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我是要当你们老大的男人

#暑假无聊重温终极一班出的灵感  1w2字一发完结#


#谁还没有一段中二热血的青春岁月 捂脸#


#其实就是两个校霸甜甜蜜蜜谈恋爱的故事_(:з」∠)_#

 


1.

 

 

  暑假已渐渐过去,但夏季的炎热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游戏,篮球,空调,冰镇西瓜与小姐妹的下午茶都得为开学后的忙碌靠边站。闷热而昏昏沉沉的午后,只有两盏风扇在教室顶上卖力的工作。旋转速度之快,让人不禁害怕它会不会一个失灵就掉下来出现流血事故。

 

 

  敞开的门窗外不停传来隔壁班学生的读书声和操场上奔跑打球的吵闹声。叽叽喳喳,喧闹的让人心生烦闷。

 

 

  整个校园顿时被各种声音围绕。唯独,那平时学校最吵闹的班级———高二四班。此时却在四楼的走廊深处,安静的像是离开了尘世的喧嚣一般,鸦雀无声。

 

 

  顶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教师兢兢战战的坐在教室前方一言不发。而平时随便一个就能把学校闹个底朝天的学生们,此时也都乖巧的好似一只只小绵羊,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玩着手机或看小说。

 

 

  这是整个南高最可怕的班级。

 

 

  这是整个高校届都最畏惧的班级。

 

 

  集聚了整个C城最不良,同时又身家超优越的学生。既无法随便丢进少管所,又无法不给他们一个留身之处。最后在学生家长们一栋又一栋的捐楼捐场地捐游泳馆后,南高那出了名贪财的老校长毫不犹豫的收了他们,在这班学生不断惹事和不断从他们身上敛财间,痛苦并快乐着。

 

 

  而此时———

 

 

  这帮无人敢惹的少年少女们,却因为班级最后那个躺在黑色丝绒沙发上躺着午睡的少年,安静如鸡。

 

 

  “咚”的一声巨响,整个高二四班都从昏昏欲睡中被吓醒,连忙看向声源。原来是敞开的门被风吹得关上了。

 

 

  他们紧张的看向后方,幸好老大没有醒,这才拍拍胸口舒了口气。哪知,随即又是“咚”的一声巨响从门口传来。

 

 

  “妈的……要不就把那个不肯装空调的抠门校长给我抓来打一顿……要不就把这门给老子拆了!”闷热和午睡被惊醒的感觉,让王俊凯非常不爽。他松了松领口的领带,掀开盖在脸上挡光的漫画书往旁边一丢。撑着额头一脸的低气压。

 

 

  周围的同学们都被老大此刻的状态吓得不敢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了炮灰。

 

 

  门口却突然传来一声清凉甘甜的声音,好似一颗薄荷糖,凉凉爽爽的让人心情愉悦。

 

 

  “哟,这就是传闻中高二四班?”只不过这声音的主人却是带着轻蔑的语气。

 

 

  薄荷色的T恤,白色的休闲短裤。反戴的棒球帽和挂在脖子上的耳机,薄荷音的主人此时正一手拎着滑板,一手插着裤袋,扬着挑衅的笑意站在门口。很显然,那第二声巨响正是出自他脚。

 

 

  “也不过如此嘛。”

 

 

2.

 

 

  “你!”因为自家老大已经醒来,所以同学们也不必再有所顾忌。王源的话显然是惹恼了他们,一拍桌子全部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

 

 

  此时坐在黑板前面的地中海老师只能感叹自己时运不济……来错了教室,上错了课。更不应该答应校长做这个班的临时班主任!听说上一个班主任,可是直接被吓的进了医院啊……

 

 

  王俊凯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翘着二郎腿靠着沙发,懒洋洋的眯着那双深不见底的桃花眼,等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水汪汪的杏眼,饱满粉嫩的索吻唇,奶白色的肌肤,修长纤细的腿。王俊凯细细的打量。啧,这长的倒算是他的理想型,怎么说话的口气却那么不讨人喜欢呢?

 

 

  “哎哟~这位小朋友?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啊?~该去哪去哪玩,这里可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班里最油滑的老金第一个跑出来,流里流气的边说还边用手指戳着王源的胸口,语气里满是鄙夷。

 

 

  王源笑着着力后退了几步,白净的小脸的确是看不出任何战斗力,软绵绵的随他逗弄。老金玩着玩着觉得没意思,直接去揪他的衣领,想要把他丢出门外。就他这两百斤一米八几的身材,丢个小鬼还不是轻而易举。哪知,这时,王源的眼神却突然变了,褪去漫不经心的神色,带着三分的狠虐,三下两下就拉住老金揪他衣领的手,迅速的反扭,把老金直接摔出老远。

 

 

  老金的两个小跟班连忙去把躺在地上嗷嗷叫的他扶起来,原本轻视的眼神也开始带了点畏惧。

 

