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俯首称臣【ABO】13

#高干 同居 纯脑洞#


#圣诞快乐#


上文戳这


13.

 

  好好的圣诞节就那么因为意外而泡了汤。脚伤了不说,到嘴的烛光晚餐也随之飞了。

 

  王源坐在副驾驶座上,头靠椅背,抠着胸前的安全带边缘,满脸的生无可恋。

 

  正好遇到十字街口的红灯,王源朝着人行道望去,窗外的街边,圣诞气息依旧浓厚。小情侣们手牵着手,一脸甜蜜地商量着等会儿要去哪里。怎么看,怎么幸福的样子。

 

  可是老子的圣诞约会就那么没了,没了!

 

  王源纳闷的想。

 

  旁边的王俊凯正忙着打电话交待张嫂晚上要做哪些补的食物,王源还在为失去的大餐哀叹,百无聊赖中,抠着安全带不够,又将手指探过去抠王俊凯的裤子解闷,有点像是小孩不满被忽视,而想办法吸引大人目光的举动。王俊凯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来反扣住他的手,握在手里捏了捏,继而又将两人的手指一根根镶嵌在一起,变成十指紧扣的姿势。

 

  就这样握着,没再放开了。

 

  

 

  

 

  

  今天的X市特别冷,这几日温度升升降降,终于又降回冰点。据天气预报说,晚间可能会下雪。王源从早上就一直挺兴奋的,因为X市是南方城市,往年下雪的几率并不高,外加今天又正好的圣诞节。

 

  圣诞节的雪夜,一定特别特别美吧。

 

  王俊凯知道王源的心思,所以原本订好的旋转餐厅的那个位置,从窗外望出去,可以把整个X市的夜景都收入眼内,绝对是欣赏雪景的好地方。可惜……王源这一伤,他不敢带他出去了。晚上下起雪来,地面一定会湿滑湿滑的,万一再摔了,最后心疼的还是他。

 

  晚上吃饱喝足后,王源窝在落地窗旁边的秋千椅上巴巴地望着外面的院子。俊俊圆圆玩了一圈回来,发现他还在那边坐着,蹲在地上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秋千椅上铺着的绒毯挺软乎,便一个跳跃蹦上去,踩了踩软绵绵的绒毯,凑到王源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着不动了。

 

  王源头也没动的抚着身上两个小家伙的毛,眼睛还是怔怔地望着前方发呆。懒洋洋的。它们趴在自己腿上,像是两个小暖炉,热乎的不得了。

  

  这时,秋千随着旁边人的落座,轻晃了两下。王源还没来得及转头,一张绒绒的毛毯就那么把他包裹了起来,只露出那张漂亮的巴掌脸,睁着葡萄般的杏眼,吧嗒吧嗒地望向来人。毛毯很大很温暖,连带着趴在腿上的两个小家伙都被一同遮住。视线忽然一片黑暗,它俩吓了一大跳,赶紧从王源下巴那边的毛毯缝隙中探出两个小脑袋,看看到底谁是始作俑者。

 

  包的跟个团子一样的毛毯中,只露出三个圆圆的小脑袋,如出一辙的葡萄眼,滴溜溜,亮晶晶。萌的要命。三个小家伙同时卖萌的威力实在太大了!王俊凯见后,顿时笑的连桃花眼都眯成了一道弯弯的桥。

 

  “俊俊,咬他!”王源见他笑成那样,心下一个不爽,鼓起腮帮就对猫咪下起了命令。

 

  俊俊立马得令对王俊凯眦起虎牙。

 

  可是小奶猫能有多大气势?王俊凯被逗得哈哈大笑,大掌抚在它的小脑袋上一阵乱揉,吐槽道:“都笨死了!”

 

  一见是爹地,圆圆马上从毯子里蹦出来,跳到王俊凯怀里蹭来蹭去的撒娇。王俊凯一向最疼爱圆圆,见它过来,立马温柔地揉揉它的兔耳朵,把它放在腿上顺毛。摸得它舒服的眯起大眼睛。兔兔就那么被拐跑,俊俊更不乐意了,咕噜咕噜地朝王俊凯发出威胁声,尾巴在王源腿上扫了几下,想冲过去把兔兔衔回来,结果,却被王源下面张开毯子的动作搞了个踉跄。

 

  等再回过神来,毯子里已经盖住了所有人。王俊凯和王源曲起膝盖靠的紧紧,各自怀里的毛团也重新回到了彼此身边。俊俊低叫一声,舔了舔圆圆的兔耳朵,等对方沾上自己的气味后,才满意地嗅嗅。继而气势很足的朝王俊凯示威了一下,然后将小下巴搁在它脑袋上表示所有权。

 

  王俊凯朝王源努了努下巴:“看,无论是什么物种,总是喜欢用气味来表示领地范围的。”

 

  王源挑眉:“哦?你是在暗示我什么?”

