

 

  王俊凯把他妈的手一拍,不乐意地斥责道:“妈你要把你儿媳妇吓坏了!”

 

  其实双向标记之后,王俊凯骨子里本来就霸道的占有欲变得更厉害了。谁靠近王源,他都会忍不住的黑脸隔开。最严重的那段时间,他有点患得患失。几乎每天都要把王源困在怀里咬他舔他,非得让王源身上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气味变得更加浓烈后才能安心睡觉。

  

  像是如果不把味道沾满,王源就会被别人偷走似地小心翼翼。一遍又一遍,没有丝毫不耐地确认领地。

 

  可惜这次的是他亲妈,他就算心里再有不爽,也无可奈何。

 

  “哦哦哦哦哦……我收敛点……收敛点……”一看到可爱的东西就忍不住上手捏捏的本性她大概真是改不了了。

 

  王源反应过来后,一拳锤在他胸口,用眼神恐吓:谁是你媳妇?!

 

  王俊凯捏捏他的手,权当没看到了。

 

  凯妈慈爱地盯着王源看了会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诶?这不是小王家那孩子嘛!”

 

  “是的阿姨,我叫王源。”王源觉得一直躲在王俊凯怀里也不是办法,索性理了理衣服,风度翩翩地走到凯妈面前,微笑着自我介绍。

 

  凯妈拉住他的手,“哦哦哦……我就说很眼熟嘛!你满月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她言笑晏晏,沉浸在旧时光的美好中:“小凯那时候才那么高。”凯妈用手比了个大概,瞅着王俊凯,笑个不停:

 

  “那么大点的娃娃,还非吵着闹着要抱你。在场所有人既担心又好笑。哎哟你不知道哦……一个大宝宝,小心翼翼地抱着另外一个小宝宝,身边还哆哆嗦嗦地围着一群大人,那场景有多好玩!”

 

  “是嘛?”王源挑眉望向王俊凯,眼底尽是抹不去的笑意。

 

  居然那么早就认识吗?

 

  他都不知道呢。

 

  凯妈兴致很高,指手画脚地给他比划那时的场景。两人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在逗王俊凯这方面,像是找到了共同的战友,顿时乐不思蜀。

 

  王俊凯窘迫地推推他妈,似乎非常不好意思提起这段童年回忆。

 

  他妈却完全不给面子:“还有还有,这小子一回国我给他搞相亲,他倒好,谁都不要,就选着你了!”

 

  “我家儿子我最清楚。就是个死心眼!”凯妈光是一闻就知道,这俩小家伙准是完全标记了。不过她也不是那种封建妈妈,孩子们开心,她觉得都好。“源源呐,他没欺负你吧?”

 

  王源瞄了王俊凯一眼,平时气焰嚣张的他,在妈妈面前,只能无奈变成猫咪的样子特别好笑。凯妈幽默又健谈,立马把他刚才紧张的心情抹了个干净。心里暖洋洋的。

 

  他握住王俊凯略泛冰凉的手,望着那双期待答案的桃花眼,缓缓笑开:

 

  “没呢。他对我很好。”

  

 

  

 

 

  虽说近几年,中国人崇尚国外节日崇尚的有些过火。但说到底,他们最最在意的,还是本土的春节。漂泊在外的游子回到家乡与家人团聚,这一年一度的重大团圆日,中国人对其的重视程度,哪是那些凑热闹的国外节日所能相提并论的。

 

  所以这临近新年,家家户户都张罗着新年新气象。装饰的红红火火,颇有一番中国风味。

 

  离除夕还有一个礼拜。

 

  因为大家都赶着回家过年,所以就连平时人流攒动,喧闹无比的闹市街头,此刻都冷清了好几分。王俊凯一向是最体贴人的好老板,念着张嫂思乡心切,提前给她放了假,让她好安心回家,过个好年。反正他和王源四肢健全,头脑聪明,又不是没人做饭就会饿死。

 

  于是乎,王大厨决定亲自下厨,喂饱他们家挑嘴的小少爷。不过这小少爷也是想啥是啥,最后啥菜品都没挑,非挑了饺子这种,看似简单,但做起来麻烦的东西吃。这光是调馅料啊,就弄了一上午。买菜,洗菜,切菜。除了那饺子皮是现做好的,什么都得亲自来。

 

  包包饺子,虐虐狗,偷偷抹一点面粉在对方的鼻尖,都能暗自乐个不停。

 

  难得的悠闲时光,他们玩的非常尽兴。

 

  

 

  锅里的水越来越沸腾了。翻滚着若隐若现的白色饺子,蒸腾出炊烟袅袅。

 