 

  “新买的衣服,不太喜欢别人弄皱。”王源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解释,好看的脸蛋依旧单纯无害。

 

 

  “嗯,还是那句老话。”他笑着说,“不过如此嘛。”

 

 

  整个班级顿时因为王源的这句话,陷入了剑拔弩张的状态。只等王俊凯一声令下,便会马上出手,掀了这口不择言的小鬼,让他知道什么是高二四班。

 

 

  “等等……”地中海老师颤颤巍巍的扶了扶快要掉下鼻梁的眼镜,凑近王源问:“啊!你就是那位新转来的王源吧!你的校服估计过两天就送来了。”

 

 

  王源没有回答他,只是快速的扫了一遍教室里的所有人。最后那双漂亮的杏眸停留在了教室的最后方——— 高二四班老大的位置上。

 

 

  王俊凯张扬地张着双腿,双手插着裤袋,歪着脑袋大大方方的靠在沙发上打量他。他略带笑意的眼神与王俊凯深沉摸索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空气中似乎有了些硝烟的味道。

 

 

  王源纤白修长的手指悠悠的抬起往那一指,放出宣言:“我除了是王源以外,还是要当你们老大的男人。”

 

 

  “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裂了。

 

 

3.

 

 

  “报——— 报报报报告凯爷——— ”一个戴着黑色镜框的男生跌跌撞撞地从门口连滚带爬的跑进来,站到讲台前气喘吁吁的说“最新情报!西高最高统领,和我们家凯爷并称为高校届双王的源少,要转到南高来了!两人都是至今无一战败记录,现在终于到了一较高下的……诶?”

 

 

  男生脱下眼镜,用衬衫下摆迅速擦了擦又戴上。

 

 

  等等,最后那块地方除了凯爷平时专座的黑色沙发,如今是不是旁边又多了个同款的白色沙发?同样的欧式丝绒金边款……

 

 

  等等,等等,等等!!!那个坐在上面撑头笑看他的那个男孩子……不正是他刚才搜罗来的源少本人?!我天,这笑看的他遍身寒意是怎么回事……凯爷那个鄙视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他带着询问的眼神往台下看去,全班丢给了他一个“你他妈情报来的太慢了”的眼神后,继续各干各的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咦?不该是那么和谐的啊……说好的激烈打斗分出个你死我活呢?!

 

 

  于是情报男小黑,此时很惆怅。

 

 

  所以他拼死拼活从别校打探来的消息到底有个屁用啊……

 

 

  

 

 

4.

 

 

  王源的那番“抢老大”的言论虽然引起所有同学的不满,却没有引得正牌老大王俊凯的任何反应。

 

 

  他玩味的盯着王源接下来的每一步动作,既不反对也支持的随他要干嘛干嘛。

 

 

  既然老大没反应,那么小的们自然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源少又是叫保镖搬来沙发,又是直接摆在王俊凯旁边的挑衅举动。

 

 

  王源自从坐到王俊凯旁边,便一直撑着脑袋盯他看。孜孜不倦的,好像在看什么有趣的电影似地,好几个小时,连眼睛都不怎么眨。

 

 

  即使是想放任,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的王俊凯,最终还是被盯得汗毛竖起。这小鬼,莫不是想用这招逼死他吧。

 

 

  “你看够了没?”王俊凯放下手中的漫画,直视他的眼睛。

 

 

  “没啊。”王源笑着回答。

 

 

  王俊凯顿时被噎住。良久,

 

 

  “所以你到底在看什么?”

 

 

  “你好看啊,我看看都不成嘛。”

 

 

  对方继视线骚扰攻击后又使出厚颜无耻打滚耍赖之术,我军再次败退。

 

 

  最终,王俊凯只好从齿缝里挤出:

 

 

  “随便你。”

 

 

  哪知王源还真更开心的盯了他一下午。

 

 

  真是个奇怪的男孩子,王俊凯想。

 

 

5.

 

 

  放学后,王俊凯随意的把包往肩上一甩,转着钥匙往他的专用停车位走去。看着重机下地板用油漆刷的端端正正的“王俊凯专用”五个字,他满意极了。高高兴兴地把头盔往脑袋上一套,转头却发现王源又站在他旁边,靠着车棚的杆子,双手抱臂,笑嘻嘻的盯他看。

 

 

  这小孩长得挺好,但脑子好像真的不太好啊。王俊凯想着。瞄了一眼王源手上挎着的滑板,盖上头盔的挡风玻璃,启动了机车,迅速离开。

 

 

  王俊凯平时一直面无表情的俊脸上,渐渐浮上了得意的笑容。再想跟着我也没用!你那小小滑板,还能跟上我这重型机车嘛?

