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俯首称臣【ABO】12

#高干 同居 纯脑洞#


#平安夜快乐#


上文戳这


12.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十二月就走到了头。伴随着“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的熟悉音乐,家家户户都开始装饰起了屋子,各个商场更是为了噱头,争相摆出独具特色的圣诞树来招揽商机。彩灯挂满的街头,红红绿绿之间,一派圣诞气息。

 

  日子过的无聊,人们便会找出各种节日来找乐子玩。大概在中外所有的节日中,除了清明节,全都能被大家用来当出去浪的借口。

 

  往年的圣诞节,王源总会跟他那帮兄弟出去搞个party乐一乐,到了今年,他却突然失了兴趣,一边感叹着年纪大了玩不动了,一边像养老似地窝在沙发上啃零食。王俊凯看着不说,但心里知道,王源其实只是想和自己两个人过一个圣诞而已。那家伙不好意思开口,非得说自己玩不动才不出去,又暗搓搓地问他圣诞要不要加班,论是谁都可以猜出他的小心思了吧。

 

  他在心里暗暗偷笑,却很善良的没有拆穿这个傲娇小少爷。

 

  

 

 

  圣诞节当天,恰好碰到老师去做产检调了课,王源只去学校上了早课,就放了学。散课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成群结队的商量等会儿去哪玩,他却婉拒了他们的邀请,笑眯眯地溜出了教室。

 

  他回到家的时候时间还早,到了年末,王俊凯公司很忙,所以没法再像之前那样随便翘班了。可是说好要带他晚上去吃大餐,自然是不会赖的。王源高高兴兴地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打开电源开关。“唰”的一阵光亮,五彩斑斓的小彩灯齐齐打开,漂亮的不得了。王俊凯由着他来,他便毫不客气地把这里布置成他喜欢的圣诞风格。他要圣诞树,王俊凯就派人搬来圣诞树,他要在窗上贴满雪花,王俊凯就陪他一起贴。他想干什么,王俊凯就顺着帮他干什么。那天他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说要麋鹿,结果王俊凯第二天就给他运了一头来,吓得他赶紧让他送回去,直到换成了客厅现在那边摆着的麋鹿玩偶,才终于舒了口气。

 

  这家伙,大概就是自己要星星月亮,他都会立马去天文协会搞个以自己命名的星星来吧……

 

  以前两人的性格都强势,总是爱对着干,你吐槽我,我吐槽你,跟幼稚园的小朋友一样的斗嘴方式。三天两头的打打小架练手都是正常之事。有时王源甚至都觉得,这可能就是他俩之间独一无二的调情方式了。———相爱相杀的那种。

 

  可最近王俊凯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他百依百顺的。除了还是像之前那般爱吃豆腐以外,几乎王源想干什么他都依。像是校园里那种万年单身,却突然找到伴侣后,把伴侣捧着手心呵护的二十四孝男友。温柔地让王源浑身起鸡皮疙瘩。举个例子,比如往常王俊凯想亲他了,从来都是霸道地直接摁在怀里就亲了,哪会像现在这般小心翼翼的先问:“我可以亲你了吗?”再慢慢亲下来。

 

  简直就是从威风凛凛的大老虎转变成温顺可人的小猫咪。实在是令他心肝胆颤的不习惯。王源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抖M倾向,不然怎么会等别人变温柔了,自己却反而受不了了呢……

 

  不过这说到男友,王源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和王俊凯这关系也的确是有点扑朔迷离。他俩的第一次见面,就是那般诡异的气氛,被迫被标记了不说,他住到这里都是因为照顾他弟弟。

 

  在潜移默化中,王源渐渐开始习惯他的存在,加上被标记后身体对他产生的眷恋感,貌似真的对他产生了一丢丢的好感。咳,只有一丢丢而已,决不会再多了!

 

  王源有点耳红的蹭蹭鼻尖,盘腿坐到沙发上继续冷静思考。

 

  两人到现在谁也没有告过白,直接迈过那个坎过起了同居生活,实在是让他有些惊恐。节奏进行的太快,以至于他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貌似就已经被驯服的一塌糊涂了。这会是种好现象吗?