  王源捧着碗凑在王俊凯旁边,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锅里白玉般的水饺,馋虫都要引出来了。王俊凯拎着大捞勺在里面搅了搅,觉得差不多了,便用捞勺盛起,勺子里的水顺着捞勺底部的小孔稀稀落落的渗出,只留下元宝般可爱的小水饺,升起悠悠的白烟。

 

  “啊啊啊我的小笼包我的小笼包!”王源看见那勺里面正好有他故意乱做的作品,兴奋地赶紧把碗递过去了。

 

  王俊凯被他逗得发笑,大勺刚往他的方向转,扫了一眼王源捏着碗沿的手指,跟剥了皮的青葱一样白嫩,磨蹭着边缘的指尖微微泛红。他担心放水饺的时候烫到他,又蓦地改了方向。自己从旁边拿了个空碗,盛好了再递给他。

 

  “小心烫。”

 

  “嘿嘿嘿嘿……”

 

  王俊凯盯着王源蹦蹦跳跳离开厨房的背影,淡笑着摇了摇头。

 

 

 

  吃完饺子后,王源心情很好地主动提出要帮忙洗碗。王俊凯想着也没几个盘子,就由着他去了。他慢悠悠回房准备红包,除夕那天他和王源都要各自回祖宅过年。风水轮流转,没多久前还是长辈给他们发,现在就轮到他们给小辈们发咯。

 

  哎,其实今年新年是想和王源一起过的。

 

  可惜谁叫他俩现在无名无分呢。

 

  王俊凯顿时觉得结婚这事,是时候提上日程了。反正妈妈也见过。标记也做过。人肯定是他的了,想跑都跑不了。

 

  他坏笑着捏了一叠红钞往红包里塞。眼神怔怔的,满脑子都是筹备婚礼的想法。

 

  “诶?你在干嘛呀?”王源推门进来。

 

  “给小辈准备红包。”

 

  王源慢悠悠地逛到他旁边,小嘴撅了一下:“切。”一副他男人的钱要进别人手心的不爽感。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不对!我们家的习俗是,未成家之前都是有红包的!”王源朝他摊手,

 

  “红包拿来。”

 

  “哥们你跳戏了。”

 

  “没有没有~”王源很坚定地再次摊手,杏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对,红包拿来。”

 

  王俊凯“噗嗤”笑了一声,被他小财迷的模样萌到不行。手掌一下又一下地拍在他的手上,“给你~给你~都给你~”指尖暗自摩挲着王源的掌心揩油,笑的虎牙都露出来了。

 

  王源无视他暗搓搓吃豆腐的行为,昂起小脑袋,一副傲娇的姿态,显然是不相信王俊凯:“那什么时候给?”

 

  他放低声音,小指勾了一下,暗示性的暧昧笑道:“晚上。晚上都给你。”

 

  王源瞬间就明白了。

 

  红着耳朵撞了他一下。就差没娇羞地说一句“讨厌”。

 

  这人咋那么不要脸呢?

 

  王俊凯把红包像豆腐块一样一个个叠好放到旁边的矮柜上。把坐在床沿的王源搂到怀里揉他脑袋。酝酿着说辞:

 

  “自从我妈上次看到你后,一直催着我带你回家呢。”

 

  “嘿嘿嘿,阿姨说了。你要是敢欺负我,她就揍你!”

 

  “……你舍得她揍我啊?”

 

  “嗯。超舍得~”王源窝在他怀里咯咯咯的坏笑。

 

  王俊凯捏捏他的指尖,慢慢道出自己心里的想法:“过完年后,等十一月到了你就二十周岁了。要不婚礼就准备起来吧。”

 

  王源眨眨眼睛从他怀里溜出来,惊讶极了:“那么早?”

 

  “不早了。Omega的法定结婚年龄都要到了,还早啊?”

 

  “可是……”王源皱着眉头,脑袋里有点乱:“一结婚我就没有红包了!损失好大一笔呢!”

 

  “没事,我给你发。发到你八十五岁都没关系。”

 

  王源咬住嘴唇:“可是我还没毕业呢!”

 

  “结婚和读书又不矛盾。”

 

  “可……可是……”

 

  “王源儿。”王俊凯的表情瞬间沉下来了。“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

 

  王源苦恼地垂眸:“当然不是啊……”

 

  他步步紧逼:“那是为什么?”

 

  “我……”王源叹了口气:“我是想等毕业后,彻底接手家族企业之后再慢慢筹备结婚的。内部好多倚老卖老的老狐狸,面上一套,心里一套。并不服我。我想等把他们的势力一点点瓦解,全面整顿后,再慢慢搞私事。”

 

  “我可以帮你啊。”

 

  “我不用———”他的话被王俊凯立刻打断,

 

  “你就说,需要多久。”

 

  “你相信我的本事,不会太久的。”

 

  王俊凯注视了他一会儿。

 

  “好。”他下了床,拿着衣服走向浴室。

 

 

 

 

  情侣间的冷战有时候就是那么开始的。

 

  王俊凯是真的不开心。甚至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故意背着他睡。

 

  王源当然感受到了。

 

  躺了一会儿,王源忍不住了。讨好的推推他,小心翼翼地轻声道:“你生气啦?”

