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情劫

#康熙来了 小皇帝和世界上最厉害的神脑洞#


#小皇帝X神仙#


#短篇一发完结#


BGM戳这


1.


  蓝天蓝,白云飘,小鸟叽叽喳喳地从树梢的这头飞到那头。


  正是暖春之际。宫廷桃园里的桃花,粉粉嫩嫩,洋洋洒洒的开了一大片,直至蔓延成十里桃林。如同一片粉色的海洋。


  年幼的小皇帝板着一张可爱的苹果脸,挺直了背脊,在桃林中央的石桌上练字。神情专注,丝毫没注意到身边有了什么变故。


  “喂,小屁孩~”从旁边的桃树上传来一阵笑意吟吟的喊声。


  “放肆!”何人竟敢如此不敬?小皇帝皱紧眉头抬头望去,这才发现身旁所有的宫女太监通通不省人事的倒在地上。


  只见,那个大逆不道的反贼身着一身无暇的白袍,正坐在桃树上悠闲的晃着双腿朝他招手。


  “放心啦,他们只是晕倒了,没死。”树上的少年好心解释。


  小皇帝冷着一张圆圆润润的苹果脸,“你是来刺杀朕的?”稚嫩的语气却是平静如水。


  他勾人的桃花眼已经隐隐有了雏形,保留着孩童清澈的目光,像两汪的幽深的潭水,定定地直视对方。


  少年失望的垂首。怎么会跟他预料的完全不同,正常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是这样的反应吗?还是他跟不上时代了。细细思量后,他抿唇一笑,“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坏人?”


  “不像。”白白净净脱俗清丽,的确和他印象中坏人的面孔不一样。


  “那不就好了。”少年轻松的一跃而下,白色的衣袍带着飘然落下的粉丝花瓣,流光飞扬。


  “我乃司命星君王源,是天上最厉害的神仙。”


  小皇帝怔了半刻,愣愣的看了会儿才说,“最厉害的不该是天帝吗?”


  语气十足的肯定。


  “朕父皇说过,无论天下还是地下,最厉害的都是皇帝。”


  王源无视小皇帝肯定的表情,淡然的开始瞎编糊弄他。“司命,司命。说白了就是掌管命运的。然而,所有的人命运都在我手中握着,你说,我是不是才是最厉害的呢?”他笑的揶揄。


  “那朕的命运,也是你掌管的吗?”小皇帝疑惑的问。


  “啊……你情况比较特殊,这一世的命格并不由我书写。”


  “那你为何来找朕?”


   

  王源滴溜溜的眼珠一转,回想了下人间姑娘是怎么勾搭男子的。酝酿了会儿,毫不生涩的眨了下眼睛,杏眸亮晶晶的像是会发光:“小生仰慕陛下许久,特来勾搭呀~”


  小皇帝的苹果脸却悠悠慢慢红了一片,颇有些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意味。他慌张的说:


  “可是……可是我们都是男孩子啊。”


  “怎么?我不好看嘛?”王源凑近他。


  应该是很好看才是。即使是这后宫佳丽三千的宫廷,也很难找出比他更好看的人来。一颦一蹙皆是灵气十足。小皇帝出神的想。


  但他不想让王源太得意,硬是摆了个鄙视的眼神。配着稚嫩的面孔,一点也没有气势,逗得王源哈哈大笑。


  小皇帝气结,黑着小脸,怒视道,“笑什么笑!你这反贼。”


  “是王源啦。”


  “哼。”他哼了一口气表示不屑,但红润的苹果脸还是透露出了小心思。“小反贼。”


  王源不理他,笑嘻嘻的往石凳上一坐,撑着下巴淡淡地问他:“当皇帝真好呢,以后可以娶好多好多妃子吧。”


  小皇帝的苹果脸依旧是那副拽拽的模样,“我才不要像我父皇一样花心,让我母后夜夜哭泣。我只娶一人。”


  王源笑了笑,没说话。


  帝王怎么会只娶一人呢?就算你不娶,官员百姓也会逼着你娶。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不过是这深宫大院的美好遐想罢了。


  “王源儿?”孩童糯糯的声音拖了儿话音,婉转悠扬。


  王源扬起一抹笑容,耐心的教他,“你该叫我王源哥哥。”


  “王源儿。”


  他依旧霸道的那么喊。


  王源只好随他去了。


  


2.


