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雏鸟情结 R篇

#占有与爱 万字短篇一发完结#


#设计总监凯X失忆钢琴家源 继兄弟#


#捆吅绑梗 稍污 观看需谨慎 与真主没一毛钱关系×3#


1.


  蹭光瓦亮的瓷砖地板干净的都能映射出人影。整栋大楼的一楼正厅通广明亮。前台小姐化着精致的妆容,用甜而不腻的嗓音回答电话那边的吩咐。


  忙忙碌碌的都市白领们打卡完毕后,大厅重新恢复宁静。


  旋转玻璃门那边走进一位身形颀长的青年。黑色衬衣,反戴帽。桀骜不驯的破洞牛仔裤包裹着纤细的长腿,塞在马丁靴里。他拉着LV小皮箱,不紧不慢的朝前台走去。


  马丁靴随着悠然的脚步,在大厅发出“噔噔”的声响,还带着些许的回音。


  前台小姐正好挂掉电话。迎面走来的青年气质卓然,大大的黑色口罩遮掉半张脸,可露出的眉眼依然精致无比。她向对方露出专业的甜美笑容。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吗?”


  “我找你们总监。”


  “好的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青年骨节分明的手摘去口罩,眼睫微颤。抬眼间,明亮的杏眸便淡淡地朝她瞥去。此情此景,前台小姐的呼吸不禁窒息片刻———


  如此赏心悦目的一张脸。


  犹如冬日暖阳般的和煦面容,骨子却隐隐透露着冷冽与疏离。长了那么张暖男脸,眉眼却冷傲极了。偏偏,又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不正是当今炙手可热的天才钢琴家———王源?


  王源朝着震惊的前台小姐微微一笑,语气里带点调侃:


  “预约估计是没有,刷脸可以吗?”


2.


  等秘书小姐恭恭敬敬地退出带上门,王源潇洒地把行李一甩。整个人霸王似地敞坐在沙发上。


  王俊凯显然早就习惯他的一贯作风。头也不抬地继续写写画画:


  “怎么突然回来了?”


  “还不是听说我亲爱的【哥哥】要订婚了的消息。特地赶回来呀。”他皮笑肉不笑的的在那个称呼上加了重音,语气却是不屑。“啧啧啧,还是嫩模呢,真不错。也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活可好吧。”


  王俊凯也不恼,只是微微皱眉澄清道:“那种小道消息也能信?”他放下手中的工作,朝王源走去。低下身子打量这念了好久的脸,半年不见,他就没有一点想他吗?王俊凯怔了片刻,眼前人的眉眼不再像童年那般暖如艳阳。桀骜不驯像只小刺猬的模样,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于是他将王源本来就因为戴帽子而变得凌乱的头发揉的更乱。见王源气急败坏地拍他,稍稍露出原本呆呆傻傻的模样。王俊凯嘴一咧,虎牙就露出来了。


  “回来的事,跟我爸和阿姨说了吗?”


  “巡回演奏会的时候碰过一次,他俩环球蜜月呢,哪还管的上我们。”王源不乐意地往弄乱他发型的罪魁祸首腿上踢,王俊凯灵敏地闪开。他撇撇嘴,继续整理自己翘起的呆毛。


  “挺好挺好。这次巡回结束,你也该歇歇了吧。哥带你出去玩。”


  王源却笑了:“呵,好意心领了。不过你弟这次回来忙着呢。”


  他从裤袋掏出手机,修长的手指扒拉几下。将屏幕递到王俊凯面前。


  “相亲名单大概二十多人吧……哦,还漏看了几个工作伙伴。三十多个吧。”他毫不在意的笑笑:“嘛,都是叔叔和妈精挑细选的,总有一款适合我。”


  王源的表情很认真。认真到王俊凯立马慌了起来。


  他克制住心里无名冒起地怒气,望着那张吊儿郎当的漂亮面孔。啧,那三十多个女人都不见得有他好看吧。


  在这世界上,能配的上他弟的女人。根本不存在。


  光是想想王源和其他女人相亲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对着未来婚礼家庭的遐想侃侃而谈……


  他就耐不住怒火。


  “不许去。”他说的有点咬牙切齿。


  “什么?”


