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俯首称臣【ABO】03-04

#高干 同居 纯脑洞#


#天啦噜 我居然日更了#


上文戳这


03.


  嘴唇被舔的又湿又热。男人捏着他的下巴,变着角度的辗转亲吅吻。王源呜呜呜地闷声推阻,无奈发吅情期磨掉了他所有的力气,这么软吅绵绵的阻挠,反而像是欲拒还迎。


  随着男人舌吅尖的探吅入,似乎有什么圆圆的东西被推入了口腔。


  “咽下去。是抑制药丸。”男人努力的平息被撩吅起的情吅欲,削薄的嘴唇抵在他的唇角喘息。看起来除了他难受以外,对方也并不好过。


  王源跟着吞咽了一下。


  药丸和着唾液顺着食管流下,渐渐的,药效上来,情况似乎好了一点。但意识依旧没有完全清晰。


  他拉住压在身上的男人,明明很想揍他,身吅体却很不听使唤地再次依靠上去。王源借着幽幽的月光用最后一点意识看清男人的正脸。


  英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低垂着盯着他直看的多吅情桃花眼。气质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出色。这让本质颜狗的王源忽然松了一口气。他安慰自己,好歹对方还是个极品帅哥啊……不算太吃亏……


  脑袋太过混乱,以至于他都没有多余精力再去思考对方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房子里。这次的发吅情状况似乎有些糟糕,抑制剂都无法轻易克制了。他忍了一会儿,开始难耐的扭吅动身吅体:“难受……唔,我难受……”他搂着男人的脖子无意识的撒娇求救,杏眼一片迷蒙。


  男人撩吅开他被汗水浸吅湿的刘海,用嘴唇试着他额头的温度,又像是在亲吅吻安抚。


  感觉额头上有两片柔吅软而微凉的东西贴上。力道很轻,如同对待最心爱的宝物。


  王源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被他这举动搞得安心下来。


  然后他被对方搂住翻了个身,被吅迫趴在床吅上。男人栖身压上,沙哑着嗓音在他耳边低声说:“对不起……抑制剂似乎压吅制不住了……我要对你进行临时标记,你愿意吗?”


  什么?标记?!


  臀上感觉有什么热吅热的东西贴着,王源大惊:“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你要是敢插吅进来,老吅子就把你小弟吅弟阉掉!!!”


  男人显然是没想到他的小脑瓜居然想的那么多,本来自己就被他的信息素撩的老吅二都快胀爆了,这家伙居然还敢乱扭?!不知道越挣扎越会激起男人的兽吅欲嘛!无语了一会儿,男人故意将计就计,恶趣味地顶胯逗他,吓得王源一个激灵都要蹦起来了!


  就这样还想阉掉他呐?


  见他快要炸毛的可爱模样,男人满意地发出低笑解释:“小傻吅子,我说的是临时标记,不是完全标记。”


  王源稍稍心安了些,脑袋依旧晕晕乎乎的:“临时啊……”


  男人舔吅了舔王源湿吅漉吅漉的眼睛,额头抵着额头:“嗯。只是帮你暂时压吅制住发吅情期体吅内的信息素而已,临时标记时间久了会自然消失。”他像是看清了王源心里在顾虑什么,恶劣地捏吅捏他水润饱满的唇珠调侃:


  “毕竟你现在除了听从我的建议,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啊。再忍下去,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虽然对方自信满满的语气让他非常不爽。但是他讲的一点也没错。王源现在好累,累的整个人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意识在逐渐奔溃,躯体叫嚣着需要有东西来填满空虚。所以他除了考虑男人的这个建议之外,别无他法。


  妈吅的。


  怎么会有那么难搞的男人。


  调吅戏自己就算了,偏偏气味还那么霸道,压得自己根本喘不过气,更别提是反吅抗。


  哼,先让你得瑟一会儿。等本少好了之后有你好看的。


  王源撇撇嘴,不情不愿地点了点脑袋。


  男人发出低低的轻笑,像是被王源委曲求全的模样戳到了萌点,乐个不停。然后他拉下王源的T恤领,露吅出白润光滑的香吅肩。手指轻吅抚着优美的曲线来到颈侧,那边有颗小小的黑痣,正是王源浑身香甜味道的最终来源。


