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想我的时候就留留言,想写的时候就会回来写

有恃无恐

#我编的#


#暖甜短篇一发完结#


#希望每个人都能遇到一个能让你有恃无恐的人#


1.


  星期五,因为放学早的原因,天宇文哀嚎着总算解放了,把大家都拖到了ktv去,放出豪言要不醉不归!


  哪知最后先醉了的就是他,外加那看起来稳稳当当酒量超群的karry学长。前者大家姑且还能理解,但那后者却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更不要提他那醉后的模样了,整就一个马思远吸铁石!马思远走哪就粘哪,说什么都不肯放手。莫非这就是所谓的酒后出真心?


  众人啧啧惊奇。


  最后,一直到聚会散了,karry都没肯放开马思远。无奈之下,马思远只好把他扶上计程车,亲自送他回家。顺便打了电话回家告诉父母今天不回去住了。


  还好马思远之前经常去karry家,对他家的路熟得很,不然看这死酒鬼怎么办。马思远看着靠在他肩上熟睡的人,忍不住的在心里吐槽。


  费了千幸万苦,总算是把这少爷弄进了房。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偌大的别墅整个空荡荡的没有生气。马思远望了望四周,还是决定先去倒杯水来给他醒醒酒。


  等他拿着水杯回来时,却发现本来躺在沙发上的人正睁着眼睛怔怔地望着天花板,目光清醒,哪还有刚才醉的死去活来的模样。他有些恼,搞了半天这混蛋竟然是装的?!


  他走过去,把水杯往桌上一放,玻璃杯和玻璃茶几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客厅。


  “你最好给我一个能信服的理由,不然看我不打死你。”


  “这不是孤单嘛~爸爸妈妈都在美国,照顾我的爷爷又去旅游了。不把你拐回来陪我,我多可怜啊。”


  karry的声音幽幽响起,凄凄凉凉。


  仔细想想,把他变的如此孤单的人,还不是自己。为了留在他身边,karry的确放弃了太多。


  马思远叹了口气,坐到他身边,捏他的俊脸妥协道:“仅此一次哦。”


  karry满意的笑了。


2.


  洗完澡,马思远趴在karry的床上玩他的paid。


  忽然,听见有脚步声走来。马思远抬头,karry正赤脚站在他面前。整个人刚从浴室出来还冒着雾气。上身赤裸,下身穿着宽松的沙滩裤,头发也是湿湿的。配着湿漉漉的眼睛和沾水的长睫毛,整个人看起来充满雄性的诱惑力。尤其是,当发梢未擦干的水珠顺着锁骨一路下滑的时候...


  马思远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karry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心里窃喜不已。但还是故作淡定的扔了块毛巾在他面前,一屁股坐了下去,霸王般地说:“小远子,给朕擦头。”


  擦你个死人头!马思远差点一毛巾甩过去!


  但最终还是认命的跪坐在karry面前给他擦起了头发。他故意胡乱瞎呼噜,把karry细软的头发擦的凌乱。可karry也不恼,只是一直傻兮兮的直露虎牙,完全没了平时沉稳的模样。马思远感觉,这家伙可能真的醉了。


  因为马思远跪坐的姿势,所以karry比他略矮一点,他的鼻尖正好凑在了马思远的的胸口,抬头便能亲到他的下巴。在如此亲昵的姿势下,他的手不自觉的搂上了他的细腰。


  马思远捏他的鼻子,凶神恶煞道:


  “诶,别太得寸进尺哦。”


  “我这可不叫得寸进尺。”karry笑嘻嘻地反驳,“是恃宠而骄。”


  “什么有的没的,赶快睡觉!我要去去客房了。”


  马思远懒得和他瞎扯,长腿一跨便下了床。窗外却突然响起一阵雷鸣。


  真是及时雷!karry坏笑。立马拉住他的衣角。


  “打雷了,马思远。”


  “那又怎样?我又不怕打雷。”


  karry好像早就料到他会如此,笑的一脸灿烂,连虎纹都出来了:


  “哦没事,我怕。”


  你怕个p!!!!!


