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俯首称臣【ABO】18

#高干 同居 纯脑洞#


#一回来就爆字数嘤嘤嘤#


上文戳这


18.

 

  王源咬着拇指焦躁地在王俊凯面前走来走去。刚才因为太过震惊,裹了浴袍就跑出来了,没怎么认真的擦拭,以至于过了那么久,短发依旧湿漉漉的在滴水。

 

  “所以从头到尾,karry和王俊凯就是同一个人?”虽然王俊凯已经认真的给他解释了一遍,但王源仍有些不可置信。也是,那么奇葩的事情,如果不是真的赤果果地发生在眼前,他根本不会相信!想到王俊凯可能一直会那么忽大忽小下去,他突然有些着急:“那么那个神秘人呢?你找到了吗?”

 

  “王源儿,你先把头发擦了……”王俊凯一直盯着他发尾那边不断掉下的水珠,没忍住还是说出了口。

 

  王源转头大怒:“这是重点吗?!”

 

  王俊凯坐在床上缩了缩脖子:“……”嗷,兔兔真的生气了。

 

  其实王源脾气一直挺好的,虽然平时一直被源少源少的喊着,听得瘆人。但实际上,王源真正意义上,并没有真的动过几次气。一是因为他性格慵懒,懒得和人多计较。二来,也的确没有什么人敢惹他动怒。一般没等对方把王源惹急,就已经被干掉了。

 

  而王俊凯这次,却是真的触到了他的逆鳞。

 

  王源什么星座啊?天蝎座。

 

  生平最讨厌被别人欺骗隐瞒的星座没有之一。

 

  的确,王俊凯骗他让他非常生气,可是偏偏他又担心王俊凯现在这忽大忽小的状态会影响到他的身体状况,不舍得真的和王俊凯大吵一架,对他发脾气。于是乎,这两种矛盾的心情集合在一起,顿时让他烦躁到不行。

 

  我去,真的栽了啊。

 

  按照他原本的脾气没把王俊凯揍个底朝天就不错了,现在不仅没舍得揍他,居然还担心的不得了!这这这……这简直完了啊!

 

  王源也说不清到底是对王俊凯的气更大,还是对自己的不成器更火大。焦焦躁躁地踱步好几圈,他侧眼望了下端端正正坐在床沿等他处置的王俊凯,突然又觉得有点好笑。以往长的快要飞到天上去的大长腿美男,此时居然变成了个连脚都够不到地板的小土豆。大人的浴袍实在太过宽大,穿在他身上硬是穿出了一种水袖长裙的感觉,领口微微往一边滑下,露出小孩肉呼呼的肩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他,楚楚可怜的。

 

  不!不行!

 

  王源你醒醒!

 

  不可以被他现在很萌很可怜的样子欺骗了!你要坚定你的立场!这王八蛋就是顶着那张俊脸卖萌打滚地才把你骗到手的啊!情节如此恶劣!

 

  能忍吗?!

 

  不能!

 

  你振夫纲的时候到了!

 

  王源把脑中开始同情王俊凯的那个小人拍回去,摇头轻咳了一下,冷脸道:“我觉得今晚我们还是分开睡吧,彼此都冷静一下。”

 

  这一听是要分居的节奏啊,王俊凯立马急了!赶紧可怜巴巴地使用变小后可爱的样貌卖萌道:“宝宝……”

 

  王源坚定的叉手抱臂:“卖萌无效!”

 

  饱受打击的王俊凯:“……”

 

  于是,交涉失败的他,只好垂着小脑袋抱了个枕头往外走。自从和王源好上后,他就再也没回过自己原本的主卧。不过没想到的是,他最后,居然是以这样心酸的方式,回到他本该待着的地方……

 

  这时,王源突然从背后喊住他:“等等!”

 

  哎哟有戏!

 

  王俊凯眼睛忽的亮了。连忙期待地转头———

 

  王源依旧女王般地冷着脸:“你把枕头拿走干啥呀?你那屋没枕头啊。”

 

  “……”王俊凯哽了一下,死死地抱着枕头不放。他撅着个嘴,苹果脸上满是委屈:“这个枕头上有你的味道!”