  “我说我不许你去!”


  面对他忽如其来的气急败坏,王源不怒反笑。笑容却带着讽刺:


  “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说这句话的呢?”


  “哥、哥。”


3.


  第二天一早,王源就穿的像只骄傲的小孔雀。打着他最讨厌的西装领带,吹了最得体的造型,开上最酷炫的跑车。连声招呼都不跟他打,便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甚至连昨天,都不是和他睡一张床。


  王俊凯穿着睡衣走到客厅,望着空空如也的餐桌。脑袋忽然有点疼。


  居然连早饭也不管他了。明明从前担心他低血糖,即使有起床气爱赖床,每天都会雷打不动地给他做上一份热乎乎的源式早餐,再泡上一杯温度正好的蜂蜜水。


  如今连这最后的温暖也要被别的女人剥夺了吗?


  回想至此,心中那股发不出的闷气越积越大。


  王源和他,是最最亲密的兄弟。可是,却又不是血缘上真正的亲兄弟。


  他的亲生母亲和王源的亲生父亲都因故而逝,他俩是各自爸妈重组家庭后带来的孩子。双方家世都挺光鲜,又各带了个拖油瓶,各种意义而言,都算得上是很相配。


  王俊凯挺喜欢这个阿姨,毕竟自己的家庭又不是狗血言情剧中被小三插足后才散的,没什么可怨。小孩子心性直,谁对他好,他也会真心待对方。所以第一次见到王源的时候,他是带着期待的。来自对童年伙伴的好奇。


  王源来的那年还很小,小学五年级。整个人包裹在厚厚的棉衣里面,肉嘟嘟的,像透了那蒸炉里烘着的小奶包。白白软软,咬下去还奶香四溢。


  王俊凯永远忘不了那次初见。


  王源躲在妈妈的背后,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胆怯地环顾四周,见到年纪差不多的他时,一下子兴奋起来,特别高兴地自我介绍:


  “我是源源,王源~哥哥你好呀。”笑起来眼睛弯弯,像是初生的小太阳。温暖又明媚。洁白的牙齿边还露着个可爱的小豁口,大概还在换牙期。


  从那一刻开始,他便暗自打下决定,要做这小傻子的哥哥。保护他一辈子。


  掌控欲似乎也从那刻开始扎根,蔓延。


  虽然只是大一岁的哥哥,但王俊凯在王源的成长轨迹里,却是要比父母,更亲密,更依赖的存在。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王源进入了青春期。圆润的脸蛋褪去后,显然是少女们最喜爱的暖男脸。清秀又俊逸,精致又阳光。


  但在王俊凯的严厉看管下,王源总会乖乖把所有情书一一上交。在学校也不敢和异性有过多的交流。从心里到生理,统统都必须一手掌握。简直是把王源当儿子带。


  如果说一起睡觉只是刚开始两个孩子对于新家庭的不安与对新伙伴的新鲜感,后面,就变成了日积月累的习惯。也就是这样,养成了两人亲密无间的相处模式。王俊凯觉得,王源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在他的监管下才能安心。王源在他心里,无论多大,依旧还是当初那个小小的奶包,必须守着护着,才能好好长大。


  这样的霸权主义,搁在任何一人身上,都是受不了的存在。可偏偏,王源却一直放任着。


  大概要控制到什么程度呢?