 

 

  但他显然是没看见身后的王源望着他离去的身影,露出意味深长的坏笑。

 

 

  天算不如人算。等王俊凯回到公寓,潇潇洒洒的灌了一大杯冰水,准备去楼下倒垃圾时,刚打开门,却发现王源正挎着他心爱的小滑板,用钥匙打开他对面的那扇门。

 

 

  卧槽?!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居然是王源?这他妈也太巧了吧。

 

 

  “哟,王俊凯~又见面了啊。”王源转身朝他坏笑,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惊讶。得瑟的小表情快要飞到天上去。

 

 

  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小恶魔。王俊凯在心中咬牙切齿。

 

 

  他顿时觉得有些心累。难道真的要和他打一架才能了事?他打量了下王源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很悲哀的发现作为一个颜狗,他可能下不了重手。尤其是当对方对他完全没有一点攻击意思的时候。王俊凯打架的准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所以他从来不打主动的架。

 

 

  这王源也是奇怪。从一进班来就开始挑衅,可偏偏对着他的时候,总是满面春风般的和煦。他到底想干嘛?

 

 

  王俊凯很疑惑。

 

  

 

6.

 

 

  家里的老头又打电话过来骚扰他,说是王家的小少爷生日,都是关系良好的世家,非得让他去一次。

 

 

  王俊凯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叹息。量身定做的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打得整齐的领带。这是他从以前到未来都必须承受的现实。

 

 

  如果人生只有在学校的那一面该有多好。不爽了,打一架事情就过去了。哪像大人的世界,那么多的曲曲折折,恶心的要命。

 

 

  王俊凯下了车,花园party已经开始。挂着彩灯的场地泛着霓虹的光芒,许许多多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人举着酒杯,觥筹交错着。带着虚伪的笑容。

 

 

  而他那面上美满典范的父母正在和宴会的主人聊天,那夫妻恩爱的模样,让他都快忘了他俩私下各自找了多少小蜜和小白脸。

 

 

  呵。王俊凯嘴角扬起个嘲讽的笑,挺直身板向他们走去。

 

 

  “哟~我们家小凯来了~”他妈用画着精美蔻丹的芊芊玉手虚捂了下嘴,连忙招呼“来来来,这是源源。你们应该认识的吧?”

 

 

  源源?王源?

 

 

  王俊凯带着疑惑走近,果然是他熟悉的那个少年。此刻正穿着一身得体的白色西装,面无表情的站在他父母身边。见他走来也没有丝毫涟漪,依旧盐一脸的样子。和平时总是笑嘻嘻盯他看的那个少年恍如两人。这是孪生兄弟呢,还是人格分裂啊?

 

 

  “生日快乐。”王俊凯还是送上了祝福。

 

 

  “谢谢。”王源回答。

 

 

  气氛顿时很冷。王俊凯他妈连忙热场子,给王俊凯介绍,“小凯啊,这是你王伯父,小时候抱过你的啊还记得吗?”

 

 

  当然不记得了。“啊……好像有点印象呢。”王俊凯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

 

 

  他妈又看向王源父亲旁边的那个女人,面带为难的说,“这是……呃……这是……”

 

 

  “我爸的第49任小蜜。”王源在一边提醒。依旧冷着一张小脸。“我妈早就死了,我们家没有王夫人。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在场顿时所有人的表情都尴尬了起来,而那女人更加是难堪极了。只有王源他父亲的表情还算正常。显然是习惯了的样子。

 

 

  王俊凯盯着王源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瞬间明白了什么。

 

 

  难怪他看王源第一眼就那么顺,原来,都是同病相怜之人啊。

 

 

  

 

 

  虽然说着是王源的生日宴会,但说白了也就是大人们找个机会来谈自己想谈的东西罢了。真心庆祝的人又能有几个呢?更可况……这宴会的主角都是那么的心不在焉。

 

 

  “我们溜吧,王俊凯。”王源默默的开口。

 

 

  王俊凯顾忌的看了眼宴会中央。王源像是明白了他的想法,“不会有人发现的。反正我的生日也不过是个他们谈生意的借口。走吧。”

 

 

  失落的语气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王俊凯神色莫辨地盯他看了一会儿,莫名的有些心疼。就好比他们在学校里打架闹事一样,对这些大人而言,都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钱啊势力啊随便就可以掩盖过去。

 

 

  他想了想,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都亮了几分。他拉住王源的手,“走吧!带你去个能快快乐乐过生日的地方!”

 

 

7.