 

  王源面上没动,心里却忍不住狂笑起来。

 

  哎呦我去。

 

  以前咋没发现,变小后的王俊凯居然那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奶猫吗?这简直就是奶猫啊!还撒娇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源心里乐开了花,却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压制着嘴角不让它上扬,以至于嘴角一抽一抽的上下浮动,跟抽了筋似地一抖一抖,幸好王俊凯站得远看不见。

 

  然后他冷静了一会儿,继续面无表情地装作大度:“好,那你拿去吧。”

 

  王俊凯没料到他这次居然那么坚定,连百试百灵的装可怜都没用了。心中颓唐到不行,踩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两回头的,终于走出了房间。

 

  

 

 

 

 

  王源其实就是那种,对不喜欢的人心硬到不行,但对喜欢的人,心却柔软的跟布丁似地的典型例子。

 

  他觉得自己是该给王俊凯点苦头吃吃,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骗自己。可是每每想到王俊凯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他又心软了。自己居然还为他找起了借口说服自己。冷战的这几天,王俊凯几乎每天都在变着法的讨好他,愣是把他原本憋着一肚子的气给消磨完了。最重要的是,每天一个人睡的日子,是真的很寂寞……外面天寒地冻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王俊凯给他暖手暖脚,还真有点不习惯。

 

  嗯。

 

  只是因为睡不习惯而已。

 

  他才没有那么容易妥协心软呢!

 

  别扭的源少爷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苦着自己了。反正收拾王俊凯的方法千千万,何必非要用分房睡这种苦了敌人,也损了自己的残忍方式呢?

 

  然后当天晚上,他一本正经地抱着被子,出现在了王俊凯的主卧里。

 

  至于为什么要带被子,当然是因为王俊凯这两天又变了回来,他为了表示自己坚定的立场啦。他才不会主动提出和好,轻易饶过王俊凯呢。

 

  简直太机智了。

 

  王俊凯正拿着本柯南漫画坐在床头认真的看。本来是为了从书中寻找变大的方法,结果看啊看啊看入了迷,连王源何时摸进房的他都没发现。等王源把被子往床上扔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结结巴巴地惊喜道:“宝,宝宝……你这是?……”

 

  王源把王俊凯的被子挪过去,然后铺好了自己的。脱了鞋子钻进被窝里,被冰冷的被子冷的一个哆嗦:“小爷才不是原谅你了!小爷只是一个人睡冷!”

 

  王俊凯望着自己被占掉一半面积的床,不禁露出了虎牙,高兴地笑道:“哦。”

 

  笑笑笑!

 

  笑什么笑!

 

  冷战呢啊喂!

 

  王源是死都不会承认此时的王俊凯笑起来非常好看的。于是他把自己裹得牢牢的,傲娇地背过他去。

 

  王俊凯从背后替他拢了拢被子,然后发出低低的轻笑。

 

  过了一会儿,屋内寂静的只听得到沙沙的翻书声和均匀的呼吸了。

 

  王源一直没睡竖着耳朵倾听背后的动静,这一来,顿时又不乐意了!

 

  嘿,我个大活人躺在这呢,你居然还真看书?!

 

  我他妈不让你干点什么,你丫还真不干点什么了啊?!

 

  你要真如狼似虎地扑上来这样那样……

 

  小爷我……小爷我不也就从了嘛!!!

 

  王源委屈。

 

  王源觉得他十分委屈。

 

  这个情商低到无可救药的大笨蛋!!!

 

  然后他转过了身,瞄了一眼漫画,喊道:“喂,王俊凯。”

 

  王俊凯稍稍放下了漫画:“怎么了宝宝?”其实他从王源进来开始,就没有再静下心看书了。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埋在被子里的那个小脑袋吸引了。王源最近又把头发剪短了,尤其是后脑勺,剃的可清爽。刘海也剪短了,露出平缓的眉毛,别提多可爱了!他一直想摸摸,却无奈在冷战中,不敢去摸。

 

  现在王源终于从被窝里钻出来了,顶着一头蓬松的短发,翘起的几根呆毛也可爱到不行。瞪着圆不溜丢的葡萄眼,像极了傻乎乎的小兔叽。

 

  王俊凯忍不住的朝他痴笑。

 

  王源抬头瞅了他一眼,居然就这样凑过去靠在了他的肩上。

 

  对方发间馨香的味道和着Omega特殊的香气,引得王俊凯心脏猛地一跳。

 

  这这这……是要和好了?