  他色吅情地揉吅捏那一小块软吅软的颈肉,香吅滑幼吅嫩地触觉让他流连忘返。害的王源敏吅感地战栗喘息。光是看着就让人心动不已。要不是为了顾及王源的情绪,他早就忍不住吃干抹净了。哪能还那么憋屈的只能摸吅摸而已。


  男人捏着王源的脸蛋,侧头含吅住他的嘴唇亲了下。然后温声哄道:


  “别怕。”


  炙热的吐息喷在光吅裸的肩颈处,王源小小地缩了缩脑袋,他怕痒。


  男人嗅着腺体散发出的迷人香味,嘬着那一小块皮肉舔吅吻了一会儿,似是安抚,又似是在平常什么珍馐美味。虎牙轻轻磕在上面,感受王源止不住的颤吅抖。


  他斜起嘴角笑了。


  虎牙毫不留情地扎进了皮肉里,仿佛预料到王源会忍不住反吅抗,大手几乎是立马就抓吅住他纤细的手腕压吅制在床头。王源呜咽着踢腿踹他,被他长吅腿一勾,纠缠在一起无法动弹。整个人都被制吅服在他的怀里,宛若砧板上吅任人宰割的鱼肉。


  陌生而强烈的信息素不断涌吅入自己的身吅体里,说不上难受,甚至莫名有种交姌的性快吅感。


  他眼神涣散地看向远处,意识彻底消失的最后一刻,他暗自在心里咒骂着———


  可恶。


  居然……


  居然他吅妈吅的有点爽?


》》》


  第二天清晨王源起床的时候,他怔怔的抬眼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


  屋内的一切没有丝毫变化,若不是自己身上的气味变了调,他可能还以为昨天晚上只是做了场比较香吅艳的春梦。


  他摸了摸后颈处的腺体,仍有留有牙印浅浅的凹感。不明意味地啧了一声,他穿上拖鞋缓缓下楼。


  连续阴雨好几天的天气终于转了晴。他站在旋转楼梯下往大厅最大的那面落地窗望去,院子里一片生机勃勃。绿油油的,看着令人心生愉快。


  与自家不同,这栋别墅从他走出房间一直到现在,居然看不到一个佣人的存在。空荡的可怕。


  餐桌那边,韩亦之那小表弟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那边喝咖啡看报纸。听到王源的脚步声,他才慢条斯理地收起报纸,礼貌地跟他点头说早上好。


  “嗯嗯,早上好……”王源神情古怪地打量这小屁孩,因为个子小,坐在椅子上都腿都够不着地板,偏偏背脊还挺得特别直。举手投足之间,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


  不过……昨天才发了烧今天还喝咖啡?!小孩子可以喝咖啡吗?不应该喝牛奶吗?


  王源默不作声地拿过他手旁的咖啡杯,放到另一边。然后把旁边玻璃杯里的牛奶放到他面前。顺带瞄了一眼他刚才看的报纸,尼玛,还以为是儿童报,结果居然是财经报!


  这孩子这些年都是受的什么摧吅残式教育啊……


  “那牛奶是给你的。”小孩阻挠,糯糯的奶音在空荡的大厅里显得格外清亮。


  “那咖啡才应该是我的吧?”王源奇怪。


  小孩皱眉摇摇头,却收回手没有再反驳了。


  看来国外回来的孩子就是早熟啊。王源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自我介绍一下:


  “啊……你表哥应该跟你说过吧,我是特地来照顾你的。我叫王源,是你表哥的好朋友。你可以叫我源源哥吅哥。”他笑的一脸温柔,摸了摸小孩的脑袋。


  小孩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睫毛长的像娃娃,糯糯地喊他:“源源。”


  王源一愣,赶紧纠正:“是源源哥哥。”


  “哦,源源。”


  “那去掉源源,喊哥哥也行……”


  “好的,源源。”


  “……”


  这小屁孩是故意的吧摔!