 

  王俊凯还是不理他。

 

  但王源知道他没睡着。

 

  王源有些泄气。又有点难过委屈。鼻子都酸酸的。

 

  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可又担心王俊凯是真的生气。又低声下气用讨好的语气喊了他几声,仍然没见回应。渐渐的,王源的少爷脾气也上来了。索性背过去睡。动作幅度大的不得了,生怕王俊凯感觉不到他的心情。震得整个床都晃了好几下。

 

  等再次安静了。他悄悄地竖起耳朵听后背的声响。除了平缓的呼吸以外,依旧什么也没有。

 

  王源望着前方远处黑漆漆的墙壁发愣,眼睛委屈的眨啊眨的,终于缓缓合上了。

 

  而他背后的那人,却一夜,都没有合上眼睛。

 

 

 

 

 

  王源这一晚都睡的不太好,梦里奇奇怪怪的场景换了又换。他觉得冷,瑟缩地拱了一下身体,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这才发现,原来不是梦里冷。他瞄了一眼自己快要掉下床沿的右腿。

 

  是真的冷。

 

  他正想把腿收回被子里,背后那人却忽然凑了过来。带着他最熟悉的alpha气息,温暖又安心。结实的手臂揽着他的腰将他拖到怀中,后背贴上他胸膛的同时,一条修长的腿也将他快要掉下床的那条勾回来,夹在自己的双腿间暖着。

 

  四肢纠缠,宛若连体婴一般的姿势。

 

  却意外的契合。

 

  王源装作没有醒来,这样才能心安理得的窝在对方怀里。或许这种方法有点卑劣,又很逃避。这肯定是王俊凯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他怕他一动,把王俊凯吵醒后,他就不愿那么抱他了。

 

  对于这个怀抱的眷恋。

 

  似乎要比想象中的,深得多的多。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可惜一旦尝到过有人陪伴的滋味后,就真的难以放下了。

 

  太依赖的话,真的好吗?

 

 

 

 

 

  除夕回祖宅的时候,王源心情也没有缓过来。他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玩手机,几个堂哥堂姐的小孩都已经很大会跑了,小侄子小侄女们绕着客厅嘻嘻哈哈的乱跑,除了王源和王泞两个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其他的都已经成家了。带着妻子老公,其乐融融。

 

  王源家的老爷子拄着拐杖坐在那里,年轻时半生戎马,老了之后享享儿孙绕膝,四代满堂之福,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虽然该催的还是会催。

 

  王源和王泞这对苦逼的姐弟俩没少被三姑六婆嘟囔,他俩敷衍的呵呵点头,看着跑来跑去的熊孩子,心里暗叹还是不要那么早结婚为好。简直吵死了!

 

  王泞看得出王源心情不好,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再惨也不会比她这个被男朋友戴绿帽子的惨了吧。

 

  “你和你家那口子吵架啦?”她戳戳王源的手臂问道。

 

  “也不算吵。就是他想早点结婚,但我不想。所以有点不高兴。”

 

  “哇靠!有人跟你结婚你还不要啊?天啦噜,你知道姐姐我都快被催婚催死了吗?!”

 

  “可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诶。什么都没定型呢就结婚了,也太早了吧。”

 

  “可你是Omega啊。Omega就是要早点结婚才好。你过两年就要彻底接手家里的事了,有个家底雄厚的alpha帮衬你,这样不好吗?”

 

  王源皱起了眉头。心想怎么连他关系最好的姐姐都跟刚才的三姑六婆一样了。Omega怎么了?Omega就不能先把自己的事业搞好了再成家吗?为什么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Omega,就必须靠着alpha才能更令人安心呢!

 

  “姐,虽然我是Omega。但我更是一个男人。”

 

  “我也没说你不是啊。”王泞瞥了他一眼,认真打量了一会儿,瞬间明白了王源的纠结点。她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说:“源儿啊,说到底,还不是你的自卑心理在作祟?”

 

  王源怔了一下,抬眼。

 

  “你从小就是这般要强。验出自己是Omega的时候,天都差点塌了。你不喜欢低人一等,任人宰割。姐姐都懂。但是你扪心自问,王俊凯可曾有真的用alpha的能力,逼你妥协过什么?”