 

  他僵着身体没敢乱动。

 

  气氛好的不得了,正当王俊凯甜蜜蜜地准备去搂王源时,王源却忽然猝不及防地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打断了他的动作。在王俊凯诧异的眼神下,王源气势十足,嚣张万分地朝漫画中的某个人物一指,正气凛然地抬眼说:“这个,就是犯人!”说完,他又头也不回地转身埋回了被窝,颇有点深藏功与名的味道。

 

  莫名其妙被剧透了一脸的王俊凯:“……”

  

  王源你怎么那么幼稚!

  

 

  

  

  

 

  不过王源终究还是对王俊凯心软的,冷战的这几天,王俊凯一直好声好气的哄着,想来他也不是犯了出轨这种原则性的错误,到了最后,王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分房睡,睡着睡着还是睡一屋去了。分被子睡,睡着睡着,又变成了一床被子。虽然王源还是不肯主动和王俊凯讲话,但他也察觉到了王源渐渐放软的态度。他一直都明白的,两人距离和好不过就一个契机而已。王源只是想要一个不会再欺骗他的承诺,说到底,气早就消得差不多了。小少爷的毛就得顺着捋,捋顺了,他也就不气了。

 

  

 

 

  

 

  不过有的时候,总是对比出真爱的。

 

  王源万万没想到,自己和王俊凯和好的契机,居然会是因为他的堂姐。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王源理着东西准备回家。却被突然杀上门的堂姐王泞吓了一跳。

 

  王泞是王源三叔的独生女,打小就跟王源关系好,把他当亲弟弟宠着。性格豪放,外貌优秀,该大家闺秀时大家闺秀,该混的时候又比谁都玩得开,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名门小姐。可是呢,王泞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太好。大学的时候找了个男朋友,照王源的说法来,就是小白脸一个。先不提那差了他们家不知大了多少截的家世,就算是性格,也是王源看不上眼的。

 

  说的好听,那叫温文儒雅。说的难听,那就是懦。

 

  全身上下唯一的优点就是那聪明的脑袋,进了和他姐同一所的一流学府。不然凭他一个毫无闪光点的平庸beta,怎么可能泡到他姐那优秀的Omega。

 

  家里人都非常反对他俩交往,一个Omega找了一个beta,本来就是一种极为浪费基因的事,更不要说对方还那么门不当户不对。而王源呢,却不是担心这家世问题,只是他身为男人,太过明白男人的自尊心。女强男弱的后果,只会令男方越来越疲倦,最后忍不住出轨,找个像小鸟般温顺可人的女孩。可是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劝阻。王源没办法,只好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和他在一起可以,但结婚前千万别傻乎乎的把身体交出去了。Beta的确没法标记Omega,但啪啪啪,却是可以的。

 

  王源看着今天王泞气势汹汹的模样,就明白了个大概,试问道:

 

  “那男的出轨了?”

 

  王泞非常生气地坐到沙发上,眼睛通红,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之前他主动跟我说他们单位有个女同事在追求他,但是他绝对不会为此所动的。我信他,还超级感动他对我如此坦诚。好啊,才多久。今天早上那小婊子居然发消息给老娘,说今天就要让我看看,到底他最爱的是谁!妈的!你说我能忍吗?!”

 

  王源觉得奇怪:“你确定那女的说的是真的?不是故意挑拨你们的话?”

 

  王泞拿出手机把照片给王源看:“呵,床照都发来了!还说欢迎我今天去捉奸。这耳光打的,啪啪响啊!”

 

  屏幕上女方的脸被打了马赛克,可那男人的脸,却是清晰可见。

 

  王源一向护犊子,虽然他姐眼光不好,但那男的要是敢负他姐,他定是不会放过的。

 

  他握紧了手机,脸色阴沉:

 

  “需要几个人?”