 

  王俊凯勾起一边的嘴角:“你说呢?”

 

  “小爷我还是弟弟,什么也不懂。”王源重新将视线移回落地窗外。

 

  一听到“弟弟”二字,王俊凯就明白了。这小少爷还在记李菲儿的仇呢。

 

  他盯着王源精致的侧脸看了会儿,心情好得不得了。

 

  “可是某人早上变着法儿宣示主权的时候,倒是很懂嘛~”

 

  “……”尼玛,居然被看出来了!

 

  不行,不可以慌!淡定……淡定……

 

  王源慌张地眨了眨眼睛,继续装傻。

 

  王俊凯瞄到他即使假装镇定,却诚实变红的耳朵,嘴角的笑意更是憋不住了,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揶揄道:“哎哟喂~吃醋啊?”

 

  王源被他撞得晃了晃,依旧抿着嘴不说话。

 

  王俊凯也不气馁,继续调戏:“怎么?源少害羞了呀?你———”

 

  话音未落,却突然被王源打断了。

 

  “嘘———”王源瞪大了眼睛,赶紧捂住他的嘴:“王俊凯你看你看!下雪了!”他兴奋地望着窗外,微微张开的小嘴,连唇角都忍不住上翘。

 

  王俊凯闻言掀起眼皮朝外面望去。

 

  院子里早就按照王源的吩咐装饰上了充满圣诞气氛的彩灯,如今映衬着满院星星点点的霓虹,从天空中落下一朵朵细小的雪花,宛若羽毛般,纷纷扬扬。如同仙境般的梦幻美好。待雪花落到地面上后,又立马消失不见。也有一些化作晶莹的水珠,留在绿色的枝叶上。

 

  宁静的夜晚,因为这期盼已久的初雪,变得温柔无限。

 

  王俊凯将他的手拿了下来,握在手中。

 

  他目光柔柔地望着漫天的白雪,心里竟有点莫名的平静感。

 

  “嗯,下雪了。”他说。

 

  王源握紧他的手,轻咳一声。作了好一番心理挣扎后,他终于望着王俊凯的侧脸笑了起来。朱唇微启,清清凉凉的薄荷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唱起,显得格外好听:

 

  好冷

 

  雪已经积得那么深

 

  Merry Christmas to you

 

  我深爱的人

 

  王俊凯闻声转头,望着他明亮的杏眸,有点懵怔。薄唇抖了抖:

 

  “这……算是告……”

 

  王源赶紧凑上去往他唇上亲了一下堵住他的话,还是往常那副古灵精怪的模样,反问道:“你说叻?”

 

  “算。”王俊凯笑着回吻了一下。

 

  王源笑的特别开心:“所以先告白的是攻哦。”

 

  “……”

 

  沉默片刻后,王俊凯堵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了。

 

  两人在静谧的雪夜中交换着甜蜜的亲吻,本来朴素的圣诞之夜也因此变得浓情蜜意。

 

  之后他们头靠着头,手牵着手,哼唱着那首悠扬的《雪人》,度过了他们人生中,第一个有彼此陪伴的圣诞。

 

  好像就这样,也挺不错的。

 

  

 

》》》

 

 

  可是这感情好不容易顺了,x生活却没那么顺了。

 

  本来王源一直以为,按照王俊凯这要的不得了的性子而言,两人既然确定在一起了,肯定马上就会进行最终标记。然而可怕的是,直到现在,王俊凯居然都没有一点想要那个的意思。每晚都只是简单的抱着他,就睡了。

 

  可是作为一个血气方刚,外貌优秀,又没有任何身体障碍的正常Omega。王源显然是觉得自己被人小看了!难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对王俊凯失去吸引力了嘛???

