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痒了你就挠挠呗

#计算机天才学弟 X 大神学长#


#舍友视角#


#非计算机系学生,如有不合理的地方,请读者老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_(:з」∠)_#


  “卧槽——— ”


  熄灯前的计算机系男生寝室蓦地传来一阵恶嚎。那分贝,那气势,震得宿管阿姨差点提着鸡毛掸子冲上来。


1.


  “大源你又把服务器黑了干嘛?!老子任务做到一半呢!”我光着膀子,撸了撸并不存在的袖子管,怒气冲冲地爬上王源床铺的楼梯。狠狠晃了他几下。


  “心情不好。”少年白皙的手背盖住眼睛,曲着腿,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这次又是怎么了?”平时活泼的跟只兔子似地,现在这幅要死不死的模样是怎么回事?我被他死气沉沉的状态吓到,担心的推了推他的腿。


  王源其人,C市20xx届理科状元。自从进入A大后,凭借着一张绝色的小繡脸和一身技能,瞬间俘获全校师生的心。更是以计算机天才一名,在这布满技术宅的专业里横着走。


  秉着小天蝎的性子,对所有对他客气友爱的人,又好又温柔;对所有对他不客气的人,赶尽杀绝。


  上次有个人在游戏里把他惹毛,他愣是直接黑了整个服务器,让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最后,侵入对方电脑,以碾了对方电脑硬盘的代价后,才终于消了点气。当然,他平时心情好的时候帮学妹学弟修个电脑也是不成问题的。


  “我失恋了。”


  “……”我顿时傻眼,“哈?!!!”


  “你的那个长的可好看的女朋友?不是谈的挺好吗?怎么了啊。”


  一直都知道王源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自小一起长大,可谓是伉俪情深,如鼓琴瑟。就连这堪称迷你花花世界的大学,任学姐学妹学长学弟如何追求,硬是没能赚得这大爷的一个回眸。端着校草的光鲜名号,专心致志地守着他心爱的小青梅。本来以为,名草有主,那群姑娘们好歹也该看看我们这群黄金单身汉了吧。哪知,经过千千万万张嘴后,王源和他女朋友的故事被传唱至校园的任意角落,专情小王子的称号就此爆出,随之慕名涌来了更多的追求者。啊,这世界,果然还是看脸。


  不过,这样坚定的感情,怎么会说散就散呢?


  我戳戳王源的小腿,让他起来好好说,却被一脚挥开。


  “天天忙着和别的男人应酬,信息不回我,电话也不接。你说,要我怎么忍?!”王源愤愤的从床上坐起,一脸怒容。“算起来今年正好是第七年,七年之痒,果然是痒得很呐。”他咬牙切齿。


  王源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以至于,我愣是把那句差点顺口而出的“痒了你就挠挠呗”咽了回去。


  此刻真不是我耍宝的时候。


2.


  老话说的好,忘记旧恋情的唯一办法,就是展开一场新的恋情。在感叹七年之痒的可怕之际,作为一个合格的好兄弟,我自是不能让王源这傻小子沉浸在失恋痛苦中无法自拔吧。初恋嘛,难免会有些痛苦。但人生那么长,谁没了谁还不能活呢?我语重心长的劝解他。他点点头,一副恍神的样子。也不知到底听进了多少。


  正好,宿舍里几个哥们也都还单着。本着中国好室友的心,我连昨天服务器奔溃的事都没计较就去找隔壁外语系的妹子,热热闹闹的搞了场联谊。宿舍另外几个哥们看见妹子后乐的见牙不见眼,平时系里就没几个女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就差没把浑身解数使出,逗得妹子们哈哈大笑。而我请来的主角王源大少爷,此刻却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妹子问什么答什么,既不过度热情,又谦谦守礼。可却总是心不在焉的,发了好几次呆。直到我偷偷在下面踹他小繡腿才怔怔的露出了个笑容。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笑呢?


  还好,王源还有最佳利器:男神的俊脸,清冷盐人的气质,高超的技术,声名远扬的名声。所以即使不用像我们一样万般讨好,依旧是把妹子迷的不要不要的。


  “王源,听说你电脑可厉害呢!以后出问题了可以找你吗?”


  “嗯……其实你们也可以找这两位,他们修电脑技术比我好。”他看了看我们。


  “王源王源,那刷机什么的你会吗?我每次都刷不好,手机差点变砖了!”