 

 

  王源坐在王俊凯的重机后面,有些愣。晚上的风挺大的,王俊凯把车上唯一的头盔丢给他,便启动了起来。王源从前方的后视镜里看见王俊凯刘海被风吹起后露出的剑眉,很英气也很帅。还莫名有种很温柔的感觉。

 

 

  他慢慢的松开揪着王俊凯衣服下摆的手,抱上了他的精瘦的腰。

 

 

  他突然感觉,如果能就这样一路骑到天涯海角,似乎也不错。

 

 

  停好车,王俊凯拉着王源往一个地下酒吧走。走道里亮着微微泛光的LED小灯,看起来很是神秘。

 

 

  然而当他们两个真的走到下面时,王源却惊呆了。漫天的彩色气球,大大的happy birthday挂在中央。彩带和彩灯装饰的一片亮丽。还有……所有高二四班的同学,正站在那边,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们两个穿着正装的主角。

 

 

  原来刚才王俊凯拿着手机忙忙碌碌的发微信就是为了准备这个啊。王源顿时心中大为触动。忍不住就笑出了声。

 

 

  “谢谢。”这次是真心诚意的道谢,和刚才宴会上的敷衍笼统完全不一样。“真的。”

 

 

  大概是王源此时的笑容太过单纯无害,王俊凯心中一动,没忍住就摸上了他的脑袋,毛绒绒的,触感很不错。

 

 

  随即,他蹦上酒吧的小型舞台,就着上面的立麦说话:“感谢所有同学的到来,既然来了高二四班,那就是高二四班的一份子。从此以后,王源便是我们班同样重要的一部分。今天,就让我们祝他生日快乐吧!”

 

 

  舞台上的王俊凯神采奕奕,一改往日的冷傲不驯,露着虎牙高兴的笑。台下所有的同学都被老大的好心情给感染,由一人起了头,开始唱起了各种版本的生日快乐歌,虽有些五音不全,倒也算是应景。王源被逗得哈哈大笑。

 

 

  王俊凯抱着不知从哪拿出来的吉他,坐在台上的高脚椅上,轻轻哼唱。温柔低沉的嗓音,如同潺潺流水,悠悠地、悠悠地、淌入王源的心坎。

 

 

  那漂亮多情的桃花眼,此刻正泛着温柔的水光,看着他,只看着他。像是要就此直到地老天荒。

 

 

  这一刻,即为永恒。

 

 

8.

 

 

  男孩子友情总是来得特别简单。一旦没有了隔阂,便会相处的特别舒服。

 

 

  和王源熟了之后,王俊凯才发现了他盐人源少皮下的另外一面。大概就是从蝎子到兔子的变化。好动爱撒娇,哼哼唧唧的又软又可爱。总的来说,和第一次看见的那个桀骜不驯的他恍若两人。

 

 

  天气很快便冷了下来。呼口气都能冒出幽幽的白烟。王俊凯和王源的制服外面也套上了厚厚的连帽外套。

 

 

  王源挺怕冷的,觉得总要吃点热的东西,胃里才会舒服些。所以为了能在小卖部抢到食物,他在下课铃打起的下一秒就直接飞跃栏杆,从四楼直接跃到二楼顶棚,再跳到一楼。那弹跳力和灵活性,配上白色棉衣帽子上一抖一抖的白色绒毛,可不就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嘛。王俊凯斜坐在窗沿,看操场对面那个向小卖部飞奔的某人。旁边的学生以他为中心,一米左右径直绕开一段距离。除了几个胆大的女孩子在偷拍,其余人全部害怕的躲得远远。废话,高二四班的源少,谁找死了敢跟他抢烤肠吃啊。

 

 

  所以当王源蹦蹦跳跳拿着两根烤肠和两罐热奶茶跑回来的时候,王俊凯接过他手上的东西,顺手帮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和身后带毛的帽子,告诉他“以后想吃你就让老金去帮你跑腿,没人会敢跟高二四班的人抢东西吃的,你急什么。毛毛躁躁的,要是摔了怎么办。”

 

 

  “知道了知道了,老王你真啰嗦。”王源像只啃萝卜的小兔子,吧唧吧唧的嚼着嘴里的烤肠,心想以前那个惜字如金的王俊凯跑哪去了?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把王源露在外面的脚踝放在自己腿上,用手暖着。

 

 

  

 

 

  此刻的高二四班集体同学望着教室最后那两位祖宗,心情很复杂。

 

 

  想着之前东区的老大还指望西区源少和南区凯爷打个你死我活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呢。哪知道,人家直接甜甜蜜蜜的过上了舒舒服服的小日子。没眼见的东区老大,活该扩充不了地盘。

 

 

  这下,强强联合后,他们的地位应该更稳了吧。果然是跟对老大才有幸福之日啊╮(╯▽╰)╭ 

 

 

9.