  王源初二那年,早晨醒来躲在浴室搓内裤被王俊凯发现。羞赧的整张脸都涨红。


  王俊凯的第一反应倒不是觉得弟弟长大了,而是问他梦到了谁。


  这一问,可把王源问傻了。嘴唇开开合合老半天,最后红着脸丢下内裤就跑了。


  这种奇怪的反应立马让王俊凯炸了,分明是少年怀春被家长发现的模样。气的王俊凯抓了他埋在王源班级里的几个小跟班就问,打破砂锅也得找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姑娘,居然敢染指他可爱的弟弟。


  至于王俊凯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还不是因为———


  他初二那年,初遗梦里的对象……


  正是他那白嫩可口的弟弟。


  也就是从那时起,王俊凯对王源的掌控欲,开始逐渐偏移了轨道。


4.


  夜幕来临。


  镶嵌于大片植物中的会馆楼下,一辆黑色宾利静静地停在那边,融入夜色。


  “少爷,灯光太暗对眼睛不好。”司机从后视镜打量后座昏暗灯光下作画的王俊凯,好心提醒道。


  “无碍,你继续盯着,看小少爷出来没。”


  王俊凯放下画稿,疲倦地捏了捏鼻梁。


  从进去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三个小时了。吃个饭需要那么久吗?


  还是……聊high了。


  他开始陷入一种自我矛盾。


  明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王源终究要有自己的人生与另一半。可偏偏一点也舍不得放手。


  没有勇气向王源吐露心声,只敢用最卑鄙,同样也是最卑微的方式留在他身边。


  于事无补的是,王源还是与自己渐行渐远了。


  “吱———”的一声,惨厉的刹车声回荡在空荡的马路上。还带着某种碰撞的声音。


  刺耳的声音让王俊凯不禁皱起眉头。不耐烦的抬头往窗外望去。不远处的大树边,是一辆冒烟的黑色保时捷跑车。


  待看清后,瞳孔不禁蓦地放大。


  王俊凯头一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世界末日……


  大概就是这样吧。


  ———“少爷……那不是……小少爷的车……”


  


  5.


  王俊凯站在急救室的门口,脸色惨白。望着自己带血的双手,连腿都在抖。


  他的王源,这辈子最宝贝的人。刚才闭着眼睛躺在他的臂弯一动不动,精致的如同橱柜里的娃娃。可血……却顺着漂亮洁白的额头一路滑下,落到他的浅色西装上,染红一片。


  呼吸是那么的微弱,好像随时都会消失。


  脑海里翻滚的,全是往日王源的笑脸。调皮的,捣蛋的,肆意的,张扬的,温柔的,暖暖的。


  不会的,王源是个多有毅力的人啊。


  小时候再苛刻枯燥的钢琴练习,他都不会抱怨一句。


  成名后的漫天辱骂,他也视而不见。


  就连自己的多年唠叨,他都能欣然接受。


  那么好的王源,全世界最好的王源。


  一定会没事的。


  王俊凯捂着脸顺着背后的墙滑下,指缝间,居然感觉到了湿意。


  这时———


  急救室的大门忽然打开,王俊凯连忙站起跑过去,眼里满是急切之意。


  医生脱下口罩:“所幸撞击不严重,安全气囊也及时弹出。病患除了有点脑震荡和轻度外伤,并无大碍。”


  王俊凯眼睛重新亮了起来。语气充满感激:


  “谢谢医生!真的谢谢!”


  突然,好像一切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什么纠结,什么憋闷,什么女人。只要王源没事的话,怎样都好……


  但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是,王源醒的很快。


  可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却把所有人都吓傻了。


  “你们……是谁?”