  王源努力维持住温婉可人的邻家哥吅哥形象,在心里默念:小孩都是魔鬼……小孩都是魔鬼……我不气……我不气……


  然后,他又温声用哄孩子的语气问道:“哥吅哥都自我介绍过啦~那你要不要也告诉哥吅哥,你叫什么啊?”


  小屁孩又皱了眉头:“你不用专门用这种哄孩子的语气和我说话。我叫王j……”他顿了顿,有点艰难的挤出字句:“karry!”


  “王karry?”王源跟着重复了一遍。了然的笑笑:“果然是国外回来的啊,就是洋气。”


  接着他忽然想起了昨晚闯进房间的男人。想了半天,还是决定问问看。再怎么也有关于之后他和这小屁孩在这房子里的生命安全啊。


  他酝酿了一会儿措辞,开口问道:“karry啊,你家……除了我俩,还有其他人吗?”


  “家政阿姨会定时过来煮饭洗衣服打扫。”


  “诶?你家里人就放你一个小孩在那么大的房子里啊?怎么能放心啊。”


  “所以不是让你来照顾我了嘛。”


  “那……”王源咬咬嘴唇:“除了我俩以外还有其他人吗?比如个子很高,长着桃花眼的那种……?”


  Karry小小的身吅子蓦地微微一颤。动作幅度之小到,王源根本没发现。


  一直面瘫着装小大人的孩子忽然露吅出慌张的表情,两颗尖尖的虎牙杵在唇边。配着圆吅滚滚的苹果脸,显得格外可爱:“啊……可能……可能是我哥?唔,就,就有时候会突然回来住住。”


  王源直直地盯着karry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难怪好像看着这孩子的桃花眼有点眼熟!原来是他哥吅哥!


  王源拍桌站起:“他在哪?!”


  Karry被他吓得猛然一抖。心虚地握着肉吅嘟吅嘟的小手,坐的笔直,宛若在课堂罚坐。


  哎呀,吓着孩子了。


  王源立马又秒速换回温柔脸:“乖,不怕不怕~哥吅哥并不是生气了。真的真的。你别怕,啊。”


  Karry:“……”


04.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王源一如往常地走在校园的小道间通向教学楼。但是今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会直直盯着他看一会儿,然后和旁边的人或唉声叹气,或兴吅奋无比的说着什么。


  虽然作为校园红人,平常他也非常显眼,但最多只是偷偷摸吅摸地瞄一眼而已。今天这气氛……


  是怎么了?


  脑海中瞬间闪过昨晚的某些片段。唇边那灼吅热的喘息和湿吅润的触觉,似乎还清晰的印在记忆中无法抹去。


  他皱眉,不自觉的摸上颈后摩挲。


  不可能啊……抑制气味的手环还戴着,怎么可能闻到他被别人标记的味道呢?


  想着想着,他便加快了脚步。


  


  韩亦之给他占了个座,坐在教室的边缘玩手吅机。眼角瞥见他的身影,立马蹦了起来。拉住他就是一顿猛瞧。


  “你干嘛你干嘛?!”王源被他吓了一跳。


  真的闻得到?


  韩亦之将他转了个圈,最后眼神落在后颈肩胛骨那块,意味不明地发出啧啧声:“王源同志,你有啥要向兄弟交代吗?”他眯了眯眼睛。


  “交……交代什么?”王源眼神飘忽,想要转移话题。


  韩亦之拿起桌上的手吅机,划了几下,递到他眼前,一副八卦的模样,眼睛都发射着精光:“这个!!!”