 

  王源越想越悲愤,可是那么羞耻的问题,他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只好静观其变,看看王俊凯那丫到底在想什么。

 

  

 

  一月初是韩亦之的生日,因为这次是韩大少爷的二十周岁生辰,所以办起来,当然是要比往年都要隆重正式。

 

  作为他的表哥和损友,王俊凯和王源自然是一起出席了这次的宴会。席上各方权贵都来了,哪个领域的人都有,韩亦之忙着到处应酬,好不容易闲下来的一小会儿,他才会跑到他俩身边吐槽简直没人权了,连过个生日都没得消停。

 

  说实话,对于他们这些身份的人而言,生来的存在价值就是利益与人情。别说是生日了,可能就算是丧礼,都能变成有心人士的商务交流场所。习惯成自然后,早就见怪不怪了。韩亦之也只是吐槽吐槽而已,之后还不是应付的得心应手。

 

  与经常游走在各类社交宴会的王源不同。才从国外回来,不经常参加社交,却早就盛名在外的王中将长孙王俊凯少爷,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好多人都知道王俊凯是韩亦之的表哥,为了见他一面,那是削尖了往这钻啊。

 

  也是,王家继承人,哪个不想趁此机会大肆讨好一下呢。

 

  不过知道当初放了他鸽子的王家乖孙就是王俊凯的时候,王源的确气疯了。要不是看在王俊凯那小脸长的可俊的份上,早把他揍得乱七八糟。王俊凯好声好气地哄着,说以后一定好好给他解释。王源见他态度诚恳,这才姑且饶了他。

 

  跟那两个大红人不同,王源今天还算是清闲。他托着酒杯小心翼翼地扫视周围穿着华丽的贵妇们,果不其然在右前方发现了他老妈的身影。大概是母子连心,他眼睛才瞄过去,他妈就望过来了。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只好乖乖站在原地等她应酬完毕来找。

 

  源妈今天心情显然是非常好,一脸笑眯眯地走过来,春风满面。她因为生王源生的早,保养也得当,这样精心点上妆容后,比起母亲,更像是王源的姐姐。

 

  “儿啊,听说……你泡到王家乖孙了?”她一脸八卦地凑到王源耳边,兴奋的要命。

 

  得!果然是因为这个。

 

  “算是吧……”王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源妈捂着朱唇轻笑了一会儿,拍拍王源后背,非常满意:“好!干的漂亮!不愧是我儿子!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那我能解禁了吧?”

 

  “解解解!通通解!”

 

  “好,我今晚就回来。”

 

  源妈拉住他,一脸惊讶:“你回来干嘛?”

 

  王源莫名:“不是解禁了嘛!”

 

  “我说你的卡和车都解禁了而已。”源妈摸摸王源的脑袋,教育道:“嘛,都是有alpha的人了,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你们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麻麻我都懂的!”她朝王源比了个大拇指鼓励。

 

  王源:“……”

 

  这尼玛还是亲妈嘛?!

 

  源妈又凑到王源脖子边嗅了嗅:“哟,我就说你的味道好像有点不太对了嘛。标记了?”

 

  王源被她弄得痒,忍不住挠了挠脖子,点头。

 

  源妈暧昧地笑了两下,凑到他耳边悄悄问道:“哪一层?”

 

  “……”提什么不好非提这个茬!可是他妈的性子,要是不问清楚,绝不会轻易罢休。于是王源只好无奈垂头道:“第一层……”

 

  “怎么会到现在才第一层?!”源妈惊呆了。“不该啊!我看那小子身体挺壮实哇!”

 

  “我也不知道……”王源想到这个就有点烦:“刚开始他还挺热情的,不知道为啥,在一起之后他反而冷淡了。妈咪,你说,他不会是厌倦了吧?”

 

  “莫急。”源妈捏着下巴考量了一会儿。又将王源上上下下扫描了个遍。最终,那双和王源如出一辙的杏眼,盯着他袖子下微微露出的抑制手环,渐渐眯起。她一把摘掉了王源的手环,在他面前晃了晃:“既然有对象了,这玩意儿你也用不着了。它会影响你的味道。不知道Omega的气味就是对alpha最大的吸引力吗?”

 

  王源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然后迅速抢回手环。

 

  “靠着气味的话,那就是纯生理反应了,不是感情,ok?”