 

 

  洗完澡,吹干头发后,王俊凯悠闲地带着耳机,坐在床上刷题。

 

 

  虽然他是不良班级的老大,但并不代表他的成绩不好。毕竟能够留在高二四班,还是因为和父亲谈好的以不荒废学业的条件下而达成的。

 

 

  反正只要不影响以后继承家业,现在怎么玩怎么闹都可以。这就是他父亲的想法。和王源父亲一模一样,难怪会是生意上的好伙伴。

 

 

  王源啊……王源。

 

 

  想到这个名字,王俊凯的嘴角就不自觉的挂上笑意。好像是把心脏浸入了温泉,暖洋洋的氤氲一片。

 

 

  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一样在刷题呢,还是在打游戏呢?或是……已经睡了吧。

 

 

  王俊凯出神的想着。

 

 

  突然,阳台那边似有什么白白的东西在晃动。他警惕的往那一看,发现王源正穿着睡衣可怜兮兮的趴在滑窗的外面,不停的朝里面挥手。王俊凯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遍。真的是王源!!!他吓得赶紧扯了耳机,丢下卷子和笔,飞奔过去拉开阳台滑窗的扣锁,把王源拉进来。然后又迅速的关上。

 

 

  王俊凯摸摸他的小脸和手,果然冻得冰冰凉!

 

 

  “你干嘛不走大门,爬阳台啊!这里可是7楼!不是一楼!要是掉下去了怎么办!?”王俊凯生气的吼他,急得要命。

 

 

  王源被他吼的懵了,只好可怜巴巴的小声回答:“我敲了大门啊……你没理我……所以我才爬阳台的。”

 

 

  王俊凯转头望向刚才丢下的耳机,无力地扶额,“对不起……我刚才没听见。”他看着一身睡衣的王源,“不过那么晚了你怎么想到要过来?”

 

 

  “我家空调坏了啊,好冷我睡不着。”

 

 

  王源小可怜的模样实在太令人心疼,王俊凯舍不得骂了,只好掀开被子,拍拍床让他躺进来。

 

 

  王源一见,立马换了个表情,欢天喜地的蹦上床钻了进去。里面还有王俊凯刚才留下的体温,暖暖的,香香的。令人安心的不得了。

 

 

  王俊凯也躺了进去,才靠近,王源便坏心眼的把两只冰冰冷的小脚往他肚子上贴。没想到王俊凯也不恼,用大手包住给他取暖。捂暖后,又把他往怀里搂,仔仔细细的把被子的每一处空隙都压严实。

 

 

  王源笑嘻嘻的在他怀里蹭,直到王俊凯用力一搂才安静了下来。

 

 

  屋子里只有一盏床头灯还昏昏暗暗的亮着,王源很快便有了睡意。

 

 

  王俊凯见他眼睛一眨一眨的快要眯上,不禁轻轻地拍他的后背,温声哄道:

 

 

  “睡吧,宝宝。”

 

 

10.

 

 

  昨天晚上因为王源的突然到来,王俊凯忘了拉窗帘再睡。此刻外面的阳光直直的往他脸上照,想不醒都难。可那始作俑者却安安稳稳的躺在他的怀里,把小脑袋都埋在他的胸口。饱满的索吻唇微微张开,缓缓的呼吸。本来脸就长的稚嫩,睡着后看起来更是像个小孩。乖到不行。

 

 

  王俊凯忍俊不禁的露出虎牙,摸了摸他睡的蓬蓬的头发,往他的头顶印了个吻。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以至于等王俊凯反应过来后,才被自己刚才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他为什么要吻王源……?

 

 

  王俊凯被脑海中蹦出的问题吓的浑身一僵。他觉得他可能需要去浴室洗把脸清醒清醒。可偏偏他稍稍有了点离开的意思,王源便迅速缠了上来,哼哼唧唧非常不满的撒娇抱怨。早上的男人最不禁撩,更别说是这血气方刚的青春期。王俊凯很快就被王源搞得起了尴尬的生理反应,这让他更奔溃了。

 

 

  王源再可爱也是个男孩子!男孩子啊!你对你兄弟起反应他造吗?!!!王俊凯狠狠的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抽了自己n个巴掌。

 

 

  “唔……王俊凯……”王源在他怀里喃喃的念他名字。跟着还越粘越紧,王源甜甜的体香顺着飘到王俊凯的鼻尖,他呐呐的盯着王源因为扭来扭去而露出的大片锁骨,很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

 

 

  他可能真的需要静静。

 

 

  努力了好久,好不容易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却又被身后那个磨人的小坏蛋抱住了腰。王俊凯崩溃的转头,那家伙睡的依旧很香,小嘴嘟嘟的撅着泛着诱人的光泽。他皱眉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没能抵住王源的诱惑。快速的在他的索吻唇上偷啵了一口,便像逃命一般的跳下床离开卧室。

 

 

  

 

11.