  清澈的,懵懂的,警惕的。


  ———宛如雏鸟般的眼神。


  大概是因为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王俊凯的原因,王源对王俊凯非常依赖。医生想让他单独做个全面检查都不肯,拉着王俊凯的衣角,委屈的像个迷路的孩子。


  “哥哥……我不要去。”


  太久没看见过如此示弱的王源,王俊凯竟有了片刻的呆怔。哥哥……自从王源念了高中后,就再也没有认真的叫过了。后面的每一次称呼,不是带着调侃就是带着讽刺。王源抗拒的意思太明显,以至于,他总觉得王源意识到了什么。便再也不敢袒露心声。生怕话一出口,两人便就此陌路。他做的很有分寸,也开始保持距离。


  是变态吧,哪有哥哥喜欢上弟弟的。又不是什么狗血电视剧。光是想想,都是被全世界所拒绝的。禁忌的爱情。


  “好,源源不想去就不去。”他揉揉王源的脑袋,语气带着安抚。


  医生见状,只好罢休。病房内的人群一一退出后,只剩下他俩。


  司机先生走了又退回来,凑在王俊凯耳边问道:“那少爷……这件事,要向董事长和夫人禀报吗?”


  王俊凯的脑袋变得很乱。沉吟片刻,最终像是下定了决心。他叮嘱道:


  “别跟他们汇报了。封锁所有源源车祸失忆的消息。对外就宣称王源巡演结束散心去了。至于演出团那边,我会去安排好。”


  “是,少爷。”司机先生点头答应后,便轻声退出了病房。


  既然上天给了他这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可千万不能浪费。


  经过这次车祸,他已经没有勇气再接受失去王源的痛苦了。


  “源源,你知道哥哥是谁吗?”他坐在床沿温柔的问。


  换来的果然是一个迷茫的眼神。


  禁忌就禁忌吧。就算被全世界否定又如何?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失去王源更可怕的事了。


  王俊凯凑在王源面前,轻轻地在他唇边落下一吻。像是对待宝物般的珍惜。他带着失落的语气告诉王源:


  “源源,哥哥是你男朋友。也是你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这下……你可不能再忘了啊。”


  那么这次,他选择用爱,编制最美好的谎言。


  化成鸟笼,囚禁他最爱的金丝雀。


  即使被恨也没有关系。


6.


  失忆后的王源如同一只初生的小鸟。什么都得重新学起。


  他非常依赖王俊凯,如同依恋母体怀抱的婴儿。就是稍稍离开一会儿,都会害怕的缩成一团。


  医生在王源出院前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告诉他,之后王源的一切可能都要手把手的重新教导。接下来可能会很辛苦,但务必要亲自来不能假手他人。毕竟王源现在的心里年龄不如生理的,再受一点刺激,可能就会出现更大的问题。


  当然,就算不用医生说,王俊凯也不会把王源交给别人。从小就恨不得王源出生时他就看管在他身边,每一分每一秒的成长都是在他见证下改变的性子。这次得了机会,自然是不会再把王源交给任何人。就连他的生母,他都要瞒着。


  王源必须是他一个人的才好。


  王俊凯像是找到了什么乐趣,为了照顾王源。将公司的工作全部移到家里。要不,就是带着王源去公司上班。王源现在的性格乖巧极了,一改平时桀骜不驯的性子,温顺地宛如回到了儿时。睁着一双大眼睛糯糯喊哥哥的模样,简直让王俊凯欲罢不能。


  他似乎并不太明白男朋友的意思,但王俊凯对他做出的种种亲密举动,他都会欣然接受,甚至觉得是理所应当。如果哪天王俊凯忘了给他早安吻,他还会特别不高兴地咬他下巴,就像是孩童被家长忽略后的撒娇泄愤。


  王俊凯和王源是兄弟的事情,外界几乎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想把王源绑在身边,却又不肯跟王源上同一所学校的原因。大概从那时王俊凯潜意识里就在隐隐准备。如果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世,那难堪的评论就会少很多。在一起最多只是性别上的问题,可那对他而言,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他霸道惯了,从小被捧在手心长大,少爷性子使得,除了王源以外的人,他根本懒得多看一眼。外界相传的王家少爷高冷难相处,可不是空穴来风。要说担忧,也只是怕别人把不好听的帽子盖到王源的头上。那会比当面侮辱他,更要来的难受。


7.