  “那个很简单,看网上教程就好了。”


  “那你黑人电脑一定很厉害吧?我下次去饭圈撕逼的时候,可不可以请你把那几个骂我俩儿子的贱人电脑黑了啊!!!价格都好商谈的!啊?”


  “……”


  

  反正总的来说,就是妹子很热情,他却不怎么买账。大概就是所谓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


  我无聊的支头观察进展,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等着刚才点好的菜上桌。


  忽然,从饭店门口被侍从引进的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整个气场看起来就是精英人士。我稍稍瞥了一眼,却立马呆住了。呀,领头的那个不正是我们系刚毕业的大神学长嘛!


  在我们系,就没几个不认识学长王俊凯的。比我们大两届,从小就是各种奖项包揽周身,最后以他们市的理科状元一名进入本校,一炮而红。性子算不上太热,外加容貌帅气逼人,远远的打量,总会有种高冷难以接近的感觉。所以大家总爱大神大神的喊他。但其实学长人非常好,也爱扶持后辈。之前参加ACM程序设计大赛时,我就曾向学长讨教过一二,无论是学术上的还是技术上的,学长都非常耐心的一一指导。本校的男生都很服他,即使有几个不服的,也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种种蘑菇。奈何人家境界太高,岂是尔等diǎo丝可羡慕嫉妒恨的。


  但我最服气的还是要数学长大一时就开始谋划创业的雄心壮志。据说学长家里条件很优越,但他却不是个爱坐吃山空的主。拿着自己每年存来的钱炒股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拐了他们那届最牛逼的几个计算机牛人,出去开公司。如今算来,也有五年左右了。出品的好几个网游都火的不得了。公司也随之蒸蒸日上。就是昨天王源黑掉的那个,也是他们公司旗下出品的。作为同系后辈,我最崇拜的男人就是学长!没有之一!


  “学长学长!”我兴奋的向那边挥手致意。


  学长听到后,立马向我们这边看来。但我感觉到他视线落到这后,显然是怔了一下。难道看到我很惊讶嘛?


  随后,他带着悠然的笑意走到我们这边。另外两个陪他一起的男人我近看了才发现,居然是之前被学长挖走的两个牛人。


  “谷木?你们也来这边吃饭?”他视线随意的绕着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我面前。


  “没,我们联谊呢。”学长不会觉得我是个贪图女色的男人吧……都大三了,我还想毕业后去学长公司试上一试呢。毕竟那是我最喜欢的网络公司。


  “哦。”学长的脸色的确顿时变得不太好看。我本以为他会就此走人,没想到他却勾了勾嘴角,友好的说:“反正都是校友,我刚订了包厢。不如就一起吃吧。”


  我转头用视线询问了下大家的意见,除了依旧面无表情的王源,其余人都非常愿意。尤其是刚才的那几个妹子,视线火热的就差没黏在学长脸上不下来了。


  哎,又该感叹这看脸的世界了!


  

3.


  和服务员打了声招呼,把刚才点好的菜都送到包厢里。学长又循着大家的意见加了好几个菜,告诉我们这家饭店的老板是他的好友,随便点别客气,都算他账上。这茬一出,我感觉那几个妹子大概是要爱上他了,那赤果果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之后还不停的在王源和他之间巡游,似乎是在考虑到底要哪个才好。


  呵呵,真是想多了。我在心中默默吐槽。


  托我们宿舍的那几个活宝的福,饭桌上的气氛还算得上活跃。大家都挺自来熟。两个牛人学长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高冷,那段子说的,比说相声的都溜。跟我们这帮老爷们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混。几个妹子也被逗得不顾刚才的矜持,笑的可欢。


  气氛挺好,不过坐在我旁边的王源却一直怪怪的。刚才在外面他还肯说几句,进到包厢后整个跟哑了一样,头都不抬的闷声吃喝。吓得我悄悄凑到他耳边问他是饿死鬼投胎嘛。他也不理我,继续一杯一杯的灌啤酒,吃东西。


  果然,不听我劝的下场就是,没过多久,王源就胃疼的缩成一团,脸色刷白一片直冒冷汗。我着急的抚了抚他的后背,让服务员送温水来。没想到,学长倒比我还急,迈着长繡腿从对面快速走过来,蹲在王源面前用手暖他的肚子,急急地问我:“他是不是又没吃早饭,直接空腹喝牛奶了?”