 

 

  王源起床的时候旁边的床位已经空了。他懵懵的起床在房子里找王俊凯,却只在客厅的桌上找到一张字条和准备好的早饭。

 

 

  什么嘛。

 

 

  他不开心的撇嘴。

 

 

  居然丢下他一个人跑去上学了。

 

 

  当然王源不知道的是,王俊凯并不是丢下他一个人跑去上学了。而是被他撩的去厕所对着他的照片撸了一炮后,无法面对他,才丢下他一个人跑去上学了。

 

 

  所以说事情总是有因有果的。

 

 

  

 

  

 

  

 

  一个人去学校特别孤单也特别冷,王源双手插在口袋里,滑着滑板溜向学校。要是平常的话,坐王俊凯的车一定“咻”的一下就到了。还可以顺便抱着他取取暖。不然多浪费王俊凯特地给他准备的头盔啊。

 

 

  可是他到学校后,却发现王俊凯并没有在。问了班上同学,大家都说没有看见老大。王源暗暗觉得不对劲,便立马给他发了微信。平时肯定秒回的王俊凯却迟迟没有回他的消息。

 

 

  这让王源心里的不安感变得越来越大。

 

 

  直到他手下的情报网给他发来消息说王俊凯在东区被人拦了。

 

 

  果然如此。王源捏紧手机,表情顿时变得凝重。按平时王俊凯的战斗力,东区那帮垃圾不可能敢拦他。“高二四班全体给我听好!王俊凯被东区的垃圾拦住了,现在你们全部给我打起精神去接你们老大!”

 

 

  本来闲散着聊天玩闹的同学们立马变了神色,静听王源吩咐。

 

 

  一是因为担心老大,二来……王源现在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可怕。让他们不敢有任何反驳的意见。大概是平常王源对老大的表情实在太过和善,以至于让他们都渐渐忘了他源少的本色吧……

 

 

12.

 

 

  王源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王俊凯正扶在边上的墙边喘气,冷汗顺着雕刻般的脸部线条一路往下打湿了白衬衣。脸色看起来并不太好。因为早上太过匆忙,只给王源准备了早饭,自己就冲出了门。重机也忘了开,一个人浑浑噩噩的徒步往学校走,却在路过东区的时候发现穿着南高校服的女学生被一群流氓纠缠。王俊凯是个极其护短的性子,最见不得有人欺负他们学校的人,他凯爷罩着的,谁敢动一下?于是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却很不巧的犯起了低血糖……这大概是没吃早饭的后果。

 

 

  不过王俊凯终究是王俊凯,即使在身体不好的状态下一样打的对方落花流水。只是到了最后有些体力不支罢了。

 

 

  当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的时候,似乎还挨了对方几下重击。但逐渐模糊的意识让他的痛感都变得模糊不清了。直到鼻尖传来那阵熟悉的香味。

 

 

  那香味的主人着急的拆了颗瑞士莲往他嘴里塞。冰凉的手指轻触他淡色的嘴唇。香醇的巧克力在嘴中融化的时间里,王俊凯的血糖和意识也在逐渐回升。他顺着视线望去,果然是王源。

 

 

  行云流水般的招式,每一招都是又快又狠。从动作中流露出的杀意,明白的显示出动作主人此刻的愤怒与暴虐。王俊凯没见过这种表情的王源。而他又知道,此刻的王源才是真正的西区老大———源少。这个与他并称为双王的男孩,此刻的愤怒又是全因自己而起。

 

 

  周围所有的风景人物瞬间褪去颜色,只有王源灵活的身影像是切换了慢镜头一般,一下一下,印刻进他的心底深处。似要在灵魂上打上烙印。

 

 

  

 

 

  王源蹲在他脚边帮他擦嘴角伤口的时候眉头皱的紧紧的,纤白的手指捏着根棉签,小心翼翼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他。王俊凯觉得此刻的王源也是可爱到不行,坏心眼的“嘶”一声,吓得王源赶紧撅着小嘴给他吹伤口。从王俊凯的角度望去,王源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白嫩的脸颊上,鼓着腮帮子,像个刚出炉的小奶包。呼呼,呼呼,把他的心都吹软了,哪里还顾得上疼不疼呢。

 

 

  “你早上为什么不等我。”王源忽然抬头问他。

 

 

  想到早晨发生的种种,王俊凯尴尬的下意识躲开王源的视线,顾左右而言他的看向其他地方,“就是有点事。”

 

 

  “王俊凯。”王源忽然凑到他眼前,望着他的眼睛,严肃而坚定的说,“你在骗我。”

 

 

  “没有。”

 

 

  “你每次骗我都会不敢看我的眼睛。好了王俊凯,我要生气了。”

 

 

  “我真的没有骗你……”王俊凯赶忙拉住转身要走的王源,神色复杂,“就是真的有点事。我不方便说。”

 

 

  “哼。”王源依旧不肯转头。

 

 

  王俊凯一时无计可施,挣扎了许久,豁出老脸嗷嗷嗷的开始喊疼。那声音响亮的,把王源吓得赶紧检查他哪里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好。

 

 

  “疼啊——— 好疼———”王俊凯边喊边趁王源着急之时把他往床上一扯。

 

 

  “王俊凯!”王源被他长臂一拦,整个人都倒在他的怀里,连腿都被他夹得紧紧的,动弹不得。“你又骗我!”