 

  他又开始烦恼,既然他喜欢王俊凯,那要不要向老妈汇报,表示他已经找到了心仪的alpha呢?可是王俊凯那家伙又没有表白过,仅凭韩亦之的那句喜欢,他不敢完全下定论。喜欢也分为很多种,第一种,就是他那群哥们对他们女友的喜欢,我喜欢你,但并不代表,我只喜欢你。反正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的,玩的开心就好。还有第二种,便是传统的那种喜欢。不耍流氓奔着结婚的那种。

 

  性格和家族教育使然,王源做事一向小心谨慎,不是绝对确认的事情,他都不会轻易下决定。说的好听,他那是万事周全,说的难听……其实他就是害怕受伤。他现在才发现哥们说的一点也没错,恋爱还是多谈谈好,不然太容易被骗了。他没有恋爱经验,甚至也不清楚王俊凯有没有。最可怕的是,他现在光是想想王俊凯之前要是交过什么女朋友男朋友,他都忍不住燃起一股冲动去干掉他们。

 

  他会不会……陷得太厉害了,万一最后王俊凯告诉自己只是玩玩,又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王源忍不住握住了拳头。

 

  所以说,天蝎座就是爱想太多,越想越多,越想越乱。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想了半天也想不到好方法,无奈之下,最终还是决定随遇而安。既然他看上了王俊凯,那王俊凯也就必须是他的了。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谁的,敢跟他抢男人的,格杀勿论!

 

  王源振作了士气,瞄了眼前上方挂着的钟,心想和宠物店预约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先把俊俊圆圆送去洗澡再说吧。都快过年了,这两小家伙也要弄得干干净净才行。

 

  他小心翼翼地上了楼,去宠物房找它俩。虽说俊俊圆圆很乖,不过说到底还是小动物,终究是怕洗澡的,每次抓它们洗一次澡,比打仗都累。威逼利诱,用尽三十六计,方可带它俩去一次。王源尽量把表情放的自然,既不热拢,又不冷淡,就像是往常的表情一样简单,迈进房间里找它俩。不过王源终究是伪装的不够成熟,打开门后,俩小家伙一见是王源,便立马高兴的迎上来。憨态可人的模样可爱极了,王源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给白雪公主递毒苹果的巫婆,稍稍起了愧疚之心。然而他心里一不坚定,表情也有了裂痕。俊俊绕着王源转了个圈,等王源想要把它抱起来时,它敏锐地发现王源今天的奇怪,立马“喵呜”一声逃跑了。

 

  “小崽子你哪里去!再不洗你就臭了!”

 

  “喵呜———”(不去不去,臭了也不去!)

 

  俊俊蹿出房间,在过道里跑来跑去,圆圆觉得好玩,便一起扭着胖乎乎的身体跟在它身后凑热闹。俩毛球在过道里跑的开心,王源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的。心想真该等王俊凯回来再抓,来个两面夹击!看这两小崽子跑哪去!

 

  “再不听话爸比真生气了啊!”跑了好几圈,王源实在是有些累了。一手插着腰,一手扶着楼梯的栏杆,站在旋转楼梯的中央喘气。

 

  俊俊圆圆一听王源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立马乖乖停住了。蹲在楼梯的最后一格,可怜巴巴地望向他,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卖萌无效!”

 

  “呜……”它俩呜咽一声,双双垂着耳朵认栽。

 

  王源见它俩可怜兮兮的模样,顿时笑出了声。张开双臂往楼梯下走,安抚道:“好啦好啦,不就是洗个澡嘛~洗完了给你们弄满满的小鱼干和胡萝卜好不……卧槽———”他忙着哄,一个没注意,穿着拖鞋的脚打滑,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俊俊圆圆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蹬蹬蹬”的从楼梯上滚下来。等停住了,王源立马捂着屁股发出“嘶嘶”的吸气声,看起来摔得的确很重。它俩赶紧凑过去,用爪爪扒在他的腿上嗅他,看他有没有事,整个都吓坏了。

 

  王源缓了一会儿,见俩小家伙诚恳认错的模样,心里也生不起气来了,只好摸摸它们的脑袋教育道:“都是为了追你俩,爸比摔得好疼呐,以后还可不可以乱跑了?嗯?”