  什么叫……又?


  我愣了愣,接着回想了下早上的场景。王源起床晚了,差点迟到。偏偏今天正好是那点名老魔头的课,他随便刷了牙,冲了脸,顺手拿过桌上的一包牛奶就拖着我去上课了。


  然后我点了点头,学长的脸却顿时黑成一片。


  正当我捉摸不透时,学长更是做了件惊世骇俗的事,他居然直接公主抱起王源就往外跑!


  王源再瘦也是个180的汉子啊!看他那轻车熟路的样子,要不是知道王源的体重,还真以为他只是抱了个小娃娃,那么轻松。我无视桌上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不禁感叹:学长臂力忒好!我必须也要好好去健身房练练了!


  然后我连忙对宿舍兄弟和学长朋友嘱咐了几句,拎起外套随便一套,把学长和王源挂在椅背上的衣服抱在怀里,就跑出去追他们。这深秋的天多冷啊!可别一个还没好,另外一个又病了!我担心的想。


  还好我跑的很快,学长抱着王源不好开车门正着急,我赶紧跑过去帮忙。混乱中,还听见王源虚弱的嘟囔了句:不好开门,你倒是放我下来啊。谁要你抱了!


  你看王源这少爷脾气,平时压榨压榨我们就算了。人学长好心好意帮他,还不乐意呢!我这恨铁不成钢的啊。但看在他不舒服的份上,我还是顺着这祖宗吧。


  我把外套给他裹上,扶他坐上后座。学长连外套都没来得及拿,就跑到驾驶座坐好准备发车去医院。


  大概是真的很不舒服,王源路上忍不住的哼哼,本来好好坐着的姿势也坐不稳了,越滑越往下,最后直接改为躺在我的大腿上。看他那模样我也挺不好受的,拿袖子给他擦了擦冷汗,却突然感觉周身一凉。凭着感觉往前面一看,后视镜里,学长的一双桃花眼,不知为何,竟隐隐透着煞气…… 


  我繡干什么了学长?!我用眼神和他交流。


  “你别让他这样弯着身体侧躺,压到胃更难受。”学长透过后视镜和我对话。


  哦,原来如此。学长果然是见多识广。


  我听着觉得有点道理,便推了推王源,让他坐起来。没想到,他居然狠狠的拧了下我的大腿。疼的我都顾不得学长还在,就“嗷”的一声大喊了出来。


  这实在有损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形象。


  你干什么?! 我愤愤地低声问他。这小子倒好,完全无视我的怒气,淡淡的回了句:不给老子当枕头就黑你电脑。


  我当时就哽住了。


  没错,老繡子最怕他来这招。毕竟黑电脑这坏事,他做的还真不少。不怕敌人来阴的,就怕敌人光明真大告诉你他要搞你,而你,却依旧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正当我为自己无法硬繡起来的人生感到悲哀时,前方后视镜的眼神变得更可怕了……


  学长,真不是我不听您老话!可这小祖繡宗也难伺候啊!


  哎,做人真难。


4.


  到了医院后,学长很麻利的跑上跑下,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傻呵呵的坐在王源旁边陪他挂水,旁边都是些身体不好的老人。没什么人大声说话,王源又是病怏怏的。我只好望着一滴滴下坠的点滴发呆。


  很快,学长拎着一堆东西跑回来了。里面大概都是给王源开的药和盐水瓶。


  他小心翼翼的把王源打吊针的手抬起,放了个热水袋垫在下面。接着很顺手的把王源身上那件下滑的外套往上拉了拉,把点滴调慢了些。等一切都安顿好了,才放心的坐下来。侧着头看着王源的睡颜,眼睫低垂,看起来很温柔。


  这画面,倒是让我想起了远在家乡的父母了。


  小时候生病去医院,爸爸妈妈也是这么照顾我的。可惜的是,那么些年过去了,会这样温柔对我的还是只有我的父母。想着想着,困意就涌了上来。不知不觉,我居然也睡着了。


  回去的时候,王源已经睡沉了。唤了半天也没醒。大概的确是这几天失恋的后遗症,伤神又伤身。没办法,学长让我搭了把手,把他背了起来,一路把他背到车上。我挺不好意思的,一个晚上麻烦了学长那么多。让他换我背王源,学长没同意。我只好抱歉的说,下次等王源身体好了,一定让他亲自登门拜谢。