 

  源妈撇撇嘴,伸出芊芊玉指点了下王源的额头:“说你傻,你还真傻啊。Omega的气味呢,就跟外貌一样,都是外在条件。人嘛,多多少少总是有点肤浅的,谁不喜欢闻起来好闻,看起来又好看的人啊?”她抢回王源的手环放进随身的手包里。

 

  “反正手环我没收了。既然你已经被标记过了,就算是临时标记也好,不会再有其他alpha敢来骚扰你了。”

 

  “诶咦———不行不行,我发**情期快到了!没手环我不好克制啊!”

 

  “克制个屁!发了就直接上了他!”源妈霸气的挥手。

 

  “……”

 

  麻麻说的好有道理,他居然没法反驳呢。

 

  

 

 

 

 

  不过大概真的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早上他才和他妈说起发**情的事情,晚上……居然就真的来了。

 

  洗完澡后,他穿着浴袍躺在床上刷微博等王俊凯从浴室出来。等着等着,身体突然开始不断地涌出那股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燥热感,逼得浑身发热。曾经没有喜欢的人还好,他可以靠着坚强的意志与身体相抗。可是如今有了心上人,而那人甚至还在近在咫尺的不远处。以至于,他本来坚定的信念都开始逐渐瓦解。心里更是强烈的渴望着他,来填满自己的空虚。

 

  所以等王俊凯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香艳场景。

 

  王源红着小脸侧躺在床上喘息,修长的双腿交叠磨蹭,甚至连小嘴都在难耐的哼哼,浴袍的下摆被他的动作撩到了上方,只能堪堪遮住大腿而已。这样若隐若现的模样,反而更加诱人了。更不要提此刻因为发**情,而溢满房间的香甜气味。

 

  王俊凯紧张地走过去摸王源的脸蛋,因为刚才洗过澡,经历过浴室的蒸腾,所以他此时的体温应该是蛮热的。可是手掌贴到王源的脸上,才发现,什么叫做热。

 

  “唔……王俊凯……我难受……”王源眯着蒙着水雾的杏眸,蹭着王俊凯的手掌求救。就连这一丝丝的凉意,他都不舍得离开。

 

  这般诱人的小模样,王俊凯见了根本按耐不住,扶着他的脸颊就想吻下去。可是当嘴唇即将触到的瞬间,他又像是触电一般,立马瞪大眼睛退开。

 

  想起韩亦之上次跟他说的恋爱必杀技,他赶紧放手了。

 

  韩亦之说,要欲擒故纵,要若即若离。谈恋爱就是要这样的。如果老那么粘人,表现出非常想要王源的态度话,王源一定很快就会对自己失去兴趣了。王俊凯仔细想了想,回味了一下王源往常的态度,发现他的确是一直挺抗拒自己的触碰……

 

  之后的那几天,他便一直努力坚持着不去主动亲近王源。生怕他就这样厌了他。

 

  而王俊凯此刻的表现,更是让王源感到不安。他甚至都没像从前那般安抚自己,转头就走了。王源急忙去拉他的浴袍下摆,愤愤道:“你去哪里?!”

 

  “我去……我去拿抑制剂!”王俊凯被王源迷人的香气撩到浑身燥热,生怕再不离开,就再也别想走了。他浑浑噩噩地想要去书房拿抑制剂,却被王源抓的紧紧。

 

  王俊凯这一说,立马把王源脑中最后的那根火药线给点燃了。眼睛都烧得泛红。

 

  宁愿拿抑制剂都不肯碰我嘛?

 

  王俊凯!你有种!

 

  怒气涌上心头,王源不知道从哪找回了力气,将王俊凯扯回床上后,一个翻身就把他压在底下。

 

  “你敢出去试试?”他骑在王俊凯的腰上,扯着他的衣领,猛地吻了下去。亲了好一会儿,黏着的双唇才缓缓分开。他虚贴着王俊凯的嘴唇,低声威胁道:

 

  “哪条腿出去,哪条腿打断———”

 

  “你只能是我的。”

 

  -tbc-


下文戳这


前天因为转了想要合唱的微博被某四叶草回复骂贱,我都觉得挺无所谓的。然而今天才是彻底心寒吧。距离圣诞结束没多久了,还是没有雪人合唱。如果今天过了还是没有,估计以后连合唱都会没了吧。


文中那段唱雪人的场景只是我私心为了弥补遗憾。看清了gs的嘴脸也好,你们不仁我不义。反正只要还有一个蟹圆在,历史就不会被人遗忘。


然后……下一章你们懂得。


评论(153)
热度(2651)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