3.


  结果还是两人一起睡了。


  论执拗这一点,马思远还真比不过karry。


  床很大,可两人的距离却很小,而且还有越来越小的趋势。


  马思远头枕着手臂看着天花板发呆,旁边的人,却一直在凑近。


  “karry你还真不困啊。”马思远撇了一眼旁边的人,幽幽地说道。


  “想抱着睡。”


  见他可怜兮兮的表情,马思远真要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退化到三岁了。


  马思远转过身去,故意背着他睡。不一会儿,身后悄悄伸来一只手臂,抱着他的腰,将他搂入怀中。


  他的背紧紧地贴着karry的胸膛,暖暖的。还能感受他稍稍有些加速的心跳。


  马思远叹气。


  他转了个身,面向karry。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望着他诧异的眼神,轻声道:“快睡吧,傻瓜。”


  karry在黑暗中悄悄勾起了嘴角。调整了姿势,让马思远睡的更舒服。


  “嗯。”


4.


  第二天,两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冰箱里有钟点工阿姨买好的食材,马思远自告奋勇的撩起袖子,说要给做个土豆煎饼给karry瞧瞧。可惜只做了个开头就被karry给推出了厨房。


  看着马思远切土豆丝的样子,karry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既要担心他切着手,又要担心他切不成丝。白嫩嫩的五根手指按着土豆,时不时的滑一下,karry整颗心都跟着他的刀提上提下。虽然马思远做饭的样子看起来特别温柔,但果然还是供起来更好。这祖宗只要负责吃的饱饱的就够了。


  马思远巴巴地扒在厨房门口望着他。karry穿着围裙熟练地切丝,倒油,下锅,颠锅。烟雾缭绕下,那修长的身影还真有点帅。


  微微笑了笑,马思远抛弃进不了厨房的遗憾,开始逛起了客厅。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来karry家,但真正仔细打量,这还真是第一次。以往每次来都是直接被karry带回卧室补习功课的,哪有时间给他瞎逛。


  装潢是蓝白的地中海风格,整间房子看起来特别有风情。他的眼睛四处转了一圈后,停留在了落地窗前的那家白色三角钢琴上。


  他走过去,打开琴盖,纤长的手指划过黑白相间的一格格琴键。随意按下了几个键,钢琴发出叮咚的声音。


  karry端着菜走了出来,马思远抬头问他:“你家有人会弹钢琴么?”


  karry低头摆放一盘盘的菜肴,漫不经心道:“你要是嫁过来就有人会了。”


  早就习惯了他时不时的抽风,马思远直接忽略了他的回答,拉开琴椅坐下,手指灵活地奏出一串美妙的音符。


  “这钢琴是我妈买来放客厅装饰用的。”karry走了过来。


  “因为这里空着一大块场地,不放些东西太奇怪了,于是她就特意去弄了架钢琴放着。”


  马思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看在你给我做饭吃的份上,弹首曲子给你听听吧。”


  karry双手环绕在胸前,表示洗耳恭听。


  马思远垂眸,修长的手指再次轻轻舞动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一下一下,也似在拨动karry的心弦。


  曲子略带悲伤的感觉被马思远全部诠释了出来。他完美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哀伤。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


  “哟,你咋知道?”


  “每次升旗仪式的朗诵背景音乐嘛,都快被她们用烂了。”


  “karry。”


  “嗯?”


  “你真是个气氛破坏狂。”


  karry走到他背后拥住他,笑道:“怎么,还在气我当时的不告而别啊。还特地弹个《你离开的真相》给我听。”


  “嘿,你不提起我还没想起来。”马思远转身抬头望他,“我们俩好像不明不白的就在一起了,你都没给我正式表过白诶!”