  草长莺飞二月天,湖边杨柳醉春烟。


  今年的桃花开得特别早。桃花夭夭,灼灼其华。


  王源亦如每年那般,身着一身脱俗的白衣,降临在这桃花盛开的季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桃花仙。当然,随之伴随来的,便是御膳房御厨们的阵阵惊呼。这个贪吃的小神仙,每次下凡,必定是要狠狠偷吃一顿的。小皇帝不可置否的笑笑。当御膳房主管来请罪时,也会心情很好的赦免。既然皇上不生气,那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以至于在这不知道犯人是谁的日子里,他们也麻木了。


  小皇帝也在去年为了早日执掌国政,提早行了冠礼。十五岁的小皇帝褪去了圆润的苹果脸,渐渐有了少年修长的身形和清冷的霸道面容。一双开遍倾世桃花的眉眼情深似海。身着龙袍,威严十分。


  明明已经渐渐成长为王源印象中的容颜,可他却开始怀念起小皇帝软软糯糯的小圆脸。


  圆圆的,软软的,还特别好捏。光是想着,他就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小皇帝听见桃树上传来熟悉的笑声,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却偏要皱着好看的眉头,故作老成的鄙夷道:“怎么老是笑的跟个花痴似地。还不下来?”


  “我看见你高兴啊~笑笑都不行哦。”


  “那你为什么一年只来见朕一次?”


  “哟,那么想我?”王源笑嘻嘻的跃下,蹦到他跟前,笑靥如花。“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所以其实我每天都有来见你啊。”


  小皇帝听后,俊脸像是六月的荷花,晕染出淡淡的粉色。心里竟悄悄生出一丝甜意。


  他轻咳了一声,缓住神色。


  大概在改变的一直都只有他罢了,王源的面孔却依旧如初见那般干净清澈,丝毫没有变动。这让他隐隐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一天他老了,王源还是这幅少年如斯的模样。他终究会化为黄土白骨,而他却美颜依旧。纵使整个天下都是他的又如何,还不是无法掌握生老病死。


  王源却没意识到他的担忧,幽幽地说:


  “十五岁了呀,该娶媳妇了吧。”


  小皇帝又蹙紧了眉头,抱怨道,“你怎么每次来都催我娶媳妇?你就那么希望我娶别人?”


  “这不是希不希望的事,而是终究要如此啊。”王源叹息。


  “你不是说没有写的我命格嘛,怎么就知道终究会如此呢?”


  “而且你……而且你不是……”小皇帝有些懊恼,却始终憋不出那句话。


  “是呀,我喜欢你。”王源轻松的说。“但你是不能和一个男子厮守一生的,这我知道。”


  小皇帝面无表情,一双水光洌滟的桃花眼定定地望着他。


  “可以的。”


  “什么?”


  王源手捏着一块清甜的绿豆糕,咬了一口。没太在意。于是小皇帝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变过声后的声线变得低沉而富有磁性。他说:


  “王源儿,可以的。”


  


3.