  下午一点,正是午餐过后适合午休小睡一会儿的时间。


  王源终于睡熟了。脸颊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呼吸均匀。王俊凯小心翼翼地把故事书放到床头柜,侧躺着欣赏了一会儿他家宝宝恬静美好的睡颜,忍不住落上一吻。


  他轻手轻脚地退出被窝,起身帮王源掖好被子,确定没有露出哪里后,才安心地退出休息室。


  办公室的沙发上,有个人怨念的等了好久。见他终于出来了,刚想吼,立马被王俊凯警告的眼神堵了回去。


“嘘,你最好给我放低声音讲话。不然立马把你丢出去!”他低声示意好友休息室里有人在睡觉。


 “卧槽谁啊……”方哲侧头往休息室处打量,一副被王俊凯吓到的模样:“你啥时候那么宝贝人了?除了对你弟弟。”


  “里面就是王源。”


  “哦。”方哲翻了他个白眼,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这死弟控,还有药救嘛?


  “诶我说,你真的要解除和Anna的绯闻合约啊?咋那么不够意思,说好帮我的呢。”


  “我已经帮她炒的够火了。热门里每天都是我和她的恋情爆料,能让她飞好一阵了吧。”


  方哲咬了咬拇指,“唔……可是火候还不够啊,我现在再找其他人帮她炒,名声就难听了。我下一步准备塞她去演个女二垫垫基来着呢。”说完,他面露凶色:


  “说!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主意了!”


  “嘘!你轻点。”王俊凯连忙做手势让他降低音量。望了望休息室,见屋内没有动静才转头:“王源不喜欢她。”


  “废话!王源当然不会喜欢她!你当初同意帮我跟她炒,不也是为了放消息气王源,逼他回国嘛。”


  方哲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斜眼看他。“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知道就行,然而目地达成。对朕而言,她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王俊凯坐下,豪气地大手一挥,“打入冷宫。”


  “人性呢?!”方哲掐他脖子猛摇。


  王俊凯理都不理他,淡然地说:“好了,好了,爱卿你跪安吧。别吵着我宝宝睡觉了。下次请你吃饭补偿。”


  “哼!还兄弟呢!一点都不够意思!”


  “两顿。”


  “哼!还哥们呢!就这点情意!”


  “四顿,五星级以上任选。”


  “好的大哥!大哥再见!”


  啧,节操呢?


8.


  虽然老爱各种诈他,人看起来又不靠谱。但方哲对于旗下艺人的推捧方式的确厉害。没多久,王俊凯和王源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了那嫩///模Anna的新歌MV。公司大概是想让她走性感路线,整个mv拍的非常火辣,有许多大尺度的表演,侧面隐晦地表现了很多。比如……啪啪啪。又比如……捆绑 p a l y 。


  王俊凯立马转头看王源的态度,果然,眼睛瞪得大大的,眉头紧皱。


  “宝宝,不喜欢这个mv吗?”


  王源摇头,很认真的说,“不喜欢这个姐姐。”


  诶?王俊凯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啊宝宝?”


  “不知道,就是讨厌她。”王源嘟着嘴,不满地说。


  “那宝宝讨厌这个mv里做的事吗?”王俊凯忽然想到了什么,大概是被那mv洗了脑,脑海中顿时充满了废料。他舔了舔嘴唇,眼神变得幽深。


  “这个好像蛮好玩的。”王源歪了歪脑袋,笑着说。


  嘿!有戏!


  王俊凯轻咳一声,装的非常严肃。他诱惑王源,指着电视里女人被绑住的镜头:“我们来玩逃脱有戏好不好呀?就是哥哥拿东西绑住你,然后源源想办法挣脱。赢了的话,有糖吃哦。”


  一听到有糖,王源眼睛都亮了。因为王俊凯盯他盯得特别紧,怕把牙吃坏,几乎不怎么给他吃。


  “好呀好呀!源源要玩的!”