  王源眨眨眼睛对准焦距,视线清晰后,论坛上几张高清特写立马让他瞪大了双眼。


  大概因为他今天这件罩衫领子太大,不仅正面露吅出了精致的锁骨,后面也露的非常多。


  而那雪白一片的肌肤上,颜色鲜明地印着密密麻麻的暧昧吻痕。斑斑点点,顺着后颈一路蜿蜒到衣服盖住的深处……令人浮想联翩。


  王源大叫一声“卧吅槽”后,赶忙伸手捂住。


  那死家伙都干了什么?!


  


  下午去社团训练的时候,社员们的眼神也变得非常诡异,每一个脸上都透露着那种既想过来问八卦,又忌于他的淫吅威不敢声张的纠结表情。


  一肚子怒气积压着没能释放,王源踢腿的每一下都把板子当做昨晚的那男人来踢,又凶又猛。吓得拿板子的小男生,一屁吅股摔倒在地,起来之后,说什么都不肯再拿了。


  虽然标记没被发现,但结果怎么还是那么操吅蛋呢!


  他猛地灌了一口水,矿泉水瓶在他的手里瞬间变形。发出凄凉可怕的喀拉声。


  社员们换好衣服,礼貌地跟他说完再见后,飞一般地一走而光,生怕走的慢了便会被社长拉回来暴揍一顿似地。


  最后,只剩下他一人还穿着洁白的道服坐在更吅衣室的椅子上发呆。


  忽然,门“吱呀”一声,开了。


  王源皱眉,刚想说哪个活得不耐烦又来骚扰老吅子,鼻子却敏吅感地察觉到了对方的信息素———


  眼神瞬间变了,站起来转身就是一脚劈去。


  对方灵敏地侧身闪过,嘴角噙着那抹自信满满的笑容,依旧是那么令人讨厌。


  哟呵?挺厉害嘛。


  王源眼神一凛,终于开始认真起来。


  迎面就是一拳,直击对方面门,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


  对方又是侧头一闪,攻击蹭着脸颊边擦过去,带着锐利的拳风。大概只要稍微再慢一秒,那张天价脸就玩完了。男人也终于意识到王源身手,不再嬉皮笑脸,正经地应战。


  王源每一次气势汹汹的攻击都被他顺势躲过,见招拆招,就是不肯真正主动攻击。


  但对方让步的举动反而让王源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心中的怒火顿时越燃越烈。


  “你他吅妈是不是男人?!”王源咬牙切齿。


  话音未落,男人忽然变了画风,三下两下地出招将他擒住。与刚才温吞着应战的宛若两人。速度之快,王源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他将王源按在更吅衣箱前,身吅体紧紧地依靠在他身上,霸道的气息瞬间铺天盖地地将王源锁的死死的。因为是标记者,所以王源对他的气味十分敏吅感,光是闻到,身吅体就不自觉的听话起来。如果说刚才还能靠着抑制手环对上几招,那么现在,就只能说是束手无策了。


  对方色气地嗅着王源颈侧的香气,用性吅感的气音说:“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了吗?”说完,还不吅要吅脸地顶了顶胯暗示。


  热吅热的吐息在敏吅感的耳根弥漫,王源顿时羞耻到满脸通红。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像是把力气打在了棉花上,气的牙根痒痒,却依旧无可奈何。


  男人咧着虎牙,像极了某种大型的肉食动物,危险地说:“我叫王俊凯。记住了吗?”


  “哼。”王源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王俊凯觉得王源傲娇的模样也很可爱,忍不住低笑起来。薄薄的嘴唇沿着颈侧巡游,手却利索地褪吅下了他左手手腕上的抑制手环。瞬间,甜美诱人的信息素像是找到了出口,迫不及待地奔腾而出,填满整间屋子。细细地品味还能发现,原本属于王源自己的香气中,还夹杂着缕缕王俊凯的味道,那气味与他完全不同,却意外能完美的融入王源的信息素中,宛若天生就该如此。萦绕在周围,叫嚣嘶吼着所有权。


  “那么甜,干嘛遮着掩着。”王源身上有他的味道,这感觉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恨不得天天将他绑在身边,亲他舔吅他,吸取他甜美诱人的气息。