  王源再次下凡的时候,整个皇宫都变了个样。几乎是所以的绿色植物都被换成了桃树。一片大片的,把幽深威严的宫廷变成了花的海洋。让他一时以为走错了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他溜到御膳房偷了两块水晶糕,一边吃一边去桃花林找小皇帝。


  可那边却空无一人。


  石桌上压着张字条,简单明了的五个大字。笔锋霸气而流畅的写着:


  【我在御书房】


  啊,是了。如今小皇帝政务繁忙,那还有空在这桃花林里练字。奏折估计都堆积如山了吧。


  他只好又屁颠屁颠地跑去御书房。


  外面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少年坐于案前,身下坐着的,是整个天下都梦寐以求的龙椅。修长的手指翻着一页页的奏折,时不时地批改。轮廓褪去幼年的圆润后,变得越加英挺,也开始有了男人的味道。身旁服侍的人,都被他驱逐到门外候着。


  此时,面前忽然多了个人,他也不惊讶。淡淡的抬头,示意王源入座,旁边放着好多精致的糕点。小皇帝不爱吃甜食,一看就是特地为了他而准备的。


  王源毫不客气的走过去,徒手捏了一块丢进嘴里。果然是宫廷货,味道就是不同凡常。


  “怎么种了那么多桃花树?”


  “你不是喜欢?如果种多一点,你说不定就会经常来了。”语气还颇有些怨念的意味。


  

  王源顿时语噎,赶紧转换话题,“我知道现在你年纪尚幼,皇位并不安稳。不要固执了。听说那大将军的千金很是喜欢你,你若是娶她为后,便就有了百万雄师的支持,你……”


  “我不需要。”他头也没抬的说,“不需要他们,我一样可以一点点控制住朝堂。这整个天下都是朕的,我要与谁成亲,何时轮得到他们说话了?”


  王源忽然觉得自己任性的下凡找他,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他好像还是扰乱了他的命格了。可是,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他一时沉默了下来。


  小皇帝缓步走到王源跟前,摸了摸他脸色不太好看的脸颊,快速的在他唇上落了个轻柔的吻。一触即离,只留下温温热热的余感,和王源诧异的神情。


  “王源儿。”小皇帝很认真的开口,“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一字一句,砰砰砰直戳王源的心坎。


  “君无戏言。”


  他说的信誓旦旦。


  王源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可是,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离开他了。


  神仙不可打乱凡人的命格,更何况是小皇帝这如此特殊的身份。可惜的是,他好不容易等来了,却终究要放手。


  也罢,好歹……算是听过这美好的诺言了。是他最爱的人给的。


  


  晚上王源未如往时,一到天黑便离开回天。


  他变得格外粘人,无论小皇帝到哪,他都要跟着。就连沐浴熏香,他都要坐在旁边看着。硬是把小皇帝闹了个大红脸。红扑扑的,不知是羞的还是被水汽熏的。


  小皇帝很高兴王源这突然转变的态度,羞涩间,更多的还是想与他亲近的心情。但他不知道的是,王源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变得如此。


  是夜,婀娜多姿的侍女们铺好龙床,安安静静的退出房内。她们一走,王源便从房梁上跃下,兴冲冲的蹦上龙床,快乐的一阵打滚。


  小皇帝很无奈的背手站在床边看着把他床铺弄得一团乱的某人,叹息道:“这天下,大概也只有你敢那么弄乱朕的龙床了。”


  “我是神仙啊,是有特权的!”王源笑嘻嘻的从被窝里露出一双亮晶晶的杏眸,像是一片璀璨的星空。


  “不。”小皇帝坐在床沿,理了理他弄乱的青丝,柔柔的说:“因为你是王源。”


  王源白嫩嫩的小脸经不住桃花眼的神情对视,粉粉的冒出红晕,连带着白润的耳根都红的滴血。小皇帝心情很好的打量这难得的景象,捏了捏他软软的耳垂,笑的荡吅漾。居然还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王源像是被蛊吅惑了一般,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却很自觉的往他的唇上啵了一口。


  这下好了,他傻眼了。小皇帝也愣住了。


  “这是你撩朕的。可怨不得朕。”


