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俯首称臣【ABO】10

#高干 同居 纯脑洞#


#终于把感情线理顺   进入双向啦#


上文戳这


10.

 

  吃完饭后王俊凯抱着俊俊圆圆去它们的新窝熟悉熟悉,王源便跟在他后头凑热闹一起去了。原本以为他只是为了道歉买来讨好自己的,等到了房间才发现,王俊凯对这两个小东西是真的用心。在王源的印象里,养个宠物只要准备好食物,窝,和小厕所就可以了。看到王俊凯的准备后,他才幡然悔悟反省起自己的过于随便……

 

  房间的摆设简直就是第二个宠物乐园,除去高高低低可以让它们攀爬着玩的小城堡,地上还摆着好多不同大小的卡通玩偶,应有尽有。整个空间色调简单温馨,不会让它们觉得难受压抑。搭好的帐篷小屋,摆在采光最好的位置,铺的软绵绵的,非常适合两个小毛球在里面肆意打滚翻腾。看的他都想待在这个房间不走了。啧啧啧,简直就是婴儿房的待遇啊。王俊凯这是父爱泛滥了嘛?

 

  俊俊圆圆有点怕生,把小脑袋缩在王俊凯怀里不肯下去,小爪子颤颤巍巍地挠着他的衣服,死都不放,呜呜呜的发出委屈的呜咽声。昂贵的衣服被挠出了丝,王俊凯也没生气。柔了眉眼低头顺它们的毛耐心地轻声安抚。这一看,倒是有点慈父的影子。俊俊圆圆通人性,渐渐地,也就安心下来,松开了爪爪,乖乖坐到垫子上。远远望去,就像是两团毛球。

 

  没想到,他居然对小动物很温柔嘛。

 

  王源笑了笑,蹲到王俊凯旁边,伸出手来抚摸它们毛绒绒的背脊。奶猫奶兔还小,皮毛仍是绒绒的质感,很蓬松。令他爱不释手。

 

  天色已暗,整个房间只有小帐篷上装饰着的LED小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昏昏暗暗的环境下,俊俊圆圆被主人摸的很舒服,眼睛微微眯起,伸出小舌头舔他们的手指回应。小模样看起来很娇憨可爱。王俊凯不禁低低地轻笑起来,露出虎牙眯眼笑的样子倒是和俊俊有点像。笑声也是柔柔的,和之前霸道强势的形象宛若两人。

 

  王源转头望他的侧颜,嘴角不自觉的就勾了起来。睫毛轻颤,似水无痕。眼底都带着细碎的笑意。难怪大家都说,和小动物待在一起的男人看起来总是特别温柔。果然整个气场都不一样了呢。

 

  气氛使然,心情愉悦下,王源对王俊凯的好感不禁也增加了好几个百分点,甚至开始半开玩笑的主动向王俊凯揶揄道:“喂,先说好。我才是它俩的爸比哦。”语气带着点小小的自豪感。

 

  “哦……那我……就勉强当个爹地吧。”

 

  王俊凯闻声转头回答,嘴角的笑意仍柔柔的挂在唇边。细碎刘海下,一双桃花眼水波荡漾,倒映着点点星光。闪啊闪啊,闪啊闪的,闪的王源不禁胸口一窒。他迅速眨了两下眼睛,仓皇地避开王俊凯的目光,低头看向两个毛球,挠挠俊俊的下巴转移注意力。

 

  耳朵却止也止不住地开始悄悄升温。

 

  我靠———

 

  你笑什么啊?不知道你笑起来……

 

  有点诱人嘛。

 

  他揉揉俊俊圆鼓鼓的小肚皮,低头强装镇定。就这样被美色勾引了,简直太丢人。说好的定性呢?

 

  可惜配合着俊俊舒服的咕噜声,他的心里也不合时宜“咚咚咚”响起了热闹的打鼓声。

 

  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真是喧闹的要命。

 

 

 

 

 

  沐浴完毕后,王源头发都没吹干便坐到写字台前,用笔记本做着老师布置的课题演讲ppt。浏览着刚才下好的素材,图片一张张从眼前略过,眼睛盯着,心里却一张都看不进去。心神不宁的,脑袋里不断回荡着王俊凯刚才的温柔笑意。

 

  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他望了望身上的大领毛衣,松松绔绔的。忽然就想起了之前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画面。某人指尖揉 *捏着从颈侧滑下的力道。嘴唇离开肌肤后那轻轻的,粘腻的声响。嘴唇被又啃又咬,连口腔都被对方占领舔舐。霸道的气味冲进鼻尖,被逼的浑身发软后,却意外燃起的阵阵舒爽感……

 

  心中蓦地一突,赶紧大步走到门前反锁。他站在门前,心脏又开始不听话的砰砰加速。脸上也不受控制地泛起红晕。他懊恼地锤了两下胸口,想让心跳平静下来。顿时醍醐灌顶,继而又变了脸色。

 

  我干嘛要反锁啊?这不就是怕了他嘛!