 

  王源想了想,默默地摇头。

 

  “看吧。”王泞了然的望向他,眼底一片清明,“他明明可以这样做,却一直在等你。”

 

  “可是啊,老天对时间和机遇的安排,都是随机分配的。”

 

  “没有谁会永远等着谁。”

 

 

 

 

 

 

  晚上全家都窝在正厅看春晚,就连老人家和小孩都难得没有早睡,等待新年倒计时。

 

  王源脑袋里被王泞的话充斥着,没心情看。一个人披了外套,拿了几盒堂哥买来给小朋友玩的烟花棒,走到庭院里散步。

 

  他蹲在草坪上,拿着打火机点燃一根,火星燃烧的瞬间,绽放出喷射四溅的火花,在漆黑的夜幕里,绚丽又孤单。

 

  就跟王源现在的心情一样。

 

  一阵夜风吹过,冷的刺骨,他不禁缩了缩脖子。

 

  真是小看了这冬天的夜晚,应该再带条围巾出来的。

 

  他讷讷地想。

 

  忽然,身后的草坪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王源敏捷地感应到,刚想警惕转头,眼睛却忽然被蒙住了。

 

  他瞬间止住了动作。只听,那人压低了嗓音,说:

 

  “猜猜我是谁?”

 

  声音因为故意的变调,显得格外奇怪。

 

  王源就着被捂住双眼的动作,惊喜的抬手去摸来人的脸。像是想通过触摸来认出对方是谁。

 

  指尖滑过微微颤动的眼睛……再到高挺的鼻梁……再到薄薄的嘴唇……

  

  嗯,嘴唇的主人今天一定没有好好抹润唇膏,有点干燥呢。

 

  但他是故意摸的,因为光是闻着对方信息素的味道,他就知道是谁了。

 

  他强忍内心的雀跃,慢慢喊出心中那个念了很久的名字:

 

  “王俊凯。”

 

  尾音的那个“凯”字,余音缭绕,被他念的像是有小爪子轻轻挠了心房。

 

  对方同时放开了蒙住他双眼的大手。

 

  王源转头,在庭院幽幽的灯光下,对上一张通红慌乱的俊脸。

 

  居然脸红了?

 

  王源有点诧异。

 

  王俊凯慌慌忙忙地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缠到王源身上,一圈又一圈,故意把他的眼睛都遮住。

 

  王源奇怪地去拉围巾,却被他立马制止。

 

  “不行。你现在不能看我的脸。”

 

  “为什么?”眼睛虽然看不见,但鼻尖都是王俊凯的味道,所以不会觉得害怕。

 

  “看着你我就说不出了。”

 

  王源听见“咻”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冲上天际。

 

  “砰”

 

  炸裂了。

 

  王俊凯抬眼望向夜幕中炸开的烟花,心想,应该是快到零点了。

 

  “新年的最后一刻,果然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王源笑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王俊凯捂住了嘴。

 

  “现在你先别说。让我说。”

 

  王俊凯酝酿了一下。

 

  “我想通了。”

 

  “既然你现在不愿意,那我就等。等多久都没事。反正这辈子你都是我的。永远跑不了。”

 

  王源心里“咯噔”一下。

 

  鼻子有点酸。

 

  却装作镇定地拉开他的手,故意调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跑不了呢?”

 

  王俊凯一把搂住他,抱得死死的。把下巴抵在他的肩头,语气像是耍赖的小朋友:

 

  “反正你就是跑不了。”

 

  “你还能找到比我更帅的alpha吗?”

 

  “你还能找到比我更专情的alpha吗?”

 

  “你还能———”

 

  王源捂住他叽叽喳喳的嘴,“烦死了你。”

 

  “我都已经被你标记了,还能找谁啊?”

 

  王俊凯被他捂着嘴,桃花眼不解的眨了两下。

 

  王源气馁。

 

  这家伙情商太低了———

 

  “我的意思是……”

 

  他拉下围住眼睛的围巾,耳边噼噼啪啪响起一阵又一阵的爆裂声。寂静漆黑的夜幕,瞬间被五光十色的烟花占满,炸裂,盛放。倒映在他明亮的眸子中,像是点点星光,璀璨夺目。

 

  在刺鼻的硝烟味中,王俊凯看见王源眯着眼睛,笑着说:

 

  “我愿意。”

 

  像是瞬间参透了什么。

 

  胸腔热热的。

 

  只剩下一片了然清明。

 

  

 

  我爱你。

 

  不是与生俱来,打从骨子里对Omega的征服占有。

 

  我愿意。

 

  不是与生俱来,遵从本性上对Alpha的俯首称臣。

 

  爱不是占有,也不被占有。

 

  ———爱只在爱中满足。



  -tbc-


下文戳这


鞭打着自己赶紧完结,居然一不小心爆了字数_(:з」∠)_


不行,还是要特地标注一下,最后那句名言,来自泰戈尔……

评论(204)
热度(2480)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