  “就那天你回来,我们去聚餐,你把我拉到厕所说了句‘我们一起违反校规第十条吧’就结束了。”


  “虽然我俩都是大老爷们没那么注重细节性的浪漫。”


  “但我感觉我很亏啊!”


  “karry王,你484不爱我?!嗯?!”


  在马思远炮弹般的攻击下,karry王,卒。


5.


  马思远坐在自习室里写着作业。可心思却早就飞走了。


  他决定等会儿karry来了绝对不要理他,晾他个几天,让他那么草率!哼!o( ̄ヘ ̄o#) 


  可是就这样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karry始终没有来自习室。马思远开始隐隐焦躁了起来,隔一会儿就会偷偷看自习室的门口。


  可惜望了好久,他期待的那个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马思远泄气地趴在了桌上。开始胡思乱想。


  从小,他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上至父母老师,下至同学朋友,人人都喜欢他,夸他又好又温柔。因为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毫无瑕疵的乖宝宝,所以之后的人生里,他总是尽力维持着这个形象。别人家的孩子去游乐园玩时,他在钢琴班学钢琴;别人家的孩子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时,他在补习班上着课;别人家的孩子犯了错,家长老师教育后,事情就结束了。而他,却会被父母老师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就好像,他生来就不该犯任何错一般。


  有时候,马思远真的觉得很累。说白了,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也会有自己的小脾气,不耐烦。可能接受他耍脾气撒娇的人,却从来没有。


  不知道是谁说过,无宠可恃的孩子除了自己坚强之外,别无他法。


  后来karry出现了。这个人人眼中的男神,却把所有的温柔和包容全部给了他。


  小伙伴被抢走了,他生他的气,他却笑着说“你要不也跟我算了”。


  篮球赛事件他把他给打伤了,可他却更担心自己被学校处分。


  宇文装鬼的事明明就不是他的错,可他却把气撒在了他的身上,还赌气的说着“我恨你”。可他却从未和自己较真过。


  有好多次,他都觉得,完蛋了,这次karry肯定会不理我了。他肯定会讨厌死我了。他肯定会...


  可是他没有。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永远都有恃无恐。他想,他大概是明白了。


  原来,在这日积月累中,因为karry的宠爱,他早就变得越来越有恃无恐。


  因为他是那么的确信,karry永远不会不要他。


6.


  karry回到自习室时,发现他的马班长正趴在那边的桌上睡着了。


  他悄悄地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柔顺的头发。马思远的睫毛颤了颤,醒了过来。


  “karry...”大大的杏眼看见他后,立马蓄满了水珠。


  karry被吓了一跳,赶忙把他搂入怀中。


  “我在呢,怎么了?”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马思远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可怜巴巴的像只被遗弃的小动物。


  “怎么会呢。”karry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脸蛋,让他坐好。


  轻咳了一下后,他单膝跪在马思远的面前,拿出了一只玫瑰花。


  “现在补一个告白还来得及么,我亲爱的马班长。”


  karry单膝跪地的样子简直帅出天际。马思远这才发现,原来无论karry做什么,都会让他如此心动不已。


  他顿时感动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嘴唇动了了好几次,却始终没有出声。


  “我喜欢你。应该不意外吧~”karry笑盈盈地望着他,一双桃花眼倒映着他的身影。


  “我跑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花店,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居然只剩这一只了,你不介意....唔...”