 

  “咔哒”一声,他又转了开来。

 

  可人家万一没想干什么,我这反锁岂不是反而有点想太多?

 

  思虑半响,“咔哒”一声,他又给转了回去。

 

  锁,不锁。锁,不锁。锁,不锁……

 

  脑袋被两种选择充斥拉扯,王源苦恼地把头靠在门板上,“咔哒咔哒”地来回旋转门锁纠结。杏眼怔怔地望着地面,一片迷茫。

 

  这简直比高考的选择题还要难做。想啊想的,想啊想的,想的头都同痛了。

 

  怎么会那么烦呐!

 

  片刻后,他使劲地挠挠微湿的头毛,气呼呼地蹬掉拖鞋,扑到床上。整个脑袋埋在柔软的床铺里,闷闷地喊着“不管了不管了!”胡乱踢着长腿,像是撒气似地瞎扑腾。不过王源也是心宽。脑袋里还在纠结个不停,宛若被猫扯乱的毛线团。可身体却渐渐涌上了困意。杏眼眨着眨着就眯上了,长长的睫毛盖在脸上,倒是一片恬静安详。

 

  前几天都没有睡好,导致他实在经不住周公充满诱惑的招手,就着这个不雅的姿势,沉沉睡去……

 

 

》》》

 

  经过昨晚的一场寒流,x市终于正式进入了冬季,直降到冰点。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也从简单的针织毛衣换成了棉服大衣,围巾手套帽子耳罩齐上阵。光秃秃的枝桠时而有停歇的小鸟站在枝头,比起树叶繁茂,万物生长的季节,冬日时光终究是比平日多了一份寂寥萧条。

 

  然而今天的王源,却不是像以往那般被闹钟喊醒。他缩了缩腿蜷成一团,寒意顺着赤裸的脚底直接蔓延至全身。

 

  迷迷糊糊地眯开一条缝隙,清晨的阳光因为没有窗帘的遮挡,铺天盖地地冲进王源的视线,刺眼的要命。他用手臂支着身体爬起来,可是身体好重,脑袋昏昏沉沉的,嗓子也有点疼。

 

  虽然房间里开了空调,但王源不习惯开的太暖,觉得会闷,所以通常都是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正常温度。昨晚睡下的时候既没把头发烘干,也没有盖上被子。这不,一大早报应就来了。

 

  他张着嘴巴呼吸,上面一个鼻孔通气,一个鼻孔堵着,难受的要命。王源从床头旁的矮柜上抽了张纸巾擤鼻涕,这一通完,脑袋更疼了,脸颊似乎也有点热热的。这时候他忽然就想念起了karry。要是他平时在的话,绝对会盯着自己把头发吹干,把被子盖好吧……

 

  王源擦了擦鼻子,有点委屈。于是他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了让他昨晚如此烦恼的王俊凯身上。撇撇嘴,心想:以前不让你进来你非进来,昨晚需要你进来给我盖个被子了,丫居然又正人君子起来!

 

  亏小爷最后没锁门还有点———

 

  呸!呸呸呸!他才没有期待什么。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肯定是感冒把脑袋都搞奇怪了。

 

  王源使劲地摇头驱赶脑海里奇怪的想法。结果呢?脑袋疼,嗓子疼,浑身疼,各种疼。

 

  还好今天上午没有课,王源一看时间还早,便安心下来。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他晃晃悠悠地穿上拖鞋准备下楼倒水喝。嗓子干涩的冒火,咽口水都难受。

 

  

 

 

  下楼下到一半,王源突然停下了脚步。歪头立在楼梯中央望着大厅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非常居家的打扮,宽松的大领毛衣,舒适的灰色休闲裤。王俊凯盘腿坐在那边看着电视里播着的海贼王。柔顺服帖的发丝被阳光染成金咖色的温暖模样。那睫毛长的,光是站在这里都能看到阳光在上面跳跃的影子。头上顶着个小小白色毛团,腿上睡着一个大一点的白色毛团。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挠毛团的下巴,令它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落地窗外的树枝斜斜地在纯白的瓷砖地板上倒映着浅色的影子。院落里还有些耐寒的植物仍傲立着散发勃勃生机。

 

  阳光正好,景色正好,人也正好。衬托的整个画面都显得格外温馨和谐。

 

  王源愣了片刻,差点就要按捺不住掏出手机咔擦一张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

 

  萌宠配美男?