 

 

  见怀里人真要炸毛了,王俊凯赶紧解释“没有没有,我真疼。真的真的!而且我好困,你抱着我,哄哄我,哄哄我就不疼了。”

 

 

  “我没有要骗你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可能说出之后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所以,你让我考虑考虑吧。”

 

 

  是到底要抱着可能会失去你的前提表达心意呢,还是把这段感情藏好继续做兄弟。总要……让他好好想想吧。

 

 

  这会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难选择题。

 

 

13.

 

 

  “凯爷凯爷!那个小美女又来找你了!”老金兴奋异常的跑进教室,笑的一脸猥琐。“啧啧啧,那清纯劲啊~”他斜眼瞄了下他们班穿着改良过的超短校裙,画着浓浓烟熏妆的女同学,嫌弃的意思快要溢出天际。当然,随后便被那几个女孩拧着耳朵拖到角落去暴揍了。

 

 

  一般来说,高二四班的门口,除了找死的人以外,几乎是没有人敢从此路过的。都怕里面人一个心情不好,就把他们拉进去暴揍一顿。所以就算是仰慕他们班老大许久的妹子们,也只敢在他放学骑机车离开时,远远地望着他帅气的背影犯犯花痴。这个姑娘……真是胆子有点大啊。

 

 

  王源斜靠在白色沙发专坐上玩着手机,听见老金的喊声后,懒洋洋的朝门口扫了一眼。翘着的二郎腿不禁抖了抖,朝着王俊凯调侃道,“哟,昨天英雄救美的那个。都找上门来报恩了?艳福不浅啊,老王。”

 

 

  语气却是阴阳怪气,让人心生寒意。

 

 

  可王俊凯却破天荒的没有回答他,只是皱眉望了望门口,继续翻着手里的漫画。

 

 

  死王俊凯,说着有事不能说。那事就是你想谈恋爱了,还特地去救你心上人是吧!

 

 

  王源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暴起青筋。心里一阵一阵的往上冒酸气。想起还楚楚可怜等在门口的纤弱少女,气不打一处来。他咬了咬下唇,拎起书包和滑板就往门外走。

 

 

  “哎,王源儿,你哪去?还没放学!”王俊凯丢下漫画书问。

 

 

  “要你管!”

 

 

  恰好上课铃打响,地中海老师走了进来,刚想告诉迎面走来的王源要上课了,却被他阴沉的表情吓得立马闭上了嘴。

 

 

  一个祖宗刚走出去,另一个祖宗又追了过来。老师被他俩吓得小心脏砰砰乱跳。还好,两人只不过是翘个课而已,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老师安抚了下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继续给留下的同学上课。虽然老大不在的班级,更加吵闹难管了。

 

 

  王俊凯慢悠悠的骑着机车跟在前方滑着滑板盐一脸的某人,硬是把重型机机骑成了小绵羊。

 

 

  “喂,小帅哥~前面那个小帅哥?”王俊凯讨好的喊他。

 

 

  王源不理他。

 

 

  “诶,源少你到底生什么气,讲来给我听听啊。我给你顺顺气呗。”

 

 

  王源依旧不理他。

 

 

  “哎哟~我们宝宝溜滑板多累啊~上来,哥哥带你装逼带你飞,咻一下就回家咯~”

 

 

  “谁是你宝宝!找你的清纯小可爱去吧!”王源终于有了反应,恶狠狠的转头瞪他,眼眶都有些红红的。像是吃不到胡萝卜的小白兔,可怜又委屈。

 

 

  王俊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把车往路边一停,就冲上去追他。王源的手腕被他牢牢的握在手心,“什么清纯小可爱?”

 

 

  “昨天那个女的啊!你不就是为了救她才挨得打嘛!那么喜欢她,你就去找她啊!反正人家现在也被你迷得死去活来的!你勾勾手,人家估计衣服都能说脱就脱,香香软软,一定可好了!反正肯定比我这硬邦邦还瘦得只有骨头的身体好多了!”王源说着说着情绪就开始奔溃,没能收住,把心底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全部袒露了个干净。

 

 

  王俊凯听后眼睛都亮了起来。心疼地抚摸他红红的眼眶,可心底的期待感却不断冒出,“哎哟,怎么听起来,我们源宝好像是吃醋了呢。”

 

 

  是吃醋吧,千万要是吃醋啊!

 

 

  “就是吃醋了怎么啦?!”王源怒气攻心,恶狠狠的掰过王俊凯的脸,朝着他的嘴就是一口。他看着王俊凯冒着血珠的嘴唇和愣住的俊脸,笑的张扬,“哼,王俊凯,你就带着被我咬过的嘴去亲别人吧!膈应死你!”