 

  它俩眨巴眨巴眼睛,委屈地表示以后绝对不会了。他这才安了心。抓着旁边的扶手栏杆准备站起来,这一站,右脚踝立马传来了一阵剧痛。疼的眼角都泛起了生理盐水。他闷哼一声,重新跌了回去。

 

  王源撩开裤脚一看,右脚似乎是扭到了,这架势,就看等会儿肿胀的程度怎么样了,希望只是扭伤,没伤到骨头吧……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啊……他轻轻哀叹。

 

  现在屁股也疼,脚也疼,仔细一看,似乎手肘那边刚才都有磕到。幸好冬天衣服穿得多,不然肯定更厉害。

 

  他艰难地扶着栏杆单脚站起,往沙发那边跳。俊俊和圆圆帮不上忙,只好像俩个护法一样默默跟在他身后一起走。

 

  房子大就这点坏处,光是楼梯走到客厅沙发都要走好一段路,王源蹦的辛苦,大门却像是感受到了他倒霉的心,“咔哒”一声,开了。王俊凯站在门那边诧异地望着姿势奇特的王源,疑惑道:“你干嘛呢?”

 

  其实王源是个很怕疼的人。但是他性格要强,怕疼,却也能忍疼。再痛也不喜欢喊出来,总觉得那是懦弱的举动,不屑干。可是当王俊凯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鼻子却忍不住的泛酸,嘴巴一撅,表情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刚刚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好疼———”大概真的是太依赖他了。不然怎么会忍也忍不住的撒娇呢?

 

  王俊凯一听,吓得赶紧大步走过去,把王源一个横抱抱到沙发那边,皱着眉头撩起他的裤管检查伤势。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吓了一大跳!原本那纤细白润的脚踝,此刻居然肿的跟馒头一样!红的刺眼,他甚至连手都不敢去触碰。

 

  王源也被那伤势吓了一跳,没想到才一会儿,居然肿成这幅狗样子了!而且随着刚才摔下楼的恐惧感消退,被麻痹了的痛意因为注意力集中而不断涌上,疼的他直冒冷汗。可是一抬头,王俊凯眼底的那浓浓的心疼,像是某种有效的止痛膏药,蓦地让他安慰了许多。完了完了,他真是完了。他心底深处的某一瞬间,居然觉得,摔那么痛可以得到王俊凯如此着急的话……似乎……还挺值的?

 

  “不行不行,肿的那么厉害,不叫家庭医生了,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我才能放心!”王俊凯的眉头揪的紧紧,一边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一边将王源的手臂挂在脖子上,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朝外面快步走去。“乖,宝宝,我们去医院。马上就不疼了,昂。”

 

  最后的尾音在耳边低沉的响起,有点勾人。像是在哄小朋友的音调。

 

  王源的内心一下子熨帖起来,乖乖抱着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不说话了。

 

 

 

》》》

 

  王源的右脚缠着绷带搁在茶几上等王俊凯。他们来的这家医院是市里最好的私人医院圣星。来的病人一般都是政界、演艺圈、文化人士等名流,环境好,又安静,偌大的一块土地,被郁郁葱葱的树木围在当中,隔绝了一切的噪音。十分适合养病修身。跟喧闹嘈杂的公立医院根本没法比。服务态度更是一流。你看,光是一个眼神,旁边的小护士立马就明白地把茶递过来了。

 

  王俊凯那家伙刚才在他就诊的时候,就一直黑着脸站在旁边。那眉头皱的,那脸阴沉的,把医生都吓着了。知道的,是王源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受了伤呢。比病人本人都紧张。还好医生表示王源运气比较好,没有伤到骨头,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不然,这家伙可能都要把王源摁在医院准备住院手续了吧。