  小皇帝一把摁倒王源,放下了床帐。


  王源倒在龙床上,眨巴着一双清澈无瑕的杏眼,衣服因为刚才的动作,变得松松垮垮,露出颈间如白玉似地肌肤,轻轻的呼吸。


  小皇帝却被这身下的美景撩到窒息,全身上下的血液似汇聚到了某处,硬吅的发疼。


  这是他懂事以来唯一的chun梦主角,如今却硬生生的真的在他身下躺着。这让他实在无法抵抗住you惑,下一秒便歪头吻了上去。火热的薄唇轻吮那双饱满的索吻唇,舌头顶开贝齿,去寻找那温热香软的小舌一起纠缠。


  他是在桃花酿里泡过吗?怎么会那么香,那么甜。让他想停也停不下来。


  外面漆黑一片,只有冷冷的月光静静洒下。微弱的烛光下,王源无措的呻yin,小皇帝滚烫的身吅躯覆在他身上,又怕压坏了他。单手撑着床沿,垂着眼眸凝视他无法承受的可爱模样。


  他的唇顺着王源的脸颊一路向下吻去,直到宽大的手掌拉开他的衣带,王源才僵住拦下。小皇帝以为他不愿意,微微离开,用那双饱满情意的桃花眼,凄凄凉凉的嗔他。


  哪知,王源只是小心翼翼的开口:“把灯灭了吧,好不好?”


  可怜巴巴的小模样,让小皇帝忍不住亲了又亲。却坏心眼的说:“不好,我们源源那么好看,一定要认真仔细的欣赏。”


  “臭流氓。”


  真的进吅去的时候,他疼的直哼哼。害怕的不禁想逃,小皇帝这次却没有放过他。握住他纤细的腰,眉头紧蹙,一挺全部进吅去了。那感觉好奇怪,胀胀的,被撞倒奇怪的地方还会一片酥吅麻。不自觉就发出娇吅媚的哼声,他反应过来后立马捂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声音。


  小皇帝听着那撩吅人的薄荷音,暗暗倒吸了一口气。见他已经能够适应。便将他的腿扛在臂弯,开始加快速度。


  王源委屈的流起泪珠子呻 yin,小皇帝动吅情的模样很性吅感,让他羞得捂脸,不敢再看。


  小皇帝却拉开他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细心地帮他擦去泪珠,身吅下却是越来越不温柔的进吅出。他吻吻他的嘴唇轻声在他耳边问:“叫我的名字。”


  “唔……嗯,嗯……臭流氓!”


  “臭流氓是谁?”又是一下深吅顶。


  “王俊凯!”王源被他调吅戏的浑身无力。只能委屈的抽泣,挠他结实的后背报复,“王俊凯唔……坏蛋……”


  “嗯嗯,我是坏蛋。”


  小皇帝满足轻笑。


  “王源儿,明年的桃花节,我在烟雨长廊等你。”


  

4.


  烟雨蒙蒙,人间三月。


  绵绵细雨,将整个城染成雾气蒙蒙的薄青色。缥缈而透露着仙气。娇嫩的桃花盛开在这雨中,楚楚可怜的花骨朵打着颤。


  青石桥的桥头伫立着一位俊逸出尘的谦谦公子,身着青衣,手执一把竹骨伞。静静地站在烟雨中,望着不远处烟雨长廊下的玄衣男子。神色恬静,不悲不喜。几个行人执伞,嬉笑着从身后路过。


  玄衣男子盯着被雨丝漾开的河面发呆,一双胜似桃花的多情眼眸,轻轻眨过,似水无痕。


  有个美丽的传说。有缘之人相伴走过烟雨长廊,便能得到神的祝福,永结同心。


  可是小皇帝啊,他本就是神,又怎么可能得到神的祝福呢?司命,司命,终究是无法司自己的命。


  人间那几日的欢愉已经是上天恩赐了,又怎么敢要更多。你的命格,终究不是他可以随意变动的。你该娶一个貌美贤惠的皇后,然后开枝散叶,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繁荣昌盛。而他,只是你人生中的小小过客,多年以后就会淡忘。随了那句老话: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王源眨了眨酸涩的杏眸。