 

  王泞一愣:“哈?什么几个人?”

 

  “捉奸啊!放心,我办事有度,绝对不会打死的。”

 

  “……”王泞一见王源的表情不像开玩笑,立马拉住他说:“诶别别别——— 打人犯法啊!可不能为了个贱男人把我弟赔进去咯!”

 

  她把王源拉到身边坐下,垂着眼睫冷静道:“这哭了一上午,我也想通了。其实走到这个地步是我活该看错人,我认了。但当然!那对狗男女也别想好过!姐就是想让你陪着我去把他俩私通的场景录下来,放到网上去膈应死他们!你身手好,要是赵祺想出手,你也能帮我控制住他嘛,其他人……就不叫了吧。我觉得怪丢人的。”

 

  王源不解:“就这样?”

 

  “嗯。就这样。”王泞有点委屈,鼻尖红红的说:“这件事到现在我也只敢跟你说,要是让我爸妈还有爷爷知道,赵祺可能真的会被王家搞死。”

 

  “……”

 

  王源一听,心道:啧,这对喜欢的人就心软这点,还真的家族遗传啊。

 

  不过与赵祺这一相比,王俊凯那犯得算什么错啊!

 

  看看我家男人,长得帅,厨艺好,身材好,床技棒,家世优。那傻逼赵祺能比嘛?!长得丑还敢出轨!呸!

 

  这一想,王源整个人都畅快了!

 

  

 

 

 

  不知道是巧还是不巧,那对狗男女选的酒店居然是王家旗下的产业之一,拿到房间门卡根本不难。王源陪着王泞往房间那走,大堂经理战战兢兢地跟在他俩身后,王源让他站远点不用跟了,把周围的人都清了,不许声张。尤其是不许上报到上面。小少爷的话,经理哪敢怠慢呢,便立刻点头应了。

 

  来的路上王源千叮咛万嘱咐王泞,让她等会儿见了那对狗男女千万先打男的,别打女的。那女的心眼深着呢,既然敢上门挑衅,自然是准备周全的。男人都有种护弱女子的心理,你要先出手,那就输了。王泞应的好好,结果一开门走进去,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见那狗男女正光着身体啪啪啪的现场时,还是忍不住失去理智了。冲上去揪着赵祺的头发就是一顿猛抽,吓得赵祺当场萎了。

 

  他身下的女人虽然知道王泞会找上门来,可她原本预想的事情发展,应该是王泞敲门,赵祺去开,然后她再衣不蔽*体地出现在他身后,引王泞发火打她,然后让赵祺更讨厌她才是。可是王泞怎么会有门卡,直接就冲进来,害的让她连准备应战的时间都没有呢!她尖叫着抓起旁边的被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一边是激烈的扭打,一边是女人的尖叫。王源被他们吵得头疼,却还是很敬业地拿着手机猛录着。赵祺一有想还手的举动,他就立马一脚过去,踹得他只能乖乖任他姐撕打。

 

  旁边的女人七手八脚地穿好衣服,也顾不得去帮赵祺了,跳下床就往王源这来抢手机。里面可是有她全**裸的镜头啊!她死都不能让视频流出去!

 

  女人的指甲又长又尖,王源没闪过挨了一下抓,“嘶”的后退了一步。那女的却依旧不依不挠地扯他抓他,想要抢他手中的手机。王源不好对女人动手,只能皱着眉头闪躲。

 

  这女的他妈的是九阴白骨爪吗?妈的,疼死老子了!

 

  王源低头看了一眼被抓出血痕的手背,火都冒出来了。

 

  王泞一向最爱护她这个堂弟,一见王源被贱女人打了,立马放开赵祺,冲上去朝那女人的脸就是两个耳光,直接把那女的扇在了地上。然后赵祺又跑上来拉……

 

  纠纠缠缠了好久,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王源呼叫大堂经理进来救场,才终于算是结束……

 

 

 

 

  最后那对狗男女还是报了警,嚷着一定要王家姐弟好看。王源心里一乐,呵。你不报*警这事情可能还就过去了。你这一报*警,不是找死吗?

