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断袖

#牡丹精X莲花精#

 

#来自  @绮灵缃沐  点梗#  

 

#打着古风幌子的小萌文#

 

 

 

00.


牡丹湖畔,芙蕖灼灼。


一切的恩怨情仇,只缘于那句:


“嘿,兄台。吾见汝风姿卓越,命犯桃花。吾极知汝之忧。须解乎?”


“说人话。”


“你有伴侣吗?”


“没有。”


“哦,那你现在有了。”


01.


  

  九州之南有一方美丽的世外桃源。名唤花都。


  花都,花都,自是百花之都。


  而此处的花,更是于天地之精华,日月之光辉。久而成精,非一般凡物可比拟。


  近来花都的众位都在谣传,花王最近怕是被缠上了。


  这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整片花都都开始讨论起到底是哪个不要命地小花妖,胆敢打起他们花王牡丹的注意。


  花王之绝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艳而芳,引得无数少女竞折腰。就连那号称花中皇后的月季,都只敢暗暗觊觎妖后一位,不敢再进一步。


  于是乎,小莲精的无意壮举,震惊全国。


  而我们的花王殿下,显然是成功被引起了注意。


  自古以来,妖要修得正果就难。而草木修炼成的妖精,更是因为先天的心性所致,即使修为要比平常妖厉害,内心却要天真的多。


  王俊凯心想,王源那莲花原身真不愧是浸水长大的,大抵是不小心把脑袋也浸坏了,才会生的如此不靠谱。


  那小莲精对他笑的阳光明媚。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卖萌打滚。理直气壮的语气让他哭笑不得。


  可是望着对方天真无邪的笑颜,王俊凯竟突然有点不舍得打破这美好的氛围。他沉声轻咳:


  “你可知我是何人?”


  王源笑的开怀,大抵是没想到他会问如此简单的问题:“花王牡丹啊。”


  “你不怕我?”


  “你长的那么好看,我为何要怕。”王源笑弯了杏眼,眸中有光,“那我可以追你了吗?花王殿下。”


  然后,千百年来静心清修的花王殿下,愣是被这笑靥如花的小莲精,哄地被勾去了心神。


02.


  茶水微凉,王俊凯望了眼院中洋洋洒洒地开了一大片的桃花木,满院桃红尽芳菲,将午后的闲余时光晕染的光华美好。


  他挥手拂去飘落在膝上的花瓣,抚平衣摆褶皱,起身背手往院中走去。


  待他走近,桃花木窸窸窣窣地一颤,从树上闪出一抹粉色的身影。那人稳稳地倒挂在树干上,语气依旧是那般古灵精怪:


  “今天王俊凯为王源断袖了吗?”


  王俊凯从袖袋掏出一包枫糖,往他嘴里塞了一颗。末了,刮刮他挺翘的鼻梁。“甜吗?”


  “甜。”王源用舌尖把糖咕噜一转,脸颊鼓起一个小凸点。


  “甜就下来,等会儿别摔了。”


  调皮的小莲精每天都会以各种不同的出场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王俊凯既不鼓励,也不阻止。只是暗地叮嘱了宫殿里的下人,切勿浮躁伤了他。


  莲花这圣洁清净的性子,依水而生,仙而雅。怎会养出王源这般古灵精怪的小机灵来。莫不真是变异了吧。


  王俊凯若有所思的摇摇头,装作看不到某人偷偷悔棋的举动。畏畏缩缩,做完小动作后又暗暗窃笑的样子也很可爱。滴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在耍小花招这点,他真是玩的不亦乐乎。


  偏偏在逗弄王源这方面,王俊凯的本事日益见长。这不,大手一摆,又吃了对方一颗子。小莲精杏眼瞪得大大的,白嫩嫩的脸蛋鼓成包子,瘪嘴一甩手。气的直嚷不玩了不玩了。


  然后铁面无私的花王殿下,又悄悄放起了水。等小莲精得意洋洋地摇手说“本宝宝真是厉害”时,勾住他的脖子,往怀里一带,语气凶恶却带着宠溺的笑意。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种打一棒子再给颗糖的举动,他也是玩的非常尽兴。


  小莲精羞红了一张俏脸,嗅着牡丹怀里的香气,乖巧的没有再辩。


  反正好男人总是要宠媳妇的,他就惯着他点吧。



03.