  天色渐暗,许多青春靓丽的少女执伞提着裙摆,成群结队的笑闹着捧着花灯跑到河边。不知是心中的愿望太过热烈,还是雨势并不大的原因,花灯悠悠的飘在河中,没有熄灭。悠悠的烛火,明明灭灭。很快,便把幽深的小河点亮了一片。如点点繁星,动人无比。


  一佝偻的中年人从暗处走出,小心翼翼的在小皇帝身边劝着什么,小皇帝却疲惫的挥了挥手,默不作声的继续等着。


  他等了一整天,而王源也隐身站在桥上陪了一整天。注视着他的神情从期待变成失望。可他还是不能出现在他面前。


  他不敢看那双他最爱的桃花眼中是否带有恨意,深深的一阵叹息。王源周身泛起一阵白光,消散在这黛色的夜幕中。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无声无息。


  

5.


  回天后,王源日日待在自己府邸的桃花小院里发发呆,写写命格子。只是,闲余之时,还是会怀念起人间宫廷那大片大片的桃花木。


  人世间的恩怨情仇,到他笔下,不过寥寥几笔。却是凡人倾尽一生的经历。写的多了,他自己都有些疲倦。


  天上的时间过得很快,他闲来弄来一些好原料,准备酿一坛桃花酿来解解馋。没想到,他自己没喝到,却引来了他那贪喝的好友廉贞星君。


  “我说王源,你最近是真的打算禁足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连你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回天办庆功宴都不见你赴宴。”


  “我现在要是出现在他面前,他可能会打死我的。”王源耸了耸肩,给院子里的桃花树施水。


  “你是说你偷跑下凡的那件事?”廉贞星君摇扇笑了笑,“天帝命你在命簿上留白,任其因缘自己造化。你倒好,直接跑去勾搭了。”


  王源不语,心想自己最后不是努力收回来了嘛。


  “但你可知,太子此番下凡,历的是何劫?”


  “不知。”他只是奉命在他的命格上留了白,并不知他历的是何劫。


  廉贞神秘的笑笑,也不卖关子了。


  “情劫。”他悠悠的说,“太子殿下此番下凡历的正是情劫。所以天帝才特意让你留白。可是万万没想到,你却在机缘巧合下,生成了这情劫。”


  王源怔住。


  “泷国瑞帝,享年39岁。生平勤政爱民,使得泷国走向繁荣昌盛,人人乐道。却终身未娶,向往得仙,致死都在寻找得道成仙之法。最后因积劳成疾,退位于荣亲王后,溘然长逝。”


  廉贞背着人间的那段评价。感觉到王源的背影微微一颤。


  “太子殿下一回天就被拉去庆功宴,现在宴会也该结束了。”他瞥见桃花树下多出的那抹玄色身影,意味深长的说,“祝你好运啦,好友。”随后便摇着扇子,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王源儿。”熟悉的儿话音叫法。


  王源手上握着的水瓢一抖,水面倒映着他慌张的俊脸。努力把含在眼眶里的泪珠子咽回去,他转头,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太子殿下,您好啊~”


  “不好。”王俊凯快速的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肩膀,往树干上一摁。瞬间,花瓣落英缤纷飘落。洋洋洒洒,王源从这间隙中看到了王俊凯阴沉的脸色。


  “为什么你没有来?”


  “什么?”


  “桃花节也是。庆功宴也是。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


  王源一时解释不清,觉得委屈。只好咬着下唇,斗气似地回嘴。


  “你已经不是皇帝了,我不喜欢你了!”


  没想到王俊凯听后不但不恼,还被气笑了,“那我以后便是天上的皇帝了,你喜欢我吗?”


  “我……”


  “不准说不喜欢。”他俯身含住他的嘴唇。


  桃花灼灼,对面便是他最爱的人。如此梦幻中的场景,让王源不禁傻乎乎的问:


  “那我算是勾搭上你了吗?”


  “早勾搭上了。”


  从他还没下凡时,就是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8)
热度(1948)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