  


  还好王源恢复的很快,没几天就活蹦乱跳了。


  下学期便要陆陆续续开始实习,我催王源趁着还有时间,赶紧去给学长道个谢。那小祖繡宗不乐意了好久,最终还是经不住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乖乖随我一起去学长公司。


  当然,其实我还是有一点小小的私心。我真的想参观学长公司很久了啊!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借着这机会,正好大肆观赏一番。


  公司在寸土寸金的商业大厦中间,规模虽比不上集团企业,但也算是每年都在逐渐扩大。我留着哈喇子打量四处贴着的游戏人物宣传海报,随着引领的人往学长办公室走。王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跟在我后头,不过眼里却不如表面上的那番毫不在乎。他有很认真的打量四周,眼中似乎还有些我捉摸不透的感情。


  学长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熟练的摆繡弄键盘,见我们来了。笑着让我们过去,说有好东西给我们看。


  我们走到他身边,他熟练的切换屏幕。不过在那一刹那,我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宝宝。是学长的桌面壁纸,一个笑的跟天使似地小宝宝。


  那笑容似乎还有点眼熟。不过切换的太快,我看不仔细,一时实在想不起在哪见过了。


  并不记得学长有孩子啊。难道学长居然是宝宝控?我很惊讶。转头带有疑问的看向王源,他却略带虚心的瞥了我一眼,随即又立马移开视线,搞得我一头雾水。


  然而,后面就更让我吃惊了。学长给我俩看的,居然是即将推出的新网游的初级人设。那么保密级的东西……学长他……


  “没错。”学长放开鼠标,十指交叉,抬头望向我们。“谷木你的资质很不错,之前辅导你的时候就很看好。如果你愿意的话……”


  “愿意愿意!我非常愿意!”学长这是要收我的意思吗?!我连忙点头答应。


  学长笑了,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之前我就有想联系你的意思,但恰逢前段时间公司碰上了个大case,就一直拖到现在。”


  “没事没事!学长您忙我理解的!”


  “切,还能有多大的事啊。不就是不负责任嘛,乱找借口。”王源在我旁边翻了个白眼。


  我吓得赶紧去捂他的嘴。对着学长讪讪的笑。


  这祖宗咋回事?!最近吃错药了?!那么冲!


  我用眼神威胁他闭嘴,却挨了他一个懒得理我的白眼。


  没想到学长气度很大,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无奈的笑笑说:“没办法,毕竟是要赚够老婆本嘛。”说完,还略带深意的看了眼王源。


  王源愣了愣,随即抬高下巴,不屑地冷哼一声。


  但火药味明显是淡了许多。


  而我的重点却在:娶什么老婆要这么多?!娶天王老子嘛?!


  想必学长未来的爱人一定是个惊天大美人……


  我不禁讷讷的想。


5.


  之后为了不辜负学长的厚望,我整天没日没夜的窝在宿舍编程写代码。日子忙忙碌碌的过的挺快,但显然老天爷就是唯恐天下不乱,非得在这忙死人的节骨眼上没事找事。


  不过主角当然不会是我这个安静的死宅男。而是……王源。


  人一旦倒霉起来,停都停不下来。


  学校论坛突然冒出一堆又一堆的帖子,主题无一例外,统统都是把矛头之箭,指向王源。


  我随便翻了几页,说的都是什么狗屁糟糟的鬼东西。我兄弟是怎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嘛?什么时候轮得到这种傻逼瞎比比了?


  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操作着,帖子很快就被我清了个干净。本想顺着ip一路查去是谁在作怪,哪知,王源却在我隔壁床默默地开了口:


  “木头,接下来我会搞定的。你继续专心弄你的事,不是准备去王俊凯公司了吗?别给我们宿舍丢人啊,等着你光宗耀祖呢。”


  他看到了?