 

  别说,画面还真有点美。

 

  本来想再静静地观赏一会儿,可喉咙却很没出息的泛痒,王源憋不住咳了一声。王俊凯和他身上的两个小家伙立马抖抖耳朵转头。

 

  “你醒啦?”他咧着虎牙笑道。

 

  我靠,一大早就这样笑简直犯规……

 

  王源蹭蹭鼻尖,紧张地一时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啊……有点渴。”然后他走下楼梯,随手给自己倒了杯水。冰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淌下,嗓子总算稍稍舒服了点,可鼻子还是堵着没通。

 

  王俊凯把两个毛球安置在沙发上后,缓缓朝王源走来。但俊俊圆圆显然是爱凑热闹的主,想着爹地怎么一个人去找爸比玩不带它俩呀,不开心了嘤嘤嘤。所以王俊凯才抽身,它俩就蹦到沙发背的边缘瞪着滴溜溜的眼珠,蹲着监视他俩。

 

  这个人朝他越走越近,霸道好闻的alpha气息也是,脸上带着的温暖笑意也是。都不禁让王源本来就因为感冒而有点热热的脸颊变得更滚烫了。只好步步后退,直到后腰抵在桌沿,才慌慌张张地伸出双手撑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依靠。

 

  可这番景象到了王俊凯的眼中,那就大大的变了味。白里透红的俊秀脸庞,饱满柔软的微张嘴唇,飘忽不定的慌张眼神,香甜诱人的甜美气息……王源的每一颦一蹙都像是勾 *引,诱人的要命偏偏还不自知自己的无敌魅力。

 

  然后他伸出双臂撑在桌沿,把王源圈在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很耿直地说出心声:“我能亲你吗?”

 

  王源惊呆了,显然是没见过那么厚颜无耻之徒。他咬牙切齿,对上王俊凯的眼睛怒叱道:“不要脸!”

 

  “哦,那嘴也可以。”说完,王俊凯便顶着一张“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亲了下去。

 

  双唇仅仅触碰到一秒,王俊凯就被王源猛地推开,灵活地蹲下身体,从他的臂弯下钻出去。王俊凯怔了片刻,不过都是快到嘴的猎物了,他岂能随便让他脱逃呢?怎么想都是不甘心的。于是他大掌一伸,抓住王源纤细的手腕就往怀里扯。但他显然也是低估了王源这次的战斗力,他借着王俊凯扯他的力道,转身就是一个旋踢,力道直往腰侧劈去。王俊凯没料到这次王源那么认真,闪躲失败,实打实的挨了一脚。忍不住“嘶”了一声,后退两步。

 

  比起以前与对手对战时的杀劲,王源的力道并不算太重,甚至可以说以他的实力而言,绝对是故意放了水的。但还是令王俊凯有点难过,因为他以为凭借这几次潜移默化的接触中,王源应该已经有点心软了,不会再舍得对他下手。所以也就没有多加防御。看他昨晚害羞的样子,王俊凯想,再怎么样也该有点动心了吧?他甚至故意欲擒故纵的没有去他房间打扰,给他独自思考的时间。也忍耐着孤枕难眠的滋味,自己一人睡了一晚。哪知道,这小祖宗今天跟吃了什么炸药似地,那么狠。

 

  这样一想,王俊凯顿时心下不爽,憋屈的很。一个alpha居然连自己的Omega都无法驯服,这实在是有失脸面。可是王源偏偏就是这点最合他的胃口。强大,高傲,蔑视一切。不听话又倔强,宛若高岭之花无法采撷的模样反而令他心里痒痒。

 

  于是他更是不服输的燃起战力和王源过招起来,非要把王源乖乖制伏在身 *下才能心情愉悦。这狡猾的小狐狸,真是必须压制到服服帖帖再也蹦哒不起来,才能乖乖听话啊!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再次向他证明,在这世上,有资格可以标记王源的人———

 

  只有他一个。

 

 

 

 

  不过打到一半,王源忍不住的咳嗽声,终于打断了两人气势汹汹的比较。他退了几步,拳头抵在唇边猛咳了起来。吓得王俊凯眉头一紧,赶紧捧住王源的脸颊,拿额头去贴他的额头试温度。因为刚才剧烈的打斗,王源的情况更加恶劣了。体温上升,身体因为停下了动作而松懈下来,现在光是站着都有点晃晃悠悠。

 

  “生病了怎么不说?还逞强打架!真是没药救了你!”王俊凯突然有点生气,打横把王源抱起来就往楼上走。吓得王源直在他怀里扑腾。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要死啊你!”