 

  王源窝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喝了口茶。王俊凯终于从诊室里走了出来,他不放心,非得把养伤的事宜全部跟医生问个清楚才行。这下终于出来了,王源展颜微笑,下意识就朝他张开了双臂迎接他。从脚受伤后,王源到哪都是王俊凯抱着走的,一个没注意,都成习惯了。

  

  王俊凯被他乖巧的模样哄得心里软成一片,刚想去抱他,贵宾室的大门忽然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长发女人踩着高跟鞋缓缓走了进来,对王俊凯柔声说:

 

  “学长,好久不见啊。”

 

 

 

 

 

 

  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并不是只有女人才有敏锐的第六感,男人有时候也是。比如眼前这个名叫李菲儿的女医生。哦,不,应该说是院长女儿。李院长有个独生女王源一直是知道的,听说相貌不错,性格温婉,但眼光却高,都二十好几了,至今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不过现在看来———

 

  是别有居心吧。

 

  王源抱臂坐在沙发上,斜眼打量那边正在交谈的两人,冷哼一声。

 

  不知道李菲儿是不是故意的,聊的话题尽是些学生时代的叙旧。那是王源没有参与过的曾经。从两人的言语之间,他都可以想象到,那时年少轻狂的少年王俊凯,该是多么的耀眼夺目。可惜的是,他却根本没机会见上一见。

 

  心中莫名燃起一股不快的闷气。

 

  王源撑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想出去。王俊凯一见他动了,马上跑过来扶他:“诶诶诶,坐的好好的,怎么起来了?”

 

  王源挥开他的手,瞄了眼站在旁边看好戏的李菲儿,心中不爽,却还是按耐住脾气,淡淡的说:

 

  “我去外面走走。”

 

  “弟弟估计是在这里听我们讲话听闷了吧。你让他去呗,我会请护士照顾好他。”李菲儿笑意盈盈地拉住王俊凯。

 

  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个姐姐啦?

 

  王源眼角瞥到她拉住王俊凯的手,勾唇冷笑一声。挥开旁边赶来搀扶他的小护士,一拐一拐地独自朝门外走去。

 

  王俊凯却急了眼,连忙拉住王源:“脚还伤着呢。去哪儿啊!给我乖乖歇着!”

 

  王源甩开他的手,不耐烦地说:“要你管!你谁啊?”

 

  这句话一出口,王俊凯彻底急了。脸色都变了,阴沉的可怕。

 

  不知道是alpha的天性如此,还是王俊凯对王源的掌控欲就是那么强。平时傲娇归傲娇,可真的不让他管这种话,王源却是从未说过的。这一句话“哐”的砸下来,王俊凯整个人都冷静不下来了。心里似燃着一团火,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

 

  王俊凯扯着王源的手腕将他拉入怀中,摁住他的后脑勺,顾不得房间内还有别人的存在,低头就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深吻。这次王源倒是很乖巧的没有反抗,甚至到了后面还会有所回应。王俊凯诧异的挑眉,心里有点奇怪,却也舍不得放弃王源主动这难得的机会。两人就这样无视别人的亲了一会儿,末了,王俊凯还是惦记着刚才王源的话,他捏着王源的下巴直视他的杏眸,桃花眼深沉的可怕:“至于我为什么管你……”

 

  “就凭我是你的alpha。”王俊凯咬牙切齿地将王源摁在自己胸口,搂得紧紧。

  

  王源从王俊凯怀里悄俏瞄了眼李菲儿此刻惨白失神的脸色,不仅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反而恶劣地泛起笑意。

 

  计划通。

 

  ———所以说嘛,不要妄想和天蝎座抢男朋友,ok?


  -tbc-


下文戳这


哎,明天不知道是要堆雪人还是打雪仗呢。赶紧更一篇冷静冷静。

评论(192)
热度(2748)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