  晚上睡觉的时候,王俊凯把书卷放回架上,正准备熄灯。房梁处却传来一阵气息均匀的呼吸声。他耳朵尖,一听便知道是谁。


  无奈叹息,他凝息一跃。果然是那一条筋的小傻瓜。乖乖的伏在房梁,趴着的样子像极了他曾经养过的那只猫。小小的一只,还总爱撒娇。


  都说了回去,又跑回来躲房梁作甚?真的是有那么喜欢自己嘛,小傻子。


  他缓缓露出笑意,摸了摸王源柔顺的头毛。引得对方嘟嘟囔囔地一阵梦呓。大抵喊得还是他得名字。


  心中暖暖的如同人间四月天。


  他施力将王源抱下房梁,力道轻的像是怕碰碎什么珍贵之物。小莲精睡的熟,闻到熟悉的味道安心的不得了,还亲昵地往怀里蹭近了些。


  将被子细细地把他盖好,连边角都压得细致。王源长长的睫毛安静地伏在白瓷般的脸颊,静下来地模样终于有了一点莲花的影子。清逸俊秀,精致可人的模样随便甩出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妖精一大截。


  王俊凯抬手拨了拨他的睫毛,又摸摸他的脸蛋。王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怕痒地缩了两下。随即又陷入沉睡。王俊凯终于不闹他了,撩起他细碎的刘海,轻轻柔柔的在额头落上一吻。


  哎呀,袖子好像真有点岌岌可危。


  看来这花后之位,差不多也该有所定夺了。



04.


  王源已经有三天没出现了。


  牡丹殿再次回到最初的那般死寂。殿内的下人不知所措地打量花王日渐阴沉的俊脸。没有王源银铃般的笑声,一切又回到原点。甚至可以说是,更糟糕些……


  台上精致的糕点没人偷吃,倒了一次又一次。清香的花茶从温热到冰凉,始终等不到有心人细细地品尝。


  王俊凯捏碎了亲手制作的牡丹饼,花王大人千金难得一次的手工制品,就那么碎成粉末都无人欣赏。

  

  人呢?


  他不快地皱眉,心里却是一阵焦躁。待回过神来,又担心起王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家伙真是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不然怎么会才三天没见,就已经如此按耐不住了呢。


  忧虑泛上心头,没经过细细考量,人就一溜烟跑去找他了。


  


  王源的府邸其实也算的上是豪华,王俊凯不想惊动府中的下人,便从围墙跃入。府中厢房甚多,他那闷头乱转实在是寻不到人。抱臂静等了一会儿,他拉住一个路过的下人询问,那小仆人瞪大了眼睛,战战兢兢地哆嗦了好久,才抖着嘴唇告诉他:


  “少……少爷……现,现在在府中的莲花池畔……”


  王俊凯嫌那小仆人哆哆嗦嗦的样子拖拉,心里又急。没等他说完,人就跑了。


  “沐,沐,沐……沐浴啊———”


  小仆人欲哭无泪地盯着王俊凯飞快消失在视野里的背影,心道大事不好。




  莲花池畔,仙雾缭绕。


  隐在绿叶莲花丛中的,正是他心心念念想了好几日的芊芊少年。


  肌肤胜雪,眉目如画。映着荷色,亭亭玉立地嵌于碧水中央。


  莲花精清丽脱俗,却意外的比任何花妖都要勾人心魄。王俊凯心里的焦躁顿时一扫而光,除了在那诱人景象下慢慢变紧的喉头,其余还算是正常。


  他蹲在池畔,拎起那件带着香气的衣裳。笑的很坏,虎牙尖尖地抵在唇边,透露着恶作剧的意味。


  静静欣赏了会儿美人沐浴图,池中那反应迟钝的小莲精,到洗完了才发现不对劲。


  “?!”


  王源瞪着那双湿漉漉的杏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带着惊恐。才转头就看见个大活人站在那盯你,不吓才怪吧。


  “过来。”王俊凯朝他招手。


  王源猛摇头。


  “不过来衣服就没咯。”他轻描淡写地威胁道。


  王源挣扎了一会儿,又猛摇头。


  “那好,我把池里的水抽了,看你出不出来……”


  “你敢!”这可是他最心爱的池子!


  “你看我敢不敢呀?”王俊凯笑的一脸流氓。


  王源瘪瘪嘴,哼一声别过头去。


  看来强硬政策行不通,王俊凯细细沉吟,脑袋叮一声,放柔语气:“乖,你过来。告诉我你最近为什么不来找我了?”莫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吧……


  “哼,就是不找你。”王源把身体埋进水里,只剩一张俏脸露在水面,他嘟囔道:“让你找花后……不跟你断袖了。”


  “什么?”