  


  当王俊凯拿领带一圈一圈往王源手腕上绕的时候,心里是有股罪恶感的。


  王源什么也不懂,眼神特别纯真,大概是觉得好玩,眼里还带着点期待感。杏眸亮亮地任他动作。


  他的手腕特别细,王俊凯一手就可以抓住。骨节分明的手美感十足,皮肤白的像是会发光,还有点透明感。


  虎牙不自觉的就戳到了嘴唇,王俊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可能有点失控。可他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了……


  “少爷,您要的……”管家站在他们身后,被他们的举动吓得愣了片刻。“小,小龙虾好了……”然后他端着小龙虾尴尬地站在原地,眼睛也不敢吓瞟。


  王源闻到龙虾的味道整个都兴奋起来,挣扎着不让王俊凯继续绑了。眼里,鼻里,一时只有小龙虾的身影。


  “啊啊啊啊快给我解开,我要吃我要吃!啊——— 我要吃小龙虾!!!”


  王俊凯一见他挣扎,心里压制的想法猛地就冒出来了。立马迅速给他扎好,打了个死结。王源哭丧着脸连牙都用上了,背带裤的带子都被弄得滑下一边,看起来可爱又可怜。王俊凯在旁边抱手看着,心里非常得意。


  管家把小龙虾放在客厅的餐桌上,人就溜没影了。王源望着那盘喷香四溢的小龙虾,又解不开领带。只好可怜巴巴地盯着王俊凯,嘟嘴撒娇:“解开嘛……”


  水润饱满的索吻唇嘟成一个心形。隐隐的,还露着枚红色的小舌尖。薄荷音黏黏糊糊,甜而绵长。


  这下,王俊凯彻底变了表情。


  大概只要对方是王源,多大的克制力都得随风飘散吧。


  桃花眼蓦地一片幽深,宛若深达千尺的深潭,黑不见底。


  “那个辣,对嗓子不好。”王俊凯哑着嗓子说。


  要吃点甜的才好啊。


9.



爱到深处自然X    纯洁的孩子请直接下拉




10.


  王源醒来的时候天还蒙蒙亮。


  稍稍一动,腰以下的部位就酸疼的要命。侧头望去,王俊凯长长的睫毛盖在脸上,睡的很香。手臂还紧紧地抱着自己。


  嗓子因为昨天的激烈运动,干渴的快要冒火。王源舔了舔嘴唇,轻轻地从王俊凯的怀里钻出来。然后转身帮他掖好被子。王俊凯怀里少了个人,呓语了几句,揽着枕头翻了个身。王源无声地笑了笑,捂着腰赤脚踩在地毯上,打量了眼地上皱巴巴的衣物,还是决定拿件新的。


  他穿着宽松的浴袍下楼走到厨房,倒了杯纯净水一口灌下。嗓子这才好受了些。喝完水,他上楼走进自己的房间。拉开床边小桌的第一个抽屉,拿出手机。随着苹果开机界面的跳转,桌面才显示出来,一条微信就噔的跳出。


  [Roy,事情进展的如何?还回维也纳吗?] ——— Mike


  [不回了。接下来的事你帮我解决。]


  王源手指灵巧地在屏幕上舞动。消息很快发出。然后他删除了聊天记录,退出微信关机。将手机放回抽屉后。他抬起那双清澈如水的杏眸,打量矮柜上的照片。黑色的三角钢琴旁,王俊凯站在他的身边。少年时期的自己拿着奖杯笑的灿烂。他慵懒地眯眼,嘴角泛起笑意:


  “好像除了哥哥以外,其他都不重要了呢。”


  以爱为圈,画地为牢。


  却不知,到底是谁———


  囚了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被自己的字数和手速感动哭 ╮( ̄▽ ̄")╭ 


所以……你们看懂了吧

评论(207)
热度(2604)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