  他舔吅吻王源的耳廓,气的王源破声大骂。他又把王源转过来面朝他。


  从来不知道有人骂人也那么可爱的。唇角天生上吅翘,水嘟嘟的嘴唇慢慢蠕吅动。他低头盯着盯着,反而盯入了迷。忍不住找了角度就吻了上去。


  舌吅尖在唇周温柔的舔shì了一会儿哄他张嘴,可惜那倔强的小少爷就是不肯松口,紧紧地闭着牙关斗气,仿佛从这点事上挣点面子也能心生愉悦。


  王俊凯也不恼,空出一手去解他道服的黑腰带,衣服因为失去了束缚,大大敞开,露吅出胸口大片大片的白吅皙肌肤。这香吅艳的美景让他非常满意。


  王源这才急了眼,呜呜呜地挣扎,正好落入王俊凯的陷阱里。他轻而易举探吅入王源的口腔吅内,卷起他的小吅舌吮吅吸着,舔shì着。啧啧的暧昧水声从两人交吅缠的唇吅舌间发出,叫人面红耳赤。


  灵活的手指在腹部腰侧揉吅捏,手掌下细腻柔吅软的触感不禁让他发出轻叹。微微颤吅抖的模样也是可爱到不行。光是想想,这在身下乖乖臣服的对象是他心爱的宝贝,王俊凯的脑袋脑袋就止不住的兴吅奋。无意识释放出的alpha气息令王源双吅腿虚软,要不是他搂着支撑,大概早就摔倒在地。


  AO甜吅蜜的信息素交吅合,散发着令人迷乱的气息。熏得王源头脑都不太清楚了。


  吻着吻着,他便从当中寻找到了从未感受过的舒吅爽感。绷紧的神吅经也开始放松起来,王俊凯顺势放开对他的束缚,他不但没有再次攻击,反而主动勾上了对方的脖子,回应起来。这偌大的变化,令王俊凯惊喜不已。吻得更深。


  漫长的像是经过了整个世纪。


  唇吅舌分开的时候还带着恋恋不舍的味道,牵扯出细细的银丝。


  王源的杏眼里一片朦胧的水雾,看着令人心动万分。


  王俊凯用拇指拭去留在他唇边那不知道是谁的津吅液,满足地勾唇轻笑。王源终于恢复了神吅智,反应过来后,无法吅理解自己居然就那么被勾引了!懊恼极了。


  想想害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他又恼吅羞吅成吅怒地又想动手揍人。


  王俊凯却忽然惊讶的“啊”了一声。


  “?”王源不解停下了动作。


  他捏住王源的腮帮,令他红吅润的嘴唇不禁嘟起,微微露吅出洁白的贝齿。王俊凯凑近了他的嘴巴,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咦?我发现你居然有小兔牙!”


  明明性格乖张不羁地像个豹子,偏偏身上却长着那么戳人萌点的东西。反差萌什么的……简直太可爱了!


  王俊凯看了又看,喜欢到不行,又忍不住俯身吧唧一口。

  

  王源:“……”


  谁———


  谁都可以!只要能把这个臭流氓给老吅子拖出去宰了。


  重重有赏!!!!!!!!!!





 -tbc-



下文戳这


 看评论大家都因为我开连载而感到惊讶呢_(:з)∠)_ 我也很惊讶,最惊讶的是,我今天还日更!(赶紧掏出镜子看看我还是那个鱼头嘛)


哈哈哈开个玩笑啦~其实是因为脑洞*开太大,短篇写不完_(:3」∠)_


至于凯为什么会变小,只是本老母亲变着法让他俩谈恋爱而已。并不是重点,后文会解释。


小凯负责潜伏探测源源心意,大凯负责吃豆腐勾 *引吃豆腐勾 *引……


你们以为小蝎子那么好驯服嘛!我哥追个男票不容易的(,,•́ . •̀,,)


全篇无虐,就算有炮灰也只是顺带推进剧情助攻的,安心啦~这种打着打着打上  ***床的设定我想写好久了


评论(157)
热度(3435)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