 

  “再乱动我真亲你了啊?”王俊凯阴测测地低头威胁。

 

  “……”王源瞬间被浇熄了气焰,捂住嘴巴一副小可怜的样子,闷闷地说:“不能亲不能亲……”

 

  “嗯?”王俊凯低头竖耳倾听。

 

  “会传染的……”王源越说越轻,声音渐渐消失在指缝中。

 

  联想到王源刚才的奇怪举动,王俊凯这才恍然大悟,不禁喜上眉梢,整个表情都明亮了起来:“所以你刚才是怕传染给我才不让亲的,昂?”

 

  王源脸“腾”的变红,别扭地转头傲娇道:“切,你想太多了!小爷才不管你死活呢!”

 

  真是别扭的小少爷啊。

 

  “哦~~~”王俊凯意味深长地笑笑,直接把王源往柔软的床铺上一抛。

 

  王源因为床的弹性在上面蹦了两下,晃得脑壳都疼,视线里一片天旋地转。还没来得及朝王俊凯炸毛抱怨他的粗辱举动,王俊凯居然就拍拍屁股转身走人了,急的王源立马忘了旧恨,赶紧去抓他的衣摆。

 

  “你哪里去啊?”

 

  他绝对想象不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么惹人怜爱。眼睛湿漉漉的,眉梢委屈的搭拢下来,嘟着水润饱满的索吻唇,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因为生病,不止声调软了下来,整个气场都柔和了,像只被抛弃的小动物,楚楚可怜的。

 

  都说人一生病,心理都会脆弱起来。真是一点都没说错啊。这模样真是令人看的心猿意马。王俊凯暗暗在心里偷笑,转身去揉王源的脑袋安抚:“我去给你拿水和药啦,不去哪里。”

 

  王源放心下来,瘫回床上,手却还是拉着王俊凯的衣摆不放:“我不喜欢吃药……”

 

  王俊凯把被子给他盖好,细细地把每条缝隙都压紧,只让王源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透气。然后把王源抓着他衣摆的手塞进被窝。

 

  “又不是宝宝了,怎么那么大还怕吃药?”他捏捏王源红嘟嘟的脸颊吐槽。

 

  “谁说我怕吃药了。不喜欢,和害怕,那是两回事。”王源反驳,昂着小脑袋耍赖:“不然你就当我是宝宝好了。反正生病的人最大,本宝宝就是不吃药!你咬我啊?”

 

  王源大概就是那种一生病,年龄立马倒退十几年的类型吧。王俊凯被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小模样逗到不行,要不是担忧着他的身体,早把他抱进怀里一顿猛揉了。实在……实在是太可爱了!

 

  “是是是是是……我们宝宝说的很对。”王俊凯撩开他额际的刘海吧唧一口。王源张着那双滴溜溜的,泛着水雾的眸子,难得的乖巧。

 

  “可是药还是要吃,知道吗?”

 

  “那你陪我一会儿……过一会儿我就吃。”王源双手扒着被沿,可怜巴巴地望他。

 

  “好,陪你,我不走。”

 

  王俊凯失笑,蹬了拖鞋钻进被窝,把王源搂进怀里抱着。感受到温暖后,王源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立马钻进了他的怀里,像是寻找洞穴过冬的兔子,整个脑袋都埋在他胸口。因为生病而发冷的身体总算稍稍暖和了些。不过真是奇怪,怎么这个怀抱———

 

  都是那么令人熟悉呢?

 

  

 

 

  然而卧室那边情意绵绵,客厅里趴在沙发上等了好久的两毛团,倒是有点孤单落寞了。

 

  圆圆眨眨眼睛蹭俊俊的下巴,疑惑:“锵?”(爸比爹地怎么不下来叻?QAQ说好一起玩的叻?QAQ)

 

  俊俊舔舔圆圆的耳朵,一副let it go的模样:“喵———”(啧,你还小你不懂。大人的世界很复杂的叻╮(╯▽╰)╭ 我们自己玩吧。)


  -tbc-


下文戳这


天凉了,不要老急着催文。千万记得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好睡,被子盖盖好。毕竟单身狗,是没有人来帮你盖被子的QAQ 当然生病了,更木有男票来哄你。QAQ


抱紧自己,照顾好自己。


                                                   ———来自一个凄凉的,踢被子感冒的,单身的,鱼头repo(┭┮﹏┭┮)


评论(156)
热度(2954)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