  马班长搂住他的脖子,用一个长长的吻回答了这个问题。


  karry先是一惊,随即立马抢回了主动权。马思远温柔的舔舐他的虎牙,微微睁开的杏眼里一片水光。他按着马思远的后脑勺,尖尖地虎牙轻轻磨着他的下唇,引的他不停地发出咯咯咯的笑声。karry被他撩的根本停不下来,变着法子的吻他,想把他融入血肉般的拥抱。唇舌交缠之际,那每一次的触碰都好像在说:


  我爱你啊。


7.


  karry洗完澡后坐在床上刷着微博,特别关注那栏跳出来个小红点。


  他戳进去,果然是马思远更了博。


 ---------------------------------------------------

  很香的。[爱你]


  图片  图片


  转发   评论   赞  

 ----------------------------------------------------


  马思远穿着军绿色的带帽大衣,和他送他的玫瑰合照。毛茸茸的帽子,短短的刘海,圆溜溜的眼睛,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karry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手机屏幕上他白嫩的脸颊,露出了虎牙。


  长按了一会儿,保存了下来。设为锁屏。


  想起下午马思远那个主动的吻,karry不自觉摸上了嘴唇。


  怎么会那么喜欢他呢。


8.


  天气越来越凉。


  而karry显然就成了冬季流感的牺牲品,不幸中枪,发了高烧。

  

  听卫斯理说,因为老师觉得能者多劳,所以早就把学生会主席的位置给了karry。而这次他生病请假,整个学生会都乱了套。


  可对马思远而言学生会乱不乱套管他p事,只要他男人karry没事就好了。


  于是他放学后提着妈妈做的皮蛋瘦肉粥和削好的水果,坐车去karry家照顾他。


  他拿着karry给他的备用钥匙开了门。玄关处摆着好几双陌生的鞋子。


  马思远觉得不对劲,换了拖鞋后,便立马上了楼。


  果然。


  学生会干部全部都围在karry旁边,手上拿着一个个文件夹让他过目审批。karry坐在床上,本来因为低血糖不怎么红润的嘴唇因为生病变得更加苍白。令马思远看了很是心疼。


  "他生病了,你们是没看到么?"马思远第一次用那么冷的语气对他们说话,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干部们你看我,我看你,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马思远,你来了。"karry坐在床上冲他笑。"别怪他们,是我想尽快把工作做完,才让他们带过来的。"


  马思远走过去,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有些烫。


  文艺部部长特机灵,见情况不太妙,把文件放下后,赶忙拉着大家跑路了。给他们留下单独空间。


  "你还要不要好了?"


  见马思远脸色不太好看,karry赶忙咳了几下装可怜。


  马思远虽然还是板着脸,但手却没忘记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拍。


  karry傻笑。


  马思远盛了粥,拿了药,又倒了杯温水。亲手给他喂下。知道生病的人口苦,于是吃完后又给他喂了水果。


  生病的人真的就像是个小孩子。虽然他本来年纪就不大。


  马思远哄了好久,才终于让他睡了下去。


  他把刚才他们拿来的文件一一整理好,开始细细的审阅起来。把需要karry确认的东西分成一类,不需要的分成一类自己解决。

  

  一切都处理好后,马思远才去洗了澡。然后回来陪karry一起睡。


  晚上karry因为口渴醒来,看见睡在他旁边守着的马思远,心里顿时一片柔软。


9.


  情人节终于到了。


  整个城市都弥漫着一股粉红色的气息。情侣们一对一对的携手游走在街头,脸上皆充满了幸福的红光。


  当然,也不乏像天宇文这类苦逼的单身狗每年情人节的各类画圈圈诅咒。


  但今年的宇文却红光满面的蹦到马思远面前,笑容中充满了阴谋的感觉...


  “马班长~亲爱的马班长~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嘛~嗯嗯嗯?好不?~”


  “不好。什么鬼联谊。要去你自己去,我还要和karry出去看电影呢。”


  马思远收拾书包,头也不抬。


  “可那些隔壁女校的女生都是听说你和karry男神要去,她们才答应我的啊QAQ。我都已经单身狗那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帮兄弟一把么QAQ就知道自己和karry男神秀恩爱,不可怜可怜我这个天天被你们闪瞎狗眼的神助攻!”


  马思远听完后,回想了一下。宇文可怜巴巴的瞅着他,让他回忆起了好多片段...好像...是有点惨哦。


  “那好吧。”马思远点头,“但先说好,不许让那些女生靠近karry。不然我就宰了你!”