05.


  然后小莲精就那么凭空消失在了水中央。


  王俊凯心道真是小看了这小傻瓜,法术倒是学的挺不错。尤其是逃跑这方面……


  他不禁有些咬牙切齿。


  皱眉差下属把整个花都都扫荡了一遍,训练有素的士兵绕着花都一家一户的搜寻。家家户户都被花王的这次大举动吓到。八卦地询问来巡查的士兵,他们只是统一口径:


  花后不见了。


  这可让花都的所有居民震了三震,我的老天。终于有高人把他们花王殿下给收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花都少女们的荡漾心,总算可以消停下来。剩下的单身男子也有了生的希望。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帮花王殿下找回花后?!


  于是乎,千百年来,花都第一次有了全民团结的大活动。王源的这次出逃,不仅促进了花都人民的凝聚力,也凑巧撮合了好几对在寻找中对上眼的小情侣。增加了花都的成亲率与人口的百分比。


  真是误打误撞。


06.


  夜晚的长安老街比白日更加繁荣昌盛。


  青石板老街的两旁,各种饭馆小店。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据说这里出了一位名伶,生的极美。京城的各方达官贵人削尖了脑袋都很难见上一面。


  名伶性子可傲,一月只表演一次。既不为钱也不为名。视权势金钱为粪土。宛如池中白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台上的粉衣少年轻轻抬臂,悠然一甩,水袖飞扬。眉眼柔柔,却带着傲不可近的气场。


  台下所有人看痴了眼,唯独一位华服男子的眼神还算清明,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直直地盯着。这大概是他最像妖的一次了,因为此刻的他,真是恨不得把所有觊觎的人通通杀光。


  听说今晚出价最高者,便能得到名伶陪伴夜游牡丹江的机会。


  这可让京城所有的达官贵人争红了眼。


  少年站在最高处望向台下,最后得标的那人一身红衣,似是骄阳。嘴角噙着的那抹势在必得的笑容看着碍眼极了。少年不禁撇嘴。眼神冷傲如常:


  “公子一掷千金为何?”


  “为博美人一笑而已。”


  “哼。”


  没等少年把白眼翻完,红衣男子便将他往肩上一扛。


  台下顿时一片惊呼,打手们这才反应过来想去拦。结果连衣袖都没碰着,两人就直接化为一抹光,消失在舞台中央。


  最后的那片光晕中,红衣男子轻蔑不屑的眼神,随着渐渐透明的身体。深深地印刻在在场所有人的心中。无法忘怀。


 


  被摔在床上的时候,王源才心道大事不好。连滚带爬地想溜,直接被身后那人握住脚踝扯了回去。


  “还想跑?”王俊凯低沉的声线酝酿着暴风雨前的宁静。他低头凑到王源耳边,灼热的气息烫的他猛地一颤,“这花后总算是抓回来了,我也不是拘泥礼数的人,堂我们就先别拜了,直接洞房吧。”说完,还往王源唇上亲了口。开始利索的扒衣服。


  “什什什什么……”王源赶紧推开他,抖得跟筛子似地。这才注意到整间房都被布置成了喜房的样子,红烛,红被,红帐……就连王俊凯的衣服……也是红的。


  他……他是想要和他成亲吗?


  “小坏蛋,居然敢跑到那种地方……”王俊凯生气地咬他耳垂,语气懊恼,“还让那么多人看你跳舞!只有我可以看知道吗?”


  “你你你你你……”王源完全反应不过来现在的情形。


  “刺啦”一下,是锦帛撕裂的声音。


  王源怔怔地盯着那活生生被撕下的水袖,呆若木鸡。


  “好,袖也断了。心也赔了。”王俊凯捏捏他的脸颊,语气宠溺,“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


  “有什么想说的也等明天吧。现在……”他打断王源,笑的危险:“是洞房花烛夜。”


  “唔……呜呜呜呜……”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等王源终于被扒光了,才堪堪反应过来。不过,大概是来不及了吧……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可其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花间绝色艳冠群芳,世外仙株清丽无双。


  世间良配也。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cr:见 logo 侵删歉




CR:蓝绿星晴


特地按照文画的,爱她爱她唔啾啾!!!(づ ̄3 ̄)づ╭❤~




以防万一这个 @绮灵缃沐 说着闭关考研,却依旧不忘来留言让我写源凯的小炸毛追杀我……于是我放下所有脑洞先把她的点梗写了_(:з」∠)_


依旧不是源凯,你咬我呀>▽< 

评论(121)
热度(1839)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