 

 

  说罢,王源便甩开王俊凯的手,不管不顾的准备走人。

 

 

  突然,他被人从后方牢牢抱住,王俊凯把下巴卡在他的颈窝,颤抖的声音里满含着惊喜的意味:“王源儿……王源儿我喜欢你。从头到尾就喜欢你一个。没有别人。”

 

 

  天知道王俊凯是花了多大的勇气才终于说出口。

 

 

  而王源,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搞得彻底死机了。

 

 

  

 

14.

 

 

  “所以说,你就是因为发现喜欢我才躲着我的?”王源再次蹲在王俊凯的脚边帮他擦嘴边的伤口。只不过这次的伤,是他亲手,不,亲嘴干的。

 

 

  “不止,还偷偷撸了一炮呢。”王俊凯坏笑着调戏。知道王源也喜欢他后,整个人都快得意的飞起,冒着幸福的小泡泡。但他显然是低估了王源的撩力。

 

 

  “切,早说呢~”王源面朝他,跨坐到他大腿上亲了亲他的嘴角,诱惑的笑,“早说的话,你源少亲自帮你也无所谓哦~”说罢,还附带了一个诱惑人心的wink。

 

 

  王俊凯,卒。

 

 

  








  “哈哈哈小胖墩,小胖墩~死了娘亲来后妈~没人疼,没人爱,可怜巴巴,丧气哎!”

 

 

  夕阳下的街边小巷,好几个孩子背着书包,嬉笑着围成一圈,编着恶劣的歌谣,嘲笑着圈内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孩。

 

 

  “不许你们说我妈妈!”小胖墩一直死死地捂着耳朵蹲在当中,既不还嘴也也不还手。直到他们开始说自己最喜欢的妈妈时,才奋起举起小胖手,推倒了其中一个笑的最大声的孩子,眼神倔强还带着点难得的戾气,闪闪发光。

 

 

  被推倒的孩子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还手,整个被吓蒙了。随即小脸憋得通红,“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推我……哇唔……他居然敢推我!打他!给我打这个没妈的小野种!”

 

 

  其他几个孩子闻声后,一拥而上。小胖墩虽然力气大,但终究是输在了势单力薄。只能默默地挨打。

 

 

  落在身上的拳脚很痛,又好像是没有尽头。那群野孩子更是打上瘾,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一个小孩尖叫了一声“王俊凯!小霸王王俊凯来了快跑啊!”

 

 

  所有的孩子全部害怕的大叫起来,像是见了鬼似地,在几秒内叽叽喳喳的跑了个没影。

 

 

  巷子在一瞬间变回曾经的安静。

 

 

  王俊凯……?

 

 

  小胖墩用脏乎乎的小手随便抹了把眼泪,对这个陌生的名字充满好奇。但更多的,还是是感激。

 

 

  “喂,那个圆圆的小胖墩?”街头站着一个穿着橘色T恤的小男孩,小脸有点黝黑,但那双桃花眼倒是格外的亮。整个人散发着……嗯散发着土霸的气场!

 

 

  小小的王源并没有多大的词汇量,也不懂什么褒义贬义。他就是觉得,这个词很适合他。

 

 

  他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慢悠悠的站起来,小脸带着认真的神情很坚定的摇头:“我不叫小胖墩。”

 

 

  “哦,我听他们是那么喊得。”王俊凯也不在意,大大咧咧的走进。打量了一眼,说“后面还手了不是很好吗?我看你被他们骂了那么久都不还手,你不急我都急!”

 

 

  “爸爸……嗝,爸爸说打架不好。”王源打了个哭嗝,磕磕绊绊的回答。

 

 

  “傻子,主动打人才叫打架。被动打人,那叫正当防卫!”王俊凯给他灌输王氏思想。

 

 

  王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所以,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就打回去!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也不敢惹你时,你就成功了,懂吗?”

 

 

  王源又愣愣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见他似乎是明白了,便不再停留,转身走人。

 

 

  身后却传来王源急切的询问。

 

 

  “哥哥,以后源源可以去找你玩吗?以后源源不会那么弱了!”

 

 

  王源其实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这个意外出现的哥哥可能真的是他的大救星。带着崇拜的意思,忍不住就问出了声。

 

 

  王俊凯没有回头,只是默默地背对他挥手告别。王源失落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像是老电影的最后一幕,慢而悠长。

 

 

  巷口传来某个阿姨喊她儿子回家吃饭的叫喊声,王源赶紧拍干净身上的灰尘,把脸擦干净。

 

 

  直到他也捡起地上的书包准备回家,伴着黄昏天空中乌鸦归巢的“呀呀”声,他终于听见不远处的王俊凯说:

 

 

  “那就等你变强后,再来找我吧。”

 

 

  



  若干年后,令人闻风丧胆的高二四班最后排,两个同款的沙发紧紧依靠,正如他们的主人一般。

 

 

  一黑一白,成双成王。

 

 

  不是第一次见面时就说过嘛,我除了是王源以外,还是要当你们老大的男人。

 

 

  是要当你们,老大的男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4)
热度(2343)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