  我顿时心情有点复杂。就我这个旁观者看了都冒火,更何况是他本人呢。


  不过王源的本事我一直都是知道的,既然他说他搞的定,那就一定搞的定。我就坐观对方被狠虐吧。


  但结果显然是让我大吃一惊。


  那个散播恶意抹黑帖的,竟然是之前隔壁班那个向王源告白的眼镜男。看起来挺老实忠厚的,背地里,竟如此肮脏。


  这尼玛真真是所谓的,得不到你就要毁了你。


  可是好歹做坏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呢?傻逼。


  本来以为事情就此了结了,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后面的戏码居然更加精彩万分。看得我大呼过瘾!


  我们学校那出了名的小霸王,竟无故爆出了艳^照门。偏偏只有女主整个被打了马繡赛繡克,而小霸王的脸,却清晰的堪称高清无繡码!各种视频照片如同雨后春笋般一一冒出,怎么删也删不完。学校里每天都在津津乐道此事,微信朋友圈,校园论坛,官方微博,尽是八卦讨论的声音。小霸王的果体被校友们四处传播,还有几个猥琐的,天天用各种隐晦小段子嘲笑他[迷你],气的小霸王好几个星期没来上课。同学们不禁感叹果然是现世报。整天在校园里横行霸道,现在连老天都要来收拾你了吧?


  不过小霸王是官二代,家里底子横的很。利用家里的人脉,没几下就查出了泄露处———哈,好死不死,正是那眼镜男!


  可是天下哪来那么多巧合呢?


  正正好好小霸王曾经找过王源麻烦,甚至差点找人打他。正正好好眼镜男放帖子黑过王源,烦的王源一个头两个大。正正好好,王源想整的这两人,此刻正在狗咬狗。


  说不是我家那天蝎小祖宗干的,打死你我都不信。


  对此,王源只用一个轻蔑的白眼表示了他此刻的态度。


  怀疑他?有种拿证据啊?没证据就闭嘴惊艳吧。


  我只好鼓掌为他喝彩。


  

6.


  终于熬过了地狱般的期末,快乐的寒假自然是要狠狠的放肆一把。


  毕竟这有可能将是我们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寒假。


  我们宿舍那隐藏版的土豪哥们,二话不说在自家的花园别墅办了个热热闹闹的派对,为了勾引更多妹子的到来,哥们很阴险的隐隐散播学长和王源都会到场的消息。对此,我们只想给他比个大大的哈特。


  但我们没想到的是,王源和学长的魅力居然是如此的深不可测。本来只是想勾搭勾搭本校妹子罢了,哪知道,隔壁x戏表演系的几个系花都赏脸来了。


  身材火辣的徐雯,性子也不是一般的放得开。一来就专注目标盯着学长,饶是大家都起哄闹他们,她还是跟的起劲,丝毫没有害臊的意思。真心话大冒险时,提问的同学还没问完,她就笑意盈盈的微启朱唇:“王俊凯。”


  “反正一切关于喜欢的问题,答案都是王俊凯。”徐雯得意洋洋的说。


  果然引来了一阵暧昧的哄笑。


  学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嘴角带有似有若无的笑意。桃花眼一片迷蒙。对周围人的起哄既不推阻,也不顺着接梗。我心想,论学长这态度,莫不是真的考虑徐雯了?


  虽说男神和女神总是相配的,可怎么摆到学长身上,我却突然觉得徐雯并不怎么配的上呢。


  大概还是学长的段数太高了吧。以至于,我很难想象有一天,他会把某个人放在心尖上疼着爱着。


  我转头看向自家的另一位男神小祖宗。嘿,几天不见,这盐人的气势见涨啊!已经能从微型制冰机变成重型制冰机了。看看围在旁边的那几个妹子,吓得气都不敢喘。


  “最讨厌的女生类型是?”啤酒瓶绕着转了一圈,瓶口最终停在王源面前。问题一问出,立马引起了好多女同胞的注意。


  王源掀了掀眼皮,淡淡的说:“浓妆艳抹,穿着暴露。”


  所有不是这类的女生顿时舒了口气。而是这类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了。


  然后,我便听见学长轻笑了一声,勾人的桃花眼悠悠瞥来,“学弟很有见解啊。”


  当然,时间如果倒退到此时,我还只是觉得他俩又要杠上了而已。


  天知道,原来终究还是我……太嫩了!