 

  警*察局里,王源把外套脱下来给他姐罩着,如果说早上她可能还留有一丝期望的话,现在,大概就是哀莫大于心死了。头发凌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地板,像个没有生气的人偶。王源见了十分难过。

 

  很快,王源刚才进来前拨的那通电话就见了效果。给他们做笔录的那个小警*察接到了上面的电话,本来还稍有不服,一听领导说是最上面的人直接来得电话要求放人。吓得一个腿软,立马战战兢兢地照做了。那女的自然是不服啊,吵着嚷着说要告他们故意伤害,王源嗤笑一声,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赵祺一眼。那小白脸本来就白的脸,顿时都惨白的像死人一样了。

 

  既然王源动用了家里的力量,那么王家,还会息事宁人吗?

 

  那女人不知道王泞的家底,但赵祺不可能不知道。

 

  他握着双手坐在那里,一股寒意直从脚底冒上心头。

 

  

 

 

 

  从警察局里出来,把王泞安全送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他才进家门,王俊凯就立马黑着脸跑到他面前,摁着他上上下下的检查:“你跑哪去了?那么晚不回来!电话也不接!你就算生气也别拿自己的安全吓我啊!你———”他气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王俊凯对王源的语气很少有那么冲的时候。这次大概真的是急坏了。

 

  王源侧目,看到饭桌上那满满一桌的好菜居然一点都没动过,心里顿时愧疚极了。刚才手机又是录像又是各种折腾的,早就没了电。他忙着安慰王泞,忘了要先打个电话给王俊凯报平安了……

 

  他被王俊凯盯得有点心虚不好意思,立马讨好地双手合十解释道:“对不起嘛……我今天帮我姐抓奸去了,一时情急,忘了告诉你了……”

 

  王俊凯握住他的手腕一头雾水:“抓什么奸?”

 

  “嘶———”这一抓正好抓到王源手臂上的伤了,疼的他直皱眉。

 

  王俊凯一愣,赶紧撩开他的衣袖检查。不看还好,一看,火蹭蹭蹭地就冒起来了!

 

  那白白嫩嫩的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斑斑驳驳,触目惊心。

 

  他妈的,老子做**爱的时候都控制着力气没敢用力捏的宝贝,到底是哪个傻逼动的手?王俊凯心疼的要命,冷着嗓音,咬牙切齿从齿缝间挤出一句话:“谁干的?”

 

  王源只好老实的说:“那个女的。”

 

 

  他皱着眉头把王源拉到沙发那边,掀开他的衣服就想做个全身检查。王源被他扒衣服的举动吓到,护住衣摆,连连惊叫着解释:“没了没了!就手臂被她挠了几下!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吗?”

 

  王俊凯不信:“真的?”

 

  王源猛点头:“真的真的!”

 

  王俊凯舒了一口气,戳了下王源的脑门:“真是被你吓死了!”

 

  

 

 

  后面吃完饭上药的时候,王俊凯那严阵以待的小心模样愣是把王源乐个够呛。也不管是不是在冷战了,笑眯眯的开心的不得了。应该说,从进门起被王俊凯吼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经软成了一片了。

 

  “王源儿……”王俊凯一边捏着他的手臂给他揉散淤青,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这算和好了吗?”

 

  王源哼了声,反问他:“不然呢?”

 

  王俊凯停下了动作,桃花眼瞪得大大的,等反应过来后,立马兴高采烈地搂住他猛亲:“好好好——— 和好了就好,和好了就好!!!”

 

  “所以以后不可以再骗我了啊。有什么问题和困难,我们都可以一起承担。但你绝对不可以不告诉我,知道吗?”

 

  “是——— 宝宝说什么都是!”他连忙点头答应。

 

  那么多天下来,王源终于露出了乌云散去后的第一个舒心笑容。他靠在王俊凯的肩膀上,低喃着说:

 

  “傻子。”



  -tbc-


下文戳这


成绩出来啦,全科通过!!!最难的那两门专业课都顺利过了!!!可以过个安心码文的寒假了唔啾啾!!!


我的文,就算冷战也要萌萌哒~


评论(188)
热度(2642)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