  宇文听后,立马乐呵呵的点头。不过...马思远这句话似乎有点熟悉啊...


  啊,早上去找karry男神商量的时候,他好像说的就是这句话。只不过换了个称谓而已。


  呵呵,早晚要在你们面前把恩爱秀回来!QAQ


  

10.


  不过那两人竟还真的就那么把秀恩爱的阵地给移到了餐厅。


  从进门开始,两人就粘着没分开过。他俩真的是磁铁精转世么(╯‵□′)╯︵┻━┻  ,小伙伴们跟在他俩身后默默吐槽。


  宇文订了一个长桌。男孩坐一边,女孩坐一边。正好面对面。


  马思远和karry本来就是被拖着来的,自然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马思远拿出了手机,上b站找好笑的视频给karry看。当看到那个【元首邀请张全蛋质检AIPC】时,两人笑的不亦乐乎,竟还相互学了起来,闹成一团,完全把周围的人当做空气。


  好多女孩子都是奔着他俩来的,可完全无法和他两搭上一句话。明明是一个空间,却好像分隔出了两个世界。谁也进入不了他们的那边。


  

11.


  karry上完洗手间,刚走出来就一个女生拦住。


  哦,还挺熟悉的。居然是郑梓琦。


  大概是刚才没太注意,她来了也没发现。


  “有什么事?”karry问。


  郑梓琦低头犹豫了半天,还是问了出来。


  “学长你...是在和马思远交往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哈...上次你陪马思远来还情书我就该看出来的...”郑梓琦拳头握得紧紧的,连指甲都要陷入肉里去,“你觉得,你们两这样,能走多久呢?”


  “一辈子。怎么?这个答案可否满意?”karry轻笑。


  “你...你不过就是仗着马思远喜欢你而已!要是他哪天不喜欢你了,你还能那么自信的站在我面前说这句话么!”


  karry向前走了几步,靠近她,因为身高的差距,郑梓琦觉得自己好像被笼罩在他的光辉下,抬不起头。


  “当然可以。我有足够的自信和办法把马思远一辈子留在我身边。”


  “知道么?当初你送的那封情书就是我撕得。马思远很生气。可结果也只不过是他把情书粘好,再和我一起还给你而已。他不喜欢和别人身体接触,可我摸他脑袋,他却从未生过气。这就是我的自信来源。因为马思远喜欢我,也同时给了我有恃无恐的资本。”


  “得不到的你再骚动又如何?被偏爱的我永远都有恃无恐。这就是你输的唯一原因。”


  说罢,karry没再理睬郑梓琦,直接越过她离开了。


  走回餐厅,马思远正恹恹地趴在桌上拿叉子戳着盘子里的食物。发现他回来了,立马坐起身来笑开。弯弯的笑眼,上翘的嘴角。


  所谓一笑天就亮,大概说的就是他吧。


  想起过往的种种,karry不禁在心中感叹。时光流过,还好在这最美的年纪遇上了你。


  无论是他对马思远,还是马思远对他。都只是因为坚信对方永远不会离开对方,丢下对方,讨厌对方罢了。


  对的时间对的人。


  你就是我有恃无恐的唯一理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灵感来自红玫瑰的歌词。


无论是凯源还是K远,都永远对对方有恃无恐着。无论王俊凯多霸道,多唠叨,都有一个王源默默接受他的一切,装怂只为你一笑。无论王源多话唠,多不爱吃饭,都有一个王俊凯永远会一脸笑意的听他讲话,盯他吃饭。


因为坚信对方不会嫌弃自己,离开自己,讨厌自己啊。


愿每个人都能遇到一个那样宠你爱你,让你可以有恃无恐的人吧。

评论(19)
热度(921)
©鱼头鱼头煮汤不愁 | Powered by LOFTER