  因为喝了太多啤酒,我自然是忍不住的狂跑厕所。但如果上天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就算憋到尿繡道炎,也不要跑去那被称为“多事之秋最佳地”的洗手间。


  别墅里的洗手间装修的特别豪华,也特别大,有点像商场里的样子,一间大的里面还有好几间小的隔间。所以当我走出小隔间时,并没有意识到洗手间里来了别人。


  只听,空荡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薄荷音。空空灵灵的,还带点回音。


  “里面那个女生不好,你别和她在一起。”


  咦?是王源。我正疑惑,刚想走出去问他跟谁说话呢,下面又响起了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


  “怎么?吃醋了?”


  我震惊的抬头,从前侧方的大镜子前,正好可以看到洗手台前两人的反射影像。一个高点一个稍微矮点,不正是王源和学长?!可是两人为什么靠的那么近?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做你的春秋大梦!”王源恼羞成怒地推了学长一下,力度倒不大,“之前不是有个向我告白,然后被我拒绝了,最后跑到论坛上开帖子黑我的傻逼男人嘛。”


  学长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什么帖子?还有居然有男的敢向你告白?!”他有些咬牙切齿。


  “那都不是重点,我早解决了。”王源对学长抓不住重点的样子很不满,皱了皱眉,继续说:“重点是,我黑了他电脑后,发现了一堆一堆的艳繡照。男主角有好多,但女主角,却只有里面那一个。你知道了吗?”


  “所以?”学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起来很不在意。


  “说不定会得病的,王俊凯!”王源着急的拉住他的袖子,“你就算是为了气我也好,想找个新的忘了我也罢。你可以找个更好的,这个女孩不好。真的不好。”


  说着说着,王源的语气都变得哽咽起来。委屈的调子,让我听了都心生怜意。


  学长却笑了,摸了摸繡他的脑袋,语气宠溺而无奈:“不是你非要提的分手嘛,现在这幅可怜的小模样又是想心疼谁呢?”


  我的老天!我是不是听见什么不该听的秘密了……我顿时感觉腿有点打颤。以防万一被杀人灭口,我觉得我必须溜之大吉了。可是偏偏洗手间的大门就在他们那边,我实在是不敢现在走过去,只好蹲在边角瞎焦急。


  “反正你也不心疼了,别人再心疼又怎么样呢。”王源低头呐呐的说。


  学长听后,完全没了刚才的泰然自若,忽然一下子把王源扯进怀里。语气也不再是那副悠然自得,掌控住一切的淡然模样,“从小你就这样,一惹事了就装乖装可怜!你就是拿定了我永远拿你没办法是吗?”


  “你还好意思说我!都怪你最近老是冷落我!七年了,我不怕嘛?不担心嘛?我还没有踏入社会,你却已经在花花世界走的光彩靓丽。我们接触的人和事情都渐渐变得不一样。我还是个毛头小子,你却已经成长为一个独担一面的男人了!难保有一天,你会觉得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到那时候我该怎么办?多少人喜欢你想要勾引你,我却只不过是那群人里小小的一个而已。”


  “万一你腻了,不再哄我,疼我,爱我了。那我这些年来被你惯出来的小毛病又该怎么改?没人盯我吃饭,盯我睡觉,哄我起床。就算有一天有这样一个人出现了,可他既不姓王,名也不唤俊凯。你又要我怎么办才好……”王源说着说着就委屈的哭了,像是要把这几个月的憋屈都发泄繡出来。就连好听的薄荷音也变得沙哑起来。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就算再忙我也该第一时间回你的……可是宝宝你也不对,怎么可以随便拉黑我,让我想解释也解释不了!”


  “就是……呜呜……嗝!不想理你!让你也尝尝找人找不到,消息也不回的感觉!”


  “好好好……不哭了不哭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了。宝宝不哭了好不好?”


  学长的表情一下子垮了,本来还挺强硬的态度,立马在王源面前变得溃不成军。英气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一下又一下地哄着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似得少年。那心疼到难以自持的的表情,大概此生都很难再见到。


  我从来没见王源哭过。印象中,他一直都是非常开朗且十分独当一面的男孩。就像是平时在宿舍,哥们几个也都习惯于听从他的指挥。恭敬之时,说不定还会喊句源哥。


  如今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却窝在学长的怀里哭的直打哭嗝,这也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爱情的可怕性。


  是什么会让一个平时如此冷静的人,奔溃到如此地步呢?


  说到底,还是一个情字。


  你看,就是平常牛逼哄哄的大神学长,此刻也不是只有手足无措的份。那副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献到王源面前,只求他破涕一笑的样子,让人看了真是唏嘘一片。惊讶万分。


  才说着很难想象有一天,他会把某个人放在心尖上疼着爱着。就让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这让我突然就想起王源曾经说过:如果哪一天你真的喜欢上一个人。那么就算为了他从盐人巨怪,卖人耍坏,变得乖巧可爱,卖萌耍赖。又如何呢?


  伴着学长低沉温柔的声音,王源终于稳下了情绪,不过仍是把脑袋抵在他的胸口闷闷不乐。学长抱着他,像是哄宝宝一般晃晃悠悠的。过了没多久,小两口互相望啊望,望啊望的,终于忍不住越凑越近,狠狠地亲了起来。


  这情侣和好之后的吻,可尼玛真是干柴烈火!那唇繡舌相依,恨不得把对方吸进身体里的样子,愣是把我这单身狗看的差点硬了!


  啧啧的水声和暧昧的喘息,我整个脸都快红成煮熟的螃蟹。正当我不知该打断他们还是继续待着时,学长的手居然一路滑到王源的臀繡部揉繡捏,那架势,似乎是要解开裤子打一炮的节奏!王源也没有抵抗的意思,变换着角度承受亲吻,软繡绵绵的任他揉繡弄。表情看起来很是入迷。


  这尼玛是要逼老繡子看现场GV嘛?!


   “卧繡槽!!!”我终于忍不住惊呼一声。


  听到我的声音,亲的正high的两人才终于恋恋不舍的分开了。我顶着一张巨红的脸,从里面走出来。本来以为他们至少会有点被捉奸在床的尴尬感,哪知,我显然是低估了王源的脸皮。


  只见,他一看是我。立马从惊吓到的表情改为笑嘻嘻的搂过学长的脖子,眼睛还有点红红的。望着我,像个大繡爷似得宣布:“没错,这就是我那谈了七年的漂亮女友,怎么?美吧。”学长居然也没反驳,只是从王源狰狞了一下的表情里看出来,他可能是在背后悄悄拧了他的屁繡股肉。


  我一下子惊呆了。


  原来小青梅竟是大竹马?!


  “所以……”这赤果果的裙带关系,我繡干嘛还要费心费力的讨好学长呢?直接绑了王源威胁不就好了!“你们真的好意思不请我这推进你们和好进度的大好人吃一顿?!”


  对于我抓不住重点的反应,他们两个显然是不想理我了。


  嘿,喝水还不忘挖井人呢。老繡子那么费心费力,怎么也算是歪打正着让你俩和好了吧,就这样对我咯!别说,真是两口子,连鄙视我的眼神都如出一故。我怎么会没发现呢。


  最后,在我再三的炸毛下,学长终于笑着答应之后一定狠狠的请我们宿舍兄弟吃顿大的。我正心情大好呢,王源那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不搭腔就算了,还拧着学长的胳膊,让他别请太贵的,说我们忒能吃。


  学长平时高冷的表情也不见了,眯着双桃花眼直笑,呼噜了把他的头毛,凑在王源耳边说他心中有数。


  你们以为咬耳朵我就听不见吗?!


  还没嫁出去就把老公钱包管那么紧,王源你对得起我们这帮娘家兄弟嘛!


  我默默抹了把单身狗的辛酸泪,望着两人黏黏糊糊离开的恩爱背影。忍不住的嘟囔。


  呸,什么狗屁七年之痒。就你两那黏糊劲儿,七十年都没点大事!


  回到大厅后,两人更是完全不管不顾的十指紧扣,丝毫没把周围人瞪大的眼睛放在眼里。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他们俩个似地。


  对于已经淡定了的我,众人的表情真是精彩万分。看来比起他们,我的表现真的还算是蛮得道的了。


  所以说嘛,不以此生再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前提的分手,都他繡妈是秀恩爱!!!


  看来本人必须要把当初那句咽下去的话重新拿出来讲了。


  七年之痒多大事?


  只要还有爱的话。


  痒了你就挠挠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lofter说我有敏感词,我搞了一个下午也发不出来……只好用和谐器了,大家忍忍吧QAQ

评论(100)
热度(3057)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